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魔音十八步
    庆临府,下辖九个县,其中就包括平湖县,这庆临府的城隍乃是五品阴神,元婴境的修为,麾下有阴阳司、巡察司、功曹司等等机构。

    这巡察司的一把手就是巡察使李登凡,此人当初因战死沙场之后,有幸被这庆临府的城隍看中,收作下手书吏。

    此人天赋不错,三年筑基十年开光,走到金丹这一境界不过用了五百年的时光。

    这一速度放在凡间修士身上,说句不客气点的,这把年纪才到金丹,简直就是活到狗身上了。

    但是作为阴神,能够五百年金丹已经绝对是神速了,故而深受庆临府城隍的看中,委任他为巡察司的巡察司,专门巡查庆临府辖区内的各处地方任职的阴神。

    此人有一件法宝,是府城隍所赐,乃是一柄血色长枪,和方绍远的那把秋霜剑的属性较为相似,也是一件不错的法宝。

    最为厉害的是,此人生前乃是军士,一手好枪术,在府城隍座下也是数得着的高手,甚至府城隍都曾夸赞其骁勇过人,文武双全,被誉为府城隍座下三大高手之一。

    以上就是方绍远从平湖县城隍那里搞来的关于这位巡察使的资料。

    方绍远虽然没有做过武官,却也明白军队中最讲究一个泽袍之情。

    试想一下,到了战场上,大家并肩杀敌,唯有相互信任相互依靠,方能获得久远。

    更何况,那些阴神也说了,这巡察使还被那邱忠救过。

    所以,方绍远就基本上断定此去那李登凡必然响应邱忠的求援,更何况邱忠居然还携带了万人份的香火。

    想想方绍远就后悔,万人份的香火啊,当初他怎么就忘记将这些阴神搜刮一遍呢,真是失策。

    说实话,其实原本方绍远还真想去找和尚他们,毕竟既然他们需要自己在胎石出世之际帮忙,这点小事肯定不会拒绝的。

    但是,自从出了金丹事件之后,方绍远现在也不能肯定和尚道士他们到底是个什么想法,或许也和虎妖一般,表面上一幅我需要,我能忍的态度,背地里却想干脆一把掐死你算了。

    如今也幸好他也算是金丹境界,虽说感觉有点不靠谱,但是起码也有了一定的底气和那巡察使相抗衡。

    再说了,这里是破风山,是他的主场,难道还能怕了那小子不成。

    当然,在等待敌上门的时间里,该做的工作还要做,尤其是香火,必须要多多搜集,开打的时候就铁定用得上。

    如今破风山集镇已经步入正轨,方绍远也很少路面,村民自然自觉地每日三炷香供奉着,土地庙中的神像前也是香火不断,供品不缺。

    同时,方绍远还准备修炼一门法术,叫做金身之术。

    此术被记载着土地印之中,乃是阴神才可以修炼的一种法术。

    其实,说是法术,方绍远觉得用法宝更为确切。

    这金身说白了就是一凡人打造的金身神像为基础,以香火日夜浸润,在时刻特别的法门祭炼。

    一旦练成,平日里就收在体内不断地温养,使用之时可以瞬间修炼者合二为一,修炼者表面穿上一层黄金甲一般。

    当然,这金身可比黄金甲厉害多了,坚硬,牢固,只要其中蕴含在其中的香火充足,便可以毫无间隔的抵挡任何攻击。

    甚至这东西在最后关头还可以抛出自爆,威力是其中所蕴含的香火多寡而定。

    说句不夸张的话,若是香火充足的话,一旦自爆,哪怕天都可以弄出一个窟窿。

    当然,这消耗的香火可就是一个海量数字,方绍远可没这么多家底挥霍。

    而这金身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这玩意即便自爆了,也绝对对修炼者本人没有任何伤害,这一点可比法宝强多了,毕竟法宝需要心神祭炼,一旦受损就表示自身心神也受损,真的是伤不起。

    钱不是问题,方绍远在破风上弄了几株人参灵芝之类的让李二虎拿去卖了之后,便铸成了一座以方绍远为原型的纯金制作的神像。

    随后,方绍远哪也没去,就整日待在土地庙中,每日以香火浸金身神像。

    集镇的一听是土地公的号召,二话不说,一个个加大供奉力度,让原本以为至少十天半月才能搞定的浸润工作,三天就完成了。

    看着金身就这么静静地待在自己的金丹旁边,跟随者金丹的旋转而旋转,吞吐出来的法力不断地温养金身,令其有朝一日可以为主人抵挡外部的攻击。

    在经过五天的祭炼之后,那金身终于可以初步使用了,方绍远曾经用秋霜试了一下,虽说只用了一半的力道,但也秋霜的锋利,居然一剑下去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来,也令方绍远惊讶这金身的防御之强。

    不过,这玩意威力大,却消耗也大,就挡住那么一剑,一下子就吃掉了百人份的香火,这要是打起来,方绍远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总算如今这集镇名气出去了,就连他方绍远的土地公之名也在十里八乡颇具号召力。

    每日起码有三千以上的人不断地供奉香火给他,总算是让因为修炼而导致一穷二白的方绍远稍稍心安不少。

    如今方绍远有了神秘珠子做金丹,修炼之时对于香火的需求已经没什么了,故而基本上村民供奉的香火都存到了这金身之中。

    这一天,方绍远正在熟悉一下几个新练的法术,突然就感觉一阵心神不宁,顿时没了心情在联系法术。

    刚心有所想,突然感到自己设在集镇土地庙中的神像上那一缕心声断了联系,顿时明白该来的始终会来的。

    这次,方绍远并没有显露身形,而是悄然来到了集镇,果然他看见了一众阴神正有些瑟瑟发抖地半围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面露得意之色,正是那去搬救兵的邱忠。

    而另一个,身量极高,面色明白,五官清秀,身着一身青色神袍,竟然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姿态。

    方绍远瞧见之后,顿时微微一惊,若不是知道此人的底细,他还真的为人眼前乃是一介文弱书生。

    那人感觉十分明锐,方绍远这边刚刚注视他几秒,便被他发觉,顿时一转头,正好两人的目光对上。

    那人微微一皱眉,口中轻叱一声:“镇!”

    他身边的阴神,包括邱忠纷纷摄于他的气势后退数步,用一种惊恐的神色看着李登凡双目之中好似发出一道夺目的光彩,直射方绍远。

    能够使出震慑之眼,方绍远不觉对此人更加心生警惕。

    而那李登凡见方绍远正中自己的法术,居然显得若无其事,并且还冲他笑了,也对方绍远产生不小的忌惮之心。

    “大人,这家伙就那个目无法纪,肆意欺压同僚的破风山土地方绍远!”邱忠见到方绍远,就好似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大人,还请速速出手擒拿此獠!”邱忠恨恨地死死盯住方绍远,然后一抱拳焦急地朝着李登凡说道。

    李登凡轻轻竖起右手,示意邱忠闭嘴,然后一个人缓缓地朝着方绍远走去。

    初时没觉得什么,待那李登凡走出五步之后,方绍远便觉得那李登凡每向前踏出一步,那踏地之音便好似在他心头响起,就如同李登凡的每一步都踩在了他的心间。

    到后来,方绍远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跟随者李登凡的脚步在跳动。

    看到方绍远此时的脸已经涨得通红,浑身上下不住地颤抖,李登凡的肃穆的神色之中流露出一丝满意。

    方绍远明白,这必是那李登凡使出的法术,不能再让他走下去,再走下去,不用等他靠近,自己就要灵魂崩灭而亡。

    好一个李登凡,真不愧是府城隍座下三大高手之一。

    虽说,对于李登凡佩服有加,不过方绍远也比可能坐以待毙,他竭尽全力是自己的注意力从李登凡的脚步上挪开,同时发动镇魂石。

    顿时一股金黄色的光芒从镇魂石上散发出来,游走于方绍远体内,同时一股佛音禅唱在方绍远脑中响起,瞬间就让方绍远摆脱了李登凡的魔音十八步。

    看到,方绍远的神色已经缓和,并且越发显得有些神圣,好似佛陀降世一般,顿时令李登凡一惊,脚下步伐一乱,他的攻势瞬间被瓦解。

    不过此时,方绍远其实也是一阵难受,当着佛音禅唱在他心头响起的时候,顿时就产生一种他让就此皈依佛门的念头,而且这念头随着佛音禅唱在脑海中的声音越来越大,方绍远甚至感觉自己的思想已经不受控制了。

    此时,方绍远越发觉,这和尚果然还是如同虎妖一般,在这镇魂石中做了手脚。

    方绍远知道,只要他彻底背着佛音禅唱给诱惑住了,那么他的下场恐怕就是一尊傀儡,听命于和尚的傀儡。

    千防万防,还是没能防住,不过唯一方绍远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之前也曾试验过,却从没听过有佛音禅唱响起过,否则他不会点提防就没有的中计了。

    难道就这么完了,真的好不甘心啊,方绍远的内心不由发出了无声的呐喊,但是他的意识却随着脑子之中的佛音禅唱慢慢的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