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绑架夜游神
    弄完了陈太平家的事情,方绍远的土地生涯又重新回归平静。

    只是这种平静之下却掩藏着方绍远的一股担忧,只因为那在判官之处看到的那一页内容中的三个字。

    是在他死后想要忘记深埋心头的三个字。

    尽管因为陆判的突然出现令他没有看清楚这三个字下面的内容,但是这并不妨碍方绍远再次将埋在心底的那三个字重新挖出来。

    在生死簿上出现在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方绍远是清楚的。

    所幸的是,方绍远在这三个字上并没有看到朱红色的勾笔,这让他还感到庆幸。

    原本他打算即日启程赶往大卫都城去看一看的,但是却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不得不终止这个计划。

    就在方绍远前往地府时候,破风山集镇来了一个老道,头发有些灰白,脸上的皮肤看起来保养的还算不错,只是眼神之中却时不时流露出一丝疲惫的神色。

    平松子一路推算,风雨兼程,终于赶到了成云最后陨落的破风山地界。

    原本他是可是更早一些时候到的,不过在两推演的过程中遭到重创,尤其是第二次,那种元神的伤痛到现在都还是时不时的困扰着他。

    但是没办法,师尊的压力是实实在在的,不去完成肯定不行。

    尽管他得到虎妖的嫁祸江东之计而得知了方绍远的存在,但是在推演方绍远的时候遭到了当头一击,故而虽然明知道方绍远是一个土地,却还是决定先到破风山之后好好打探一下消息,再做决定。

    并且他日夜兼程带伤赶到破风山,消耗极大,也需要休养一下。

    到了破风山集镇,平松子首先却土地庙,却发现此地的土地庙和其他地方还真的不太一样。

    明明是一个小小集镇,这土地庙修建的不比县城的差,不但如此,香火还极为旺盛,每时每刻都有香客前来上香拜祭。

    平松子随即施法感受了一下土地庙,却发现虽然有一丝金丹的气息,虽然已经很淡了,不过这一发现也让平松子微微一惊。

    一个小小的土地居然金丹境界,平松子活了那么久似乎还真没遇见过。

    这个发现也让平松子更加的谨慎了,毕竟他现在因为伤势的缘故仅仅相当于元婴初期的境界。

    而一个能够打破土地修炼纪录的土地,想来肯定尤其特别之处,尤其是在推演遭到重创的时候,平松子甚至感受到了一丝无上剑意。

    不过平松子在整个破风山集镇观察了一天的是时间,还注意到这里的还有不少些修为低下的阴神,看起穿着打扮都是一些门神啊,日夜游神之类的。

    这倒让对阴神驻守规则颇为了解的平松子感到纳闷,一般来说像破风山集镇这种小地方,无非就会安排一对门神,日夜游神各一个,怎么会冒出这么多呢。

    最后,当夜幕彻底降临之后,平松子抓住机会一举拿下了正好出来值守的夜游神。

    这个夜游神一开始倒也硬气,看见平松子不过是一区区老道,穿着也是很平常的,尽管落在了他手中,却也大肆的叫骂。

    只是在平松子两招法术之下,顿时老实了。

    并且听平松子的口气,似乎和方绍远有仇,顿时极为配合,不管平松子问什么,都是一五一十的全说出来,这让原本还准备了不少诸多手段没用出来的平松子有些诧异。

    “这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阴神?”平松子看着被困住的夜游神,厉声问道。

    “你以为我们想啊,还不是那姓方的弄得,他把这破风山脚下所有的村庄都聚拢在一起,建了这么一个破风山集镇。还把我们全抓起来为他做事。”

    “难道你们就不知道找县城隍申诉吗?”平松子看着那夜游神不禁好奇地问道。

    “怎么不找啊,我们连府城隍哪里那找了。还排了一个巡察使下来,可那又怎样,还不是被那姓方的打跑了!”

    “上仙,我可告诉你啊,这姓方的手底下硬着呢,尤其还有咱们县城隍给的法宝,那叫一个犀利啊!”

    看着夜游神居然像倒豆子一般将方绍远的底细全给泄了出来,平松子不由问道:“你这么做,就不怕那方绍远找你麻烦吗?”

    “怕,不过小神更怕道长您啊!小神的小命儿现在可是捏在您的手上呢!”

    看着那夜游神惫懒的模样,平松子笑了。

    第二天,方绍远弄完陈太平之事刚要启程去大卫都城却被一群阴神告知一个名叫施力的夜游神昨晚不见了,顿时有些诧异。

    细问之下,这才知道居然有人劫持了那施力,并且还指名道姓要他方绍远前去赴约,地点居然还不在破风山地界,这表明了是要方绍远放弃主场优势啊。

    不过这被绑的夜游神也不能不救,怎么说这些家伙也是他现在的手下,若是不去的话,原本就不融洽的关系将会出现严重的裂痕。

    而且这一次方绍远要去一趟大卫都城,这破风山集镇的安危还需要指望这些阴神出力呢。

    思来想去,方绍远发现自己似乎除了前往赴约,没别的选择。

    倒是小幽不停地怂恿方绍远赴约,她整日喊这无聊,这一次明显就是方绍远仇家上门,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一去还不喊打喊杀,她可就有热闹凑了。

    再去的路上,方绍远就开始思索到底会是谁这么做,破风山的那三个家伙之间相互制衡,应该不会这么无聊的做这种事情。

    思来想去应该就是那个曾经推演过他的那个人了,一想到那人应该被小幽重创,修为已经跌至元婴境界,方绍远的心就稍稍放下一些。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自称是后天至宝的幽冥剑一把以及其剑灵一个,满香火的不破金身一只,一道无坚不摧的幽冥剑元,大卫国地府两大巨头的信物玉印两枚,还有代表他身份的土地印一块。

    再加上他自身的奇异金丹老金一个,似乎还说得过去,实在不行打不过的话,还能跑嘛,直接跑到山上去,让那三个家伙头疼去。

    瑞河,一条南北方向的大河,长约千里,在大卫国境内也是一条比较出名的长河。

    这瑞河流经平湖县,甚至距离破风山也不是很远,她养活了无数的平湖百姓。

    而这一次的约见地点就在瑞河的边上,距离破风山脚足足足百十里地。

    越靠近瑞河,方绍远就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水汽扑面而来,只是方绍远不知道为什么却有那么一丝的不自然。

    等到了约见的地点,就看见一条数丈宽的大河自南向北滚滚而下,河水虽不说急湍,却也又能掀起一尺浪,拍打到河岸化作一片水花。

    看看日头,这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为何对方却还不现身。

    突然一只小船出现在了河面上,上面站着一个道人,方绍远看了半天也没有见到那个叫做施力的夜游神。

    “方土地,不用找了,那夜游神已经被贫道收了,若是你想要见到他,那就上船来吧!”

    方绍远一听,顿时心中一阵不爽,不过再怎么样,对方也有人质在手,说不得要上船一趟了。

    只是当方绍远刚浮到水面上,顿时感觉自己一阵眩晕,好似这浑身的水汽沾身,难受极了。

    不得已,方绍远只能运转法力,屏蔽掉那些水汽,这才感觉好很多。

    很快,方绍远就飞到了那船上站稳。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绑了本神的下属有何用意?”方绍远一上来就先发制人。

    不过那道人显得极为平静,他看着方绍远嘿嘿一笑:“方土地,别急,贫道先自我介绍一下。”

    “青阳观平松子,乃是成云的师尊,对于小徒成云不知道方土地可有印象?”

    看着平松子,方绍远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之色,毕竟事前他已经有所估计,对方应该就是那被老金吞掉的成云子的师尊。

    “看来方土地已经明白了贫道的身份,那就好办了,不知道我那徒儿现在身在何处啊?”平松子此时越发显得平静,不过方绍远却知道这只是平静只是表象,否则他千里迢迢赶来这里干什么,就是为了给成云子收尸吗。

    暗中防备,方绍远表面上显得很淡定,他“哦”了一声,开口道:“不好意思啊,令徒本神还真没见过,故而也没有什么印象!”

    原本还以为对方应该会爽快的承认呢,谁知道方绍远居然一推四五六,来个死不承认,顿时令平松子冷静的面庞出现一丝怒意。

    “对,继续,继续发怒,人啊这一怒就容易犯错!”方绍远心中暗自窃喜。

    深呼吸一口气,平松子按下心头之火,看着方绍远:“有些事情,人在做天在看,方土地撒谎可不是个好习惯啊!”

    “哼,你这话本神就听不明白了,见了就是见了,没见过就是么见过,有什么谎可撒的呢!”方绍远毫不在意的应道。

    “好吧,既然方土地这么说,贫道不妨直说了吧。小徒已然身死,而且在贫道推演过程中有人告知贫道小徒真是丧生在方土地之手!”平松子猛地直接把话说来,剑锋直指方绍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