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平湖土地
    在县城隍哪里碰了壁,方绍远并没有就这么垂头丧气地离开,而是先在附近转了一转。

    当他看到一座规模不大的土地庙的时候,顿时眼前一亮。

    多年为官的经验告诉方绍远,有时候要解决一件事情,若是正面搞不定的话,可是试着拐个弯儿,说不定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妙处。

    将自己重新上下打理一番之后,方绍远来到了土地庙的神像前,一弯腰,恭恭敬敬地一礼,口中称道:“破风山土地拜见平湖土地!”

    所谓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方绍远又接着喊了两嗓子,果然没一会功夫,就听见神像那边传来了一道较为苍老的声音:“方土地,本神如今尚有呃,好吧,还请方土地稍等片刻。”

    没一会儿工夫,一个六尺左右高的身穿员外服饰的老者拄着一根木杖缓缓从神像上走了下来。

    “这可是那地阴草?”只见平湖土地用一种异样的声音死死的盯着方绍远手中亮出的一根色泽有些灰暗的三叶灵草。

    看到那平湖土地这番模样,方绍远洒然一笑,将那地阴草直接递给了平湖土地:“不错,此乃百年份的地阴草,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望平湖土地笑纳。”

    “哎呀,方土地实在是客气了,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啊!”说话间,那平湖土地的手在方绍远的手心微微一碰,便缩了回来,而那株百年份的地阴草则已经消失不见了。

    方绍远脸上的笑容依旧,他一抬手道:“哎,在下初来乍到,你可是这里的老大哥了,前来看望则可失了礼数。”

    “不知道老哥尊讳啊?”

    “啊,本神姓陈名青之,称呼我一声城土地即可。”

    那平湖土地陈青之此时显得极为随和,直接拉着方绍远就进了他的洞府之中。

    两人一番闲扯淡之后,关系迅速升温,都开始称兄道弟了。

    方绍远见时候差不多了,便把神色一正,站了起来朝着陈青之深深地一礼:“陈兄,此番城隍大人不见小弟,小弟唯有求救于兄长了!”

    那陈青之并没有扶起方绍远,而是神色一冷,一手轻捻胡须,半晌之后这才缓缓开口道:“哎,方贤弟,不是为兄说你,你到任也有些时日了,为何就是迟迟不来拜见城隍大人呢!”

    “须知,你我这样的土地神职那可是皆属于城隍大人麾下的。说实话,为兄这一次真的是爱莫能助了!”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方绍远暗自腹诽道,不过脸上依然恭敬有加:“哎呀,兄长,您是有所不知啊,小弟刚刚到任第一天就准备拜见城隍大人,哪里知道居然在半道上遇到一只虎妖,自称破风大王。”

    说到这里,方绍远特意顿了顿,仔细观察了一下那陈青之,发现他果然也如那李家村的门神一般,神色一僵,甚至脸上还露出一丝畏惧。

    不过,这陈青之城府要比那邱忠邱勇这哥俩深很多,他并没有说什么话,脸上的神情也是一转即逝。

    心中有数的方绍远便继续说道:“兄长是不晓得啊,那虎妖真的很凶猛,小弟我差点就命丧其手。”

    “索性颠性大师还有赤玉道长及时出现并且出手救了小弟,否则,小弟就恐怕也不能再次和兄长相见了。”

    那陈青之在听到颠性和尚还有赤玉道人的时候,神色更是一下子阴晴不定,看向方绍远的神色之间也是颇有同情之色。

    此时,方绍远真的是要骂娘了,这一个二个的怎么一听到是和尚还有道士救了自己,就全都露出这幅德行,就好似自己遇到他们肯定下场凄凉的很。

    不过这也从另方面肯定了方绍远的猜测,这和尚道士恐非善类,甚至要必要老虎精还要凶恶。

    “兄长,你也知道,我们身为土地,本神修为不高,遇到那修炼有成的精怪根本难以抵御,这不虽然得救了,小弟也伤的不轻。”

    “小弟也知道拜见城隍大人的事情不能再拖了,故而这伤刚好些,便赶来了!”

    “不过,现在这城隍大人他不愿意见小弟,这不小弟才厚颜拜托兄长前去替小弟解说一二。”

    看到这陈青之依然装模作样地捻须不语,方绍远不由暗骂道,撑死你个老小子,吃了本神的,迟早要你再吐出来。

    心中不爽,脸上却是露出一片笑容,方绍远一伸手,顿时一截寸长的枯枝出现在他手中。

    而那陈青之见状,忽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脸惊喜地呼道:“这,这是枯灵木!”

    “兄长好眼力!”说着,方绍远便这一小截枯灵木送入了陈青之的手中,同时接着说道,“小弟的事情就摆脱兄长了!”

    感受着手中这截枯灵木中所蕴含的浓郁的乙木气息,那陈青之脸色之间出现了一阵挣扎之色。

    最终他一咬牙,一把将枯灵木死死地攥在手中,把这件事应下了。

    “贤弟,这件事哥哥可有什么太大的把握,只能是试一试,若是成了便罢,若是不成,这枯灵木还是还给兄弟吧。”

    方绍远岂能把这话当真,他赶紧一摆手:“哎呀,兄长这话就过了,你我兄弟,何必分的这么清楚,无论事情成与不成,兄长皆尽管手下此物!”

    前面那株地阴草也就罢了,不过百年年份,虽然对他还有些作用,不过功效不大。

    但是这截枯灵木就不同了,此物较为罕见,往往只存在于死而复生的枯树之中,也就破风山这样的人烟罕至的荒山野岭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

    要知道,阴神并不是无穷无尽的寿元,阴神也会衰老,只不过其衰老的时间较长而已。

    而土地,一般而言碍于资质资源等问题,修为普遍不高,故而时间久了自然而然也就老了。

    这陈青之看上去已经是花甲之年,而且修为不过也就厚土决第四层,与方绍远无两样,可见他已经进入迟暮之年了。

    而枯灵木中浓郁的乙木之气蕴含了大量的生命精华,若是得到这截枯灵木,这陈青之起码还可以添百年寿元。

    故而,这陈青之最后还是受不住延寿的诱惑,答应了方绍远的条件。

    “贤弟,你可是抓住了哥哥的心啊!好了,你就在这里等一等吧,哥哥无论如何都要帮你一把!”

    看着离去的陈青之,方绍远嘿嘿一笑。

    其实在来之前,方绍远就已经预想到一些可能发生的情况,故而在破风山上弄了不少好东西,就是为了防备这些突发情况的。

    当然,这些东西的信息也是方绍远在土地印中找到了的。

    时间过得不长,那陈青之小笑眯眯的就走了进来,口中高呼道:“贤弟,为兄不辱使命,不辱使命啊!”

    “城隍大人已经答应见贤弟一面,贤弟可要仔细应对啊!”

    其实方绍远在陈青之答应出手相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城隍肯定会接见自己。

    要知道,这平湖县城的范围乃是城隍平日里的住处,肯定这里的阴神肯定是他的心腹之辈才能担当的,那陈青之能够坐到这平湖县城的土地,他所说的话,城隍还是会听一听的。

    “多谢兄长鼎力相助!”方绍远把腰一弯到底,恭恭敬敬的感谢道。

    “哎,你我兄弟,不对多礼!这就跟随为兄去见城隍大人吧!”说着,陈青之便拉着方绍远朝着城隍庙走去。

    走在路上,方绍远低声对陈青之说道:“小弟看兄长似乎对着枯灵木颇感兴趣,小弟记得我那破风中似乎还有一截,待见过城隍之后,小弟变回去找找,一旦到手便交由兄长!”

    这话,一处,陈青之神色一喜,不过随后看着一脸淡然的方绍远,心头便是一凛。

    这位新交的土地兄弟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啊,这话不就是明摆着告诉自己,待会进去一定要多多为他美言几句。

    只要事情办成了,日后好处自然多多,否则,那就什么都别说了。

    想到这里,陈青之赶紧一拉方绍远衣袖,悄声说道:“贤弟,为兄再私下交代你一句,咱们这位大人生前那可是在这平湖县做了九年知县,而且平日里颇为喜好书法。”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在前头领路,方绍远则看着陈青之的背影,脸上挂上了笑意。

    这才对嘛,有料的东西总得拿出来分享才是,知道这顶头上司的来历和喜好,方绍远心中不由大定。

    这一次,有了陈青之的带路,非但没有什么光罩阻拦,就连之前那个一剑架在方绍远脖子上的巡防将都没有出现。

    走进了城隍庙,陈青之轻车熟路地领着方绍远站在了城隍的神像面前,随后按住方绍远的肩膀,就只见两人缓缓地陷入了地下。

    没一会功夫,方绍远便感觉身子一顿,已经脚踏实地了。

    再定睛一看,居然还在这城隍庙的大殿之中,只是随即便发现不对,因为里面那些进香的百姓都不见了。

    “见过城隍大人,破风山土地方绍远带到!”

    陈青之的话音刚落,方绍远立刻回过神来,连忙深深一礼:“破风山新任土地方绍远见过城隍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