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倒方大会
    破风山集镇是建立起来了,不过名声还没有打出去,从山上辛辛苦苦弄出来的采药还有各种动物皮毛肉食都需要挑到县城中去贩卖。

    这一来一回的,不但耽误工夫,还需要多缴纳不少税钱。

    虽说村民们没什么不满,毕竟他们都是从苦日子过来了的,现在能够钱赚已经很满足了。

    但是方绍远可不乐意了,他这么费尽心思将村民聚拢在一起,难道就是为了仅仅提高村民生活质量,他可是没那么伟大。

    他需要村民为他每日供奉香火,而那些出门贩卖东西的村民一去两三天很正常,毕竟东西多,不是一天就能卖的完的。

    那么问题来了,就算这些出门在外的村民都携带方绍远的神像,个个都按时祭拜他,但是那些供奉的香火却因为超出地界,根本传不到方绍远哪里。

    相反,全都便宜了其他地界的土地,眼看自己辛辛苦苦搞出来的成果全他娘的被其他人截胡了,方绍远能乐意吗。

    所以,方绍远这不手持破风山特产,前来拜会他在县城里的老哥清湖县土地陈青之。

    一见面,二话不说,先双手奉上两株三百年的地阴草。

    正所谓礼多人不怪,那陈青之虽然对于方绍远上门有些头疼,毕竟上次来一趟,在城隍面前百无禁忌,差点没把他给吓个半死,虽说是得了好处,却也难以弥补他受伤的心灵。

    可惜,三百年的地阴草对于陈青之的诱惑同样不小,这地阴草年份越长,效果越好,上次来送的一百年的地阴草他陈青之还看不上,但这三百年的,而且还是两株,只看得陈青之心里直痒痒。

    最后那原本准备冷脸相对的表情瞬间就像是绽放了的菊花儿,那笑得灿烂啊。

    陈青之口中连道“贤弟,来就来吧,还这么客气干嘛!”,两只手却已经不由自主地伸向方绍远结果了那辆株地阴草。

    陈青之心里明白,这方绍远肯送如此大礼,肯定必有所求啊,他现在就担心方绍远提的要求太高,他做不到,这礼都收下了,却又社不得退还,那才叫难受呢。

    故而,陈青之就是方绍远一阵寒暄,就是不问方绍远的来意。

    方绍远对于陈青之的想法那是门清,不过这次来提的要求又不高,对于陈青之来说那是举手之劳,故而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轻喝一声开口道:“老哥啊,小弟这次是来向你求援来啦!老哥你可得搭把手啊!”

    “老弟,说吧,什么事情,若是老哥能帮的一定帮!”陈青之也精,他的话也很明了,帮不了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老哥,这件事对你来说简直太轻松了!”

    “只需要老哥这样”

    听了方绍远的话,陈青之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方绍远所说的事情他做起来却是很简单,只是这面子上似乎有些太难看了。

    要不是这方绍远说事成之后,还有重礼,他真的想将方绍远扫地出门,这都出的什么鬼点子!

    当晚,平湖县里所有的百姓都做了一个梦,这个梦说来也奇怪,居然是他们的土地公跑来坐了一把推销人员。

    不推销别的,就是说着咱平湖县城北面现在建立了一座破风山集镇,里面都纯天然的山里的好东西,那都是吸收了天地精华的,绝对物美价廉。

    而第二天呢,县城的百姓则发现县城的市集上也多出了好些个人,自称是来自破风山集镇,摊面上拜访了整整齐齐的一顺溜的草药,皮毛,别说,还真不错,关键是东西还便宜。

    连续三天,白昼黑夜都有人不断在耳边轰炸似的宣传破风山集镇,是个人他都得对此好奇啊。

    这不,县里的药材铺子还有皮毛商铺都纷纷出动,前往这传说中的破风山集镇实地考察一番。

    早就按照方绍远的吩咐做好准备的村民们这一次一看还真有人来自己的集镇了,尽管人数不多,不过却也抖擞精神领着这些钱袋子将这些天采集来的货品参观了一番。

    甚至还领着他们去破风山口稍稍转了一下。

    东西不错,还不贵,那些管事儿的人当即就下了单子,说要货,虽说一开始要的不多,不过这也是良好的开端啊。

    酒香还怕巷子深呢,多做宣传总是好的,这一来二去半月的时间过去了,破风山集镇的名号也算是在这平湖县十里八乡的打响了。

    村民们不用再到处挑着担子叫卖了,只需要守着集镇就有人上门收获,别提有多爽快了。

    而最开心的莫过于方绍远了,经过这件事,村民对方绍远的更加尊敬信服。

    不但每日有专人打扫着土地庙,而且这贡品啊是从不短缺,香火也是源源不断的涌入他体内。

    见破风山集镇的发展已经渐渐走上了正轨,方绍远决定要好好闭关修行一下,争取早日结成金丹。

    方绍远这一闭关,村民们倒没觉得什么,毕竟方绍远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不过他之前强行收服的那些阴神就有些不安分了。

    当初为了集中管理,这些阴神方绍远都安置在了一个洞府了祝福他们轮番执勤。

    一连好几天他们都没有发现方绍远露面,于是以邱忠邱勇兄弟两为首召开了第一次倒方大会。

    “诸位,咱们这里的哪个不在这破风山待了数百年,平日个忙个的,也都挺自在的,凭什么他姓方的一来就起到我们头上来。”

    邱忠用手指了指洞府,咬着牙说道:“诸位悄悄,怎么说我们都是地府天庭在册的神职人员,现在就全都记在这么一个巴掌大的地方,你们说,咱们屈不屈啊!”

    “屈,绝对屈!想当初本神在我那地界说一不二,每日香火不断,现在好了,他娘的什么都没了,每日就领他姓方的那一点香火,够用个屁!”

    一个脸色蜡黄,身材高瘦身着一身铠甲的夜游神一脸愤愤不平地怒吼道。

    有带头,剩下的其余人等也纷纷发出不满的声音。

    “静一静,静一静!”邱忠见火候差不多了,于是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用手往下压一压,见其余阴神声音小很多之后,便双目发亮中气十足道:“诸位,我们都是一样的九品阴神,凭什么要收他姓方的气,不如我们反了他吧!”

    这话一出,原本还吵吵闹闹的众位阴神顿时齐刷刷的住口看向了邱忠,好似看傻子一般的眼神看着他。

    那邱忠顿时一滞,原本还要再说的话一下子都噎回去了。

    “老邱,不是兄弟们不帮你,这怎么反啊,那姓方的手持城隍大人的法宝,咱们那个是他的对手。”

    这个时候,一个人大汉站了出来,用一种嘲讽的口气一指邱忠道:“或者说,老邱,你肯出手对抗那姓方的!”

    顿时下面的其余阴神动哄堂大笑,搞得邱忠脸色一阵红一阵绿。

    “老邱,兄弟们都支持你,上吧!”这个时候,又不知道哪个阴神发话调笑起来。

    邱忠此时看着那些阴神,满头的怒火,老子要是干的过那姓方的,还用得着在这里和你们唧唧歪歪。

    不过,邱忠最后还是勉强笑了笑,他重重地咳了咳,这才说道:“本神不才和府城隍座下巡察司的巡察使还相熟。若是”

    “老邱,吹牛也要看看对象,咱们在这破风山脚下也共事了那么长时间了,相互之间也算了解,你老兄若是真有这么一个关系,恐怕早就飞到府城去吃香的喝辣的了,还会猫在这个破地方这么多年!”

    下面的阴神一点面子都不给,邱忠顿时有些下不来台,一旁的邱勇顿时急了,他朝着那些阴神吼道:“吵什么啊,那巡察使当年在军伍的时候,还是我哥手下的伍长呢!”

    “老二,你!”邱忠顿时冲着邱勇一瞪眼。

    “噢,原来当年的手下混的比你好啊,难怪了你一直不提了!”

    “你们统统给老子闭嘴,告你们,老子当年可是救过他的命,只不过后来一起战死沙场!他命比我好,认字儿,正好府城隍哪里缺一个文书,便点了他的名。”

    说到这里,其余的阴神也都安静了下来了,毕竟每个人都有一个过去,或好或坏,但是命运偏偏就是这么爱捉弄人,他们一个个不管过去是做什么的,现在只能窝在这个破风山做一个区区九品阴神,若无意外,或许就这么默默无闻地最后灵魂消散与天地之间。

    “好,你说吧,需要我们大家做什么!”这个时候,一开始嘲笑邱忠的阴神站出来说道。

    “我知道大家这些年或多或少都会藏了一些香火,现在生死存亡之际到了,留着这些有什么用。”邱忠幽幽地说道。

    “那,我先拿出千人份的香火,这是这些年来积攒下来的,准备以此来换取新的职务用的。”邱忠见众人不吱声,于是首先伸出手来,亮出了一团不断闪烁的香火。

    “好吧,与其这么憋屈不如搏一把,本神也把压箱底的拿出来!”

    很快,邱忠面前就多了一大团香火,足足有万人份的。

    “等一下,邱勇得留下,还有我们这边地派两人跟着!”说话的是一个资格较老的日游神,已经在破风山脚待了足足七百八十年了。

    “大哥,我!”

    没等邱勇把话说话,邱忠便一拍他肩膀低声说道:“放心吧,老二,大哥很快就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