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危机来临
    在青阳山终年被云雾缭绕的深处,一座座亭台楼阁,美轮美奂,无数的奇珍异兽在此栖息。

    这里正是大卫国修仙门派青阳观的驻地。

    此时,在一座密室门外,站着数十个道人,年纪大者看上去已经过了花甲之年,年纪小者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

    这些人都恭恭敬敬地守着门外,神色肃穆,一动一动地站着。

    突然,密室的大门一下子被打开了,一股浓郁的天地灵气猛然间随着大门四散开了,瞬间形成了一场大风,挂得道人们的道袍猎猎作响。

    这个时候,一道略显消瘦身着一件灰色道袍的老道站到了大门外。

    “恭喜师尊,贺喜师尊,恭祝师尊踏入洞虚之境,成仙得道指日可待!”

    “哈哈哈!哈哈哈!”在到道人们的齐声祝贺中,那老道顿时放声大笑,一时间笑声响彻云霄!

    满意地看着下首的这些弟子,老道微微把头一点,然后看着为首的一个中年道人问道:“平叶,在为师闭关期间可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额”平叶神色稍有一些迟疑。

    “怎么,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老道略显有些不快。

    “十年前成云师侄下山历练,便一直未归,昨日”支支吾吾半天之后,平叶道人把心一横直接说道,“就在昨日,成云师侄的命简破碎了!”

    话音刚落,平叶就感到老道身上散发出了一股令他灵魂都战栗的威压。

    顿时,不但是平叶,其余道人皆齐刷刷地跪下,默不作声。

    良久之后,那老道舒了一口气,收起洞虚境的威压,而是低沉着声音问道:“平松,我把成云交给你教导,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说的?”

    顿时,跪在众人之中的一个身着金丝镶边道袍,头顶祥云道冠的中年道人不住地在地上猛磕头,口中哭泣着称道:“师尊,弟子有负师尊重托,实在是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看着那平日里气焰嚣张跋扈的平松子今日这番狼狈,众人心中不由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平松,成云乃是为师留在这世间的唯一血脉,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吗?”老人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却如同一柄重锤敲击在平松的心头。

    平松挪动着膝盖一直来到老道的面前,然后也不顾满脸的泪水鼻涕,用一种坚定地神色看着老道说道:“师尊放心,弟子明白!弟子这就去先把杀害成云的凶手找出来,交由师尊处理,然后弟子便下去继续照料成云!”

    当听到“下去继续照料成云”这几个字的时候,其余道人皆是心有戚戚,好不容易修炼到元神境,只因一时疏忽便一朝身死道消,实在是可悲可叹!

    “恩,好!你现在就下山去办这件事吧!”老道听了平松的话,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平松身子微微一抖,随后便直挺挺的站起来朝着老道一礼,然后转身便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

    这种悲凉的感觉顿时笼罩了在场的所有人,虽然平松以前仗着是成云的师尊,在观里向来飞扬跋扈,但是目睹了这一幕,众人都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不过虽然同情平松,但是日子总还要过下去,于是乎身为大师兄的平叶站出来继续问道:“师尊,邀请各大宗门观礼的大典已经筹备妥当,您挑选一个吉日,看看那一天举办,弟子好通告天下。”

    “恩,这件事你们看着办吧,为师刚出关,需要休息!下去吧!”可能是失去了唯一嫡系血脉,老道的心情有些低沉。

    于是乎,所有道人皆鱼贯而出,纷纷离去。

    方绍远此时还不知道,这他杀死的那个道人后台不光是元神境,居然还冒出一个洞虚境的老祖。

    不过,即便方绍远知道这个情况,按照当时的情景,他还是会选择干掉那个道人。

    经过两天的不懈努力,方绍远已经初步将镇魂石和秋霜剑炼化了,虽不能做到如臂指使,却也能够发挥出一些功效了。

    这镇魂石不愧是用舍利子炼制的,方绍远感觉自己的魂体如今稳如磐石,坚固无比,一般的神魂攻击对他没什么效果。

    还有这秋霜剑,还带给方绍远一个小小的惊喜,居然又魂伤的功效,也就说对于灵魂也有较高的伤害。

    原本方绍远还有些担心那巡察使,现在有了这一攻一防两件法宝,他信心大增。

    而且最令方绍远高兴的是,这代替了金丹的珠子居然在没有方绍远的控制下,依然慢慢的旋转着不停地吐纳天地灵气。

    也就是说,就算方绍远不刻意地修炼,他的法力依然会不断地增长。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珠子吞吐炼化天地灵气的速度和效率远高于方绍远自己原本的修炼。

    唯一令方绍远有些头疼的就是因为这毕竟是珠子,不是金丹,方绍远无法知晓自己修行到底走到哪一步了。

    就好比吞下了固元丹和外加金丹一枚,搁在别人身上,不说别的,起码也能晋级到金丹中期,但是方绍远没有这样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和没吃这些玩意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烦心事不多想,方绍远决定先去县里走一趟,那些阴神对那巡察使也不甚了解,故而方绍远需要去找陈青之问一问。

    当陈青之得知方绍远来意的时候,吓了一大跳,直接来一句他什么都不知道,就要把方绍远打发走。

    开玩笑,他陈青之不过是八品阴神,那府城隍座下的巡察使那是和县城隍一个级别的,他可不敢随便乱说。

    最后,在方绍远的死缠烂打,以及重礼之下,陈青之只能领着方绍远去见了一趟县城隍。

    这一次,陈青之很干脆,将方绍远带到之后便离去了,整个大殿之中就剩下方绍远和县城隍。

    “方土地,不是本神说你,你这上任才多久啊,就把同僚得罪光了,本神赐你玉印不是让你仗着它欺压同僚的,而是想要你借助它做好分内的事。”

    “现在好了,惹来了府城隍座下的巡察使,那可是连本神都不敢招惹的人啊!”

    听着县城隍唠唠叨叨的半天之后,方绍远瞥了他一眼,随后一亮玉印:“大人,小神来是为了了解一下情况的,不是来听大人说教的。”

    看着方绍远将玉印上下一颠一颠地抛着玩,那县城隍的脸色瞬间白了。

    “你已经知道了?”县城隍试探着问道。

    “您说呢!”方绍远嘿嘿一笑,反问道。

    出乎方绍远的意料,这县城隍居然一下子蹦了起来,然后快步走到方绍远面前,一脸激动地说道:“哎呀你怎么不早说啊!说实话,那小子本神早就看他不爽了!别客气,拿着玉印给本神照直了呼他!”

    “额,大人,你这不会是公报私仇吧!要知道,都城隍大人可是听得到的。”

    “嘿嘿,我知道啊!”县城隍重新回到座位上,馒来你不在乎的说道。

    随即,方绍远就明白了,这老家伙既然能让都城隍借其手送出玉印,自然是深得都城隍的信任,和那巡察使那点矛盾在都城隍看来就是屁大点的事儿,自然不需要忌讳什么。

    “大人,既然这样,咱们那可是同仇敌忾啊,这巡察使的情况你还不说一说!”

    听到方绍远的话,那县城隍上下打量了一眼方绍远,嘿嘿地说道:“方土地,你现在也是大小也是金丹了,那小神也不过如此,你还怕他,就当是磨练一下自己啦!”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您说是吧!”方绍远才不管这一套,紧追不舍地说道。

    “别说话,我再看看,!哎呀,这舍利子制成的镇魂石,还有如此上好的飞剑,咦,好大一颗金丹啊!”

    “不是吧,方土地,你都这身装备了,还怕什么啊,行了,本神是不会说的!”

    虽说有些奇怪这县城隍怎么这么好的眼力,居然一眼就把自己基本看穿,但是方绍远更奇怪他的态度,口口声声说和巡察使有仇,却一直不松口说出关于巡察使的情报。

    这个时候,方绍远在仔细看了看县城隍,发现他正在看一幅字画,顿时暗骂一声,忘了,忘了,这家伙摆明了是在要礼啊。

    “亏你当年还被平湖百姓称之为青天大老爷呢,居然还公然暗示下属送礼!”方绍远内心把这位丁城隍狠狠地鄙视了一番。

    “大人,属下记得当年在曾经在大内见过一幅字帖,叫枫林帖,那字写的叫一个赞啊!”

    顿时,县城隍一个机灵,他猛然直起身子看着方绍远问道:“可是当年陈夫人写过的那副枫林帖!”

    “不错,正式陈夫人写过的!”

    “那还不临摹一下给本神欣赏一下?”

    看到方绍远不为所动,那县城隍伸出手指朝着方绍远指了指,然后一伸手,一道灵光射中方绍远。

    随即,方绍远便眉开眼笑说道:“笔墨伺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