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说服
    面对的陆判的质问,方绍远显得很淡定,他微微抬着头看着陆判一拱手道:“大人,小神知道。但是”

    “哼,但是什么,你明知道这件事会有多大风险,还敢提,这不是明摆着要拖本判与你一起陪葬吗!”

    这句话说得有点重,方绍远也知道地府如今是什么景况,无论是天庭还是佛门都插了一手。

    虽说名义上地府依然独立自主,运转体系也全是地府人员,但是只要天庭和佛门开了口,无论如何,地府都要满足。

    就好比送子这种事情,原本谁家该生男生女,一生能够几个子女那都是天注定的,在生死簿上那是有定数的。

    但是现在,佛门的观音大士为了自身的修行,硬是将这一定律打破,还弄了一个字号送子观音的化身专门负责这件事。

    而凡间之人对于后继有人这一观点是在为看重的,自从有了送子观音,阳间修建了多少送子观音的庙宇啊,但凡求子皆去拜祭,这里每年要产生多少香火,全都不观音生生夺去了。

    这地府如今的财政状况每况愈下,和这种油水极多的职权被间接剥夺有很大的关系。

    不过这个世界乃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地府实力低,自然只能忍着。

    而如今陆判听方绍远的意思,不亚于虎口拔牙啊,那观音大士身为佛门的强者之一,是那么好相与的,一旦被她知道的话,那结果可想而知了。

    对于陆判会拒绝这一点方绍远已经有所预料,故而他并没有露出丝毫诧异之色。

    “大人,还请您先息怒,小神既然明知道这件事有风险为何还要提出来,难道小神就不怕死吗?”方绍远淡淡地一笑继续说道。

    陆判见方绍远表现如此淡定,心中不由一奇,虽说他并不觉得方绍远能够提出什么好的注意,毕竟自从有了送子观音的出现,地府就再也没有能够靠送子这一项目获得任何收益了。

    若是方绍远能够解决的的话,那么这些年来地府的高层岂不连一个小小土地都不如了。

    不过听一听却也无妨,权当笑话就是了,陆判如是想到。

    见陆判没有出言制止自己,方绍远心中暗喜,于是乎他用手一种天上,然后一脸平静地说道:“三界这么大,您觉得那位仅仅一个化身能不能全都顾得来呢!”

    不待陆判出声,方绍远抢着说道:“不错,以那位的能力,神识查遍三界也不是难事,但是您觉得那位会时刻都关注着三界吗,答案是肯定不可能的。”

    “毕竟,那位化身千万,插足的事情太多了,任她修为再高,分心于太多的事物终究不可能顾得了那么多的。”

    “我想,您肯定也清楚,拜祭那位的凡人那么多,可真正心想事成的又有多少呢。十中有一?百中有一?还是千中有一?”

    “嘿嘿!”方绍远冷笑一声,“要小神说,那是万中有一都达不到!”

    听到方绍远这么一说,陆判不觉是有这么个理儿,身子原本靠着椅背的,也不经意之间坐直了。

    方绍远见陆判的反应,便心中一喜,加紧说道:“三界太大,凡人国度无数,我们就以咱管辖的大卫国为例。”

    “恩,你说!”见方绍远顿了顿,陆判不禁出言催促。

    方绍远开始在大殿之中来回踱着步子继续说道:“大人,咱们大卫国万里国土,数百个城池,基本上每一个县城都有一个那位的庙宇,可是您算算每年那么多人拜祭祈求,真正如愿的有几个,无非是都城、州城、府城、县城一些大户人家,皆因为他们每年供奉的香火无数,一旦成功,消息传递特别快,这就有助于那位在阳间的名声的传播。”

    “您看,只要成功一例,那就会又无数的人日夜拜祭,简直就是一本万利啊!”

    “说了这么多,你到底要表达什么呢?”陆判此时已经双肘支撑在桌案上,双目紧紧地盯着方绍远问道。

    “大人,小神所要表达的意思很明了,那位的目光基本上都是放在大城市,大户人家,对于小神这个破风山集镇根本就不可能有精力关注的。”

    “还有一点,您还请放心,这平湖县境内好似还没有那位的庙宇呢!”

    听到这里,陆判已经明白方绍远所说的意思了,他的双眼微微一眯,缝隙之间精光闪烁,显然在思考方绍远所说的话到底可能性有多大。

    方绍远见状,干脆上前一步,朝着陆判深处一根手指头,收回去之后,再次伸出一根手指头。

    而陆判见状干脆闭上了眼睛,但其神色之间却出现在挣扎之意,方绍远知道这个时候他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了。

    过了好一会儿,陆判睁开了双眼,他朝着方绍远摊开五指比划了一下。

    方绍远顿时心头暗骂,这陆判也太心黑了,老子都已经出到万人份的香火换一个指标,他倒好。直接涨了五倍。

    毕竟这破风山集镇规模还不大,到目前为止加上新搬进来的一共也就两千人左右,每天满打满算,按照一日供奉三次,也不过六千人份的香火,五万,那得积攒天呢。

    看到方绍远面露犹豫之色,那陆判有些不高兴了,心说我这里不过要了五千人份的香火,你这就如此,这事情还谈什么呢。

    最后,方绍远再次想了想,这毕竟是第一次,怎么说也要给陆判点甜头,等上了船之后,想要下船可就不容易了。

    于是乎,方绍远伸出五指比了比,表示同意了。

    随后,一幅肉疼的模样,掏出了一大团来,递到了陆判那里。

    不过,方绍远却发现陆判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好像惊讶之色多余满意,甚至还多了一种懊恼之色。

    这是几个意思啊,难不曾还嫌要的少了,看来是自己拿出来的时候有些过于爽快了,早知道应该再讨价还价一些了。

    不过事已至此,交都交了,后悔也没用了,方绍远朝着陆判一拱手:“大人,小神这边准备回去了,不过日后若是还有需要的话,怎么和大人联系呢,这每次来一趟都不容易啊。”

    明白方绍远的意思,陆判再稍稍思索了一下之后,便拿出了一块青色玉印,只是同样是玉印,陆判这一块色泽要比都城隍的差不少,显然两位同样在地府属于一品大员的阴神,这身价没有可比性啊,也难怪陆判会那么容易就同意了。

    在方绍远走后,陆判用手轻捻胡须,随后大叫道:“来人,本判要出去一趟!”

    这一会,方绍远走在路上,心情是特别的好,尽管花去了五万人份的香火,不过却换来了一场泼天的好事。

    一旦名气打响,这十里八乡,不对,应该是整个平湖县想要孩子的还不得天天拜祭自己,到时候这香火还不得源源不断的上供。

    而且,方绍远已经得到了小幽的保证,凡是他所做的事情,已经被她实战偷天之术,虽然因为小幽目前仅仅解除了第一重封印的关系,仅仅只能针对观音,但是那也足够了。

    毕竟方绍远现在所做的事情也就和观音产生了交集,只要屏蔽掉观音跟方绍远之间的交集,那么观音自然不可能随意掐算到方绍远抢了她的生意。

    一会到阳间,方绍远便直接附身到陈太平家中,看见陈太平的妻子正在对着他的神像拜祭了,于是乎直接显灵道:“尔等所求本神业已明了,经查明尔等前世因为积德不够,故而此世当无子嗣!”

    乖乖,这一下就好似当头棒击,一下就把陈太平的妻子给敲晕过去了。

    而听到动静的陈太平则一下子从里屋跑了出来,见到自己妻子倒在地上,顿时吓了一跳。

    方绍远也没料到这陈妻竟会如此脆弱,正准备施法救醒她,正好看见陈太平,于是乎干脆对陈太平说道:“陈太平,本神刚才说了,你们夫妻前世积德不够,故而此世注定无子嗣。”

    那陈天平到底是男子,承受能力强一些,并没有昏过去,不顾却也神情凄惨,身体摇摇欲坠。

    见状,方绍远也知道不能再吊胃口了,于是赶紧说道:“不过,本神念在你们诚心祭拜,故而欲指一条明路于尔等,只要你们今世多行善积德,或许会有奇迹发生!”

    “切记,切记!”慢慢的方绍远的声音渐渐消失了,而陈天平则口中不停地念道:“行善积德,行善积德!”

    于是乎,破风山集镇上出现了一户人家,每日积德行善,什么免费为过路的行脚商人提供吃食,看见乞儿则不好吝啬,甚至还出钱为十里八乡修桥铺路。

    而这一切方绍远也看在眼里,他之所这么说,无非是担心陆判那里万一拿钱不办事儿,他这里把话说死了,那就不好了。

    若是成了,有了身孕,那是他方绍远指点有功,事不成,那是你陈太平夫妇做得不够多,前世欠下的阴德太多,今生今世都换不完。

    虽说这样做有些不太地道,但是方绍远也是没有办法才这样做,毕竟想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多提升些实力,这香火是必不可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