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疑点重重
    小命保住了,方绍远这才得空好好打量了一下救命人。

    这和尚宽口獅笔,身量极为宽阔雄壮,手持一根降魔杵,身披一件土黄色的僧袍,朝那一站,就好似那庙宇之中的金刚一般,威风凛凛。

    至于那道人,头带金丝道冠,身穿一件紫金八卦袍,身材较为削瘦,身背一柄三尺宝剑,好一副仙风道骨。

    “小神破风山土地见过大师,见过道长!多谢两位救命之恩!”方绍远间那一僧一道朝他看来,立刻上前深深一礼道。

    “土地神客气了!”那和尚道士笑眯眯地还礼道。

    “敢问大师道长何如称呼?”

    那和尚轻呼道:“贫僧法号颠性!”

    道人也轻声道:“贫道赤玉!”

    正所谓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方绍远自然得再三道谢,然后盛情邀请道:“颠性大师,赤玉道长,若是而为不嫌弃的话,还请入我洞府一晤!”

    那和尚和道士对视一眼,顿时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异口同声道:“那就多有叨唠了!”

    一掐指诀,方绍远使出遁地之术,晃晃悠悠地朝着地下走去,悄悄瞥了一眼身后,却见那和尚与道士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他们身上地光幕纹丝不动,就好似一点都受到大地之中极大挤压地影响,显得极为游刃有余。

    已进入洞府,方绍远收齐法诀,看着尚未收拾地洞府,顿时有些尴尬地说道:“两位,真实抱歉,小神这里有些凌乱,还请二位稍待片刻。”

    “不打紧,土地神请自便!”和尚合手一礼。

    利用简单收拾地空档,方绍远也悄悄地观察了一番着两人,发现他们似乎对这里一点都不感兴趣,仅仅站在这里等待,这明显不合常理。

    要知道,一般人只要进入一个陌生地环境,处于自我保护的意识,必然仔细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除非他们曾经来过这里,并且对这里很熟悉了。

    注意到这一点后,方绍远三下五除二将洞府收拾完毕,随后便邀请颠性和尚还有赤玉道人坐下。

    见这和尚和道士一屁股坐了下来之后,方绍远心头微微一动,之前他就发现这三张石凳中有两张看上去要新很多,一张则显得极为陈旧。

    如今从这和尚道士显得极为顺手地就坐在了较新的石凳上,顿时更加验证了方绍远的想法,他们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的

    为什么着两人明明对这里很熟悉,却故意不说出来,装作第一次到这里呢,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隐情,而且这两人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巧了,正好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赶到就下了他。

    不过,尽管心中疑虑重重,这一僧一道毕竟也是他的救命恩人,方绍远自然依旧显得客客气气的。

    “颠性大师,赤玉道长,小神这里颇为简陋,又加上第一天上任,连一杯茶水都拿不出来,还望两位不要见怪!”

    和尚道士自然连连摆手,口中称道:“哪里哪里,土地神客气了!”

    “大师,道长,小神初来乍到,对此地情况一点都不了解,敢问两位那虎妖到底是什么来历,从其口中得知竟然敢吞吃前后三任土地!”

    在经过一番寒暄之后,方绍远发现这一僧一道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终于话锋一转,朝着虎妖身上移去。

    那和尚道士一听,顿时缓缓舒了一口气,两人对视一眼,由和尚开口道。

    “土地神所有不知,这虎妖曾经误食一株异草,故而开了灵智,后又巧遇这破风山上的山灵所化之胎石,经由这胎石的指点,修行千载,终于修出元神,并占据这破风山,自称破风大王。”

    方绍远对于这修行境界这一块可以说是白纸一张,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对于和尚所说的这些什么元神啊,山灵,胎石之类的听得是云里雾里。

    那和尚修行也数百年了,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一看方绍远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土地公似乎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于是不由好奇问道:“土地神,贫僧见你似乎对于修行一道不甚了解,这是何故?”

    方绍远一听,顿时略感尴尬,他总不能说自己其实是被地府的判官误勾了魂,然后看自己碍眼,就把自己打发了到了着破风扇,任他自生自灭,甚至未必没有让那破风大王一口吞掉的打算。

    不管怎么样,这种阴暗的事情还是不要拿到台面上说,一旦被那判官知道了,难保他不会亲自出手除掉自己,故而方绍远仅仅说他本是三世善人,故而被判官举荐当了土地,所以对这些修行之道没什么基础。

    和尚倒也热心,于是便为方绍远科普了一下基础知识。

    按照和尚的说法,这修行分为筑基、开光、融合、心动、金丹、元婴、元神、合体、洞虚、渡劫这几大境界。

    和尚道士与虎妖一般都是元神境界,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不过那虎妖力大无穷,且肉身防御极为岀重,和尚和道士二人联手才能与之对抗。

    至于那胎石,则是山中精灵所孕育,经万年时间可化为人形,一出世便会具有仙人的修为,故而为天地所不容,在出世的那一刻就会降下天劫,过不去,自然身死道消,可是若一旦过去了,那么天庭自会册封其为山神。

    当然,能够度过那天劫的可能性极小,否则这天地间的也会有那么多弱小的山神了。

    而这胎石在没有化形之前,若是被人得到了,将其炼化的话,说不定就能够直接白日飞仙,再不济也可以直达洞虚之境。

    科普讲坛结束了,方绍远仔细回味了一番之后,便问道:“敢问大师,这那虎妖在临走所说的他莫非就是指那破风山精灵所化之胎石?”

    “阿弥托福,土地神所言不错。”

    “难道说,大师你们也想”

    虽然方绍远的话没有说完,不过意思大家都明白,于是和尚苦笑道:“贫僧与赤玉道兄多年前正好路过破风山,夜晚露宿山林之时却隐约听见有人呼喊救命,这种荒郊野岭之处,精怪不少,故而贫僧与赤玉道兄虽有心救人,却也不得不防。”

    “故而,赤玉道兄为贫僧护法,由贫僧元神出窍前去查探情况。”

    “寻音而找,最终在破风山寨的一处密室之中发现了胎石,并得知了那虎妖非但不敢给胎石的指点之情,反倒要恩将仇报将其炼化。”

    “贫僧激愤之下,一时大意被那虎妖发现行踪,一番大战之后,终究没能救下胎石,于是贫僧便与赤玉道兄停留在这破风山,寻找机会救下那胎石,可惜那虎妖法力高强,且诡计多端,故而一只未能如愿。”

    听到颠性和尚如此一说,方绍远微微舒了一口气,他满脸歉意地朝着和尚道士一礼:“小神错怪大师和道长了,请受小神一拜!”

    和尚一伸手就把方绍远扶住,笑着说道:“不知者不怪,土地神莫要多礼了!”

    三人重新坐定,方绍远轻咳一声问道:“敢问大师与道长,为何者虎妖不立即炼化胎石呢?”

    “虎妖生性贪婪,胎石在出世前一刻炼化功效最大,故而他仅仅是将胎石困住。”和尚愤愤地解释道

    “原来如此,却不知那胎石何时会出世?”方绍远不经意地问道。

    “还有半年的光景就到了胎石出世的日子了!”和尚很肯定地说道。

    “恩,大师,道长,两位的救命之恩,小神无以为报,虽然小神法力低微,却也是知恩图报之人,若有用的上小神的地方,两位尽管开口”方绍远忽然站了起来,神情有些激动地说道。

    “好啊,那胎石被虎妖藏于地下,正需要一个精通土系法术之人配合。”那道士见状,便立马开口说道,不过没等他把话说完,却被和尚恨恨地拉扯了一下,顿时又闭上了嘴巴。

    和尚摇摇头,一副悲天悯人地模样说道:“土地神有心了,不过那虎妖实在是危险,土地神你有神职在身,故而贫僧实在是不愿意你步入险境!此事就得再提。”

    看方绍远似乎还要争辩,那和尚干脆直接开口道:“阿弥托福,时间不早了,赤玉道兄,我们也该离去了!”

    “土地神,今日受到不小的惊吓,还是早点休息的好!贫僧告辞了!”

    说着,和尚便拉着道士出了洞府。

    “大师,大师!”方绍远再后面追赶者高声叫着,不过和尚彷佛置若罔闻,待回到地面,瞬间就拉着道士飞走了。

    又追着喊了几声之后,方绍远这才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重新回到了洞府。

    不过回来之后的,方绍远面哪有之前沮丧的神情,他面露凝重之色,坐在石凳上陷入了沉思。

    按照目前的情况分析,这和尚和道士表面上看一副急公好义,拯救胎石于水火之间的正气凛然的模样,不过仔细推敲一番,实则疑点颇多。

    尤其是将道士所说的需要精通土系法术结合三任土地被虎妖吞吃两者结合起来,再加上着两人应该是来过土地洞府,那么似乎就可以这样推断,和尚道士为了救出胎石,联合了破风山的土地,不过事情失败,前后三任土地皆丧命于虎妖之口。

    可是和尚道士为何要隐瞒这些呢,却又话里话外流露出需要自己帮助的意思,却又不以太危险为由拒绝他的帮忙,这就很值得玩味了。

    当然,方绍远也不着急,按照他们的说法,这胎石还有半年的时光才会出世,想来这段时间他们迟早还要找上门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