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土地崩
    在邱忠离去的那一刹那,方绍远已经心有所感,当初在强行收服这些土著阴神的时候,方绍远已经悄悄在他们身上下了一丝精神烙印。

    一旦方绍远感应不到他留下的精神烙印,那就表明这些阴神已经离开了破风山地界。

    不过此时,方绍远已经无暇顾及这一些了,因为此时他在这些日子的不断修炼积累下,法力充盈,状态极好,已经可以冲击金丹了。

    在稍作停顿的时候,方绍远以心神传音至破风山集镇所有他的神像之上,他告诉村民从现在起,他需要他们不间断的供奉香火,直至他成功凝聚金丹。

    对于方绍远的要求,村民们自然无不应允,在他们看来,方绍远如今就是他们的保护神。

    方绍远的法力越高,他们越安全,他们所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才能长久保持下去。

    于是乎,破风山集镇传出消息,暂停市集,至于何时重开,敬请今后通知。

    而这破风山集镇的建立为周边的村民带来了不少的便利,故而居然也有不少附近的其他村子的村民也收到感染,开始信奉其方绍远。

    他们当中还有不少人居然愿意留在集镇之中一同加入为方绍远护法的行列之中。

    方绍远以凡人作为护法也算是开了修行者的先河。

    每家每户的土地神像面前都插上了三炷香,哪怕是小孩子也都恭恭敬敬地跪坐在神像面前,神情肃穆,心中默念“土地公万安”。

    而此时,身处洞府的方绍远也开始向金丹发起了冲刺。

    作为阴神,没有肉身,也就没有所谓的丹田,在金丹境界之前,修炼的法力都是四散在全身的。

    如今想要凝聚出金丹,就必须要将全身的法力不断地汇聚在一个部位,然后不断的压缩凝练,最终才有可能炼成金丹。

    故而,每一个阴神在晋级金丹境界之前,都会在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开辟出一块类似于丹田的存在,这样才能迫使法力不断地朝着这一部分涌去。

    而这一凝聚法力成就金丹的存在在阴神的交流群里,普遍被称之为阴田,也就是阴神的丹田。

    不同的阴神根据各自的喜好,会在身体的不同部位开辟出这一阴田来。

    方绍远选择开辟阴田的部位是他的胸口处。

    胸口这一部位虽然是最容易被攻击的部位,但正所谓最不安全的地方也往往是最完全的,故而方绍远还是决定选择在胸口开辟阴田。

    香火这种东西其实并不能直接转化为法力,它的作用其实更相当于一个催化剂。

    阴神的灵魂体质决定了他对于吸纳转化法力的速度效率低得令人发指。

    但是,有了香火的参与就不一样了,一方面香火可以用来增强灵魂强度,另一方面,可以最大可能的提升修炼的效率。

    感受到了体内不断地涌入的香火,方绍远深吸一口气,抛出土地印,然后整个人以土遁之法不断地下潜,一直到他感觉有些撑不住了这才作罢。

    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为了更好汇聚厚土之气,另一方面,也可以利用地底极大地压力,加速法力的炼化和压缩凝练。

    一切准备就绪,方绍远默运厚土决,同时以土地印联通大地深处,将隐藏在深处的浓郁而又精纯的厚土之气不断地吸引过来。

    方绍远的做法很有效,浓郁的厚土之气在地底甚至都已经有液化的迹象,没一会功夫,他整个人就被厚土之气包裹起来。

    随着方绍远的一呼一吸,方绍远的身体就好似无底深渊一般,有多少厚土之气就吸纳多少。

    随着时间的流逝,体外的厚土之气依然在不断地涌来,而方绍远吸纳的速度似乎在慢慢减缓。

    此时,方绍远的体内土黄色的法力已经十分的浓厚,就好似那厚厚的云层一般在缓缓地朝着胸口位置的阴田流去。

    而阴田之中随着方绍远不断地压缩凝练,已经出现了暗黄色的液态法力。

    当整个阴田之中都充满了这种液化的法力之后,就是方绍远一鼓作气凝聚金丹之时。

    不够,还是不够,内心深处,方绍远在无声的呐喊,按照目前的速度,想要将阴田都填满,即便再过十天半个月都不可能。

    而已方绍远如今的神魂强度根本不足以坚持那么长时间,难道就这么放弃吗?方绍远不禁扪心自问。

    若是放弃这一次,那么需要至少一个月时间来调养,才可以进行下一次。

    这对于如今的方绍远来说,最缺少的就是时间,成功和不成功相差的就是两个月的时间。

    而有了这两个月的时间,方绍远又可以在胎石出世前多做很多准备,保命的几率会更大。

    所以,方绍远把心一横,他决定拼一把,毕竟与其在胎石出世的时候死的不明不白,不如现在博一下,起码死也是死的明白。

    心念一动,原本已经有些减缓的吸收速度再次提升起来,而土地印汇聚厚土之气的功率也开到最大。

    这地下就好似刮起了龙卷风一般,浓郁的厚土之气掀起了一阵黄色风暴,将这个破风山地下世界搅成了一锅粥。

    而方绍远身处这黄色风暴之中,就好似一叶扁舟,随着风暴上下起伏。

    此时,方绍远体内炼化厚土之气的速度已经远远更不不上厚土之前涌入的速度。

    法力和尚未转化的厚土之气完全搅合在一起,在方绍远的体内兴风作浪。

    此时,方绍远的身体就好似筛子一般,到处都是漏洞。

    方绍远多么希望村民能够在多供奉一些香火,但是他知道,村民们已经尽力了,这么长时间的供奉,足以说明他们对自己的那种信任和虔诚,可惜啊,自己已经无法再带给他们任何的帮助了。

    此时,他开辟出来的阴田已经破碎,在高压下液化的法力在阴田破碎的瞬间就好似井喷一般,将方绍远的身体搅得个稀巴烂。

    突然,方绍远放佛听见一声叹息,然后他体内的那方玉印冒了出来,绕着方绍远转了一圈,随后腾的一下就飞走了。

    看见玉印都抛弃了他,方绍远真的绝望了,证明此时的他就连那神秘莫测的都城隍无能无力,只能无奈放弃他了。

    算了一切就这样结束吧!方绍远如是想到。

    此时,破风山外界也已经因为厚土之气的失控,地动山摇的,虎妖也飞到了空中,正好看见了和尚道士。

    “呵呵,看来我们这位破风山的土地也真够拼的了,这么大动静,看来他这次为了突破金丹也是拼了!”和尚双眼冒光,紧紧地盯住地下,好似看见了方绍远。

    “哼,这小子若是不拼命的话,等胎石出世的时候,他想拼命都没机会了!”说着,虎妖瞥了一和尚一眼,随后便直接转身回去了。

    “定!”没一会功夫,就听见一声虎啸传了出来,顿时原本剧烈震动的破风山瞬间稳定不少。

    “你们还站着干嘛,真的要等山都塌了太满意吗!”山中传来了一道不满之声。

    “哈哈,看不出来,你这虎妖还挺慈悲为怀吗!”不过调侃虽调侃,和尚看了一眼道士,两人一点头,同时双掌按在地上,口中暴喝一声:“定!”

    合三大元神修士之力,破风山的总算是安稳了,虽然还时不时有些小晃动,却也无关紧要了。

    破风山这么大的动静,山下的村民自然也早就发现了,山上滚下的巨石甚至都差点砸到集镇里,幸好当初建造急诊的时候,方绍远以固土术加持在集镇外围的围墙上,使得巨石全部被围墙挡住了。

    村民们已经顾不上在屋内为方绍远祷告了,他们一个个纷纷跑到屋外,朝着破风山方向看去。

    其实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遇到这个情况了,上一次方绍远初来乍到之时就已经搞出过一回,只不过这一次动静更大而已。

    他们却不知道正因为他们这一次的行为,导致方绍远在关键时刻断了想香火的来源,此时已经距离死亡不远了。

    等他们和尚道士还有虎妖稳住破风山的时候,他们才想起似乎土地公还在等着他们供奉香火呢。

    于是,呼啦啦的重新进了屋子里,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心头却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些空落落的,心神不宁。

    而当他们祈求土地公保佑的时候,却发现一直都有回应的土地公似乎没有任何反应。

    在联想刚才那阵不同寻常的山崩,村民们发现,自己一直因以为赖的天似乎塌了。

    不知不觉当中,他们发现自己居然留下了泪水,难道土地公真的遭遇不测了?

    此时,那些聚拢在一起的阴神看着外面山崩的景象,顿时一片欣喜,因为他们感受到土地庙中方绍远留下的气息再不断地减弱。

    这说明什么,说明方绍远不行了,他们这些人就要自由了。

    “哎,本神多年积蓄啊,早知道这方绍远是个短命鬼,本神就不用这么着急拿出来了,现在可怎么办啊!”

    一个阴神突然想起了什么,顿时哭丧着脸喊道。

    有了一个提醒,其余阴神也都回过神来,是啊,早知道这样,他们还凑什么香火啊,搞得现在自己真的是一穷二白。

    “兄弟们,要不是他的哥邱忠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能还得大伙如此下场吗!揍他!”

    “对,揍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