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压服
    方绍远见状,轻哼一声,什么话都不说,一掐指诀,顿时一股淡黄色的光罩就自他手指尖绽放出来,一下子就笼罩住方绍远以及他身后的李二虎母子俩。

    光幕上掀起了一阵波澜之后,便趋于平稳,而邱忠则神色微变。

    “邱门神,咱们身为阴神,就这么对凡人出手似乎不太好吧!”方绍远双目微眯,朗声道。

    “哼,我们既然被称为神,自然有神的威严,凡人天生就应该供奉我们,不听话,那就教训一番!”邱勇在一旁忍不住冷哼一声说道。

    这话一出,李二虎母子顿时流露出一丝哀伤以及愤恨之色,显然这些年邱忠邱勇这两门神就是按照他们所说的这一套在整个李家村实施这种白色恐怖政策。

    不过这方绍远则神色之间显露出强烈的愤怒之色,他高深喝道:“住口,你们身为阴司神职人员,不为报宅平安,反倒仗着一身修为肆意欺压凡人,难道你们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报应?哼,笑话!我们身为门神这种低级神职人员,每年就那么多俸禄,又要修行又要交好上司,如何够用!”

    “这破风山上的妖怪横行,为何不见报应?李家村这二十年来人丁每况愈下,供奉的香火越来越少,若是我们兄弟此时不多加压榨一下,多收集香火换一个地方驻守,迟早要和这村子同归于尽!”

    说到这里,那邱忠神情之间显得极为激动。

    其实方绍远也未尝不明白邱忠等人这么做的原因,身为阴神,虽然看似寿元很长,可惜修炼实在是太过艰难。

    无论是自身灵魂的凝练还是自身法力的修行,单靠每日吸纳的天地灵气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唯有香火才是阴神修行最好的补给。

    不过香火这东西虽好,却也要有人供奉才行,想像李家村这种的小村子,也就五十来户,加起来也不多一百多人,哪怕全部供奉门神,又能产生多少香火呢。

    更何况如今李家村人心散乱,肚子都吃不饱,门神又解决不了他们的生计问题,哪有心思供奉香火了。

    而且香火也分等级,越是虔诚的人供奉的香火也越精纯浓郁,那邱忠邱勇两个如此不计代价的压榨村民,就算他们贡献了香火,质量也是最底下的。

    注意到李二虎子母的神色不但有愤恨、畏惧甚至又多了一丝迷茫,方绍远知道不能再让邱氏兄弟再说了,再这么说下去,估计李虎母子就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了。

    “呔,还不赶紧住口!这些是问题,但是难道有了问题不去解决,反而欺压到凡人身上就是我们这些阴神该做的吗!”

    方绍远一脸义正言辞,他偷偷瞄了一眼李二虎母子,见他们用一种较为崇敬的目光看着自己,顿时不由把身子再微微挺直一点。

    “地府养我们这些阴神为了什么,不就是造福凡间,令凡人能够家宅安宁,丰衣足食。要是各个都像你们这样,那这人间和十八层地狱有什么区别!”

    见方绍远说的慷慨激昂,那邱忠和邱勇都看呆了,他们用一种傻帽的眼神看着方绍远,最后更是直接问道:“哼,说的比唱的好听,你有办法,你有能力,怎么不去吧那虎妖给解决掉,这样,村民不就可以上山采药打猎。”

    这句话问的直接而又犀利,直接说到了李二虎母子的心坎儿里,毕竟他们确实也想求方绍远这个新任的土地出掉盘踞在破风山的妖怪。

    方绍远看着这两个门神,双目一紧,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顿时令邱忠邱勇有些莫名其妙,有没有办法你倒是说出来了,这么傻笑,简直太渗人了。

    “哼,小子,说不出来了吧!你无非也是和我们兄弟一样想要村民供奉你香火罢了,只不过你的手段既温柔有带有欺骗性而已,我们的简单粗暴罢了!大家本质上都一样!”

    “住口!谁跟你们这两个阴神之中的败类一样!”方绍远突然一下子停住了笑容。

    “小子,你竟敢这么和我们说话,简直不知死活!”

    说着,脾气暴躁的邱勇直接暴跳如雷,一下子炸开了锅。

    手执宝剑唰的一下就是一道剑光直射方绍远。

    看到这一幕,方绍远顿时脸色一白,他也没有想到这两小子说打就打,太不讲究了。

    不过当他见到剑光砸到他之前因为一时讲得入神而忘记收回的厚土元气罩消弭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随后,方绍远心头也是一阵狂怒,既然你们不守规矩,就别怪我不讲究了。

    就在邱忠也准备紧跟着兄弟一起出手的时候,方绍远一下子高举一方玉印厉声疾呼道:“邱忠邱勇,你们睁大眼睛看看这是什么!”

    那邱勇仅仅瞥了一眼,一脸不屑地说道:“哼,不就是你那块破土地印吗,怎么这个时候拿出来想要靠它保命!”

    “放心,我们怎么都是同为阴神,不会真把你怎么样的,不过一番皮肉之苦是免不了了!”

    “小子,看找吧!”说着,邱勇便挺着宝剑朝着方绍远刺来。

    看着嚣张无比的邱勇,方绍远摇摇头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而一旁的邱忠却神色一下大变,口中高呼“二弟,小心这是城隍大人的法宝!”,同时一伸手想要拉住邱勇,可惜慢了一步,邱勇已经冲了出来。

    此时,方绍远轻轻一抛手中的玉印,顿时一道乳白色的光芒一下子朝着邱勇直射过去。

    一股在邱勇看来无可匹敌的力量朝着他压来,此时他也听到了大哥的呼唤,可惜一切都迟了。

    玉印发出的光芒一下子打在邱勇身上,顿时令邱勇这个八尺高的大汉好似一片树叶被风吹过一般,呼的一下就已经破门而出,落地之后也滑行了数米之远。

    邱忠用一种惊恐的神色看了看一脸淡然的方绍远,随后口也不会的扑倒他兄弟面前,一把扶助脸色惨白的邱勇。

    “二弟,你怎样,有没有事!”

    “放心吧,这玉印的威力我只用了一成,你那兄弟死不了。”

    看着走出屋子的方绍远,邱忠用狠狠地说道:“方土地,你,你怎么会有城隍大人的玉印!”

    “呵呵,怎么很惊讶嘛!这还多亏了你们兄弟二人的提醒,让我们这么早就见到了城隍大人!”

    说着,方绍远双手抱拳斜向上四十五度角高举,一脸敬佩的神色说道:“蒙城隍大人不弃,不仅不怪罪本神,还将破风山脚下所有村庄交由本神全权处理。”

    “这城隍大人真是有先见之明,他知道你们这些家伙肯定不服本神管教,这不,特赐本神他老人家的玉印,谁不听本神的话,这亮出这方玉印小以惩戒!”

    说着,方绍远用手一指邱勇,神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很不巧,你们兄弟正好撞在枪口上了,尤其是你那兄弟,竟然在我亮出城隍大人亲赐的玉印之后,还出言讥讽,甚至还亮出凶器,我不惩治他,惩治谁呢!”

    此时,邱勇双眼瞪得大大的看着方绍远,一脸悲愤,他要是真的知道这玉印是城隍大人的,他如何还敢这么做,难道他真的活腻味了。

    “那你为什么不出声提醒一下!难道我们还真敢对城隍大人出手吗?”

    “别用这种一幅受气小媳妇儿的眼神看着我,我这不是刚把玉印亮出来吗,还没来得及郑重介绍呢,你那兄弟就不知死活的冲出来了!”

    面对方绍远风轻云淡的说法,原本就重伤的邱勇更是一下子气得直哆嗦,差点没一下子就这么过去了。

    极力安抚好自己的兄弟,将其扶到一边躺下,邱忠缓缓地站起身来,用一种畏惧阴沉而又悲愤,同时还带着深深仇恨的眼神看着方绍远。

    这么看着,方绍远都有些吃不消了,他握紧了手中玉印,这才放心不少,然后就这么直挺挺地站着,他到要看看事到如今,这邱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待邱忠一步一步走到方绍远不足三米的位置,他的双拳一下子握紧,甚至方绍远都能感觉到他邱忠身上的杀气扑面而来。

    不会吧,这小子到这个时候还敢动手,真不要命啦!

    噗通一声巨响,顿时把方绍远吓一跳,手中的玉印差点没握住。

    “方土地,我兄弟狗眼看人低,一时不小心的得罪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又当我们兄弟是个屁,放了就放了吧!”

    看着跪在地上的口中求饶的邱忠,方绍远一下子愣住了,尼玛,还没见过这么无耻不讲套路的人啊。

    这个时候,起码不是应该说几句场面话,什么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之类的,怎么就这么跪下服软了,这和之前邱忠所表现出来的性格完全不一样,难道这其中有诈?

    方绍远谨慎地看了看还在开口求饶的邱忠,不动声色之间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略感心安。

    说实话,他现在别的不怕,就怕这邱忠狗急跳墙,表面上求饶,暗地里却做好了一旦他防备稍有松懈,就给出致命一击。

    要是方绍远就这么死了,到时候他们兄弟随便编造几句,说他方绍远仗着城隍大人的玉印,随意欺压甚至意图公报私仇打杀他们兄弟。

    无奈之下,兄弟二人奋起反抗,以一人重伤的代价力毙方绍远,到时候相比城隍大人最多也就口头责罚一下他们,毕竟这李家村还是需要有人驻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