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摊牌
    “还要交代!我不是说了吗,没有什么好交代的,若是我出手的话,你觉得那些小妖还有机会跑到你那告状去吗?”和尚气极反笑道。

    其实,虎妖也早已经有所怀疑,毕竟和尚之前从来没有做过故意现身吓唬小妖怪的事情。

    只是这他的那些手下是不可能也不敢对他撒谎的,他们一个个都言之凿凿地指认就是和尚总是有事没事地往他们面前一跳,把他们吓得鸡飞狗跳之后,便哈哈大笑离去。

    突然虎妖脑子里灵光一闪,吓唬,对以和尚这种元神境的修士而言,若要出手的话,肯定是直接杀掉小妖,不可能做这种吓唬妖怪的无聊事情。

    难道说真的有其他人在挑唆他们之间相互争斗吗,会是谁呢。

    道士看见虎妖似乎陷入沉思之中,便有心偷袭一下,不过却被和尚制止了。

    “赤玉道兄,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说着,和尚还用手指了指地下。

    那赤玉道人面露了然之色,只得有些愤愤的将宝剑归鞘。

    带虎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这和尚和道士居然不声不响的离去了,这个时候他才惊出一身冷汗。

    不过,这一结果却也让他更加确信这段时间总是骚扰他手下小妖的不是和尚一伙,绝对另有其人。

    否则,刚才他失神的那一会,以和尚道士的修为,随便来上一招,估计都够他喝一壶的。

    那么现在新的问题又来了,不是和尚他们,会是谁呢。

    这两天方绍远特别的忙,主要就是下基层,却破风山脚下各处村庄看一看情况,调研一下。

    最后,调研的结果有喜有忧。

    忧的是,这些村庄普遍贫穷,每家每户基本上就是靠着几亩薄田,勉强维持生计。

    毕竟古话说得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些村庄都是紧挨着破风山,当年破风山土地还在的时候,也算是风调雨顺,村民们时不时上山打打猎,采采草药,补贴补贴家用,小日子过得还真不赖。

    可惜啊,这二十年来,破风山没了土地,山上妖怪横行,只要上了山的,基本上就下不来了。

    最大的经济来源一下子断了,这些村民的日子自然就苦巴巴的了。

    再说说喜的一面,这些村庄少则二三十户,多则六七十乎,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三四百来户人家,按每户四人计算,差不多有一千五百人左右。

    这么多人,每一个人都诚心供奉香火的话,方绍远这土地公当得也还是很不错的。

    要知道,整个平湖县城里也不过万人,其中很大一部分香火百姓都是供奉给了城隍,那陈青之作为平湖县城的土地,若论实际供奉他的人数,恐怕连千人都不足。

    只要他方绍远肯下功夫,好好经营这些村庄,带领村民发家致富,何愁那些村民不信奉他。

    甚至日子过得好了,小孩也出身多了,人口还会再长的嘛。

    说不定二十年后这破风山就会变成了破风县了,到时候他方绍远也尝尝做一县之城隍的滋味儿。

    当然,以上内容纯属方绍远的臆想,现在的他,还是一个时刻处于危机当中,手下除了李二虎一家信徒一无所有的小土地公。

    正所谓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方绍远在经过一番调研之后,决定先从他相对而言熟悉一些的李家村着手。

    这一次前往李家村,和上一次又有所不同,手握城隍的亲赐的信物,就好比拿着好比那身怀圣旨携带王命旗牌的钦差,有先斩后奏之权。

    若是门神兄弟不太听话的,直接揣着信物往死里砸,就不信他们不怕。

    当然,方绍远也不是那种暴发户式的人物,一些基本的城府还是有的,正所谓先礼后兵,方绍远首先到了李二虎家门口,朝着门神的画像先是拱手一礼表示敬意,这才慢慢走进李二虎家中。

    显出真身,李二虎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赶紧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二虎拜见土地公!”

    “快快请起!本神这次前来就是为看望一下令堂是否好些没?”方绍远此时一脸平和的微笑,好似从前为官之时慰问治下百姓的模样。

    李母显然也是知道这年轻的有些过分的土地正是她的救命恩人,故而也从床上起来,想要行礼。

    这一下,慌的方绍远赶紧扶助老人,一遍安慰道:“老人家,您躺着就行了,来,我再给你号号脉!”

    过了一会,方绍远便起身细声说道:“放心吧,您这身体好很多了,现在只需要好好调理一下,就没问题了。”

    “哎,老身真的太感谢土地公了。”说着,李母用手一指李二虎,伤感地接着说道,“这些年,二虎他爹和他哥先后都曾上过山,最后都没回来,这老李家就剩下二虎这根独苗儿了。”

    “这一次二虎他偷偷上山,这的把老身吓坏了,若是二话他再有个三长两短,这老李家可就断根儿啦!”

    “这叫我以后如何有面目下去捡二虎他爹!”说到这里,李母那是老泪纵横啊,李二虎也在一旁泪水汪汪的直流。

    “娘,是儿子不孝,让你老担惊受怕了!”

    “幸亏土地公及时相救啊!儿啊,还不赶快替为娘给土地公多磕几个头!”

    “哎!二虎知道了!”

    “咚咚咚!”李二虎这头磕得可不含糊,那是声声作响,头皮头磕破了。

    “土地公啊,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母子没齿难忘!您看,这不我已经让二虎将你的神像好好地供奉起来!”

    “只可惜啊,家里实在是没钱了,否则定当日夜香火不断以供奉您老人家!”

    看了看供桌上的自己的神像,方绍远那心里美的啊,到底是老人家更明事理啊,李二虎这样的年轻人就不行了,这神像都交给他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好好打理打理。

    “老人家,钱的事情呢,您不用愁,本神这次来啊,就是为了重新尽到我们土地的职责!”

    “当年,这破风山来了一伙妖怪占山为王,我的前面三任土地皆与那妖怪苦战,虽然最终不幸都战死沙场,不过本神会继续发扬前任的精神,不怕苦不怕累,勇于奉献,势要将那活妖怪赶出破风山,还我李家村的幸福生活!”

    这番话,发扬自己听了都觉得脸红,那前三人土地到底怎么死的,只有天知地知,反正方绍远他是不知道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拿前任做文章。

    一个为了保障村民生活而牺牲的土地自然是值得敬佩的,方绍远作为继任者,继承这份荣光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那李二虎母子听了,顿时不禁热泪盈眶,看着慷慨激昂的方绍远,心头不禁想到,难道李家村的好日子又要来了!

    “哼,妖言惑众!”

    “切,不知所谓!”

    两声冷冷的嘀咕声传来,方绍远顿时心头一动,哈哈,来了,来了,这么半天了,这两货终于忍不住要跳出来了。

    李二虎母子也听到了那两道声音,不过他们却是神色一遍,随后,那李二虎更是看了看方绍远,最后还是在李母的暗示下,咬咬牙不动声色之间悄悄地站在了方绍远身后。

    “李二虎,见了本神为何还不跪下!”此时邱忠和邱勇二门神已经显出了真身,以及那么高大威猛,卖相十足。

    方绍远其实已经悄悄看见李二虎的行为,心中不由暗自点头,这里李二虎在面对已经威压他们二十年之久的门神面前,还这么坚定不移地站在自己这边,果然不错,以后要对给些好处才是。

    不过,方绍远却不清楚,李二虎母子两也有他们的计算,这门神不能帮助他们对付妖怪,可方绍远仅仅露个面就下的小妖路荒而逃,这谁强谁弱一目了然,不用说,肯定是站在方绍远这边啦。

    “哈哈哈,我还当是什么人呢,原来是邱氏兄弟啊,不知道两位不好好在大门外站岗,跑来屋里说些风凉话所为何事啊!”

    “莫非二位觉得方某说得有什么问题吗?”方绍远此时底气十足,自然说话硬气。

    那邱忠邱勇神色一变,他们也没有想到方绍远这小小信任土地之前还对他们兄弟客客气气的,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如此跋扈,简直是反了天了。

    “哼,方土地啊,你这话非但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啊!”

    “你不觉得自己的口气太大了吗,驱除妖怪,我们兄弟两都搞不定的事情,你真觉得你一个小小土地就能做到。”

    那邱忠面色冷峻地看着方绍远,又瞥了一眼李家母子,接着说道:“还有,方土地,请你不要忘了,在我们兄弟驻守李家村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哈哈,说不定那个时候方土地还在娘胎里呢!”这个时候,邱勇嘲笑着说道。

    此时,方绍远的脸色越发的清冷了,不过他依然没有任何动作。

    而见此,邱忠邱勇兄弟两更加觉得方绍远刚才只是虚张声势罢了,干脆直接用手一指李二虎猛然喝道:“李二虎,还不赶紧过来了,否则,你觉得这小小土地真能庇佑于你母子二人吗!”

    那邱忠说话之际,竟然直接用上了镇魂术,那李二虎要是中招了,不说变成痴傻之人,起码也要昏迷个三五天,到时候那李母谁来照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