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医治
    看着李二虎一走三回头一幅依依不舍感恩戴德的模样,方绍远暗自点点,心道二虎,不要不舍,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其实方绍远在上山弄人参之前已经悄悄地摸进了李家村,也找到了季二虎的家。

    特意跑一趟,不为别的,一来甄别一下李二虎所言之虚实,另方面实地考察一下李家村的情况。

    说实话,这李二虎家里确实是家徒四壁,几乎没什么像样的东西。

    家里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但后院之中还能找到一些药渣,证明这李二虎却是纯孝,砸锅卖铁也要为老娘看病,值得帮助。

    而李家村的情况也与方绍远所预计的有比较大的出入。

    在方绍远看来,这李家村起码也是有穷有富才是,可谁曾想,这地方居然家家户户都差不多,几乎都穷得叮当响。

    时间紧迫,方绍远到没有多去调查,不过这种情况却也令方绍远颇为惊喜。

    别人可以要责问了,人家都穷死了,你还高兴,这叫哪门子理啊。

    不过,在方绍远眼中,这种情况确实值得他高兴。

    说句实话,他还真担心这李家村比较富饶,条件困难的不多,这样他这个土地还真没有什么用武之地。

    如今,这李家村这种情况,只要他方绍远做得好,令他们家家脱贫致富,何愁那些村民不对他感恩戴德,天天烧高香拜祭他,到时候这香火还不是源源不断地传过来了。

    忙活了半天,方绍远重新回到了破风山上,原本准备直接回洞府休息一下,谁知道这破风山居然极为热闹,那颠性和尚、赤玉道人正和那破风大王打得的声声作响。

    “呔,那破风老妖,我们今日可没主动找你麻烦,你这是发什么疯,居然想要和我们拼命!”和尚挥舞着降魔杵顶在前面,口中艰难地问道。

    “哼,你们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打不过本大王,居然就找本大王手下的麻烦,简直就是欺人太甚!”那虎妖一边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那根金灿灿的斑纹铁棍,一边怒吼道。

    和尚道士觉得这一架打得冤枉,他们作为元神境的修士,自持身份,根本不可能去找虎妖手下的麻烦,如今这一架打得可真是冤枉得很。

    一方无心恋战,另一方怒火中烧,和尚和道士可就惨了,斗志全无,平日里的水准十层就发挥出六七层,和那已经打出十足水平的虎妖相比,真的完全是被压着打。

    路过的方绍远见了,顿时明白事情的原委。

    不用说,肯定是他之前假扮和尚吓唬了两只小妖,这不回去告状了去了,那虎妖原本就脾气暴躁,被两小妖在耳边一嘀咕,还不暴跳如雷。

    然后这么不就理直气壮地找上门来打将起来。

    见自己的解释根本就行不通,和尚和道士也是火冒三丈,既然如此,那不如就大哥痛快,手底下见真章。

    眼瞅着双发真火渐渐打出来了,方绍远便决定还是赶紧走人吧,再待下去或许万一被波及到可就不好了。

    慢慢的撤出了战场,方绍远看着还在你老我往斗得正欢的双方,突然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是不是还以暗中挑拨一下,使得这两方的矛盾更加激化,这样也使得他们暂时顾不上自己,让自己能够安生的过些时间。

    这和尚道士还有老虎精的实力不是盖的,这一打就是半天,居然这动静依旧十足,哪怕方绍远躲在洞府里面,依然还能感觉洞府在不住地颤抖。

    若不是碍于修为有些浅薄,方绍远真的想把这洞府再往下搬迁一点才好呢。

    “臭和尚,死道士,你们给我本大王等着,来日我们再战!”估计是天色也晚了,这虎妖见久战不下,还是决定暂且收兵。

    和尚道士见状,也乐得罢手,毕竟这一次打得是莫名其妙的,实在是战意不足啊。

    此时,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我们的破风山土地公方绍远正已经下潜至地下数百米深的地方,正利用土地印汇聚厚土之气修炼呢。

    一晃眼五天过去了,这五天里,方绍远除了修行之外,就是是不是装装和尚道士调戏一下落单的小妖怪,要不就是扮成虎妖,在和尚道士的住处,假意暗中偷窥。

    所以这五天,和尚道士还有虎精每天都会打上一场,甚至到了第六天的时候,两方居然还没等方绍远按照挑衅一下,就自己找上门,在本路上直接开打。

    那打的叫一个热闹啊,这些天里,破风山不知道死了多少小动物,那些个花花草草的就更不用说了。

    暗中偷窥的方绍远更是不住地祈祷这些死去的小生命将来能够投个好胎,千万不要再来这破风山了。

    回到洞府的方绍远,正准备修炼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土地印向他传递了一个信息,李二虎终于联系他了。

    说实话,方绍远原本还以为这李二虎都忘记联系他了,正准备抽空去一趟李家村看看呢。

    既然在世人面前树立一个勤劳尽职,慈悲为怀的高大上的土地形象,方绍远自然是一接到李二虎的消息,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李家村。

    刚一进村子,方绍远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给盯上了,其实上次到李家村的时候,方绍远就已经有被人窥视的感觉,只是当时心不在这上面,所以没在意。

    如今这种被窥视的感觉又来了,尤其是当他踏入李二虎家中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的强烈了。

    不过,回身查看了好几次,方绍远都一无所获,再加上现在需要的是赶紧帮李二虎解决问题,所以他也就不再关注这个情况。

    看到李二虎跪在自己的神像面前不断地磕头祈祷的时候,方绍远微微一笑,附身到了神像上面。

    “二虎,呼唤本神有什么事情吗?”

    神秘而又虚无缥缈的声音在李二虎的耳边响起,顿时令李二虎一惊,随后他面露喜色,抬头看着神像,激动地问道:“土地公,是您来了吗!”

    “恩,说吧,这一次是什么事情!”方绍远依旧以神秘而缥缈的声音说道。

    见最后的希望终于回应自己了,李二虎赶紧开口道:“土地公,我娘她吃了县城里大夫开的药,却一直没有好转,如今她变得更加严重了。”

    说着,李二虎便砰砰的连磕数个响头急促地说道:“求土地公发发慈悲,您救救她老人家吧!”

    看着李二虎依旧在不断地磕头,同时比一股比上一次还要浓郁精纯的香火不断地用来,让方绍远如在盛夏之时吃下了冰霜的绿豆汤一般清凉。

    “土地公,土地公,您好在吗?”李二虎见方绍远没有反应,顿时着急的连问好几遍。

    方绍远背着急促的问话给惊醒过来了,顿时请咳一声,然后淡淡地说道:“本神刚才正想着办法,来容我先替你母亲瞧瞧症状。”

    说着,方绍远从神像上面飞下来了,甚至还显露了自己的身形。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有感觉到那股有如实质的目光,在他猛地一回头的时候,却发现那目光的来处似乎就在正门上面。

    再次仔细一看的时候,方绍远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色。

    “土地公,您怎么了?”李二虎顺着方绍远的目光看去,不禁问道。

    “哦,没事儿,我们继续!”

    当年方绍远还是人的时候,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号称神童,学霸,涉猎极广,其中就包括医书。

    而在为官的时候,他也曾在闲暇时分和太医院的御医讨教过医术。

    这一次,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李母,有把了把脉,最后他脸色平淡地问道:“二虎啊,之前大夫开得药方还在吗?”

    李二虎颇为疑惑地问道:“土地公,您难道也懂得治病?”

    “呵呵,二虎,怎么谁规定做土地就不能会医术了?”

    看了看方绍远比他还要年轻的面孔,李二虎不由一呆,随后张口就来:“您此时难道不应该是用什么仙汤或者神通之类的吗?”

    看着满脸写满不懂的李二虎,方绍远摇摇头没有多说,而是朝着李二虎伸出手来。

    李二虎此时也反应过来,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赶紧找出方子递了过去。

    “哼,庸医误人啊,庸医误人!”方绍远把方子揉成一团扔到一边,随后说道:“笔墨伺候!”

    不过当他看到李二虎尴尬地神情,顿时明白这李二虎家中早就穷得把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哪里还有什么笔墨纸砚啊。

    “算了,二虎,你在家中照应一下你娘,本神去去就来!”

    说着,方绍远便嗖的一下就不见了。

    没一会功夫,方绍远便重新出现在物中,多了一只木炭。

    “连翘一两,银花一两,苦桔梗六钱,薄荷六钱,竹叶四钱,生甘草五钱,荆芥穗四钱,,淡豆豉五钱,牛蒡子六钱。”

    方绍远一遍念道,一遍捡起扔掉的方子然后在背后用木炭写了下来。

    写好之后,方绍远边将方子重新交给李二虎:“二虎,你身上还有银钱吧,按照这方子你去药铺抓药,白日三服,夜一服!若是症状还不解的话,可以再服。”

    李二虎见状,微微一愣,随后赶紧抓起方子撒腿就跑!

    见李二虎离去了,方绍远慢慢隐去身形,走到了门外突然朗声道:“怎么,两位盯着在下这么久,是不是该现身一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