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激烈鏖战
    李登凡早些年曾有奇遇,再一次任务中无意间得到了一位元神境阴神的传承。

    依靠这位阴神的传承,李登凡短短五百年间就完成了别的阴神至少千年才能走完的路程,一举达到金丹境,而是还是金丹后期。

    金丹境是一个分水岭,很多威力奇大的法术在这个境界才能修炼,其中就包括魔音十八步。

    如今李登凡已经修炼至第十步,若是进入元婴境界的话,便可将其余八部皆尽完成。

    不过即便这仅仅修炼了十步,威力也不小,李登凡仗着一招已经击败不少同级对手。

    今日,他已经踏入了第九步,只要再踏下第十步,他相信,同为金丹的方绍远绝对神魂破裂。

    不过就在他准备踏下第十步的时候,去发现方绍远的身上居然呈现出了佛陀气象,这表明方绍远要么身怀佛门重宝,要么修行了佛门功法。

    要知道,阴神在这个世上最为畏惧的一是天雷,二就是佛门修士。

    佛门的功法放佛天生克制阴神鬼物,更有地藏王菩萨入驻地狱,并发出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宣言。

    正因为这佛陀气象,瞬间干扰了李登凡,令他第十步根本踏不下去。

    魔音十八步讲究的就是一步胜似一步,而一旦不打断的话,反而会伤到自己。

    而李登凡久经战事,故而经验极为丰富,他也曾考虑过十八步被打断的可能,故而早有准备。

    在一步踏不下去的时候,便一招手一杆长枪出现在他手中,轻轻以枪头一点地面,整个人立刻急速暴退。

    不过,待他止住身形做好防范姿态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对手方绍远神情似乎有些古怪,一会面露挣扎之相,一会又温和宁静,令人捉摸不透。

    对于阴神之间的战斗突然冒出了佛门的功法或者法宝,令李登凡忌惮不已。

    佛门讲究讲究戒贪戒痴戒嗔,这方绍远如今这古怪的表情或许就是施展佛门通的前兆吧!

    李登凡一脸谨慎地看着方绍远,始终踟蹰不前。

    好一会儿之后,李登凡发觉方绍远并没有任何动作,这才明白,似乎方绍远出了岔子。

    哼,以阴神之身修炼相克的佛门功法,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李登凡一把抓起长枪,法力灌注枪身,就好似蛟龙出海一般直刺方绍远。

    就在枪尖即将触碰到方绍远面门的时候,突然原本一直闭着双眼的方绍远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同时他的身体就好似被人刷上了一层金漆一般,金灿灿的,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极为耀眼。

    这突然起来的变故,一下子就晃住了李登凡的双眼,猝不及防之下,李登凡一时条件反射瞬间就用一只手遮住双目,同时另一只手持枪的姿势不变,一往无前地向前刺去。

    不得不说李登凡的反应是对的,这个时候后退的话,反而共容易遭到反击,唯有继续保持攻击姿态不变才是最好的防御。

    不过显然,当李登凡感觉自己一枪刺中前方目标的时候,神色间的喜色还没有显露出来,就顿时布满了惊诧之色。

    因为这一枪他感觉自己虽然刺中了,却仿佛刺中的是座矿山,反震之力将他持枪的手不住地颤抖,差点连枪都握不住了。

    虽然很想知道自己到底刺中了什么,不管刺痛的的双眼以及对于未知的恐惧,使得李登凡做出了身形爆退的举动。

    面对李登凡的后退,方绍远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击,他依然停留在原地,只是身体上的金色在被李登凡刺中之后,瞬间暗淡下来,随后如潮水一般飞速地褪去。

    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方绍远心有余悸地摸了摸面门,幸亏在关键时刻清醒过来,用金身挡住了致命的一击,否则单凭李登凡这一枪就可以要了他的性命。

    而他之所以能够在隐藏在镇魂石中的佛音禅唱下清醒过来,全靠那颗神秘珠子。

    当时方绍远在全力催动镇魂石对抗李登凡的魔音十八步,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那隐藏在镇魂石中的佛音禅唱冒了出来,在方绍远心神最虚弱的冒了出来。

    虽然挡住了魔音十八步,但是方绍远也再无余力对抗佛音禅唱。

    就在方绍远即将陷入永恒的沉眠之中,那颗神秘珠子突然动了,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捕捉住了镇魂石,并且瞬间就把它给吞了。

    没了佛音禅唱,方绍远自然很快就清醒过来,一睁开眼就发现快要刺中自己面门的枪尖,顿时一个机灵,金身瞬间召唤出来,及时挡住了致命的一击。

    “你刚才那一幕都是故意的?”李登凡看着方绍远一脸愤怒道。

    看着李登凡的模样,方绍远心中微微一动,随后露出一丝笑容,却没有回应。

    不过这一幕看在李登凡的眼中,顿时觉得方绍远不说话就是承认了。

    他李登凡自从坐上巡察使的位置,检查庆临府管辖内大小阴神,但凡擅离职守,贪污渎职的之人皆可被其拿下先行废除神职。

    这过程中反抗者比比皆是,但是他从未一败。

    今日只不过碍于情面,再加上听了邱忠之言,说方绍远仗势欺压同僚,故而出手。

    本以为不过是庄小事,即可还了人情,又能震慑不法阴神,至于那万人份的香火,说句难听点,以他如今的身份还真看不上。

    谁曾想,这原本以为可以轻易拿下的小小土地公居然不但精修佛门功法,还有胆在他面前公然戏弄与他,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到这里,李登凡双手握枪,整个人气势暴涨,猛然间大喝一声,一股惨烈的阴煞之气四散开来。

    方绍远此时,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这李登凡名不虚传,实力惊人。

    而面对有兵仞在手额李登凡,方绍远原本想要使出秋霜剑的,不过有了前面两次的变故,他实在是不敢祭出秋霜剑。

    没有法宝,赤手空拳面对暴走的李登凡,方绍远除了躲闪就只有躲闪。

    身为破风山土地,在自己主场,方绍远使土遁之法简直如虎添翼,一下地上一下地下,搞得李登凡双目通红,却也无可奈何。

    最后李登凡干脆持枪而立,口中怒喝道:“方绍远,同为金丹,你为何不敢正面与本巡察使交手,躲躲闪闪的,好似鼠辈一般。”

    方绍远此时重现出现在李登凡面前,笑嘻嘻地说道:“大人身经百战,小神不过区区一介土地,何敢以身试枪!”

    “倒是大人身为巡察司的首官,为何不问青红皂白就来擒拿小神,这又是何故呢!”

    面对方绍远的责问,李登凡刚要说话,躲在一边的邱忠忽然开口道:“大人,千万小心,这小子诡计多端,他身上还有城隍大人法宝没有亮出来,大人要小心提防才是!”

    方绍远一见邱忠蹦跶出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用手一指邱忠刚要说话,却陡然发现一股凌厉的气机锁定了自己,顿时把话咽回去。

    随后方绍远一个土遁消失得无隐无踪。

    李登凡显然彻底被方绍远打不过就跑的策略给逼疯了,居然来一个一飞冲天,然后倒持长枪,以一种异常暴虐姿态直往下冲去。

    而此时,躲在地下的方绍远也感觉到危机的降临,顿时想要重新回到地面,却发现自己居然出不去了,整个地面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封住了。

    这下糟了,方绍远知道不妙,于是拼命的想要往下潜去,可惜还没等他来得及做出动作,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力的冲击打中,顿时如遭重击,一下子就从飞出了地面。

    当整个人以出地面的时候,方绍远就看见李登凡已经持枪冲了上来,此时,方绍远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个家伙怎么如此生猛。

    迫于无奈,方绍远只能再次祭出金身,及时的挡住了李登凡的一枪,不过方绍远依然被李登凡强劲力道打飞出去。

    而他的金身则瞬间就他身体上褪去,方绍远知道自己接下来已经指望不上这金身了。

    “刚才为你挡住本神的两枪的就是金身?”由于这一次金身已经没有第一次出现时那么晃眼,李登凡这一次看的很清楚,故而出言问道。

    狠狠地喘了一口气,方绍远对于李登凡的问题顾不上回应,他需要平息一下体内震荡不已的法力。

    见方绍远居然胆敢对于自己的提问不予回应,李登凡顿时大怒,挺枪再战。

    而方绍远见状,自然只能躲闪,只不过这一次为了防止在像之前那么狼狈,他即便是遁入地下也是格外小心,往往一进去,便飞快的出来,从不多做停留。

    山下打得这么热闹,山上的人自然要好好观看了。

    和尚和道士并肩站在山顶,山风吹得他们的袍子猎猎作响。

    “这小子很身上到底藏了什么秘密,居然连我的镇魂石都没能控制住他!”和尚一脸诧异的看了看山下,自语道。

    “哼,我就知道大和尚你没那么好心!”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和尚身边,赫然是一头虎妖。

    “切,虎无风,贫僧就不相信你那颗金丹没问题!”和尚头也不回地讽刺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