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被敲诈了
    面对鬼差的兵器加身,方绍远虽说有些惊诧,却也并不是很担心。

    怎么说他也正牌土地,就连那两个元神境地守阴阳通道的阴阳将军都糊弄过去了,还担心这些个连品级都没有的小小鬼差。

    不过很快方绍远就明白了什么叫做阎王易惹小鬼难缠。

    这一队鬼差一把方绍远押进了一处叫做巡逻哨所的地方,便碰的的一下将方绍远关进了一间牢房中。

    而且这牢房还真不一般,方绍远只要用力晃动栅栏,便会感到一股巨力将其双手弹开。

    若不是方绍远如今好歹也有金丹境,说不定会被直接飞出去。

    这一关就是好半天,无论方绍远怎么交换,就是没有任何鬼差前来看一眼,哪怕他们就在不远处聊天吹牛。

    此时,方绍远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他想到了有一次曾经和陈青之在闲聊之时所说话的话。

    这地府为十殿阎王掌管,之下分为两大派系,一位阳系一为阴系。

    所为阳系就是一城隍为代表的一种在阳间任职的阴神,而阴系则是以判官为首的专门处在阴间干活的阴神。

    而之所以分成这两系,就是因为这所有阴神都需要的香火给闹得。

    按说每一个阴神每年都会有地府发放的俸禄,也就是香火,每一个品阶的阴神,无论是阴系的还是阳系的,都一样,没有什么区别,照理说不应该会为这香火而产生矛盾。

    但是这香火乃是阳间凡人所供奉的,一般而言对于凡人,他们都会供奉土地啊,山神啊还有城隍之类的阴神,也就说所谓的阳系阴神。

    而阴系的阴神,绝大部分很少会有凡人供奉,比如黑白无常,那个凡人会闲来无事供奉他们啊,这不是嫌自己的命长嘛。

    故而地府所有的香火俸禄的开支绝大多数都是由阳系阴神上供的,而后交由地府统一发放。

    说句实在话,香火这东西哪个阴神不喜欢啊,故而但凡阳系阴神都会将该交的份额上交之后剩余的都会自己截留下来,无论是自己修行还是结交同僚上司那都是用得着的。

    这一点,瞎子都看得出来,而方绍远最为阳系最低级的阴神,他自然也这么做,否则他的修为还有那金身怎么弄的,还不是这么扣下凡人供奉的香火来的。

    这么一来,阴系的阴神就不乐意啦,哦,同为地府阴神,凭什么你们阳系阴神一个吃香的喝辣的,俺们阴系的就得吃糠咽菜的。

    所以啊,每每有阳系阴神到地府办事,这些阴系阴神都会趁机做点事情,从哪些阳系阴神手中捞点油水。

    中高级的阴神嘛手中权力大点,吃相也好看一点,最多就是在自己的之权范围内吃拿卡要的,一般而言阳系阴神为了自己所办的事情,也都认了,只要不过分,该给的给,该送的送,绝不含糊。

    但是对于一些低级的阴神,就好似方绍远这样的土地,若是没有跟着至少县城隍一级的阴神前来地府的话,嘿嘿,那些小小的鬼差都就不会客气了,往往直接抓住机会就绑票,不给香火,不好意思,你涉嫌危害地府治安,需要配合调查。

    想一想,这理由多高大上啊,还没法反驳,若是不交的话,那就拖着呗。

    我们阴系的不怕,反正没油水可捞,但是你阳系的就不一样啊,说句通俗点的,每多耽误一分钟那就是少挣一分钟的香火啊,多心疼啊。

    故而弄得现在那些低级阴神都不敢单独一人下阴曹地府,没有上官带着,那也得至少凑出十个以上的同僚一起才敢行动。

    莫非自己就遇到了这种情况,方绍远看着这些穿着却是寒酸得狠得鬼差,心中不由这样想到。

    于是乎,方绍远隔着围栏高呼道:“兄弟们,在下确实又要事求见陆判,还望诸位行个方便!”

    同时,有些心疼地掏出一小团百人份的香火朝着那些鬼差眼前晃了晃!

    嘿,还别说,那些鬼差顿时来那个眼发光,也不装聋作哑了,为首的那个队长笑眯眯地走过来,伸手就要来拿那香火,不过却被方绍远一下子闪过了。

    “怎么,这位土地你戏耍兄弟们呢!”那队长一把捞空,顿时不悦道。

    方绍远则眯着眼睛说道:“这位差大哥,小神虽然只是一个小小土地,不过却也懂得规矩,只是咱们的说好了,拿了香火,就得放小神离去!”

    “毕竟小神却是身负重要任务,可耽误不起!”

    那鬼差用一种怀疑的神色看了看方绍远,最后双手一拍把头一扬,开口道:“一口价,五百人份的,只要你拿得出来,兄弟们自然放你离去!而且还给你给个路条,只要亮出这路条,自然不会再有其他人找你麻烦。”

    方绍远低头做出思考的神色,心中却是在偷笑,原本还以为这鬼差会狮子大开口呢,谁知道居然张嘴只要了五百,害得他白担心一场。

    不过样子还得装,好一会儿,直到那队长有些不耐烦了,方绍远这才一幅心疼极的模样,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掏出五百人份的香火,然后紧紧地握在手中,那队长费了老半天的劲儿才抠出来。

    “大哥,香火我可是给了,你可不能不讲信誉啊!”方绍远苦着脸一把拉着那队长的手不住地摇着。

    那队长使劲儿从甩开方绍远,这才一挥手,上来一个鬼差,用钥匙打开牢门,放出了方绍远。

    收好凭据,方绍远回头看了看那处巡逻哨站,对于那些鬼差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有一丝记恨,觉得他们也是可怜人。

    毕竟谁叫地府如今式微,那些上交的香火有很大一部分要交到天庭还有佛门灵山那里。

    方绍远这样的阳系阴神还能各凭本事多捞些香火,这些阴系的阴神,尤其是那些低级鬼差,却只能在经过层层盘剥后领取少量的香火,居然沦落到要靠这等手段来多弄些香火,确实是可悲啊。

    当然,方绍远也仅仅是感叹而已,他自己如今还走在悬崖上走钢丝,自身难保,也操不了那份闲心。

    现在还是抓紧时间感到陆判那里看能不能弄来投胎的指标,好让陈天平一家能够个一儿半女的继承香火。

    还别说,那队长给的路条收据还挺有作用,凡是有想要上前强行掳走方绍远的,只要亮出这条子,一个个虽说面色不渝,却也都不再下手,只是感叹自己时运不济,被人早下手一步。

    还好这判官殿极为出名,方绍远在花了点心思问了问之后,总算是找到了地方。

    看了看熟悉的环境,方绍远整理了一下服饰,深深的一口气,便大步朝着大殿走去。

    “站住,来者止步!”大殿的守卫手执长戟将方绍远拦住了。

    方绍远撑开笑容,对着那守卫深深一礼,十分客气地说道:“破风山土地,方绍远求见陆判大人,还望两位能够通禀一声!”

    说着,方绍远便递出了两份五百人份的香火。

    原本还瞪着双眼的守卫见到香火,两人对视一番,不动声色之间便收下了,随后其中一个对着方绍远说道:“恩,你在这里瞪着,我去禀告判官大人,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判官大人日理万机,会不会见你这个小小土地还未有可知。”

    靠,这不就是收了钱还不一定能办成事儿嘛,方绍远心中暗骂,不过脸上笑容不变,显得十分的恭敬。

    没一会,那守卫神色难看地跑了出来,同时朝着方绍远一推:“走走走,判官大人说了,他忙得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的。”

    一听就这话,在看看那守卫的脸色,方绍远就明白这陆判肯定是不愿意见他,而且还没给那守卫好脸色,估计若非看在自己送的那香火的份上,恐怕守卫就不是简单的恶语相向了。

    不过就这么走了,事情完不成,而且还白白浪费了这么多香火,对于自己在村民心中的形象也有损害,方绍远心中有些不甘。

    再想了想,方绍远一咬牙,干脆重新转身,不等那守卫上前阻拦,直接将玉印掏出来朝着守卫一扔。

    还以为方绍远要袭击他们,守卫吓了一跳,不过当接到玉印的时候,那守卫这才放下心,然后把玩了一下冷着脸说道:“这玉印虽说不错,不过本神可不想再受判官大人的气,所以呢,这玉印我留下了,你赶紧走吧,看在玉印的份上,本神就不予计较擅闯判官殿的罪了。”

    方绍远冷笑一声,朝着守卫喝道:“大哥,麻烦你看清楚东西在说话,小心祸从口出啊!”

    虽然对于方绍远的无礼极为不满,不过看他有恃无恐的样子,那守卫还是决心把玉印在仔细的看了看。

    一开始守卫还不在意,看见玉印底部的三个字,随口念道:“凌焕然?这谁呀!”

    不过随后,守卫顿时想起了什么,声音陡然提高数倍:“凌焕然!”

    “大卫国都城隍,凌焕然,凌城隍?”那守卫用疑惑的语气看着方绍远问道。

    看到点头的方绍远,那守卫顿时神色大变,随后一把抓起玉印撒腿就往大殿之中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