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一波三折
    看着满山的狼藉,虎妖一脸不满地冷哼道:“这姓方的土地实在是太令人厌恶了,每次惹来,麻烦都要本大王替他擦屁股。”

    和尚听到虎妖的不满,嘿嘿一笑:“行啦,就别抱怨啦,若非这小子表现出来的惊人之处,你我会对他如此容忍!”

    说话间,突然他们心有所感,猛地一抬头,正好看到一方玉印破土而出。

    仿佛是感应到有人注意到它,玉印猛地一停顿,大印底部正好面对和尚他们,随后猛地一连三下敲在了他们三人的脑门上。

    三人顿时就被打蒙了,虽然这玉印是都城隍的,但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不过就在虎妖已经拿出兵刃的时候,和尚突然神色一遍大叫一声:“不好,那小子莫不是修行出了岔子了!”

    而一听和尚所言,道士和虎妖也脸色一变。

    他们三个对于方绍远虽然恨之入骨,但是却也知道方绍远在胎石出世之前是绝对不能出事的。

    毕竟方绍远身为破风山土地,在他们的计划中是不可或缺的关键。

    三人面面相觑,随后一点头,示意先放下成见,救人要紧。

    于是乎,三人倏地一下就进入了地下,开始朝着方绍远的方向快速移动。

    不过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已经下潜了数百米深了,他们还是没有找到方绍远,倒是感觉这地下的厚土之气实在是有些浓郁的过分。

    而且由于这厚土之气的阻挡,使得他们的神识根本探测不了多远。

    这三人原本就是两个派系,平日里相互提防,如今虽说放下成见共同救人,但是面对这种情况,他们之间的防范反而更深了。

    再加上方绍远为了突破金丹,孤注一掷,下潜至地下千米之深,除非和尚三人齐心合力,否则很难接近方绍远。

    最后,和尚三人不得不重新回到地面。

    “和尚,这小估计是就不回来了,太狠了,居然弄出这么多的厚土之气,也不怕被撑死!”虎妖恶狠狠地说道。

    “阿弥陀佛,这一切都是贪欲在作怪啊!”和尚一幅十分惋惜的表情。

    “你们还是想想办法吧!别在这里瞎叨叨了!若不是当初看在这小子能够调集这么多厚土之气,你们会对他这么另眼相看!”道士在一旁冷语道。

    “贫道就一句话,没多长时间了,就算那地府再派来一个土地,也很难有着方小子的水准了,估计也就和前面哪一个废物一般不成气候。我们为了胎石做了多少准备,难道就此放弃?”

    道士的话就好似重锤一般句句砸在和尚和虎妖的心头。

    “以前还真没发现老道你这般能说回道啊!”虎妖嘿嘿一笑,随后瞥了一眼和尚,缓缓开口道:“本大王对着老和尚可不放心,刚才在下面的时候要不是本大王机警,恐怕再被他暗算了!发誓,天道誓言,否则别指望本大王出手。”

    “佛兄,发吧,我们等不起了!”道士诚恳的说道。

    “阿弥陀佛!好,贫僧对天道起誓,若在地下营救方绍远的过程中胆敢做出任何伤害虎无风的事情,必叫贫僧死于天劫之下!”

    随后,道士也发了誓言,虎妖虎无风也同样发誓,就这样,三个人再次潜入地下。

    越往下,厚土之气越浓,甚至已经开始形成风暴,为三人继续下潜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不过,越是如此,三人的神色越是兴奋,方绍远居然能够弄出这么大阵仗来,证明日后他们成功的希望越大,所以,因此他们更加迫切的将方绍远给就出来。

    当他们下潜至将近千米深的时候,这厚土之气星辰的风暴威力越来越大,甚至令他们有些举步维艰。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方玉印出现在他们前面,散发出一股柔和的白光,顿时,三人感觉压力小很多。

    和尚三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惊讶和深深地畏惧。

    本尊不至,单凭一件法宝便可以如此轻松地破开令他们头疼的风暴,这都城隍的修为实在是有些深不可测啊。

    有了玉印的帮助,三个人终于来到了引起这场风暴的中心地带。

    一个数丈高的巨大土黄色蚕茧一般的东西杵在那里,同时在吸附着无穷无尽的厚土之气。

    和尚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一个敢上前的,瞧着规模,聚集的厚土之气恐怕将破风上千年的积累都弄过来了。

    “那姓方的就在这个里面?”虎妖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瞧着模样应该是的!”和尚咽了一下吐沫愣愣地说道。

    “被傻站了,赶紧想想办法怎么把这小子给弄出来了吧,迟了,贫道估计这小子就要被这些厚土之气给撑爆了!”道士有些着急的说道。

    “你去!”和尚和虎妖难得合拍。

    道士顿时用一种委屈的眼神瞥了一眼和尚,心道:“你是哪头的啊,怎么尽帮着外人说话呢!”

    三个人谁也不傻,这规模的厚土之气,别说方绍远这个没到金丹的土地,就是搁在他们这种元神境的身上,也绝对吃不消。

    若是冒然去触碰的话,说不定里外一下子失去平衡,倒时候可就真的成了绝大灾难了,说不准整个破风山都得毁了。

    这么重的业力,哪怕几人平摊,对于他们来说也绝对承受不起。

    此时,三人突然看向了玉印。

    “都城隍,这里你最厉害,还是你上吧!”

    “阿弥陀佛,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贫道看好你哟!”

    “哎呀!”玉印仿佛生气了,在和尚三人的脑门儿上一人印了一个章。

    对于都城隍的行为,和尚等人也只能生生承受了,谁叫他们拳头没别人大呢。

    围绕着巨茧转悠了好几圈,眼看这巨茧已经开始一鼓一涨地有一种要爆炸的感觉。

    顿时玉印嗖的一下就飞走了,而和尚他们见了,最后只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神色极为落寞地离去了。

    而就在他们刚走不多久,突然巨茧就好似被人扭曲了一半,以一个点为中心,嗖嗖的往里凹陷。

    就好似一汪湖水之中出突然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巨洞,水呈旋涡状不断地被巨洞给吸走了。

    若是和尚他们还在的话,就会发现这吸走厚土之气的源头就在方绍远的胸口位置。

    若是方绍远还清醒的话,就会发现在他胸口位置若隐若现的浮现出一颗珠子来。

    那颗自从上次出现又消失的神秘珠子再次出现了。

    不过当所有的厚土之气都被吸收完了之后,神秘珠子并没有消失,而方绍远这一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卷进了珠子之中。

    此时,在这破风山地下千米深的地方,唯有一颗略显黄色的珠子在一闪一闪的发出微弱的光芒。

    “怎么办吧,这小子死定了!早知道当初就该一下子抓住他,不应该给他时间修炼!”虎妖此时愤愤不已的一拍身旁的一颗巨石,瞬间石头化作粉末。

    “切,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这小子都没救了!”道士有些懊恼地说道。

    “不对,你们感觉到没有,这都有一阵子了,按照我们的预计,厚土之气一旦爆开,这破风山肯定好似崩塌一般,现在很平静嘛!”和尚突然有些兴奋的开口道。

    “哎,是啊,难道说这小子没事儿了!”虎妖也有些激动地说道。

    “要不你下去看看!”道士冷不丁的开口道,顿时把虎妖噎个半死。

    “行啦,别吵了,我们就在这里静静地等着,相信很快结果就会出来。”和尚一锤定音道。

    突然,嗖的一下,原本早已离去的玉印就折返回来,而且一头就栽进了地下。

    和尚见状,顿时大叫:“不好,道兄,我们也赶紧下去!”

    说着,也不管道士有没有反应过来,噌的一下就整个人陷阱了地下。

    随即,道士和虎妖也反应过来了,同时消失。

    “和尚,你的慢点,等等本大王!”虎妖在和尚身后数十米的距离高声喊道。

    “出家人慈悲为怀,前方太危险,还是有贫僧先去探探路吧!”和尚一幅悲天悯人地模样。

    而虎牙则在后面一边招架躲避道士的攻击,一边怒道:“放屁,佛祖就是这么教导你们这些和尚的吗!你分明是看到玉印重新回来了,断定这方小子没事儿了,这个时候跑过去露过脸,做个顺水人情,好让方小子认为是你救了他!”

    “和尚,咱们这么多年的交道打下来,你有多少花花肠子,别以为本大王不清楚!”

    “哎呀,臭道士,你在这样,休怪本大王无情了!”

    “道士,和尚做人情,难道你不想做吗,老缠着本大王做什么!”

    虎妖被道士拦着,气得哇哇直叫,却也无可奈何,毕竟道士虽然比他差一点,却也不是它短时间可以拿下的。

    不过虎妖有句话说多了,人情这种事情,谁不想送啊,于是乎,道士猛地一招逼退虎妖,一个闪身就冲到了前面。

    虎妖见状,也不多言,使出全力往前冲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