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交谈
    站在山上的和尚见突然冒出一把剑来挡住了李登凡的攻击,顿时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了看的一旁的道士。

    “道士,本大王说了不准你们暗中出手,莫不是真的把本大王的话当耳旁风吗!”

    虎妖的身形再次出现,不过这一次他的而脸色比较难看愤怒。

    道士并没有转身,而是淡淡地说道:“剑的确是我送的那把秋霜,但是没发现这把剑的样子都变了吗!”

    “说实话,我真的很后悔将这把剑交给那小子了!”道士低声自语道。

    “当初我得到这把剑的时候,就已经发现此剑之不凡,可惜被下了极高的封印,哪怕以我现在都无法揭开封印。”

    “后来,我有了如今的惊风,这把剑也就弃之不用了!”

    “想不到现在剑居然破封了,而且还有剑灵的存在,我,我”

    虎妖噌的一下来到了道士的面前,嘿嘿地说道:“算了看得出来你也够倒霉的了,本大王就不和你计较了!”

    “赤玉,你真的不打算去夺回那把剑了吗?以我看如此灵性的剑很可能是先天灵宝,放弃了太可惜了!”和尚在虎妖消失之后,低声说道。

    道士用一种伸手摸了摸背后的惊风剑,用一种坚定地语气说道:“不用了,本道人已经将惊风炼作本命剑器,再也无法容纳其他的,哪怕是先天灵宝!”

    和尚摇摇头,嘿嘿一笑:“哎,你们这些剑修真是让人看不懂!”

    “不懂?和尚,你永远也不会懂的!”道士的声音越说越低沉。

    知道这李登凡并无生命危险,方绍远就放心了,看着手中的这把幽冥剑,方绍远也是一阵无语。

    好好的一把秋霜剑,居然就这么破封变成了幽冥剑,而且还多出一个剑灵来,世间之事怎会如此奇妙呢。

    不过方绍远明白,这幽冥剑的封印被迫开,他本人是一点都不知晓,看来和他体内的那颗珠子有关了,还真是一个神秘的宝贝呢!

    既然幽冥剑的剑灵说需要休息,方绍远便不打算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使用她了,再说了,依他现在金丹境的修为收拾一些低级阴神,还真用不到幽冥剑。

    原本看着方绍远被虐打,毫无还手之力,甚至好几次险象环生,差点送命,邱忠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甚至他还在想,日后一定要和这位当年泽袍把关系搞好,争取到庆临府去任职。

    至于李登凡看不上的那万人份的香火,邱忠也不打算重新交出来了,反正这些阴神也算是他解救的,那点好处也没问题了。

    只是,唯一令邱忠不高兴的是,他老弟邱勇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只是当时李登凡在场,他不好说话。

    只有等李登凡好搞定那方绍远之后,再慢慢询问一下。

    不过,谁曾想,这大占上风的李登凡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中了一剑,然后便倒下了,这也戏剧性了吧!

    邱忠看着正慢慢朝自己靠近的方绍远,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慌乱的很,很想拔腿便跑,但是不知道何故,就是动不了。

    “啊!啊!啊!”邱忠正瑟瑟发抖之中,突然感觉自己后背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随即浑身上下就遭到了无数的重击。

    顿时,他明白过了,那些之前还不断对他拍着马屁的阴神居然这么快就调转枪头。

    方绍远原本还想着怎么收拾这帮家伙,谁知道竟然见到这一幕,这和当初他们胖揍一顿邱勇然后把他叫出来的场景是何其的相似啊。

    微微一笑,方绍远来到了这帮阴神面前,然后轻咳一声,和声细语道:“好了,好了,别打了,这么打也打不死他,不用在本神面前演戏了。”

    “方土地,我们这就立刻了结了他!”一听方绍远这么说,这群人顿时吓了一跳,赶紧又让人跳出来结结巴巴地辩解道。

    “行啦,咱们怎么说也是同僚一场,没必要打生打死的,看见那没,没死!去,来几个人把巡察使李大人扶起来。”

    一听方绍远这么说,那群阴神是真的放下心来,毕竟若是李登凡身份不一般,若是真的死在这里,那可就糟了,不说别的,府城隍那关就不过了!

    “好了,你们先去我的土地庙中等着。”方绍远看着集镇外面坑坑洼洼的样子,和村民惊恐的神色,摇摇头自语道:“这帮家伙真是不让人省心,每次弄点幺蛾子都要本神善后!”

    “不能把帮忙就算了,还净添乱,要不把他们都弄死算了,一帮小杂鱼,死了就死了,大不了跟县城隍说一声,再换一些人来就行了!”

    方绍远的的声音没有可以遮掩,那些正往土地庙中走的阴神听到了,身子顿时一软,好些差点没一屁股坐下!

    其实,方绍远倒是不是真要杀他们,不过是有意吓唬吓唬他们,省得他们好了伤疤忘了痛。

    之前方绍远他们一直没有显出身形,不过打得极为激烈,集镇外面不断传来爆鸣声,地面上到处都是那李登凡用枪戳出来的一个个小坑。

    在集镇村民的心中,这肯定是敬爱的方土地又在和恶势力做斗争,他们坚信战无不胜的方土地肯定会得胜归来。

    不过时间久了,方绍远一直不露面,心头自然一阵忐忑。

    如今见到方绍远一露面,顿时放下心来,一个个朝着方绍远一礼便笑嘻嘻地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了。

    在土地庙中,李登凡其实已经醒来了,正如幽冥剑的剑灵所言,他却是是因为神魂受损,种疼到骨子里的痛令他瞬间就昏过去了。

    看见李登凡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的邱忠立刻连滚带爬地来到他身边,用手指着那些已经躲在角落的阴神不住地告状。

    不过李登凡并没有说话,而是慢慢地站起来,他正看着方绍远在和村民打招呼,那些村民见到方绍远的眼神中那股真挚的敬意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说实话,李登凡作为一个巡察使还是很尽责的,但凡庆临府中出现不法阴神,一旦被他查出来,他都毫不留情。

    这一次他之所以回来,除了还邱忠的人情之外,更重要的是挺邱忠说方绍远仗势欺人,不但欺压他们这些弱小阴神,还压榨凡人贡献香火。

    李登凡对于这种事情是最看不下去的,故而邱忠一说,他便来了。

    可是如今看来,这昔年的泽袍怕是变了,变得嫉贤妒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方绍远是多么的受此地村民的爱戴,若是他真的是那种压榨村民的阴神,村民的眼神不会仅仅流露出真挚的敬重。

    见李登凡并没有理会自己,邱忠还以为是他怕了方绍远,于是赶紧起劲儿地说道:“李大人,咱们趁那方绍远不在,赶紧回去禀告府城隍大人,到时候直接派兵前来抓捕!你看怎么样!”

    邱忠还准备再说下去的时候,突然李登凡开口道:“方土地,你来了!”

    看到外面走进来的方绍远,邱忠立刻朝李登凡背后一躲,口中弱弱地说道:“姓方的,别乱来啊,李大人可是在这里呢!”

    “咦,你醒来的挺快的吗!”方绍远对于邱忠视而不见,他看着李登凡微微一笑说道。

    “是啊,这还要多谢你手下留情呢!”李登凡一拱手说道。

    邱忠一看,不对啊,这一见面的架势不应该是喊打喊杀吗,怎么突然客气起来了。

    “姓方的,你想干什么,告诉你,少在这里套近乎,刚才李大人一时失手,现在肯定一举将你拿下!”

    “你闭嘴!”李登凡冷冷地说道。

    “哈哈,姓方的,听到没,李大人叫你闭嘴啊!”不过邱忠刚说完,就发现似乎有些不对劲,那些原本还瑟瑟不安的阴神却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同时他也察觉到一股严厉的目光扫向了他。

    是李登凡,为何他请过来的李登凡会叫他闭嘴呢,邱忠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方土地,见笑了!想不到方土地在这里会如此受尊重,令李某大开眼界啊!”

    李登凡的话令方绍远微微一愣,不过随即他便明白这李登凡应该是看到了自己在外面和村民打招呼的情景才这么说的。

    所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方绍远当年身处官场多年,这点思想觉悟还是有的。

    他微微一笑:“没什么,无非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罢了,李大人身为巡察司惩戒了不少害群之马,这才是方某令人敬佩!”

    “好比二十年前,明川县城隍为求续命,居然残害数百名小儿性命取其魂魄炼制婴魄丹,乃是李大人与其大战一天一夜将其力毙,自己身负重伤。”

    “三十五年前,刑捕司的总捕修炼阴邪法术,以犯事的阴神为材料炼制噬魂鬼,也是李大人不顾安危,与其恶战两天方将其拿下!”

    “四十八年前”

    方绍远在列举了好几个例子之后,这才缓缓说道:“李大人,小神说这些并不是为了大人歌功颂德,而是想说我所做的事情其实和李大人一样,都是尽忠职守罢了,所以大人无需夸赞小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