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分析定计
    又等了好一会儿,见和尚他们没有在出现,方绍远这才示意李家村的村民停止供奉。

    “这次令大家受惊了,是本神的失职,在这里,本神向大伙儿道歉!”

    先后应对虎妖,和尚道士,后来又苦苦支撑防御罩,方绍远已经身心俱疲,不过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先站出来安抚好众人,否则一切努力便会化作泡影。

    出乎方绍远意料之外的时候,那些村民虽然脸色苍白,明显惊吓过度,不过却眼神之中却流露出那意思抑制不住的兴奋。

    “小民李七斤,敢问土地公那妖怪说的话是真的吗?”

    一道低沉却又有些干涩的声音响起,方绍远顿时微微一怔,随后看见所有村民那种充满希冀的眼神,顿时明白他们问的是什么了。

    “恩,是真的,你们以后可以在破风上山腰一下部分采药打猎!”

    亲耳听到方绍远的肯定答复,所有人都高深欢呼起来。

    看着这些村民那种洋溢着兴奋,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神色,方绍远内心也是一阵感动。

    等村民们都渐渐安静下来,方绍远轻声说道:“不过,呢,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本神和大家商量一下,以后上山尽量集体出动,而且要提前知会本神一声。”

    “那虎妖虽然答应了,不过难保其他的小妖怪有一些不良的心思,本神到时候自会暗中关照尔等,即便出现什么意外情况,也可及时救援!”

    说着,方绍远还特意看了看四周。

    那些村民这时才注意到他们所在的地方双眼所见之处,到处是一片狼藉,这时他们才明白方绍远为什么那么说。

    “那是自然,我等绝对服从土地公您的吩咐!回去之后,必然日日香火不断以供奉您老人家!”

    看着村民背着自己的收获回到村子里之后,方绍远突然感觉自己怀中放置的那块玉印在微微颤动。

    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下任何异常,收起心中的惊疑,方绍远慢慢地回到了洞府。

    把玩着手中的小小玉印,看着玉印底部篆刻着的凌浩然三个字,方绍远心中对于那位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卫国度之中的那位都城隍越发感到好奇了。

    当初他得到这方玉印的时候也真的以为这是平湖县城隍之物,只是,当他用着方玉印对付了邱忠邱勇这两个门神之后,层无意中多问了“咱们县城隍大人尊讳”这一句话。

    而邱忠的回答却灵方绍远大吃一惊,因为平湖县的城隍居然叫做丁振邦。

    此时,方绍远才意识到那县城隍赐给他的那方玉印很可能不是县城隍的。

    毕竟一般这种自己用的印章上面刻的应该就是自己名字,哪有用其他人名字的道理。

    不过为了慎重起见,方绍远还特意去了一趟平湖县,专门见了那陈青之。

    从陈青之的口中得知,本县城隍却是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丁振邦,绝对没有另外用过什么名字。

    而当方绍远试探着问了一笑陈青之有没有听说过凌焕然这个名字的时候,陈青之把眉头一蹙,小心地看了看四周,这才一脸紧张地小声则问道:“方贤弟,咱们都城隍大人的名号也是你能叫的!”

    面对这么一个答案,方绍远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这丁城隍的玉印上面居然刻的是这凌城隍的名字,除非这玉印乃是凌城隍赐给定城隍的,否则就说不过去。

    但是,试问,以丁城隍这个七品阴神如何敢将一品阴神所赏赐的宝物随意赐给别人呢。

    更何况,说句小气点的话,这都城隍的宝物绝对都是上品,若是方绍远得到了,自己留着用多来不及,如何会送给别人呢。

    故而方绍远按照现在情况推测,唯一的可能就是这玉印乃是身为都城隍的凌焕然借县城隍丁振邦只手交给他的。

    现在问题来了,这都城隍为什么会这么做,这其中又有什么深意,要知道在这之前,方绍远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凌城隍,更别说什么交情之类的了。

    直到前几天方绍远在洞府内招待和尚道士的时候,无意间露出了那块玉印,却发现和尚在看到这方玉印的时候,神色中极不自然,而且还显露出深深地震撼,甚至还有一丝不甘和畏惧。

    能够让颠性和尚这样的元神境高手突然变了颜色,甚至到后来说话之间都不由自主地刻意压低声量,足以可见和尚应该是认出这方玉印的真正主人了。

    而方绍远此时也不是那种初出茅庐的小菜鸟了,对于地府阴司那一套的体系也有所了解。

    地府中,真正当家做主的自然是那十殿阎罗王,这十位当家人修为深不可测,据说若非他们的存在,这地府早就被天庭和灵山给吞并了。

    可即便如此,地府的总体实力还是太弱了。

    这十殿阎罗王以下就是从一品到九品的阴神。

    地府神职种类繁多,各种各样的神职都有,品级分得特别细。

    比如城隍,有七品的县城隍,也有五品的府城隍,更有三品的州城隍,而最高级别的就是一品的都城隍。

    虽说境界和品级不挂钩,不过一般而言都不会相差太多。

    按照境界的划分,这一品阴神也就相当于洞虚境界。

    当然,也有强大一品阴神达到了渡劫的境界,只要度过天劫,就可以成为真正的神仙。

    故而这都城隍身为一品阴神,其修为不是渡劫境界就是

    洞虚境。

    而就方绍远所知,整个地府似乎就没有一品阴神能够成功渡劫的,似乎阴神想要成功渡劫就是不可能的。

    如今这都城隍的玉印出现在他的手上,而他又是破风山的土地。

    这破风山最为值得人注意的就是那块可以让人修为大进,甚至可以一步登天羽化成仙的神秘胎石。

    联系到这些内容,方绍远似乎明白这位都城隍的玉印会辗转到了他的手中。

    一来是为了向破风山上的各大势力宣布,这胎石本城隍看上了,你们大家看着办。

    二来,按照方绍远的理解,这破风山的土地似乎和这胎石之间有什么神秘联系,通过破风山土地可以找到胎石。

    故而都城隍弄这么一个法宝给方绍远,也是为了保护他不被其他势力控制住。

    正因为此,看到玉印,和尚才会露出一丝不甘和畏惧,毕竟以都城隍的实力,若是插手进来,肯定没他们什么事儿了。

    而方绍远也因为有了这块玉印的存在,才有底气正面面对那虎妖和尚还有道士。

    毕竟只要方绍远做的不过分,他们也不敢冒着引来都城隍的风险打杀方绍远。

    面对自己的目前这种境况,方绍远按照大胆推测小心求证的思路,先利用手头的线索资料大致地推断一下整件事情来龙去脉。

    首先就是破风山土地到底和这惹来各方势力争相抢夺的胎石之间应该是有一种神秘的联系。

    否则那些人也不会处心积虑地控制住方绍远,若不是他们相互之间需要维持一个微弱的平衡,并且方绍远本人也还算机灵,甚至还莫名其妙地惹来了都城隍的关注,否则方绍远相信他此时已经被抓了。

    到而了这个时候,方绍远已经不太相信他的前任是被虎妖吃掉了,因为既然破风山土地可以为找到胎石有着可替代的作用,无论是谁都不可能随意杀死破风山土地的。

    而破风山前面几任土地的死应该另有隐情,但不管怎么样,按照方绍远的设想,自身修为越高,在这场各方势力的博弈中活下来的希望才越高。

    另外和尚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不是在隐喻身为破风山的土地,在胎石出世前必然难逃一死这个魔咒呢,这令方绍远有些头疼。

    当然这些都是方绍远的猜测,事实真相是不是如此,估计的要到最后才能知道。

    至于还有其他的疑问,比如和尚道士在明知道都城隍要参与进来,为什么还有胆子留在这里,难道他他觉得两个元神境就可以和都城隍相抗衡,亦或者他还有其他的底牌。

    还有为何只一次都城隍会选择插手此事,在前面几任土地的时候,却没有听到关于都城隍的任何消息。

    可惜,方绍远现在手头的线索有些少,根本无法正确而又真实的推断出真像。

    按照方绍远的想法,无论如何,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地收集香火然后快的提升修为。

    正所谓打铁要靠自身硬,若是他方绍远修为堪比都城隍,这些问题又算得了什么呢,说来说去还是他自己太弱了,在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自主权。

    想通了之后,方绍远便不再纠结于这些问题,决心继续好好经营山脚下的村庄。

    如今李家村算是已经收入囊中,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一李家村这点带动整个破风山脚下其余村庄这个面。

    方绍远已经通知李二虎将只要信奉土地公便可以重新上山打猎采药过上好日子的消息一点一点的传出去,相信用不了多久整个破风山脚下的村民都会知道这个消息。

    而他方绍远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其他村庄的那些地头蛇一一收服,若是不服,那就是打到他服为止,反正如今他手持都城隍的玉印,真可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