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云成道人
    回到洞府后,方绍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存放在土地印中的一些东西拿出来。

    看到这些东西,方绍远不由嘿嘿一笑,这次还真的可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按照当时的情况,他其实已经被厚土之气撑得失去了意识,想来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撑爆了。

    但是,现在他居然好好的,而且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进入了金丹境。

    当初在地下的时候,因为时间匆忙,只来得及瞄了一眼体内的那颗似乎有些眼熟又显得有些偏大的金丹,就看到了一道白光闪过,都城隍那方玉印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绕着方绍远转了一圈之后,这玉印居然当着他的面吐出一颗淡黄色散发着浓郁清香的丹药。

    然后又飞到他头顶,轻轻地碰了碰他,好像是有一种道歉的一丝在里面。

    刚接过丹药,就看到大和尚也出现了,只是和尚看到方绍远已经清醒过来,显得有些尴尬。

    “固元丹!”和尚一露面,就看到了方绍远手中的丹药,不由轻声叫出来。

    “这丹药叫做固元丹?有什么用啊?”方绍远不禁问道。

    “听名字就知道了,自然是用于刚突破后稳固修为的了,还是很珍贵的?你不清楚?那这丹药哪来的?”和尚有些诧异。

    “恩,它给我的!”方绍远用手指了指在他头顶一上一下浮动的玉印。

    “它给的?”和尚微微一怔,随后突然脸色一变,刚准备走人,就突然身子一僵,因为那方玉印竟然到了他头顶,正对着他那锃亮的脑门呢。

    “呼!好吧,贫僧明白了!”和尚一伸手,一颗圆溜溜的金灿灿的小石头出现在他手心。

    “那,这是贫僧以舍利子炼制一颗镇魂石,炼化之后不断可以温养神魂,对于灵魂的攻击也有很强的防御能力,原本是准备交给将来的弟子的,现在便宜你了!”

    看着和尚心头的样子,方绍远此时哪里还不明白玉印刚才的行为代表什么。

    这分明是为之前在方绍远即将不行的时候,弃他而去做出的补偿,不但都城隍自己做出补偿。

    而且他还觉得自己一个人补偿不够,非要拖上和尚一起才罢休。

    虽说这也是因为方绍远又“活”过来了,正所谓或者人才有价值,死人是没价值的。

    对于都城隍他们来说,方绍远活下来了,就有被拉拢的价值。

    否则,即便是有都城隍的威胁,和尚也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奉上法宝呢。

    正笑纳和尚的镇魂石,道士也来了,方绍远顿时朝着道士笑了。

    这道士刚来,什么都不了解,看见方绍远居然朝他笑,还以和尚已经把人情送去了,故而也朝着方绍远笑了笑。

    这方土地的小可不是廉价的,所谓有福同享,这有难自然也要同当,在和尚和玉印的威逼下,道士不得不拿出了一把飞剑。

    剑长三尺,剑身如同一汪秋水一般绚丽夺目,轻指一弹,剑鸣声清脆久远,方绍远尝试用手指碰了碰剑尖,顿时一股凌厉的剑意直透指尖,令方绍远咋舌不已。

    “剑名秋霜,本是贫道金丹所用,今日便宜你了!”道士倒也干脆,只是脸色显得有些冰冷。

    当然,虎妖同样逃不脱被敲竹杠的命运。

    看着桌上的固元丹、镇魂石、秋霜剑以及金丹一枚,方绍远点点头,便重新将它们收起来,现在还是用它们的时候。

    凝神静气,很快,方绍远便以神识內视自己体内的情况,只见魂体不断凝实无比,而且时不时还闪现出一丝神光。

    而胸口部位,一颗硕大无比的金丹正缓缓地旋转着,其实说是金丹是不合适的,因为玩意赫然就是之前出现在那颗神秘珠子。

    其实方绍远在刚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这情况,当时也是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晋级失败呢。

    但是,随后试着运行厚土决的时候,那神秘珠子竟然听从指挥,一股股浓厚的法力从珠子中流转全身,之后又重新回到珠子之中,跟真正的金丹没两样。

    这也是为什么不管是和尚、道士还是虎妖甚至是都城隍,都认定方绍远已经晋级金丹境的原因。

    一开始方绍远还是比较高兴的,但是现在回到洞府,心情平复之后,仔细一想,却发现这珠子代替了金丹,那么接下来的元婴怎么修炼出来呢,总不至于这颗珠子还能演化出元婴来?

    想要尝试看看能不能在凝聚一颗金丹,却发现自己的魂体已经因为吸收大量的厚土之气以及香火,变得极为凝实,想要在体内再开辟出阴田来,实在是做不到。

    若是硬要弄的话,搞不好会对自己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这个时候,方绍远唯一的选择就只能先这么修炼下去,看看到了金丹后期之后能不能试着将这颗神秘的珠子给弄成元婴。

    不管怎么样,终究是活了下来,故而方绍远选择暂时放下这个事情,重新拿出了固元丹,轻轻嗅了嗅,一股浓郁的药香顿时令方绍远精神一振。

    一口吞下固元丹,刚默运厚土决,那金丹便嗖嗖的飞快的旋转起来,甩出数道法力一下子就是将固元丹包裹住,然后就这么轻轻一拽,咕咚一下就把固元丹给吞了。

    看着这珠子哪怕是成为他的金丹,也依然不改饕餮的性子,只要能吸收的,统统不放过。

    一般人炼化丹药都要小心地慢慢的将药力吸收炼化,方绍远倒好,一口吞下,什么都不用做,便瞬间炼化了丹药。

    看着那用重新缓慢运转的珠子,方绍远突发奇想,这东西会不会是有生命的,否则怎么会如此具有灵性。

    说实话,这个想法吧方绍远都惊了一跳,一个有生命的东西在他体内,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想了想,方绍远又拿起了那粒从虎妖处敲来的金丹,想了想,这玩意虽说是炼成丹药才是是正途,但是他一个小小土地,哪里会炼丹。

    而且从手下阴神哪里已经得知了最近可能会有府城的巡察使来找麻烦,一切以短时间内提升实力为主。

    更何况,反正有珠子这个大胃王在,没什么消化不掉的,而且没什么后遗症,也挺不错的。

    这金丹可能是放的时间有些长了,色泽显得有些暗淡,而且有些干瘪。

    一想到这金丹乃是从人的身体里抠出来的,方绍远便一阵恶心。

    但是为了应付敌人,方绍远把心一横,捏着鼻子大气都不喘的直接吞了下去。

    谁知道,这金丹一入口竟然自己噌的一下就滑进了府中,顿时方绍远便暗道不好。

    不过还是迟了,这金丹已进入方绍远体内,便发出了一阵刺耳的狂笑声。

    “哈哈哈,不枉老子忍辱负重,现在终于有出头之日了!”

    “先让老子看看目标在什么地方!靠,好大一颗金丹啊!发达了,发达了!”

    就在方绍远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那嚣张的声音像是见了鬼似的,一下子发出恐惧的叫声。

    “妈呀,什么玩意这是,不要啊,本真人乃是青阳观弟子,还请道兄看在青阳观的面子上放我一条生路!事后本真人必有重谢!”

    方绍远此时,也用神识探进了体内,这才发现那颗金丹上面显露出一个青年道人的形象,想来就是这金丹的主人了。

    不过此时,这颗金丹却是被无数道法力演化出来的巨手给牢牢困住了,而且孩子啊不停地被拉向珠子。

    感应到方绍远的神识,那道人不住地哀求道:“道兄,小道云成,家师平松子,乃是青阳观元神期真人,还请道兄看在家师的面子上,放过小道!届时家师自由重谢!”

    方绍远没有出声,他为官八年,阅人无数,这青年道士的打算他一看就明白了,恐怕真把他放了,一旦他回到师门,等待他方绍远不是什么重谢,而是死亡。

    故而,方绍远干脆收回神识,放任珠子自行解决。

    见拉着自己的巨手再次动起来,那道人先是依然不断苦苦哀求,到最后发现对方根本不理会他,于是顿时绝望之下,歇斯底里地怒吼道:“本真人不管你是何方修士,今日你灭我,来日我师门必将为我报仇,到时候我会在地下等着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道人绝望的笑声,方绍远顿时一哆嗦,不过现在可不是心软的时候。

    既然如此,那就加把劲吧,方绍远于是默运法诀,配合珠子三下五除二便把那金丹彻底吞掉了。

    随着一声惨叫,方绍远感觉世界终于清净了,只是那道人最后的话就好似一团雾霾一般始终环绕在他的心头。

    记起这金丹是虎妖所赠,难道说以虎妖的修为还会发现不了这金丹问题,或者说,这根本就是虎妖故意送给他的?

    可是这虎妖不是应该很在乎他的生死吗,毕竟方绍远乃是得到胎石的关键。

    但是,从现在看来,似乎情况不是这样,否则虎妖没道理会把这有问题的金丹交给他。

    方绍远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虎妖若是故意将这金丹送给他,那么他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呢?方绍远顿时有些迷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