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再入地府
    第二天,方绍远子在小幽的催促之下,在下下潜到地下,不过却不知道为什么,使尽全力却不能如前几次那般引来大量厚土之气。

    无论方绍远怎么解释,小幽都觉得是他故意的,还说方绍远是过河拆桥,得到了她的好处就把她给甩了,搞得方绍远好似始乱终弃一般。

    好言相劝之后,总算令小幽重新高兴起来。

    事后,方绍远曾经问过小幽有没有再听到什么身影,小幽却摇摇头,说这一次什么动静都没有。

    对此,方绍远不得不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出现声音,就能弄来厚土之气,没有声音,则没有厚土之气,莫非正是厚土之气乃是声音的主人弄来的,之所以搞得如此大的动静,就是引起自己的注意吗。

    可惜,一连十多天,方绍远都曾下去试过,但是却毫无收获。

    就在方绍远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他在积攒的香火的时候,却读到了一条令他有些为难的请求。

    原来,这破风山集镇如今也算是这平湖县一处较大的市集了,每日人来人往的,原本穷得食不果腹的村民如今一个个不说腰缠万贯,却也生活富足。

    人呢,一旦物质上有了保障之后,在生活上呢就有了其他方面的追求。

    就好似陈太平夫妻俩,婚后两年也没个孩子,只是当初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连大人都养不活,对于有没有孩子倒也没太在意。

    但是现在不一样啦,家中有田又有屋,还有生意铺子,日子过得是富足了,可攒了这一份家业,没人继承可不行啊。

    这不,夫妻俩把注意打到了土地公的身上,在他们看来这世上没有他们破风山的土地办不到的事情。

    方绍远就为难啦,这其物质方面的东西,什么丰衣足食之类的他都能满足,这生小孩儿这种事情那是人家送子观音做的,他一小小土地能干什么啊。

    不过不帮忙吧,似乎又会打击到自己好不容易在村民心目中建立起来的高大上的形象,两头为难,真的让方绍远发起愁来了。

    见方绍远无心修炼,小幽突然蹦出来,她笑嘻嘻地问道:“小方啊,这是怎么了,愁眉不展的,是不是那个开眼的家伙得罪你了,本剑灵亲自出马,削他!”

    方绍远冲着小幽苦笑一下,没有言语。

    小幽顿时不干了,冲着方绍远嚷起来了:“小方,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本剑灵难得大发慈悲,你居然不领情,好,以后有什么事情可千万别求到本剑灵头上!”

    见状,方绍远只能将这件事简单的说了一下,小幽歪着脑袋,扎巴着眼睛看着方绍远,一脸惊异地说道:“不是吧,小方,就这点破事儿就难倒你啦!你的能耐低得超乎本剑灵的想象啊!”

    已经被小幽鄙视过无数次了,方绍远倒也无所谓,他直接无力地说道:“小幽,这生孩子的事情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我一个小小土地能做什么啊,那都是人家送子观音做的事情。”

    “观音,观音那小丫头什么时候开始做送子的行当啦,简直笑死本剑灵了。”小幽突然捧腹大笑道。

    方绍远用以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小幽,直到把小幽弄得浑身不自在,停住了才罢休。

    “喂喂,小方子,你这么盯着人家干吗,我脸上有花吗?”小幽不满地交道。

    “不是,小幽,你连送子观音都认识啊,那可是观音大士的化身哎,别瞎胡乱说啊!”

    这地府实力在三界各大势力中属于垫底的,故而漫天仙佛每一个得罪得起。

    这不,每一个到任的阴神的大印里都会将这三界之中各大势力的强者都简单的介绍一遍,不为别的,就是要让每个阴神都认清楚人,别在莽撞得得罪了什么厉害的人物,到时候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方绍远对于观音大士的一个化身送子观音还是知道的,那可是佛门一等一的强者,就是她的一个化身也不是它这个小小土地可以随意议论的。

    据说这些强者可以以神识扫遍三界,谁要是背后议论他们,就会被他所察觉。

    如今见小幽如此肆无忌惮评论观音,还这样的嘲笑,简直让他心惊胆战的。

    见方绍远一副心有戚戚的模样,小幽不禁冷笑道:“放心吧,就观音那小丫头,发现不了本剑灵的,否则本剑灵这三界第一的名头岂不是白叫的。”

    想小幽虽然有时候嬉嬉闹闹的,没个正形,不过却是还分得清轻重,这话应该不会乱说的。

    “哎呀好了,这天地第能够推断算出我的没几个人,肯定没有那小丫头的事儿,你就放一个万个心吧!”小幽毫不在意的说道。

    “那,送子这种事情本剑灵不是很明白,但是投胎转世我倒是清楚得很,你在地府有没有熟人啊,地府那么多鬼魂在奈何桥等着投胎,你找那判官什么的给你弄一个投到那户人家不就行了。”小幽不经意地说道。

    顿时,方绍远眼前一亮,是啊,这个道理自己怎么就没有想明白呢,不过这事儿还是有些难办啊,陆判这家伙会不会给这个面子难说啊。

    自己朝他那一站,说不定人情没讨到,还惹来那家伙的杀机那就不妙了,毕竟自己应该就是那家伙给稀里糊涂地弄死的。

    不过,随即,方绍远想到了那都城隍的玉印,这个是不是可以借用一下呢,反正这一次自己不过是借用一下他的名头,应该不会有什么岔子吧,就当做是是他之前没有就自己的一个利息吧!

    于是乎,方绍远事先知会了一声小幽,让她注意点,别被玉印给差距到她的存在。

    谁知道,小幽却用一种蔑视的口气说道:“就那那块破玉,别闹了小方,一个区区中品后天灵宝,在本剑灵面前就是个渣渣,被它发现那本剑灵还怎么在这三界中混啊!”

    对此,方绍远也只能无言以对了,真不知道小幽口中的老主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居然把小幽的性子给教导成这样。

    不过,还真别说,这玉印待在方绍远身上一点异常都没有,然后他便直奔地府而去。

    来到阴阳两界的通道处,方绍远拿出了自己的大印给那守大门的阴神检验。

    “破风山土地?印章是没错,不过你不知道土地是不能随意离开自己的地界吗,你这个时候跑来这所为何事?”

    阴阳通道乃是很重要的地方,守卫在这里的阴神一身金甲,手持利刃,散发着不亚于元神境的波动,举手投足之间都令方绍远一阵心惊。

    “两位,小神这次乃是奉了我们都城隍大人之命前来拜会陆判大人的。”方绍远点头哈腰地说道。

    “都城隍大人!”那两名守卫顿时神色微变,看向方绍远的神态已经缓和很多,不过依然没有让他通过。

    “不是本神不相信,你不过是一个小小九品阴神,都城隍大人能够什么事情交给你办啊?”

    方绍远面不改色,一边递上玉印,一边一脸严肃地说道:“两位大人,上头的事情不是我们这些小神可以知道,两位不要多问,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反而不是什么好事儿!”

    接过方绍远递过的玉印,两个守卫看到玉印底部的刻字,顿时神色突变,手一抖差点没把玉印掉地上。

    方绍远一把拿过玉印收好之后,这才笑眯眯地问道:“两位大人,不知道小神能否通过啊?”

    两个守卫面面相觑,最后一挥手道:“走吧走吧!”

    等方绍远离去之后,其中一个守卫小声地说道:“哎,咱们都城隍大人似乎和陆判大人关系不是很和睦,怎么会突然让这么一个小小土地传递什么消息呢?这其中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另一个守卫批了一眼自己的同伴:“亏你还是阴阳将军呢,看得东西还没刚才那个小小土地透彻呢,那两位的事情岂是你我可以关注的!好好守门吧,有些时候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之前那个守卫顿时用一种敬佩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同伴,令他的同伴感觉倍儿有面子。

    方绍远可不知道自己成功的糊弄了守卫阴阳通道的阴阳将军。

    他此时已经处于阴间,但是阴间那么大,他发现自己不认识路了。

    整个阴间没有阳光,只有一弯阴月悬挂着,无数的银魂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方绍远注视着一队队的阴魂排成一条线往前走着,队伍两边每个一小段距离就有各有一个手打魂鞭的青面獠牙的鬼差不断地吆喝着。

    只要有那个阴魂行进的速速稍稍慢一点,就会招来一顿毒打,方绍远很幸运自己当时没有遭到这种待遇。

    或许是方绍远停留在原地时间有些长了,便有巡逻的鬼差径直走了过来。

    “为,看的样子应该是土地,不过你一个土地待在这里做什么?”那一队鬼差的的队长青白色的脸凑了上前问道,语气之间充满了阴气。

    顿时,方绍远惊了一跳,随即打着笑脸问道:“在下破风山土地,奉我们城隍大人前来给陆判大人传一句口信。”

    “口信?”那鬼差上下打量这方绍远,随后一挥手“”来啊,把这什么土地先扣起来,带回去慢慢审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