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破风山集镇
    看似胎石出世的时间还有将近半年的时间,但是方绍远自身的底子太薄,而且谁也无法保证在这半年的时间里不会出现什么变故。

    所以,方绍远决心非常时期使用非常手段,故而他不准备徐徐图之,而是仗着手中的玉印准备一天之内就横扫破风山脚下的大小村庄。

    不管这些村庄里到底有哪些阴神,也不管这些阴神背后有什么后台,总之一句话,不服就打到你服为止。

    都城隍的法宝果然犀利,尽管消耗法力有点大,不过为了保命大计,方绍远还是忍住了,仅仅一天的时间就整合了所有的村庄。

    之后,便是李二虎这些人粉墨登场,他们现身说法,将信奉方土地的种种好处全部说了个遍。

    其实,方绍远也完全高估了村民的心里防线,这些人二十年来的要不是坚守祖宗留下遗产这种信念在支撑,早就崩溃了。

    如今一听说可以继续上山,虽然仅限于山腰一下,那也是天大的惊喜,一个个二话不说,家中供奉的那些无关的门神也好,日夜游神也好,全部扫地出门,一心供奉咱们亲爱的破风山土地方绍远。

    当然,任何时候都要那些脑子转不过弯来的人,不过在面对历史的滚滚车轮的碾压,这一小撮人终究是螳臂当车。

    当没过几天,他们发现除了他们之外,其余信奉土地公的村民已经可以吃上肉了,看着家中小孩那口水直流的样子,最终也不得不加入了信奉土地公大军之中。

    五天的时间,仅仅用了五天的时间方绍远就已经完成了初步整合了所有破风山脚下的村庄。

    当然,接下来,方绍远为了方便管理,他必须要想办法说服村民集体搬迁,将这一千五百人都安置在一处,建了一个大的村镇。

    名字方绍远都想好了,就叫做破风山集镇。

    不过,这一拆迁举措却遭到了除了李二虎这种信奉土地公的狂热分子之外,其余绝大部分村民的集体抵制。

    其实方绍远也能理解,毕竟这些村民为了守护住祖宗留下来的一切,二十年间日子过得在苦在艰难,也没有想过离开这片祖地。

    如今,这有过上好日子的盼头,就凭你土地公的一句话,就要大家伙搬离,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嘛!

    不过方绍远当年也是做过地方官的,在任期内也遇到过朝廷颁布的拆迁指令,知道拆迁这项工作不好做,故而对于遭到大部分村民抵制的这种情况也是有所预料的。

    按照方绍远的经验来看,之所以不肯搬离,除了守住故土这一观点的影响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担心拆迁补偿达不到心理预期。

    毕竟设身处地来想,我们一家子在这里生活的好好的,有吃有住,突然叫我们搬离。

    先不说其他的,换个地方重要盖房子吧,盖房子需要时间银钱吧,开垦新的土地需要时间银钱吧。

    家中的壮劳力都去盖房子开垦荒地去了,哪有多余的人手再去挣钱养家糊口啊。

    通过方绍远的暗访,他已经掌握了大多数村民的心声,知道他们的顾虑,故而方绍远在遭到一致反对之后,暂时没有在提出搬离的事情。

    这两天,方绍远一直在洞府之中研究土地印中所记载的一切关于土地应该使用的法术,比如翻地术、聚灵术等等。

    其实,在那之前,方绍远只是单纯的修行了厚土决,和一些攻击防御性的法术,对于身为土地应该掌握的这些辅助性的法术根本就没有在意。

    现在看来,这些法术还是很有用的嘛,起码在对于解决村民搬迁这个问题来说有很大的用处。

    比如开垦荒地这个问题,一招翻地术配合聚灵术就完全可以搞定。

    翻地术说白了就是将地面的土地全部翻个遍,而聚灵术则是局部范围内增加土地的肥性,两者结合起来,那就是可以开垦出一大片良田出来。

    而且因为使用法术去做,就可以节省下村民的壮劳力。

    至于盖房子的问题,这个方绍远虽然不能为他们一下子变一套房子,却也又可以运用法力帮他们搬运木材,制作泥砖,这样的也算是节约了不少用工。

    可怜方绍远就好似回到了从前执政一方的时候,殚精竭虑,废寝忘食,生怕做不好工作有负皇恩。

    当方绍远把他的打算告诉了村民中,有不少人开始心动了,毕竟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又破又烂,而且田中产出也少,若是换个地方,既有新房又有良田可分,倒也不错。

    而且方绍远也不是一味的迁就村民,他出了胡萝卜还有大棒。

    “大家听着,本神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家好,难道大家还想再过上眼前那种食不果腹的日子吗!”

    “不错,你们现在可以不靠种田,直接上山就可以养家糊口,但是这破风山上的妖怪一日不除,他们就可以随时反悔,到时候你们岂不是又回到以前的日子了!”

    看着村民们一个个交头接耳,引论纷纷,方绍远知道这一记打在他们心头了。

    “如果你们肯搬到新的住处,良田本神帮你准备好,每家总会分上一些,而且正所谓人多力量大,建立一个属于你们的大型集镇,万一将来山中有什么大型的野兽之类的下山,大家也有力量可以抵御不是吗!”

    “大家想想,你们哪一个村子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辛辛苦苦大半年,最后便宜了山中的那些野兽们。”

    “最关键的是,大家集中在一起,万一山上的妖怪下山了,也方便本神保护大家!”

    “否则,大家这么分散,你们觉得本神应该保护那一家村子呢?”

    这话一出,这些村民一个神色大变,这到了那个时候,土地公到底最先保护谁呢!

    “当然是我们李家村啦!谁叫我们李家村最先跟了土地公呢!”突然,下面不知道是谁高叫了一嗓子。

    这一下子,顿时如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炸开了锅。

    “凭什么最先保护你们李家村,我们王庄人数最多,贡献的香火也最多,轮对土地公的贡献我们最大,当然是先保护我们了!”

    “呸,说这话也不怕风大闪了你们的舌头!我们方家村,那是和土地公同姓,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方土地不先保护我们,保护谁去!”

    面对村民们乱哄哄的吵闹,各个争相拉近和他的关系,方绍远会心一笑,这最开始那嗓子其实就是他安排李二虎说的,目的就是挑起村庄之间的竞争。

    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一个个争得面红耳赤的,很有利于他接下来的行动。

    “好了。大家都不用争了,说句不客气的话,你们都是本神管辖范围内的子民,手心手背都是肉,本神谁都放心不下!”

    “也正因为此,本神才会希望大家搬迁到一起,这样可以让本神统一照料!”

    “那妖怪的法力李家村的人都见识过,若非本神一力支撑,他们恐怕早就”

    “是啊,那个时候妖怪把我们视线范围内的东西都毁得干干净净,要不是土地公用法力护住我们,我们早就死啦!”李七斤这个时候冒了出来,把当时的场景说得的是精彩绝伦,听得众人是心惊胆战。

    方绍远冲着李七斤微微一点,表示赞许,然后他双手手心向下压了压,然后轻咳一声:“大家放心,无论如何,只要本神在这里,就不会允许任何妖怪伤到大家!”

    “好了,现在开始,大家对于搬迁还有什么异议吗!”

    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

    “土地公,我们李家村手下表率,我们绝对服从您的安排!一个字,搬!”李母一下子站出来高呼道。

    “对,搬!搬!”李家村的一下子都站了出来。

    “嘿嘿,你们不搬啊,正好,这样以后土地公就专门保护我们村子,想象以后的日子美得很!”

    李五更这个时候跳出来,一副你们吃大亏的样子。

    这一下子,其他村的人顿时坐不住了,若是土地公以后只保护李家村的话,岂不是他们很吃亏,不行还是搬吧,不但有新房子住,还有良田可以分,很好啊!

    至于祖产,大不了将来是不是回来照应一下,这又不是不行。

    于是乎,李五更的话就好似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终于让其余的村民同意搬迁。

    接下来几天,这破风山脚下可就真的热闹了,几百号壮劳力上山下山,忙的热火朝天。

    方绍远则在选好的地方不断地实战法术开垦荒地,而在不远处,一群孩子还有老人正围着一座新建好的土地庙不断地烧香礼敬,一股股香火不断地涌入方绍远的体内,补充着消耗的法力。

    而在临时的茅草房中,妇女们则在乒乒乓乓地做着饭菜,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半个月的时间,破风山脚下就建立一排排的新房子,一片片新开垦的良田也展现了众人的面前。

    这一天,一块崭新的牌坊立在集镇的出口,上面写着苍劲有力的五个大字——破风山集镇。

    噼噼啪啪的爆竹声响个不停,所有人都欢庆乔迁新禧。

    “哼,想不到还真让这小子成了气候了!”虎妖站在山寨出口眺望山脚,口中冷冷地说道。

    “赤玉道兄,看见没,这方绍远果然厉害,这么快就将这些人都整合在一处了!”和尚眯着眼看着山脚缓缓说道。

    而此时,远在大卫都城的一座气势宏伟的建筑中,一个身穿一品红袍服饰,一脸威严的中年男子双目紧闭,口中喃喃自语:“嗯,想不到啊,还真是想不到!这小居然还有这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