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炼化
    作为一名合格的下级,要时刻关注上官的神情动作言语,方绍远的这番应答不但直接夸赞了李登凡的所作所为,还间接的表示自己的这番作为也是以李登凡为榜样,不值一提。

    这种话听在李登凡耳中,顿时极为舒坦,哪怕他明知道方绍远在拍马屁,但是这种马屁再多来几个都是不嫌多。

    “恩,方土地,本神这次误听他人之言,令方土地受委屈了,等本神回去之后自当禀明府君,以方土地的修为屈居一个小小土地实在是可惜了!”

    眼看自己请来的靠山居然就这么迅速靠向了方绍远,邱忠一下子呆住了。

    “方土地,若没有其他事情,本神就先行离去了!”

    “哦对了,邱忠毕竟于本神有恩,这一次本神将他一并带走,还望方土地不要见怪!”

    李登凡看了看一脸畏惧的邱忠,顿了顿决定带上他,毕竟好歹也是泽袍一场。

    “且慢!”

    听到李登凡愿意带他一起走,邱忠慌忙跟上,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方绍远的声音,顿时身子一抖,用一种哀求的眼神看着李登凡。

    其实,李登凡此时也有些不悦,不过一来他是手下败将,而来方绍远也给足了他面子,故而也只能忍住。

    “怎么,方土地还有事?”李登凡不说是不是方绍远不愿意他带走邱忠,而是问有没有其他事,也算是问得巧妙,同时也是在间接警告方绍远,不要太多分。

    而方绍远则不在意李登凡的表情,他微微一笑,一个人顿时从半空之掉了下来。

    “哎呀,痛死我了!”

    邱忠一看,居然是他兄弟邱勇,顿时一惊大叫道:“二弟,你怎么了?”

    “哎呀,大哥,你终于来啦!咦,这不是李等”看到大哥不住地向他是眼色,邱勇终于会过意来,改口道;“李大人,就是这个姓方的强行关押我的,请大人主持公道!”

    邱忠此时真的是恨不得赶紧上前把他兄弟的最捂住,都什么时候,也不看看情况,这个时候还说这些有意思吗!

    李登凡看了看一脸微笑默不作声的方绍远,又瞪了一眼邱忠,随后便朝着方绍远一拱手称道:“方土地,告辞了!”

    看着李登凡快速地离去,邱忠一把扯住还不知道情况的邱勇,不顾邱勇哇哇乱叫,急匆匆地跟去了去。

    热闹看完了,方绍远转身看向了那些躲在角落的阴神,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诸位,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啊,赶紧各就各位吧!”

    见方绍远居然没有在追究他们的责任,一众阴神赶紧一通马屁,感恩戴德,然后屁颠屁颠地跑出去了。

    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方绍远看了看这土地庙,摇摇头就地盘坐下来,他现在需要好好静一静。

    经过这一次和李登凡一站,方绍远发现其实自己的实战能力实在是不咋的,除了躲还躲,要不是运气不错,这次真的惨了。

    别看那李登凡颇为看中自己,其实若不是他拜了,方绍远自问难逃一死,或许还要被那邱忠邱勇兄弟两羞辱。

    该如何在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呢,方绍远不禁扪心自问。

    “我说新主人,这种问题你怎么不问本剑灵啊,本剑灵身经百战,当年跟随主人的时候漫天仙佛谁人不惧!”

    清脆的声音突然想起来,令方绍远一下子回过神来,他面前浮现出了一把剑来,顿时微微一愣,随后一把抓在手中,差点忘了,自己体内多一个新住户。

    “幽冥剑的剑灵?”方绍远试探着问道。

    “什么幽冥剑的剑灵啊,又长又难听,你叫我幽冥就行了,或者小幽也行啊,这样显得人家还年轻嘛!”剑灵的声音显得极为活泼。

    这也行,方绍远对于剑灵的说法有些无语。

    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问一问的,不明不白的多了一个住户重要问清楚原委。

    “幽冥啊!”

    “哼!”

    “不不不,小幽,小幽!我来问你啊,我记得这把剑不是叫秋霜吗,怎么出来就变了个样,连名字都变了!”方绍远听出小幽的不满,顿时改口问道。

    “哦,这把剑本来就叫幽冥剑啊,只不过是那个牛鼻子老道眼拙看不出起来罢了!”小幽对于方绍远能够及时认错并改正的态度似乎很满意,回答得极为爽快。

    “那你怎么会被封印的呢?”

    “不能说!”

    “那好,那你原主人叫什么啊,是不是一个大人物啊?”

    “不能说!”

    方绍远不由一阵气馁,最后又尝试着问道:“那这幽冥剑是什么品级的法宝啊?这回这个总能说了吧!”

    “可以,后天至宝啊!”

    “啊?!”一听这话,方绍远差点没噎着。

    这法宝的品级再土地印中有一些简单的介绍,法宝分为先天和后天两类。

    这两类都按照下品、中品、上品以及极品细分。

    这先天灵宝乃是天地之间自然诞生的,而后天灵宝则是认为炼制的,理论上先天的要比后天的强。

    但是,若是一件法宝被称之为之宝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能够被冠以至宝指名,无论先天还是后天,皆可称之为这天地间最为强大的法宝。

    这小幽居然成幽冥剑是后天至宝,这简直就是难以令人相信,不是说至宝都能毁天灭地吗,这幽冥剑怎么看都不像有这种威能啊,而且这剑灵看上去也似乎有些不靠谱。

    “什么,你竟敢说本剑灵不靠谱,你,你,你,真是要气死本剑灵了!”

    方绍远可想象小幽此时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自己的气急败坏的模样,不过随后他一惊,为什么他脑子想的东西,这小幽都能知道。

    “切,本剑灵都说了,幽冥剑那是后天至宝,我作为后天至宝的剑灵,能知道你心里想什么还不是简单至极!”小幽很是骄傲的说道。

    “那以后我岂不是一点秘密都没有了吗!这可不行!”方绍远站起来转了一圈,随后自语道:“不行,我得想办法把她弄出去,这样放在我体内一点都没有了!”

    “别啊,你别啊!你要是不要我了,我的封印怎嘛办啊!呜呜呜呜!”

    一听小幽居然哭了,而且还有什么丰盈有关,方绍远顿时精神一震。

    “那,听着小幽,本主人收留你不是不行,但是你那个偷听别人心里话的能力不能再对我使用,否则一旦被我发现,直接驱除出境!”

    “好吧,你不愿意,本剑灵还不愿意听呢!你现在不过是初步炼化了这幽冥剑,只要你能够炼化三重禁制,本剑灵在不得允许的情况下,就不能听见你的心声了!”

    方绍远一听,顿时一想不就是三重吗,好办,几个时辰就能搞定了!

    “喂喂,别把我何为其他法宝相提并论,我可是后天至宝,天地间最强大的法宝之一,几个时辰,就你那点修为,若是本剑灵不配合的话,三年都不一定能够成功。”

    方绍远一听,现实一怔,不过随后笑道:“有你有你配合不就可以了!那你好好的配合,我就争取早日为你解开封印!”

    “好啊好啊,一共九重封印,靠你啦!嘿嘿,只要你能解开所有的封印,本剑灵保证你将会成为这天地间第二厉害的人物!”小幽很开心地说道。

    “第二?不用说了,第一肯定是你的老主人吧!”方绍远微微一笑说道。

    “那是当然了,老主人那可是天地间最厉害的!”剑灵小幽的语气中充满了崇敬。

    方绍远此时也不由对于炼制出幽冥剑的那位大人物充满了兴趣。

    “好了,新主人,快点来炼化吧,人家等不及了,我要解开封印,快点快点!”

    方绍远摇摇头,将幽冥剑重收入体内,随后按照小幽所传授的口诀开始炼化幽冥剑的第二重禁制。

    不愧是后天至宝,一天一夜的时间,才堪堪搞定第二重禁制,面对更复杂的第三重,方绍远感觉自己有些精神不济,需要修整一两天才能进行。

    “主人,你太没用了,真令人失望!”

    若非方绍远已经没有肉身了,否则这剑灵的话铁定让他猛吐一口老血!。

    瞧不起就瞧不起吧,反正也是只是被剑灵鄙视,外人也不知道,也不怕丢人,方绍远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在一处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太阳那那么的明媚,照射在大地上,万物生长一片生机。

    而就在这片生机盎然之地,却有一处那么一小处地面灰色暗淡,正中间端坐着一个黑袍人。

    早期对面,赫然卧着一尊浑身撒发着柔和的金色光辉的佛陀。

    佛陀的金光不如太阳那么刺眼,却比阳光要是灿烂多姿,绚撒在这片天地之间,但始终不能把黑袍人所在之处照亮。

    “哈哈哈,幽冥已被解封!老和尚,你的计划却似乎进展颇为不顺,当年你困我与此,待幽冥彻底解封之日,就是本尊出世之时。”

    “”

    平松子自从下山之后,一直追寻爱徒成云的踪迹,不过毕竟时间过去十年了,很多痕迹都几乎消失了。

    只是,面对师尊的压力,平松子不得不继续坚持寻找,他知道,毕竟他已经是元神境修士,而且天资极佳,十足极为看重他,否则也不会将自己唯一的嫡系血脉后裔交由他教导。

    故而,只要这一次他能够将那害死成云的凶手找出来并带回观中交由师尊处置,他还是有很大的希望能够活下来的,大不了以后低调一点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