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土地与二虎
    接下来的几天里,方绍远一直都待在自己的洞府里,而且还将洞府自带的禁制开启了,虽然他也不清楚这禁制到底有几分威力,不过有总比没有好,起码也有一个示警的功能。

    十天之后,方绍远顺理成章的将厚土决修炼至第四重,正好对应心动境。

    不过阴神的修行相对于正常人来说,有所相同也有所不同。

    阴神没有肉身,完全就是灵魂体,没有肉身这个外壳的保护,灵魂暴露在世间是会不断地消散的。

    故而阴神首先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吸收天地灵气一方面弥补灵魂的消散。

    当然,仅仅保持一个收支平衡也不够,毕竟修行是要进步的,总是原地踏步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吸收的天地灵气还要用来加固凝实加固灵魂,这样一方面可以慢慢的减缓灵魂消散地速度,另方面也可以使得原本无法贮存法力的稀薄的灵魂慢慢的厚实,可以渐渐地容纳法力。

    所以,阴神的修行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漫长而艰难的。

    方绍远算是幸运的了,他误打误撞一下子搞来了海量的厚土之气。

    再加上神秘珠子相助,在他快要被撑爆的时候吸纳了多余的厚土之气,同时还弄出了一滴好似十全大补丸一般的仙液,一下子就让他连跨数个境界。

    甚至在经过数天的修为就达到了厚土决第四重,他的神体也极为凝实厚重,就好似重新拥有了肉身一般,灵魂基本上已经不再消散。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凝聚法力,以求能够凝结出金丹,毕竟唯有结成金丹才能施展很多厚土决中颇具威力的法术,才能算是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见除非再弄来上一次那般的海量厚土之气,否则短时间内很难再有突破,方绍远便决定出去走走看看,毕竟这个破风山方圆三百里的地界就是他的管辖范围,总要去熟悉了解一下情况。

    以方绍远目前厚土决第四重的境界,长时间暴露在阳光下面也无大碍,他也就如同一个正常人一般行走在山间。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啊!我家中老母病重,需要我回去照料,还请大王不要吃我!”

    逛了半天没看到一个人影,方绍远也有些累了,就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下,毕竟他终究还是阴神,太阳直射总是有些不自在。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求饶声,而且听声音应该是一个人的声音,方绍远顿时精神一震。

    顺着声音,方绍远飘了过去,正好看见一头猪妖和一头狼妖正围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

    那男子浑身上下破衣烂衫,灰不溜秋的,头发也散乱了,正不住地对着两头妖怪磕头,完全不顾额头已经可破,鲜血直流。

    “哈哈哈,兄弟,我们有多少年没吃到人肉了?”狼妖嘿嘿一笑,咧着嘴问道。

    猪妖一边滴着口水一边搓着手说道:“嘿嘿,怕是有好些数月了,现在回想起来都要流口水。”

    狼妖恶狠狠地朝着那年轻人吼道:“小子,你也听到了,不要哭泣了,只能怪你命不好落在我们哥俩手上!认命吧!”

    说着,狼妖就作势扑上去准备撕咬。

    那青年虽有心逃跑,怎奈浑身已经被吓得使不出气力,尝试了好几次都无法站起来。

    “妖怪,你们罪恶多端,土地公迟早要收了你们的!”年轻人见逃不掉了,于是双目冒火一般大声吼道。

    “哈哈哈,年轻人,死到临头还敢吓唬我们,实话告诉你吧,这破风山上的土地都被我们大王吃了三个了,你就安心去死吧!”

    猪妖摇头晃脑戏谑地瞅着年轻人,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似乎在想先吃哪个部分比较好。

    或许这话彻底击垮了年轻人的最后一份心气,他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双眼就无神,就好似被抽干了灵魂一般。

    其实,在那年轻人说出土地公三个字的时候,他好似感觉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微弱而精纯的力量钻进了他的体内。

    身体微微一震,方绍远就感觉自己的神魂居然又凝实了那么一丝。

    这难道就是土地印中所记载的香火之力,方绍远不由想到。

    一个人贡献了那么一丝就用一丝的功效,若是成千上万的人都贡献的,那岂不是爽歪歪了。

    不过方绍远并没有立刻冲出来,他知道自己的斤两,能够幻化人形的妖怪怎么说也有金丹境界,自己现在可不是这两妖怪的对手。

    突然,方绍远心中一动,他想到了那一僧一道,这两家伙可是元神境的高手,整个破风山除了那虎妖外,其余小妖见了还不得望风而逃。

    这个时候就体现了阴神的好处,因为没有了肉身的羁绊,一个很简单的法术就可以改换形体。

    “呔,两只小妖怪休得伤人!”

    就在两只妖怪按住了年轻人就要开吃的时候,突然一声暴喝从一旁传了出来。

    这声音大如洪钟,而且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就好似噩梦一般环绕着这多妖怪。

    两只小妖怪身子猛地一僵,甚至连看都不敢,顿时大叫一声:“妈呀,和尚来了,快跑!”

    看着两只小妖怪好似撞了鬼一般绝尘而去,方绍远也是一阵错愕,他还准备一套说辞呢,谁知道竟然一点都没排上用场。

    “多谢大师救命之恩!”

    听到年轻人的声音,方绍远这才回过神来,他看见那年轻人挣扎着跪在地上行礼,赶紧上前一把扶住。

    不过方绍远可不想让和尚白捡了便宜,他微微一动,整个人顿时化为原本的模样,倒是把那年轻人着实吓了不轻。

    “啊,大师你?”

    方绍远露出笑容,安抚道:“年轻人,刚才你不是在呼唤我吗,怎么现在我来了,你却不认识了?”

    “额,大师,哦不,您是土地公!”年轻人身子一震,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看方绍远。

    “怎么,本神不像吗?”

    年轻人也回过神来,有些讪讪一笑,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他还真不好意思说不像两个字。

    方绍远一眼就看出那年轻人的想法,顿时呵呵一笑:“在你看来,土地公应该是五尺高,心宽体胖,一把白胡子的老公公的模样吧!”

    “不用不好意思,本神修炼有成,故而转老还童,没什么大不了的!”

    方绍远知道土地白胡子老头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故而也不想多做解释,就胡吹一番,搞得自己好像修为有多高似的。

    不过那年轻人似乎还有些不相信,他问道:“那为何您要化作和尚的模样呢,而且似乎那些妖怪还曾经见呢。”

    靠,这小子哪那么多问题啊,不过方绍远为了自己将来的香火,也只能耐着性子解释道。

    “年轻人,本神修炼有成,化身无数,行走与世间救苦救难,那和尚身份不过是本神化身万千化身之一罢了!”

    这牛皮可是吹大了,这世间敢说化身万千的人,恐怕可不多,不过这凡人还就吃这一套。

    只见这年轻人一听,顿时露出满脸的敬仰之意,他猛地就朝着方绍远咚咚的连磕好几个响头,直到方绍远反应过来一把扶住他才作罢。

    “土地公,您真是神通广大!”年轻人夸赞的话才说了一半,突然话锋一转,“土地公,那为什么这些年我们村子里好些人进山打猎采药,却都一去不复返呢,您这么神通广大,为何不救救他们呢!”

    我靠!方绍远真的有心丢下这小子,唧唧歪歪没玩没了了。

    不过当他听到村子的时候,顿时心中一动,若是把这小子说通了,那到时候整个村子的人都供奉香火,再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哪得有多少人啊!

    想到这里,方绍远立刻露出一丝悲愤的神情,他缓缓地说道:“年轻人,其实在本神之前已经先后有三任土地皆命丧那虎妖只手,本神已经是这破风山第四任土地了。”

    “哦,难怪之前那两只妖怪那么说了,土地公,是我错怪您了!”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哎,你们也是苦山中妖怪久已,你们放心,以后这里有我在,不会再让你们村民受到伤害的。”

    看着方绍远大包大揽,一幅气吞山河的模样,那年轻人不由万分激动,就好似乎潜伏十多年,一直与组织失去联系,现在终于找到了组织一般。

    “对了,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到这破风山上想要做什么啊?”方绍远和颜悦色地问道。

    “哦对,土地公,我叫李二虎,是这破风山脚下李家村人士。”

    说到这里,李二虎一下子激动起来,再次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土地公,我娘病得很厉害,可家里已经穷的揭不开锅了,所以我想进山采些名贵的药材换些钱给我娘看病!”

    方绍远一听,顿时心中一动,想要传播自己的名声,还有什么比自己亲自出手来的直接呢。

    打定主意,方绍远便干脆拉着李二虎以神行术飞快来到了李家村的附近,让其稍等片刻,随后便回到破风山上,随便找了找,便挖了一株人参,重新回到李家村。

    “二虎啊,这人参你手下,先拿去换些银钱为你娘治病吧!”

    “还有,这个你拿着,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对着这神像拜一拜,本神自会知晓!”

    “既然本神来到了这破风山,从今往后,自然不能再让这里的百姓受苦受难了!”

    看着方绍远一幅悲天悯人地样子,那李二虎手中拿着方绍远刚捏好灌注了一丝法力的泥人道,失声痛苦道:“土地公的大恩大德,二虎没齿难忘!回家之后必然日夜供奉土地公!”

    看着李二虎如此上道,这么快就把方绍远希望的事情说出来,方绍远极为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