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乱斗
    当缓过来之后,方绍远发誓自己真的不想再面对这些元神境的变态修士了,那虎妖不过单凭灵魂的威压就差点让魂体崩散。

    “方土地,小民等是否可以离去了?”李二虎在众人的试一下,鼓起勇气来到方绍远身边小声地试探着问道。

    “啊,哦!”方绍远看了看四周,摆摆手,“你们稍等一下!”

    “喂,大师、道长不用藏了,赶紧出来吧!”

    李二虎看着方绍远好似神经病一般对着空气说话,心中不由担心这位能够带着大家上山的土地公是不是刚才受了刺激,已经吓傻了。

    “不出来是吧,行那麻烦以后就不要再来找本神。”说着,方绍远便作势要走。

    “好,贫僧这就出来!”十分突兀的,一个壮硕的和尚还有一个瘦弱的道士就这么出现在众人面前。

    不过,这和尚的脸上有那么一丝不自然,毕竟这刚刚背叛了盟友,想要藏在一边看看热闹,却又被一口叫破行藏,却是有点尴尬。

    “哼,大师,您这是终于肯出来了?”方绍远嘴角一扬,冷声道。

    “阿弥陀佛,方土地,贫僧自问隐藏的很好,不知你是如何发现的?”和尚双掌一合宣了一声佛号,有些疑惑的问道。

    在和尚看来,依他元神境的修为,隐身于一旁,哪怕就紧紧地贴着方绍远站,以方绍远不到金丹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察觉到自己的。

    “他是蒙的!”一旁的道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面无表情地一指方绍远开口道。

    “蒙的?”和尚也是醉了。

    方绍远微微一怔,随后呵呵笑着说道:“道长真乃大智若愚啊,大智若愚!”

    和尚听了,顿时老脸一红,这不明摆的吗,以方绍远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发现他们的,刚才无非就是诈一诈他们,蒙一蒙,可惜他竟然还真上当了。

    说实话,也不能完全怪和尚,毕竟当时方绍远在面对看狂暴的虎妖时,表现得太镇定,太超乎他想象了,哪怕是因为他手持那人的法宝,也不可能做到那么底气十足。

    也正因为这样,才让一想自诩足智多谋的和尚想差了,误以为这方绍远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故意隐藏了修为,这才一口叫破他们的额行藏。

    “大师,你们两位今天所做的事情可有些不地道啊,不但故意放任那妖怪来找小神麻烦,还故意躲在一边看热闹。”

    “要不是小神有所准备,今儿这条小命可就交代在这里了,难道两位不准备说点什么吗!”方绍远一只手轻轻地上下掂着玉印,一边微微歪着脖子笑眯眯地看着和尚。

    “阿弥陀佛,俗话说得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就许你反方土地设计贫僧,就不许贫僧来个将计就计吗!”和尚显得异常的淡定。

    “呵呵,不错,小神当时确实有利用而两位地方,不过小神给二位出的计策难道不是为了二位着想吗。”

    方绍远说着用手一指还待在一旁的李家村的村民接着说道:“至于带他们上山,不过是我为二位出谋划策收取的一点报酬,难道这也有错!”

    一听方绍远这么说,和尚顿时感觉自己心头冒起了无名火。

    冷笑一声,和尚不由讥讽道:“难道贫僧还得感激方土地不成!”

    “感激就算了,小神可当不起!时候已经不早了,小神要回去休息了,就不奉陪了!告辞!”

    看着方绍远朝着自己摆摆手,拍拍屁股就想走人,和尚顿时一阵不爽。

    他这次原本是准备将计就计,放出虎妖,令他让方绍远先吃点苦头,然后在关键时刻蹦出来就方绍远救下。

    这样做,虽然方绍远可能并不会感激他们,但是起码已经彻底断了他和虎妖之间联手的可能,毕竟谁会对一个差点要了自己命的人联合呢。

    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想不到方绍远居然已经发现了那块玉印乃是那大卫国阴神第一人的都城隍凌焕然之,不但凭借此物逼退那虎妖,而且还就此和虎妖达成协议,破风山山腰以下地方那些村民也可以随意进出。

    有了这一点,那方绍远也算是将这破风山土地之职坐稳了一半,而且还可以轻易地收拢那些村民,简直就是这次事情的最大赢家。

    相反,他和尚不但什么都没得到,还和方绍远把关系弄僵,甚至还被人看作背信弃义之辈,这名声啊要臭大街了,简直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叫一向自视甚高的和尚如何受得了。

    “站住,方绍远,事到如今,你觉得贫僧还会放过你吗?”和尚咬牙切齿道。

    方绍远的身子一下子止住了,然后缓缓地转过身来,他看着和尚,神情显得极为平淡:“大师,你不会脑子坏掉了吧,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对付我,看看那边吧!”

    “颠性,你明知道那方绍远手中有了那人的信物,你居然还框我去对付他,实在是太可恶了!”

    和尚这个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离去的虎妖居然再次返回,而且看起气势汹汹的模样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小老虎,如果我说并不知道这件事,你信吗?”和尚无奈地说道。

    虎妖一脸冷漠地轻哼一声:“和尚,若是本大王说信了,你信吗?”

    “哎,看来今天无论如何你是要跟贫僧打上一场了?”和尚话音刚落,一根金灿灿的降魔杵便从虎妖背后冒出来一下子砸了下去。

    而同时,道士背上的那柄宝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虎妖的面前,剑尖距离虎妖的鼻子已不足一尺的距离。

    “卑鄙无耻!”虎妖口中倾吐四个字,随后闪电般地将他的兵器横挡在面前,同时将全身法力密布在后背上。

    叮的一声,道士的剑刺在了棍身上,冒出了一大团火星,同时一声闷哼声自虎妖鼻中传出,显然和尚的降魔杵那一击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虎妖接着降魔杵的一击,顺势脱离了一僧一道的包围圈,然后一舞手中的斑斓巨棍便朝着和尚怒吼一声劈了过来。

    和尚面不改色,轻轻一招,半空中的降魔杵便出现在他手中,同样大喝一声,便直接迎着虎妖而去。

    一僧一妖皆以力大势沉著称,降魔杵和斑斓巨棍不断地撞击发出巨响。

    道士一击不中,整个人已经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唯有那柄剑还在半空中不断地游走着,伺机从中偷袭。

    也正因道士的这柄剑,令虎妖不得不分心盯着,故而和尚才能看看与之战平。

    而在下面方绍远在他们刚一交手的时候便暗道不好,顿时以自身法力一下子激起了手中玉印,瞬间一道白色光罩将方绍远和其他村民笼罩起来。

    这边防御罩刚弄好,那边战斗的余波便如同汪洋中的巨浪一般一波接一波地侵袭而来。

    看着光罩激起一阵波澜,方绍远的心也是拎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激发的这个防御罩到底能在这个攻击中撑多久,但是他不得不撑下去,毕竟这里不止他一个人,还有几十号凡人。

    此时,方绍远也注意到了,那和尚嘴角的一丝冷漠地讥笑。

    他知道和尚分明就是故意的,他明明可以将战斗放在虚空中,或者移到其他地方,但是他没有,这或许就是恼羞成怒的表现,就是赤果果的报复!

    元神境的法力不说无穷无尽,却也深似海,一打就是一天也不奇怪,但是方绍远的法力可维持不了这么久。

    防御罩的晃动已经越来越大了,方绍远感觉自身的法力也区域枯竭。

    这个时候,突然方绍远感觉体内突然涌进了一丝丝香火,他转头一看,发现李二虎正双目紧闭对着他不断地诚心祈祷着。

    方绍远顿时一喜,于是赶紧传音给在场的所有人,那些村民此时也知道自己是生是死就靠方绍远了,于是乎所有人皆对着方绍远诚心祷告起来。

    这次出来的村民占了李家村三分之的人口,有六十八人,他们同是供奉方绍远,也就说每时每刻都有六十八人份的香火源源不断的涌入方绍远的体内。

    有了香火的支撑,方绍远感觉自己原本即将枯竭的法力慢慢地开始回升。

    甚至方绍远发现这种一边消耗,一遍补充的方式效率竟然要比单纯的修炼要高很多。

    有了充足的法力,方绍远双方的防御罩自然坚固的很,那些战斗的余波打在上面也就激起一些轻微的晃动。

    看着下方牢不可破的防御,和尚明白大势已去,或许可以拖个一天,到时候那些凡人肯定不可能一直保持这种供奉香火状态。

    这样这样做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他一个元神境做到这样已经是超越他的底线了,毕竟元神境也有元神境的脸面,他还做不到厚着脸皮直接对着凡人出手威胁方绍远。

    更何况,他已经发现方绍远似乎越来越镇定,而之前方绍远的表现已经证明此人底牌实在是太多,和尚担心再拖下去,说不定会惹来那都城隍,那就得不偿失了。

    “虎妖,打也打了,气也出了,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咱们可不能被其他人捡了空子,等胎石出世之日,我们再好好较量,现在就到此为止吧!”和尚一招逼退虎妖疾呼道。

    虎妖明白和尚的意思,故而收起兵刃,看了看下面的方绍远,忽的一下就朝着自己的老巢飞去。

    “方土地,半年的时间,很快的!”和尚朝着方绍远残酷地一笑,随即便和道士也飞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