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悲催的平松子
    “哎呀,真不容易,终于炼化了第三重禁制!”方绍远睁开双眼,一脸兴奋的说道。

    尝试着操控一下幽冥剑,方绍远发现此剑果然和他之间的联系加深了,而且他也发现了剑中的剑灵小幽。

    明眸、乌黑的秀发、赛似霜雪的肌肤、一袭紫色的罗裙、一脸俏皮的神色,顿时令方绍远愣住了。

    “喂喂,我说新主人,这么盯着人家女孩子看可是很不礼貌的。”小幽把嘴一撅,冲着方绍远叫道。

    “我可是你主人哎,看两眼有什么关系!行了,我已经炼化了三重禁制,该怎么屏蔽你的偷窥啊!”

    “什么偷窥啊,难听死了!你自己摸索吧,人家不理你了!”小幽说着,身形竟然就这么在方绍远面前消失了。

    作为幽冥剑的主人,方绍远发现自己居然无法令剑灵听从自己的命令,这主人当得真失败。

    不过,方绍远此时却有些担心,这道士若是知道他送出去的剑居然有这么大来头,会不会伸出抢夺之心呢。

    “放心吧主人,在没有解开封印之前,本剑灵是不会离开你的,要是那个臭道士真的敢来,看本剑灵不把他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小幽冷不丁地冒出来一句霸气十足的话。

    方绍远听了还下意识地点点头,不过随后赶紧回过神了来好好摸索幽冥剑,起码的先找出如何不让小幽在听到自己的心声。

    好在小幽所说的不假,炼化了三重禁制的幽冥剑已经和方绍远的心神产生了一丝联系,经一番尝试之后,总算是切断了小幽偷窥的可能。

    “对了,小幽,你既然是这天地间最强大的法宝,那你肯定见多识广,不知道你见没见过我体内的那颗金丹啊!他到底是什么来历?”方绍远心中一动,突然问道。

    “知道是知道一点,但是我需要征得他的同意才能说!”

    方绍远一听,顿时默不作声,还真和他想的差补多,这颗神秘的珠子真的有灵智,就是不知道他寄居在自己体内到底想干什么。

    过了一会,小幽又冒了出来:“主人,他说了,不能说!”

    “还是不能说!”方绍远不由有些失望。

    “是啊,他说了,主人你现在的修为太低了,不需要也不能够知道太多!他说,你只需要知道他不会害你,还会给你帮你化解为难就行了!”

    这话说得真是直白,方绍远不由翻翻白眼。

    “哦对了,主人,他还说了,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需要大量的天地灵气,最好是五行灵气,越精纯越浓郁越好。”

    “要求还挺多呢,你问他,之前那种行不行,也不怕撑死他!”方绍远没好气地说道。

    小幽很快就回复了:“主人,他说了,之前那几次就不错,不过还不够,多多益善!而且他还说了,你就是弄再多的也撑不死他。”

    “靠,真把老子当苦力啊!”方绍远忍不住爆粗口。

    “主人,他还说了,只要主人尽心,他不会亏待主人的,吸收的灵气越多,他就可以弄出更多的那种灵液出来帮助主人提升修为!”

    一听小幽这话,方绍远不由心动了,这珠子分泌出来的灵液功效真的很不错,而且除开这个之外,他越厉害对自己帮助越大。

    “好吧,你跟他说,本主人答应了,不过本主人要是遇到危险,他还的出手帮忙才行,可不能修手旁观!”方绍远先把对自己有利的要求提出来。

    “放心吧,主人,有我呢!本剑灵出马,一切手到擒来!”

    “不对啊,小幽,也没见你对本主人这么上心啊,说,你和他到底私下达成了什么协议!”方绍远不满地说道。

    小幽才不畏惧方绍远,直接说道:“恩,主人,疑心病也是一种病,得治!”

    “行了,本主人知道,不就希望他帮你早日解除封印吗,有什么不好说的,还非得讽刺一下你的主人!”

    谁知道,好半天都没有小幽的回应,方绍远也有些慌了,怎么说着小幽也是他手中的一张王牌,可不能真得罪死了。

    “呜呜,人家就是想早点揭开封印找到老主人而已,有什么错吗!”幸好,小幽自己又开口了。

    其实方绍远也明白,以他的实力地位根本不足以驾驭幽冥剑这样的至宝,小幽迟早也要去找她的老主人的。

    把话说开了也好,起码以后不会对幽冥剑有过分的想法,毕竟不属于自己的,强留也没用。

    或许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过了,毕竟利用完方绍远再一脚把他给踹了是不太好,于是小幽又开口道:“哎呀,新主人,放心好了,在小幽走之前,肯定把把调教成为天地间一等一的高手!”

    小幽果然守信用,开始指点方绍远如何战斗,并且传授他一些修行上的诀窍。

    几天的修行下来,方绍远法力并没有增加,但是战斗能力那是提升太多了。

    他有自信,若是在遇到李登凡,绝对不会像之前那么狼狈了,虽不一定能打赢他,但是自保绝对绰绰有余。

    “小方啊,刚才本剑灵察觉到似乎有人以天机之法在演算你,虽说被我打断了,但是本剑灵因为才解开第一重封印,反应上稍微慢了点,所以对方应该还会推算出一些端倪,要是真被对方找上门来,你可别怪我!”

    经过几天的修行,这幽冥剑的剑灵小幽对于方绍远是越老越不客气了,小方都叫上了,不过方绍远也很无奈,打是打不过对方,比年纪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小幽对有他有指点之情,所以最后对小方这个叫法也就认了。

    如今一听小幽说居然有人会推演他,却是有些意外,他所认识的人中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无非就是和尚道士还有那个虎妖,以及远在大卫都城的那位凌城隍。

    不过,这四个人若是要推演他的话,应该早就推演了,没道理现在才这么做。

    既然不会是他们会是谁呢?方绍远脑子飞快的旋转起来,随后一拍大腿,顿时想到一个人,那个早就被神秘珠子一口吞掉的好像叫做成云子的年轻道士。

    方绍远记得这个道人曾经说过他的师尊乃是一位元神境的修士,莫不是杀了小道来了老道。

    可是,好像最应该先找的是那个打杀了小道士肉身的虎妖吧。

    一想到这里,方绍远的神情也严肃起来,这几天一直忙于修行,却忘记了这和尚还有虎妖暗算他的事情。

    现在想来,和尚的做法倒是可以理解,以佛门秘法控制住他,然后就可以利用他去找到胎石。

    但是,虎妖的做法就令人深思,这分明是要直接从灵魂上彻底消灭方绍远啊,难道他不想得到胎石吗,或者说他其实是为了保证胎石不被其他人得到。

    联想到和尚他们曾经说过虎妖曾得胎石点化才有今天的修为,难道说虎妖其实根本不曾忘恩负义,而是为了保护胎石,仅仅在表面作出一幅想要得到胎石的假象。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若是实事这样的话,虎妖吞掉前三任土地德作法也就有了解释,就是为了防止胎石被找出来而已。

    当然,这一切都是方绍远的猜测,真相到底如何,只能有待事态的进步一发展了。

    而现在,方绍远要做的就是干净提升实力,鬼知道那个倒是的元神境师尊何时会找到这里。

    方绍远已经想过了,万一这老道士找到这里,他就拼了命也要跑到虎妖那里,凭什么他作恶,需要自己一人承担呢。

    可惜,方绍远不知道的是,其实在那平松子推算方绍远的时候已经先一步推算出了虎妖,不过却被虎妖直接掐断了推演。

    好容易找了线索,平松子如何肯放弃,于是接着推演,这就把虎妖惹怒了。

    于是乎,双方一人一摇就这么隔空以元神拼了一场。

    这平松子虽然厉害,可跟虎妖相比还是差了不少,以推演之法相较量,最终落败。

    若非关键时刻报出已经是洞虚境界的师尊的名号,估计平松子的元神都要被虎妖打爆。

    不过虎妖这厮也是无耻,他居然直接告知平松子他徒儿的金丹在破风山土地方绍远手中。

    那平松子虽然不信一个小小九品土地还能对付自己的金丹境徒儿,可惜他打不过虎妖,只能将信将疑之下显示着推演一番方绍远。

    可惜啊,平松子还真是时运不济,居然被小幽发现了,强行掐断了推演,这下好了,原本就伤了元神,硬撑着演算方绍远,如今被强行终止,元神再次受伤。

    这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平松子此时元神二度受伤之后,说句难听点的,修为暴跌,以及跌出元神境的范围。

    原本他还打算休养一段时间再说,不过却接到了师尊的询问,没办法,只好把自己演算的结果说出来。

    而他师尊只说了一句话,“那还等什么,先把那土地解决了再说!”

    没辙,平松子只能强行压制住自身伤势,快速向破风山地界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