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门神
    双目炯炯有神地盯着两扇门,方绍远见对方没有动静,于是再次开口道:“两位,咱们也算是同僚,缘何这么吝为一见呢?”

    终于,两扇门面上冒出两道神光,落地之后显出两道身形来。

    这两位身着光明甲,头戴金盔,手持一柄宝剑,身量极为高大,一幅威风凛凛的派头。

    “在下破风山土地,见过两位门神!”方绍远抱拳一礼,微笑着开口道。

    “你是破风山土地?别闹了,这破风山的土地已经空缺了二十年了!你到底是何方妖孽,竟然来此造次。”

    其中一位门神双目瞠圆,上前一步大喝一声,顿时一道无形的气浪冲着方绍远滚滚而来。

    嚯,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下马威,方绍远见状,并不紧张,而是直接将手掌朝上一番,顿时一块四四方方的大印就出现其中。

    同时,大印猛然之间爆发出一道土黄色的光晕,那气浪与光晕接触之后,产生一阵波动,最后泯然消失。

    “咦,土地印?你真是这破风山的土地!”另一个金甲门神看见方绍远手中亮出的土地印,顿时惊奇地问道。

    “不对,城隍大人哪里没听说有新上任的土地啊?”随即,那门神突然自语道。

    方绍远微微一笑,顿时明白这陆判相比根本就没有把自己伤人的事情交代清楚,就连自己的上官县城隍都没有通知到位。

    于是乎,方绍远便将说与李二虎的那个版本重新复述了一遍,毕竟他将来想要在这李家村发展,必须要和这地头蛇门神搞好关系。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赶紧去城隍大人哪里报道呢?”门神依然不放心,颇为警惕地问道。

    “哎,在下其实也想赶紧去城隍大人处报道,可惜刚来这破风山就遇上了一只自称破风大王的虎妖。”

    “破风大王?”门神一听这话,顿时神色紧张起来,“你居然一来就遇到他?不可能,那你怎么逃脱的?”

    看来这破风大王的名号在这山脚下也挺出名的,看那门神的神色,似乎对其很是畏惧,方绍远暗自想了想,随后开口道:“哦,在下运气还是不错,这个时候颠性大师还有赤玉道长及时出现,这次救了在下一命。”

    “颠性和赤玉,你也遇见他们了?”那门神的神色更加的古怪了,甚至还带有一丝同情。

    见此情形,方绍远越发肯定这一僧一道绝对没有他们自己所吹嘘的那么慈悲为怀,说不定比那虎妖还有阴险。

    “难怪你没有能够及时去城隍大人那里报道了!”

    见问题解释清楚了,方绍远也不由舒了一口气。

    “不过,你乃是破风山土地,为何来这李家村?”另一个门神突然发问道。

    方绍远一听,微微一惊,第一个念头就是莫不是自己捞过界了,不过随即一想,当初他可是特意留心过他管辖的范围,这破风山的山脚处应该没出的管辖范围才是。

    于是乎,方绍远定下心来,反问道:“怎么了,这李家村应该还属于破风山的地界,在下来此应该没问题吧!”

    “哼,破风山没有土地已经二十年了,这李家村多亏我们兄弟在此庇佑方才留存至今!”

    “二弟!休要多言!”

    一听这话,方绍远顿时明白了,原来不是他自己捞过界,而是这门神哥俩因为这破风山土地消失久已,已经把这李家村当做他们的禁脔了。

    说起来,其实应该是这门神哥俩捞过界了。

    难怪之前来到这里李家村的时候,发现几乎家家户户都供奉着门神像。

    不过,方绍远也明白,这个时候还不一宜和门神兄弟起冲突,毕竟算起来他们也是地头蛇,并且在城隍那里的人头也比自己熟识,真要较真起来,自己反而更吃亏。

    于是乎,方绍远干脆摆摆手道:“在下原本去拜见城隍大人的,不过正好遇上李二虎被差点被妖怪吃掉,故而出手救下他。”

    “我等阴神在世间不就是庇佑一方百姓嘛,这李二虎怎么说也是我破风山地界的人,他既然想我祷告,希望我能救一救他母亲,我也不可能拒绝吧!”

    方绍远说这话有两层意思,第一我治病救人乃是应尽职责,而且李家村也是破风山的地界之内,不算捞过界。

    第二,我既然能够从妖怪手中救下那李二虎,证明我实力不一般,你们哥俩想要找我麻烦也要自个儿掂量掂量。

    这门神中的老大应该是听出了方绍远话里话外的意思,顿时微微一笑:“原来如此,一开始我们还以为你是哪里的鬼魅来此作祟,故而一直紧盯着你,还望土地公不要见谅。

    ”

    方绍远见门神态度缓和一点,故而自己也微微一礼道:“哎,二位也是职责所在,在下又岂敢怪罪!如今这破风山妖孽横行,你我份属同僚,还需要我们勠力同心,共同对敌呢。”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方绍远,添为破风山地界新人土地!”

    见方绍远如此,那两个门神自然也得跟着自我介绍一番。

    “在下李家村门神邱忠!”

    “在下李家村门神邱勇!”

    虽然不算是相逢一笑泯恩仇,起码三人表面上也是一团和气了。

    这个时候,李二虎也抓完药回来了,方绍远便对着两个门神一礼:“两位,如今药已经抓回来了,在下要指点李二虎煎药,恕不奉陪了!”

    李母已经服下药,看上去好很多了,于是方绍远便对李二虎说道:“二虎,好好服侍你娘,本神走也!”

    说着,方绍远慢慢的隐去身形,然后在经过大门的时候,看了看身后还在不断朝着自己磕头的李二虎,感受了一下体内一股股的香火,嘴角微微一扬,瞥了一眼两门神,随后慢慢的陷入了地下。“大哥,难道就这么任由这小子在李家村搞下去,二十年的时间,我们好不容易彻底在李家村立足,如此局面可不能毁于一旦!”

    “没有了香火来源,我们那什么孝敬城隍,怎么升迁离开这个破地方!”那门神中的老二邱勇见大哥不言语,于是急道。

    “好了,二弟,不要着急,这方绍远初来乍到,怎比得上我们再次经营许久,更何况这山上的那三个家伙没一个是省油的灯,这方绍远能活多久还是个问题呢,不用想那么多。”邱忠看着方绍远消失的地方,冷冷地说道。

    “恩,为防万一,我们还是多做一手准备,记着,抓紧时间让村民多供奉点香火,一旦达到城隍的要求,就赶紧迁移出去。”

    “明白了,大哥!”

    此时,方绍远已经朝着破风山附近的平湖县快速移动,既然被那两个门神点醒了,自然赶紧去找到组织。

    更何况,曾经做过官儿的方绍远明白,官员到任后首先就要拜见自己的上官,不管如何,这礼节方面一定不能少。

    在破风山上转了一圈,方绍远弄了些好东西,打算作为拜见城隍的礼物。

    在平湖县的郊外,方绍远老远就问到了浓郁的香火之味,心中感叹着还是县城好啊,人多钱多,香火源源不绝。

    还没等他靠近城隍庙,突然就被一道金色光罩给挡住了,好险没被撞得七荤八素的。

    “呔,哪里来的小毛神,竟敢擅闯城隍庙!”

    没等方绍远回过神来,耳边就传来了一声暴喝,同时,感觉自己的脖子上驾着一把利刃。

    浑身一哆嗦,方绍远做出吞咽的动作,然后战战兢兢地拿出土地印以及文牒,细声说道:“小神破风山新任土地,特来拜见城隍大人的!”

    利刃没有从脖子上撤去,不过却离脖子稍稍偏了一些,这下让方绍远微微松了一口气。

    手中的文牒和大印都到了对方的手中,稍等了片刻,那架在脖子上的要命的玩意儿终于撤走了。

    这个时候,方绍远才敢转身看一看对方到底是谁。

    乍一看之下,方绍远还以为是李家村那两个门神哥俩呢,随后才发现,眼前这人除了穿着相似之外,其余的与那邱家门神一点都不一样。

    “敢问上神尊讳?”方绍远小心翼翼地问道。

    “唔,本神乃城隍麾下巡防将,尔再次稍后,本神前去通报城隍大人。”

    看着那威武的巡防将离去,方绍远顿时不由咋舌,这城隍果然牛气啊,一个手下就有如此威势,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当上城隍了。

    “破风山土地,城隍大人今日公务繁忙,你且退下,改日再来拜访吧!”

    只见那巡防将神色颇为不渝地朝着方绍远说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稍等,稍等一下!”方绍远见状,赶紧一把拉住那巡防将,顺手就塞了一根三百年火候的人参。

    一看手中的人参成色不错,那巡防将脸色这才好看一点,然后冷冷的说道:“怎么,你还有事情?”

    看了看四周,方绍远小声地问道:“大人,不知可否透露一下,为何城隍大人不愿意见小神呢?”

    或许是方绍远的礼物还算不错,那巡防将一咬牙开口道:“哼,你上任也有好些时日了,早就该来拜见城隍大人了!行了,速速离去吧!”

    说着,那巡防将便一甩方绍远的手,顿时重新走进了城隍庙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