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幽冥剑
    虎妖对于和尚揶揄毫不在意,他一边看着山下的战斗,一边开口道:“和尚,你作为出家人一向自诩慈悲为怀,搞这么下作的事情似乎有背你们佛门的宗旨啊!”

    “你?”和尚一时语塞。

    而虎妖则指指自己接着道:“我反正是妖族,无所谓,在你们人看来,我们妖族不是天性残暴不仁,这金丹里做点手脚也是应该的,不是吗!”

    突然,一旁的道士冷不丁地说道:“我记得送给方小子的金丹似乎是十年前那个小道士的,而且你仅仅灭了他的肉身。”

    “虎无风,方小子要是迟了那金丹不是要被”和尚顿时神色一变。

    “虎无风,你到底打的什么注意,贫僧不过是要控制他,你这分明是想要他的命啊!”

    面对和尚激动地神色,虎妖显得很淡然,他一指山下,然后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说道:“你的计划已经失败了,你觉得我会成功吗!”

    “呃,不会吧!”和尚也是微微一愣。

    “哼,这方小子不简单,身上也是有大秘密的人,不过我想那小道士死了,青阳观的人估计很快就要找上门来了!”虎妖漫不经心的说道。

    “虎无风,你到底想干什么,先是接连弄死三个土地,现在又要弄死方小子,你难道不想得到胎石了吗!”

    “又或者说,你是”和尚顿时想到什么,立刻一脸警惕地面对虎妖,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架势。

    虎妖摇摇头,看都不看和尚一眼:“你真的觉得我们再现在这个情况下还能得到那胎石吗?”

    “那你也不用毁掉方小子,起码我们可以先联手的!”和尚有些急道。

    “哼,联手,你我再次争斗了二十多年,你真觉得我们还有联手的可能!”

    虎妖这个时候,眼神中流露出那么一丝疯狂:“当年你们插手此时,令本大王功亏一篑,今日我也要看着让你们尝尝这到手的鸭子飞了的滋味儿!哈哈哈哈!”

    “疯子,真是个疯子!”和尚看着神态异常的虎妖,顿时气得直咬牙。

    “好了,方小子现在明显对咱们送的东西抱有警惕性,在这么打下去必死无疑!本大王没兴趣看下去了,走了!”

    就在虎妖即将离去的时候,他突然一转身:“给本大王记着,不别想着插手此时,本大王可会一直暗中关注的!”

    和尚的脸一片铁青,可惜他奈何不了虎妖,只能双手紧紧地握拳,身子微微的颤抖。

    而这个时候,道士突然开口道:“我的秋霜剑一点问题都没有,这小子怎么不用呢!否则局面也不会是这样了。”

    “你没有做手脚?”和尚被这一打岔,顿时转脸疑惑地看向了道士。

    “呃,没有!作为一名剑修,讲究的一往无前的气势,任他前方有何阻碍,我皆一剑挥去!这种小手段不用!”

    道士讲得很自然,而和尚则用一种奇异地眼神看着道士,嘴皮子微微一动,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此时,方绍远已经极为狼狈了,看着李登凡的招招致命,而且一点都不顾惜周围的村民,于是方绍远开始有意识地朝着远离集镇的方向逃去。

    “作为土地,你的修为是本神见过最高的一个,而且还是本神的所有对手中最难缠的一个,能够死在本神的枪下你应该感到光荣!”

    见李登凡紧追不舍,步步紧逼,方绍远心中都有骂娘的感觉了,这都什么话啊,死在你的枪下就是光荣,那你怎么不去自杀呢!

    方绍远知道,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最后在距离集镇很远的地方,方绍远再次从地下钻出来,然后就这么直直地站着。

    “咦,不跑了!或者说,你想通了,愿意死在本神的枪下了!”李登凡高昂着头看着方绍远说道。

    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李登凡的行为却一点都不冒失,他始终还记得邱忠说的方绍远手中有一块很厉害的玉印。

    按照邱忠所言,方绍远在强行收服他们这些阴神的时候,动用这件玉印法宝向来都是一击。

    而战斗到现在,方绍远一直没有使出来这方玉印,故而在李登凡看来,应该是此法宝威力极大,但消耗也大,方绍远仅有一击之力,不到关键时刻不敢使用。

    这世上只有千里追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所以李登凡决定步步紧逼,一来不給方绍远使用这玉印的机会,二来即便方绍远用了,也得让他是仓促之间使用,起码自己也有防范的准备。

    心中决心已下,李登凡再次出枪,这一次速度比以往还要快捷,甚至方绍远待方绍远反应过来的时候,这枪尖已经逼近不足半米了。

    此时,方绍远已经手段用尽,但是,玉印和秋霜剑他是真心不敢用。

    玉印是因为这宝物是都城隍的,他不能肯定这李登凡会不会认出来。

    要知道,既然都城隍是借县城隍只手交给他的,那么肯定不希望太多的人知道此事,若是方绍远总是大张旗鼓使用,难保不会被有心人知道,万一传到都城隍耳中,总不太好。

    更何况,这玉印本就是都城隍之物,此前方绍远有危险的时候也曾自行行动,如今方绍远已经然山穷水尽,却一直没有任何动作,显然是都城隍操控着这玉印,用意已经很明显了。

    而秋霜剑,那可是和尚的同伙道士所送的,有了前车之鉴,方绍远哪里还敢再祭出此剑,甚至他准备假若此次死不了,必须要断掉与此剑的联系。

    难道今儿个真的要死在这里,方绍远此时脑子里有浮现了这个念头,同时他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因为这念头在他做了这破风山土地之后,才短短数十日就已经升起数次了,难道他注定要一生磨难重重!

    妈的,拼一把,死就死,我倒也看看,和尚他们几个看见我要死了会不会出手。

    可惜,方绍远不知道的是,虎妖依然和和尚达成平衡,谁都无法妄自出手。

    靠,这帮人真的要看着我死吗!方绍远已经明显感受到枪尖上传来的阵阵死亡气息。

    就在方绍远闭目等死的时候,却听见叮的一声,随即就听见李登凡的怒吼:“不可能!”

    缓缓睁开眼睛,方绍远见到一把造型古朴,看上去十分眼熟的长剑以剑身顶住了枪尖。

    而那李登凡则已经双手持枪,好似拼尽了全力却一直没能前行半步。

    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在方绍远脑中响起:“傻愣着干嘛,我可撑不了不多的!”

    “你是谁?”方绍远有些转不过弯来,这突然起来的声音到底是谁传来的。

    “废话,本剑灵刚刚解封就遇到你这个笨蛋主人!还不快点那剑御敌啊!”清脆的声音不满地说道。

    “剑?哪里的剑!”方绍远还有些发蒙。

    “不会吧,要不是你帮我解开了封印,本剑灵真想一走了之!”清脆的声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就在你眼前啊,快点,本剑灵刚刚解封,坚持不了多久的。”

    此时,方绍远才反应过来,感情说话的就是眼前为他挡住李登凡长枪的那把剑啊。

    稍稍犹豫了一下,方绍远还是一伸手一把握住了手中的长剑,然后身子猛地往右侧一冲。

    而李登凡用力过猛,方绍远撤力太快,根本反应不过来,身子一下就冲到了前面。

    方绍远反应很快,顺手就对着李登凡猛地一刺。

    李登凡中剑,整个人的身子一滞,随后以抢撑地,维持身体不到,慢慢的转过头来,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方绍远。

    “喂,是你要杀我的,我只是反抗而已,再说了,不就是刺了你一剑嘛,用得着这么看我啊!”方绍远一手持这宝剑挽了一个剑花,看着李登凡说道。

    “你!”李登凡刚开口说话,突然双眼一闭,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情况啊,我这一剑也没刺中要害啊,这就到下了!喂,你可千万别死啊!你死了,我可怎么办,无故杀死同僚,而且还是上官,我可是要倒大霉的!”

    方绍远一见李登凡倒下去了,顿时吓一跳,不过却不敢就此靠上去,而是先一脚踢飞他的长枪,这才缓缓靠上去。

    用手摸了一下,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死,灵魂还有波动,不过有些虚弱罢了!

    此时,就听见剑灵的声音再次响起:“哼,被幽冥剑刺中,即便现在不死,半天之后也必死无疑。”

    “喂喂,这家伙不能死啊,他死了,我可就遭殃了!你不是剑灵吗,有没有办法救救他!”

    “他不是你敌人吗,死了就死了呗,有什么可救的!”剑灵毫不在乎的说道。

    “呃,我可是你的主人,是我给你解封的,你得听我的!”方绍远不得不端起主人的架子。

    “就你这点水平,还想当本剑灵的主人,要不是你体内的算了,不说了!就当你是我主人吧!”

    “放心吧,这家伙死不了,幽冥剑刚刚解封,虚弱得很,这一剑顶多让他神魂受损,只是很疼,所以他疼得混过去而已!”

    “行了,别打扰本剑灵了,刚刚出来,我要好好休息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