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相互算计
    “怎么样,两位,小神的茶水可还过得去?”方绍远放下茶杯,重新续上热水,笑着问道。

    “恩,唇齿留香,好茶,好茶!”和尚摇头晃脑,一幅十分陶醉的神色。

    方绍远见状神色微动,这银针茶也就是在凡间还算不错,若是放在修行界那就更不算什么。

    这和尚论修为远高于他,论身份更是他的救命恩人,有必要如此附和他嘛。

    正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看来这次他与和尚还有道士的相遇不是偶然啊。

    “大师,小神这洞府虽然不是什么洞天福地,却也还算坚固,不过这段时日却每日总有那么一段时间会出现不明的震颤,这明显是山中有高手在交手所造成的。”

    “可这山中能够造成这种声势的莫过于大师与道长,还有就是那个虎妖,大师和道长肯定是不可交手了,莫非”方绍远忽然将话头一止,以一种询问的眼神看向和尚。

    和尚见方绍远如此一说,心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倒也但说无妨,而且还能显示出他的坦诚,或许这件事也成为他与方绍远的之间交往的一个突破点呢。

    “不错,这几日那妖怪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那手下的小妖做借口,居然声称贫僧与赤玉道兄故意找他手下麻烦,吓唬他们,这不纯粹没事儿找事儿吗!”和尚说着,脸上故意露出一丝愤慨之色。

    “或许是这妖怪就是手痒,想要找人过过招呢!”一旁的道士冷不丁出了声。

    方绍远时刻注意着和尚和道士的神情,发现他们的愤慨之色有装的成分在其中,却没有对他本人有任何的疑心,顿时放心不少。

    随后,方绍远心中微动,这或许是个进一步加深他们之间矛盾的机会。

    于是乎,方绍远眉头微微一蹙,做出一副好似发现什么端倪的模样。

    和尚原本就时刻关注着方绍远,此时一看他这幅表情,不由开口问道:“怎么方土地可是对此有什么高见?”

    “哎,高见谈不上!”方绍远摆摆手,“只是对于虎妖为什么这么做倒是有点想法。”

    “哎,对了,来来,两位喝茶,喝茶!”

    方绍远这一卖关子,和尚和道士倒也不好过分逼迫,只能端起杯子,牛饮一般将杯中茶水全部喝完,甚至连茶叶都嚼吧嚼吧个咽下了。

    见此,方绍远只能暗道,不用这么急吧,这茶起码还能在喝一遍呢。

    “好了茶叶喝了,方土地还是快说一说你的高见吧!”和尚放下杯子就急切地问道。

    “大师,那虎妖借口找得如此低劣,难道真的仅仅是手痒想要与二位过过招吗?”

    “在小神看来,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方绍远站了起来,来回踱了两步,这才缓缓继续说道:“大师和道长乃是为了那胎石才留在破风山上与那虎妖为敌!”

    “不是为了胎石,是为了保护他不被虎妖被炼化了!”和尚笑着纠正道。

    方绍远点点头,改口道:“是的,是保护,保护!”

    “如今这距离胎石出世不足半年的时间了,那虎妖肯定担心二位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将胎石救出。”

    “那倒是,可是这和此次的事情有什么关联吗?”道士插口道。

    方绍远神秘一笑:“道长,你们想啊,距离这胎石出世还不足半年了,虎妖肯定会加强防卫力量,他手下那些小妖本领不高,用来守卫胎石肯定不行,故而他应该会借助某样厉害的法宝布下阵法防止二位闯进去。”

    听到方绍远的这番话,和尚和道士都发现对方眼神中流露出来的那一丝惊异之色。

    道士甚至的手甚至都已经捏出了剑诀,不过却被和尚及时制止。

    和尚朝着道士摇摇头,随后也站起来哈哈一笑:“方土地,你怎么知道这些的,难道这一些你都看到了?”

    其实道士的动作虽然隐秘,却还是被方绍远发现了,当时可把他吓一跳,他还真担心这两人突然暴起发难呢,所幸被和尚制止了。

    其实,这些话方绍远也是根据手中现有的情况分析出来了,但是这些毕竟只是猜测,并没有得到证实,因为他总不能真的跑到虎妖哪里去问吧。

    这不,看到和尚和道士,方绍远觉得他们既然在此与虎妖相斗二十多年了,对于虎妖的情肯定知道不少,所以故意说出来试探他们的反应,现在看来,似乎是印证了自己的推测,只是差点就当场拿下,脑子到现在还嗡嗡直响呢。

    定定神,方绍远朝着和尚一笑:“哪里,这些不过是在下的一些推测罢了,两位姑且听着,关键是下面的事情需要两位慎重斟酌。”

    这话成功的转移了和和道士的注意力。

    “大师,你们二位为了救出胎石肯定需要不断地勘察虎妖的布防吧,肯定需要花时间研究营救方案吧,这些都需要花时间和精力的。”

    “可是呢,虎妖他已经做好准备了,故而他现在与其被动防备,不如主动出击,不断地骚扰二位,令两位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这些事情!”

    猛地一拍光头,和尚大叫声:“着啊,方土地,你说的太对了,贫僧怎么就没想到呢!”

    “这段时间确实什么都没做成,脑子尽是在想为何那虎妖所说的话,到底是谁在冒充贫僧和赤玉道兄。”

    “说句不怕方土地你笑话的事情,贫僧甚至都曾怀疑你就是虎妖口中那个吓唬小妖的人!”

    看见和尚满脸的不好意思,方绍远故作惊讶道:“啊?大师,小神这点修为连那些小妖都打不过,哪里还敢冒出吓唬他们啊,不被他们吓唬就是好的了!”

    和尚听了,也只能嘿嘿的讪笑几声,随后坐下来,直接给自己的空杯子倒上水,一口气喝掉。

    “赤玉道兄,看来我们这些时日被那妖怪给耍弄了,要不是今日遇见方土地,你们还被蒙在鼓里呢!”

    道士连连点头,神色之间也是充满了愤恨。

    想想也是,他们二人自视甚高,尽管合二人之力才能与虎妖相抗衡,但是在他们看来,不过是虎妖仗着妖族的天赋,肉身天生就强横而已。

    他们作为人族,那智商要甩那虎妖十八条街,如今却一朝被方绍远点醒,他们二人居然在引以自豪的智商上面被虎妖打败,自然心中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突然,和尚一转身,用一种异样的神色看向方绍远:“方土地,这次多亏了你才点醒我们,否则我们还知道要被这虎妖蒙蔽多久呢!”

    “哎,大师您过奖了,小神也只是旁观者清罢了!相信以大师和道长的智慧用不了多久就会看穿那虎妖的阴谋诡计。”方绍远看着和尚的眼神不对经,于是感激谦虚道。

    “不,方土地,你就不用过谦了,为了防止虎妖炼化胎石,变得更加强大,危害破风山,贫僧诚心地邀请你加入我们,共同对付那虎妖,以维护天下苍生的福祉!”

    听着和尚充满煽动和诱惑的话,方绍远差点以为这和尚乃是灵山佛陀降世。

    不过,方绍远费劲心机,可不是为了加入他们,而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挑起和尚和虎妖一方的争斗,这样他才能安心发展自己的大后方——破风山脚下的村庄。

    “大师,小神法力低微,实在是无力参与进来!”方绍远连忙推辞道。

    “哎,方土地就不要过谦了,对抗虎妖人人有责!莫非方土地不愿意吗?”这个时候赤玉道人也站了起来,只是他的神色十分严峻,而且方绍远可以看出他背后剑匣都似乎在轻微的震颤,大有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架势。

    这一幕看的方绍远心头直打哆嗦,这道士也太暴力,这已经是第二次准备动手了。

    不过,方绍远说了那么多,一步一步地引那和尚步入彀中,就是为了这一刻,即便这道士不这样,他也会同意的。

    “大师,道长这是何意?难不曾说小神这忙还帮错了不成?”方绍远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得不硬顶着道士的威胁,把眉头一皱说道,“莫非两位还要强绑小神不成!”

    和尚见状,顿时呵呵一笑,挡在了道士前面,对着方绍远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方土地不必惊慌,赤玉道兄只不过性子急躁了一些而已,并无恶意!”

    和尚虽然说归说,不过并没有丝毫阻止道士的模样,说白了,只要方绍远不答应,绑架一事也就顺势而为了。

    方绍远脸色铁青,死死地盯着和尚道士,随后紧绷的面皮一松,一屁股坐下来,喝上一口茶,这才说道:“那虎妖占据破风山,说起来和小神也是敌对关系,既然两位不嫌弃小神法力低微,小神自当同意加入。”

    见方绍远同意了,和尚立刻笑着按下了道士掐着剑诀的手开口道:“赤玉道兄,你这是做什么,方土地是那种不顾天下苍生的人吗?来,坐下,坐下!”

    方绍远看着和尚的表演,心中一阵冷笑,看他们这架势,估计就是没有自己那番说辞,也会强行逼迫自己加入他们。

    亏得他早一步做了打算,加入他们正好可以正大光明的利用他们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三人高举手中的茶杯,相视一笑,场面看起来不知道有多和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