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县城隍
    方绍远杵在那里有一小会儿了,这县城隍就是始终不开口。

    想不到这人间官场的一套,在阴司之中也同样存在啊,方绍远不由感叹道。

    不过感慨归感慨,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作为城隍手下最低级的神职人员,方绍远也只能继续保持姿势站着。

    幸好当初那礼没白送,这个时候陈青之在一旁轻轻地咳了几声,随后着县城隍就好似刚睡醒一般,哦了一声。

    “方土地,你的情况青之已经和我说了,也难为你刚上任就遇到意外情况,这次的事情本神就不追究了。”

    方绍远感激地朝陈青之挤挤眼,随后再次一礼:“属下多谢城隍大人不罪之恩!”

    “本神且问你,那颠性和尚还有赤玉道人可曾对你说过什么?”稍待片刻,城隍再次开口道。

    方绍远一听,心中一动,莫非这件事里这城隍也参合了一脚?

    脸上不动声色,方绍远静静地将颠性和尚还有赤玉道人所说的话都交代的清清楚楚。

    “恩,本神知晓了!记住,若是这两方有什么新的动静,一定要及时汇报!”

    “属下明白!”

    “那就好!若是没有其他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下去了。”

    这就要要赶人啦,方绍远心说这可不行,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还没有全部达到呢。

    于是,方绍远赶紧开口道:“其实属下今日还有一事相求,往大人能够应允。”

    “恩!”那城隍顿时发出一丝不悦的声音,显然对于方绍远的得寸进尺颇为不高兴。

    那陈青之则脸色难看地盯着方绍远,心中颇为后悔为如此不知轻重的方绍远说情了。

    不过这城隍到底是城府极深之辈,尽管不悦,却也没有即可发作,而是用一种默不作声以示不满。

    可惜,方绍远就好似小白一般,继续开口道:“大人,属下见破风山脚下的村民日子因为这破风山上的那破风大王缘故,很难上山打猎采药维持生计,导致日子过得极为清苦。”

    “故而,属下肯定大人能够派兵剿灭这破风山上的这伙妖怪,以维持人间的清平。”

    这个话一出,那城隍真的是无语了,他区区以县城隍,不过与人间修士的元婴境相当,如何对付的了元神境界的虎妖。

    不过那方绍远所言之事他又不好斥责,毕竟他这也是为了本职工作。

    但,城隍大人也总不能当着下属的面说自己无能,搞不定那虎妖,这也太没面子了。

    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有一个贴心的下属就显得很重要了。

    平湖土地陈青之站了出来为主分忧:“方土地,有些事情是不能着急的,尤其是这刀兵之事,有时候并不是我们县城隍大人能够完全做主的。”

    看着方绍远面露疑惑之色,那陈青之接着说道:“你要知道咱们大人之上还有府城隍,还有州城隍,甚至在往上还有都城隍,所以,有些事情我们大人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恩,不错,本神也是有本神的难处啊!方土地,这样吧,这件事本神会向上面反映的。你就耐心等待消息吧!”

    “哦,原来如此,那属下能不能再提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希望大人能够全权授权与属下自行经营这破风山脚下的村村庄。”

    见着小小土地如此不知进退,那县城隍真的要气得不行了,不过初次见面,而且他也知道方绍远乃是地府陆判所推荐的,这陆判的神职可是比他高,谁知道陆判和这方绍远是和关系。

    “大胆方绍远,大人面前岂可再三提条件,休得放肆了。”陈青之现在真的是后悔收了方绍远的礼,他决定待会出去,就把那两样东西还回去,尽管心中十分的不舍,不过与城隍大人的宠信相比,陈青之还是分得清哪头轻哪头重的。

    对于心腹陈青之的表现,县城隍极为满意,就在他准备开口回绝方绍远的时候,却听见方绍远幽幽的说道:“属下生前十七岁高中状元,虽然只做了八年的官,却也一路做过翰林院编修,监察御史,知府,后又迁右佥都御史,对于治理民生一块自认颇有心得。”

    “若是大人能够同意属下的请求,属下定当全力以赴,令那些村民能够过上好日子。”

    那县城隍听到了方绍远的一连串官衔儿,顿时一阵语塞,他当年仅仅是三甲进士,做了知县,而且还是板凳知县,一坐就是九年,连续三任都没能挪个位置。

    此时和方绍远的辉煌经历相比,顿时感到自惭形秽。

    偷偷瞥了一眼县城隍,方绍远便明白自己的计策奏效了,但凡官场上混过的,对于自己的出身还有官位都极为敏感,同样的官位,别人是二甲,你是三甲,顿时就会有一种矮了一截的念头。

    方绍远在知晓了这位县城隍的生前的经历,就开始谋划如何利用这一点还令那县城隍同意将破分山脚下的那些个零零散散的村庄全部纳入自己的管理范畴,而且是全权处理,没有那些什么门神之类的事情。

    “想不到方土地竟然还有如此精彩的经历,令本神倍感佩服,好吧,既然如此,那本神答应你的请求了。”

    “方土地,你可要好好干啊,莫要让本神失望!”

    见事情已成,方绍远顿时心中一喜,不过表面上还需要装作一副极为感恩戴德的模样。

    “属下多谢城隍大人恩典!必定不会令城隍大人失望。”

    “恩,那就好!行了,没什么事情你就下去吧!”这县城隍这一次已经被方绍远搞得晕头转向了,实在是不想再见他。

    “哦,原本属下还想现场临摹一贴当年书圣所作的傲雪帖,不过既然大人还有事情,那属下下次再来吧!”

    说着,方绍远便作势要离开。

    “等会儿,你说什么,傲雪帖?”那县城隍顿时站了起来,一句话叫住方绍远。

    “是啊,傲雪帖!”方绍远显得很随意的回答道。

    “不可能,傲雪帖早就失传了?本神想了不少办法也没有找到。”

    “哈哈,大人,巧的很,当年属下还在阳间为官的时候,曾经在皇宫大内有幸见识过,还亲手临摹过呢!”

    “那你等会走,青之,快,拿笔墨纸砚来。”看着县城隍着急忙活的样子,陈青之不由目瞪口呆。

    想不到自己不过透露了一些信息,这方绍远就如此抓住机会树杆子爬,真是了不得啊。

    不过方绍远更狠,他看了看县城隍,有些犹豫道:“大人,属下现在现在心中十分牵挂那几个村子,担心镇不住驻守在那里的其他同僚呢!”

    “您也知道,书法就是心法,心不静,书不宁!”

    “喏,拿着,赶紧写吧!”

    伸手接住了县城隍抛来的一件物品,摊开掌心一开,是一块上好的美玉雕刻成的印章,上面之后三个字“凌涣然”。

    此时,一旁的陈青之满脸羡慕地说道:“别看了。赶紧收好,大人所赐的宝物,用来震慑那些小神绰绰有余,还不赶紧收好!”

    这个时候,方绍远才欢天喜地收起印章,然后凝神静气,泼墨挥毫,一气呵成。

    回到了自己的洞府,方绍远看了看手中的这印章,心中不由感慨做官难,做土地更难啊,

    不过今天这一切总算是没白费功夫,有了这印章,他在破风山脚下那些几处村庄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宣传自己,而且还不用担心那些其他的阴神在背后扯后腿,或者不配合。

    甚至运作的好的话,还能借此机会狐假虎威,恩威并施,最终将那些阴神们收为己用。

    毕竟,方绍远如今身处的破风山乃是一个危险之地,无论是虎妖还是和尚道士,那都不是他能够对付得了的,因此必须要借助外力。

    这些山脚下村庄中的什么门神,夜游神,日游神之类的,那都是可以借助的外力。

    曾经在官场上待过的方绍远知道,一个好汉还三个帮,想要在这个世间活下去,就不可能单打独斗,团结一起可以团结的力量才是正理。

    而且这一次成功搭上县城隍这一条线,还从中看出似乎对于这破风山上的胎石感兴趣的不止虎妖还有和尚道士,还要加上这城隍一系。

    甚至,方绍远还大胆地推测,或许地府的陆判也有这心思。

    不过,现在方绍远最重要的就是在这多方交织的破风山能够站稳脚跟,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山脚的村民就是他能够站站稳的基石了。

    此时,破风山上,和尚道士刚刚和那虎妖斗了一场,不过这一次他们相斗的时间不长,就停止了。

    那颠性和尚突然架住虎妖的兵器随后拉着道士往后急退,大叫道:“且慢,我们没理由天天这么打下去,这么做,只会便宜其他人。”

    “不错,不过不打可以,你们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否则我不好给手下一个交代!”

    其实虎妖也不想打了,毕竟打又打不赢,纯粹就是消耗体力罢了,只是碍于在属下面前的威严,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