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轻松平叛
    当虎妖奋力赶到的时候,看见方绍远正满脸笑容地朝着和尚还有导师打招呼呢。

    正当他暗骂和尚无耻,准备揭穿和尚伪善的面孔时,却发现和尚和道士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哎,原来破风大王也来啦,真是太巧了,想不到小神这才刚出关就劳驾诸位前来祝贺,真是过意不去!”

    “这大师和道长的礼小神刚刚勉为其难地收下,大王您的贺礼也不能太贵重啊,这样小神会过意不去的。”

    一听这话,虎妖顿时有一种想要扭头就走的念头,不带这么坑人的,不就是想送一个顺水人情吗,现在倒好,人情没送出去,还有打上一份礼。

    看和尚和道士的表情就知道,他们肯定大放血了。

    有心耍无赖搪塞过去,却发现和尚还有道士正怒目相视,大有一种你敢跑我们就出手的架势。

    而且最令虎妖忌惮的是,那块玉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飘在了发烧友的头顶,甚至那凌焕然三个字已经开始散发出一丝光芒,这分明是要发动攻击的预兆啊。

    内心苦笑不已,虎妖只能嘿嘿一笑,挠挠头,然后一伸手出现一个玉盒,然后低声说道:“方土地,这里是一颗金丹,当年一个人族修士活腻味了居然跑来本大王这里喊什么降妖除魔,当时下手有点狠,就剩这点东西了!”

    方绍远一听,心道你这是恐吓我吗,表示说就算是金丹境,想要捏死也是小菜一碟。

    不过,心中虽然不爽,却也知道虎妖所言是实话,故而微微一笑,结果玉盒收起来。

    “小神这次突破金丹,劳烦诸位破费了,真是过意不去啊!咱们都是邻居,将来有什么需要小神效劳的地方,尽管开口!”方绍远朝着和尚他们一抱拳,一副很讲义气的模样。

    虽然他们很有心问一下,方绍远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在那种即便是他们遇到也很难解决的情况下居然好发无伤,还能顺利突破。

    而且看他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刚刚突破的感觉,不但法力内敛,而且气息隐晦不定,若不是他们知道方绍远真实的修为,单凭现在的架势,还以为是某个普通人呢。

    “既然方土地没事了,本大王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看着,虎妖抢先一步走了,和尚和道士也纷纷告辞,刷刷地就离去了。

    此时,那方玉印也飘到了方绍远的面前,然后轻轻地进落到方绍远的手中。

    瞥了一眼四周,方绍远哈哈一笑也朝着地面行去。

    “和尚,和尚!”

    “咦,你不是早走了,怎么还在这里?”和尚一看是虎妖,顿时好奇的问道。

    虎妖朝着地上呸了一口,然后愤愤不平地说道:“和尚,你不会是傻了吧,那小子说要贺礼你就给啊,真把自己当做冤大头啊!”

    “还有,你要当冤大头是你的是,何必强扯上本大王,亏得这次身上还有那粒金丹,否则还真下不来台!”

    轻轻一甩袍袖,和尚似笑非笑地看着虎妖说道:“哼,你以为贫僧愿意啊,一到那里,这小子已经醒了,而这玉印则突然吐出一颗固元丹。”

    说到这里,和尚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锃亮的脑门,有些不爽地继续说道:“脑门上都被盖章了,还能怎样,只能给呗!”

    道士也摸了摸自己的脑门,表示他也这样。

    “既然我们都遭殃了,凭什么你这只老虎能例外!”和尚顿时嘲讽地一笑。

    “好啦,这次好算不错了,这小子不过是突破到金丹而已,贫僧有预感,搞不好半年之内这小子就能元婴了,别到时候被逼着拿出更好的东西来,那才是亏大了!”

    说着,和尚便朝道士一点头,两人呼的一下就飞走了。

    虎妖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脑门,随后身子一哆嗦,口中喃喃自语道:“不会吧,不到半年,元婴!哎”

    方绍远来到地面上的时候看着满目疮痍的破风山,顿时心中一惊,赶紧下山去瞧瞧,他不想刚刚建立的集镇就这么被自己给毁了。

    等他到了山脚下的时候,才发现还真有巨石落到了山脚,不过幸好当初做了一些准备,集镇四周都修建了围墙,虽然不过丈高,却的他法术强化过,并没有被巨石给损毁。

    随后,他便发现集镇中的村民似乎神色都很难看,而且他的土地庙也被封了。

    转念一想,方绍远就明白了,不用问,肯定是那帮阴神看他似乎不行了,就又跑出来兴风作浪。

    如今他刚刚突破金丹,正好拿这些阴神试试金丹境的威力。

    先将集镇以阴墙术围起来,然后方绍远慢慢的显出真行,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集镇的中心。

    而乍一眼看到方绍远,那些村民一个个还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等到方绍远冲着他们笑着打招呼的时候,这才一下子回过神来。

    “太好了,土地公回来了!”

    “大家快出啦啊,土地公回来了,就在外面站着呢!”

    看着众人竞相奔走告知的欣喜模样,方绍远也是暗自高兴,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村民还是心向着他的

    而那些阴神则在听到村民的话,顿时吓了一跳,当初方绍远手持玉印大杀特杀的光辉形象一下子重新在他们脑子里浮现出来。

    其中,一个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阴神勉强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着那些惊慌失措的阴神露出了一丝仇恨的而又欢快的神色。

    “让你们揍我,现在那姓方的回来了,让你们先尝尝苦头,等我哥回来了,再收拾那姓方的。”

    不过就在邱勇暗自发狠的时候,却听到一个阴神提议道:“这不有一个现成的顶包的嘛,就说是他在这里扇阴风点鬼火,我们呢则正好把他教训一顿,到时候再向那姓方的讨个饶,我想他至于把咱么一起收拾了吧!”

    邱勇一听这话,顿时吓个半死,整人不带这么玩儿的,他要是落到方绍远手中,那还了得,就算日后他大哥带人收拾了方绍远,估计那个时候他的坟头都长草了。

    “这个似乎不太好吧,邱忠可是去拜访他的熟人了,万一等他回来了,知道这件事对咱么大家都不利。”

    一听这话,邱勇那是热泪盈眶啊,不容易啊,这世间还是有厚道人啊,此时他恨不能抱起那人狠亲一口才好。

    “哎呦喂,别管那么多啦,这都什么时候了,火烧眉毛啦,还是先顾顾眼前吧!”

    “再说了,我们这些阴神谁不认识几个人啊,实在不行,到时候豁出这张老脸来,还怕那什么巡察使不买账!”

    “再说了,越是身居高位的人,越是在乎脸面,注重身份,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最多责怪一番罢了,贬去做鬼差罢了。”

    “可是那姓方的可不就不得了了,一朝小人得志,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万一你我被他仗着城隍大人法宝给灭了,找谁说理去啊!”

    虽然邱勇很不想出去,但是他早已经打得不成人样,而且法力被封,轻轻松松就被那伙阴神给提溜出去了。

    “方土地,方土地,这小子的大哥趁着您闭关修炼去找那府城隍手下巡察司的巡察使对付您啦,我们迫于这小子的淫威这才坐下糊涂事。”

    领头的阴神也不管邱勇那与怨恨的眼神,就这么啪的一下把他求在了方绍远面前。

    “方土地,这不我们大伙合计一下,觉得还应该跟着您老,所以这不就拿下这小子了!”

    看到方绍远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阴神干脆把心一横,然后直接狠狠地说道:“方土地,像这样的二五仔,依属下只见,不如直接咔!”

    看到那阴神直接在脖子这么一比划,那邱勇不停地挣扎着,想要开口说话,可惜,他已经被下了禁制,除了法力被封外,连说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恐惧悲愤交加之下,邱勇嘎嘣一下就晕过去了。

    看着死猪一般一动不动的邱勇,方绍远心念一动,驱动那玉印将其收了起来。

    随后方绍远看了看已经走上前来到额村民,高声喊道:“大家放心,本神只不过闭关修炼而已,如今已经出关,大家都各自回屋休息去吧!”

    方绍远的话还是很有威信的,虽然村民们满肚子的疑问,不过还是乖乖地回去了。

    而那些阴神见了,也一脸殷羡地看着方绍远,毕竟一个小小的土地可以在凡人之中有如此威望,真的很令他们羡慕。

    “走吧,诸位,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吧!”方绍远一边用手托着玉印上下抛着玩,一边瞅了一眼那些阴神,冷冷地说道。

    众位阴神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心中惴惴不安地跟着方绍远走了。

    “咦,这小这姓方的居然就这么轻易放过我们了,这不是他的风格啊!”

    等方绍远走了好一会之后,一帮阴神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你没瞧见刚才他在详细询问那巡查使的事情,或许他担心这个,方才没有心情理会咱们!”

    “行啦,兄弟们,雨过天晴,暂时没咱们什么事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