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陆判
    在大殿外面等了好一会儿,那守卫这才露面,然后用一种惊疑不定地神色看着方绍远。

    “判官大人请你进去!”

    “有劳了!”方绍远说着一拱手就进去了。

    另一个守卫用一种询问的眼神看了看刚出来的同伴,而他的同伴则低声说道:“是真的,我看陆判大人神色不是很好!待会等那个土地出来,那香火记得还给他。”

    “老戴,还要还,这都到手了,不用这么紧张吧!”

    “一个跟都城隍关系密切的土地的香火你也敢要,不嫌烫手啊!谁不知道咱们陆判和那都城隍一直不对付!”

    老戴看着自己的同伴那肉疼的模样,顿时下定决心以后要和这家伙拉开距离,否则迟早要被他拖累了。

    上一次来这里,仅仅在大殿之外待了一会,连大门没进得去。

    这一会,方绍远虽说藏着心事,却也不妨碍他带着游览的心态看一看这判官殿。

    这阴间的建筑基本上都是沉阴木制成的,而沉阴木最大的特点就是水火不浸,而且坚固难摧,确实是建造建筑的好材料。

    虽说这沉阴木不是很珍贵,不过就产量而言也并没有达到烂大街的地步,能够以此木建造大殿,也算是一个大手笔。

    真不愧是掌管阳间万里土地万物生死的一品判官。

    而且看着大殿的墙壁还有梁柱等等都刻满了符咒禁制,显然这座大殿应该也是一座大阵,一旦有外敌入侵的话,这反击之力也是不得了啊。

    大殿的设置与阳间的府衙较为类似,最上首乃是一张桌案,桌案的后面则摆放着一张太师椅,应该就是判官的专属座位了。

    而这座椅的正上方悬挂着一块匾额,上面写着赏善罚恶四个大字。

    这字体刚劲有力,看到这四个字,方绍远有一被人审问内心的感觉,顿时有一种莫名的压力迎面而来。

    好容易甩掉这种感觉,方绍远将目光投向了那桌案。

    桌案右上角摆放着一只木盒,里面应该存放着判官的大印。

    在木盒的旁边则搁着一只似乎是铁制的毛笔,按照方绍远额推测,应该就是传说中一笔判生死的判官笔。

    而在桌案的最正中,摆放着一本被打开的书册。

    看那书册神光流转,显然不是凡品,随即方绍远的脑海里浮现出三个字——生死簿。

    心中有意去看一看,但是摄于判官的畏惧,方绍远一时有些逡巡不前。

    不过坐等不来,右等不来,方绍远一咬牙,顿时打着胆子蹑手蹑脚地走了上前。

    “恩,你干什么?”

    方绍远在还来得及看了一眼,瞥见了上面一个人名,就听见一道威严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身子微微一僵,方绍远慢慢地转过了,就看见一个身形壮硕,头戴燕翅帽,一脸刚硬,身穿红色官袍,脚踏黑底靴的中年男子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能够在这里出入,又穿着高级阴神的官袍,且有如此威慑力的非判官莫属了。

    方绍远一个健步冲上前去,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深深一礼,恭恭敬敬地说道:“小神破风山土地方绍远,拜见判官大人。”

    “恩,你就是方绍远?”那陆判显然被方绍远的举动微微惊到了,看着方绍远那张年轻的脸,顿时一捋嘴边的胡须,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

    见自己大礼参拜,这判官居然就是不开口让自己起来,这叫什么事儿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下马威。

    不过面对和都城隍一个级别的判官,方绍远有气也得忍着。

    好半天之后,那陆判才仿佛清醒过来,看着方绍远还行着大礼呢,顿时轻咳一声,一摆手道:“哦,方土地免礼!”

    就盼着这句话呢,方绍远麻溜的就站了起来。

    “好,本判记得你刚到任不足两月吧,想不到就已经步入金丹境界,看来凌城隍很看好你啊!”陆判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意味深长地说道。

    看着陆判手中把玩着玉印,方绍远心中一凛,神色不变,依然恭敬有加地回答道:“承蒙凌城隍看重,对小神略加指点,这才有了小神如今修为。”

    “当然,也要感谢陆判大人给予小神道破风山赴任的机会,这才能够有幸解释凌城隍大人。”

    对于方绍远的话,不置可否,陆判放下手中玉印,看着方绍远淡淡地问道:“感谢的话就比说了,这乃是本判应该做的。”

    “好了,现在说说吧,你这次带着凌城隍的玉印来本判这里所为何事啊!”

    一听这话,方绍远知道重点来了,能不能一举拿下名额就看自己这张嘴了。

    微微一礼,方绍远稍稍理了一下思绪,缓缓开口道:“陆判大人,这一次小神前来其实在半道上出了一点意外!差点就见不到大人了。”

    见方绍远居然左顾言他,陆判顿时心中有些不悦,要不是一来看在自己有错在先,误判了方绍远的生死,二来这方绍远如今似乎和凌焕然扯上了关系,陆判肯定听不得他的废话,直接叫人把他叉出去。

    不过现在嘛,不可能真的因为这点小事就这么做,故而陆判只能轻哼一声表示不满。

    虽然陆判没有顺着自己的话头问下去,令方绍远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接着说道:“小神居然被巡逻小队的鬼差给拿下了!”

    一听这话,陆判顿时更加不悦,鬼差拿人的目的无外乎是为了香火,这些都是阴系和阳系的默认的举动,这方绍远把这话拿出来说有什么意思,难道还要自己为他出头吗,简直就是乱弹琴。

    “陆判大人,虽然小神最后用五百人份的香火解决才得以脱身,不过这件事却令小神感慨不已。”

    见方绍远还在为这种小事喋喋不休,陆判心头大怒,他决定若是方绍远还这么纠缠不清,便直接名人叉他出去,哪怕是凌城隍的面子也不管用。

    方绍远好似没看见陆判已经铁青的脸色,他接着说道:“大人,小神见咱们这阴间的同僚居然为了区区五百人份的香火就做出如此事情,实在是是心痛啊!”

    “来人啊,给我把这个”陆判终于忍不住叫人了。

    突然就听见方绍远话锋一转:“所以,陆判大人,小神最见不得同僚受苦,所以决定一个人的名义先捐出五千人份的香火,资助一下手头紧张的同僚,还望大人莫要嫌弃太少!”

    “大人,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守在外面的鬼差一下子跑进来两个恭恭敬敬地站着说道。

    陆判看着表情错愕的方绍远,顿时这“把他给我叉出去”的话就说不出口,最后只得讪讪地吩咐道:“给这位方土地帮一把椅子来!”

    一听这话,方绍远顿时连连摆手:“使不得,使不得啊,陆判大人,在您面前,哪有小神坐得份啊!使不得,使不得!”

    看着方绍远那神情惶恐的样子,陆判身子直哆嗦,但是又不能发作,只能把脸一歪,然后轻轻一挥手:“既然如此,你们下去吧!”

    虽然两个鬼差表面上没有什么,不过心里头却对方绍远产生了一种这哥们有些深不可测的念头,毕竟不是谁来都能让陆判赐座的。

    “咳咳,方土地啊,你这个心思不错,本判代表手下先表示谢意!”

    “哎呀,陆判大人,您这是干什么,小神哪里受得起啊!”

    其实陆判也只是做做样子,见方绍远如此上道,也就借坡下驴,重新坐好。

    “大人,其实小神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在想如何解决这种情况的发生,毕竟大家都是同僚,一个锅里搅饭吃的,这么下去只会加深矛盾,于大家都没有好处的。”

    一听方绍远这么,陆判顿时来了兴趣,心道,这小子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方绍远时刻关注着陆判的脸色,当他发现陆判神色之间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眼神中却流露出一丝感兴趣的意思,顿时知道机会来了。

    于是乎,方绍远便打起精神开口道:“不知道您觉得一个孩子对于凡人的意义有多大?”

    陆判见方绍远挑了个头,又自己转化了话题,顿时有些不解,不过他此时已经有了一些耐心听下去,故而他淡淡地开口道:“无非是后继有人,传承家族而已!”

    猛地一拍手掌,方绍远竖起大拇赞叹道:“着啊,大人果然见识深远,就是这么个理!”

    对于方绍远的马屁,陆判并没有在意,他在意的是方绍远接下来会说些什么,他似乎已经有些明白方绍远的意思了。

    “大人,其实在来见大人之前,小神接到一户人家的祈祷,他们家数年没有小孩,眼看岁数越来越大了,在没个孩子,这家可就不是家了!”

    “故而他们希望小神能够帮助他们完成这个心愿,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看着陆判面无表情地地听着,但是就是不开口,方绍远只能心中暗骂,但是脸上继续一幅于心不忍的模样。

    “虽然小神对此束手无策,但是小神知道,大人这里肯定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故而小神斗胆恳请大人圆这对夫妻的多年心愿吧!”

    “大胆,方绍远,你可知是你所求之事会有什么后果吗?”

    突然,陆判神色一变,一拍惊堂木大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