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深陷危机
    一听平松子如此一说,方绍远微微一怔,随后明白不用说,肯定是这老道一开始推算到了虎妖头上,不过应该是被虎妖教训了一顿,而虎妖则成绩祸水东移。

    而平松子也是个软骨头,弄不过虎妖便顺势就来找自己报仇,不过方绍远唯有些奇怪的是,明明小幽也弄伤了这平松子,他为什么就不怕呢,居然还敢带伤前来。

    随即,方绍远转念一想,要么就是这平松子脑子坏了,为了土地不顾一切,要不就是救人逼迫他,使得他不得不带伤上阵。

    方绍远个人倾向于第二种肯可能。

    看来这次事情结束之后,又必须要好好调查一下青阳观的情况以及那死在他手中的成云子到底有什么来历,方绍远暗自想道。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成云子死在他手中的事情不能说,毕竟他怎么也是有神职的人,不管什么原因,弄死阳间之人总是不好,容易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

    于是乎,方绍远干脆开口道:“平松子,本神劝你还是赶紧将那施力放了,胆敢随意绑架地府人员,你活腻味啦!”

    那平松子神情有些怪异,他冲着方绍远狂笑一声随后道:“方土地,你是不是脑子被这瑞河的水气把脑袋给冲昏了吧,地府现在还算什么啊,莫说是小小的夜游神,就是你们的城隍本真人也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不妨告诉你,我青阳观的创派祖师青阳真人精通雷法,如今正在天庭担任正五品的仙职。”

    靠,这青阳观来头这么大,居然在上头还有人。

    不说那青阳真人的仙职,就单单他仙人的身份就足以令地府除了十殿阎罗之外的所有人都望尘莫及。

    这就难办了,估计就是陆判和都城隍齐至也没有一点用处,难怪这平松子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行事呢,感情即便他把那施力一掌拍死了,也是屁事儿都没有。

    强权啊,这就是强权啊,地府如今式微,谁都能其在他脖子上,阴神难做,难做啊。

    不过感慨归感慨,这该救的还得救,更何况看平松子那样子就知道即便他方绍远讨饶了也于事无补。

    于是乎,方绍远干脆把脸一沉,叱喝道:“大胆平松子,你难道你不知道如今地府天庭亲如一家,不管是本神还是夜游神,那可都有地府和天庭联合颁发的文牒,说起来我们和你那青阳祖师还是同僚呢。”

    “你若是再不速速放了施力,休怪本神不客气了!”

    见方绍远居然在他道出背后的实力之后还敢撂脸子,平松子那叫一个气,而且什么叫和祖师爷是同僚,这不摆明了自认是他的长辈。

    好,我平松子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平松子的厉害!

    平松子也不多啰嗦,而是突然一脚猛踩小舟,随后整个人就这么稳稳地站在河面上。

    而方绍远还正纳闷儿这平松子到底想干嘛的时候,就感觉脚底猛地一沉,整个小舟一下子就化作粉芥。

    亏得他反应还算快,否则就要直接掉这瑞河之中了,虽说身为阴神即便掉到河里也没什么,不过这样总是太掉面子了。

    同样站在了河面上,方绍远发现这平松子竟然笑了,只是这笑容之中饱含了得意之色。

    怎么的,说不过本神,就把船踩碎了出气,这平松子也太小家子气了。

    不过,就在方绍远这么想的时候,突然平松子一挥手,河面突然掀起一股巨大的水流,随后便化作一条水龙直奔方绍远而来。

    不会吧,说打就打,这也太不讲究了。

    方绍远心中虽然暗骂,不过动作却不慢,整个人轻轻往旁边一跃,同时手中法力运转,顿时一块土黄色的大印就出现在他手中,稳稳地朝着身边的水龙一推。

    砰地一声,厚土印便重重地击打在水龙的身上,瞬间就将水龙一下子打散了。

    平松子神色不变,再次一挥手,顿时又掀起三条水龙。

    见状,方绍远毫不犹豫,法力直线喷涌而出,瞬间凝聚成一块巨大的厚土印,稳稳地挡在了身前。

    轰的一下,三条水龙撞在了厚土印上,瞬间就化作三道水柱从新落到了河中,而方绍远的厚土决咔咔地显出裂纹,随即也消失掉了。

    两人就这么在河上面你来我往的交起手来,不过令方绍远奇怪的是,这平松子应该有元神境的修为,就算受了伤,也是元婴境界,为何会使用如此单一的法术对付他呢,这不合常理啊。

    这一分心,顿时被平松子抓住机会,瞬间发起水箭术,成千上万的水箭嗖嗖的朝着方绍远直射而来。

    匆忙之间,方绍远快速凝聚出土盾竖在自己面前。

    一开始还好,不过几个呼吸之后,方绍远就感觉自己的体内的法力似乎再衰减,而他竟然几乎吸纳不到厚土之气补充法力。

    这个时候,方绍远擦发现自己貌似中了那平松子之计。

    他乃土地,修炼厚土决,若是在地面上的话,可以不断地吸收厚土之气,法力基本没有消耗殆尽的可能。

    但是,现在身处这瑞河之上,那瑞河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葵水之气,虽说土克水,但是若是土弱而水强的话,土被水灭也是正常的。

    难怪他一靠近这瑞河就浑身不自在,可叹他居然当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那平松子先是故意把他引来这瑞河之上,又不断用言语拖延时间,最后有用简单的法术不断消耗他的法力,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又坚持几个呼吸,方绍远知道不能再拖了,比拼法力,他一个金丹无论如何也不是平松子的对手,更何况现在还处在一个极为不利的环境中。

    在土盾消失之前,必须要赶紧冲到岸上去,否则今天可能就要撂在这里了。

    不过平松子费尽心机布置出这么一出相对于方绍远而言的绝地,怎么可能让他跑掉呢。

    就在方绍远猛地将土盾猛地向前一推,便一鼓作气地朝着岸上飞去的时候。却发现平松子居然已经站在了他的前面。

    “啊哈哈哈,方土地,现在才发现是不是有些晚啦!你杀害我徒儿,害得本真人被迫出山,不但身受重伤,这修为都打落到元婴境界,你说,我该怎么炮制你呢!”平松子此时狰狞地笑着,浑身上下充满着煞气。

    把心一沉,方绍远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想要回到岸边很难了。

    就这么一耽误,之前那块土盾依然被万箭轰碎了,而且这水箭居然还存在,并且在平松子的操控下呼啸着朝着方绍远直射而来。

    真是前有狼,后有虎,方绍远看着不远处的平松子,突然露出一个诡异地笑容,随便身子猛地一沉,哗啦啦地就潜入了瑞河之中。

    平松子一看,顿时一愣,不过随后反应过来,这瑞河再深也是有底的,到了河底自然就是大地了,虽说相比较地面而言,法力恢复速度要慢一些,不过却也比在水面强多了。

    大意了,真是大意了,想不到这小子居然这么狡猾,平松子暗自责怪自己,不过他也知道此时还不是自责地时候,陛下紧跟下去,最好在这小子潜到河底之前抓住他。

    使出避水诀也平松子也随即跟着潜了下去。

    水下的压力越来越大,而方绍远此时必须要节约有限的法力,全部用来加速前置河底,故而只能讲原本笼罩身上隔绝水汽的厚土罩接触掉了。

    这下好了,葵水之气无孔不入,没一会方绍远体内就充斥了葵水之气。

    水土相克,方绍远顿时就感觉自己体内的一声土系法力在和葵水之气搅合在一起之后,变得极为粘稠,调动起来困难的很。

    者法力周转不灵,速度就下降,转眼间那平松子就赶上来了。

    眼看平松子越追越近,方绍远真的心急如焚,可是眼下却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咬着牙往下冲,只要到了河底,自然就有办法了。

    可惜,平松子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让方绍远下去呢,依旧是水龙术,在水底数丈长的水龙身体极为灵活,一甩尾巴就距离方绍远不足数米远了。

    看着水龙冲撞到了方绍远身上,平松子心中得意极了,在他看来,被水龙这么直接装上去,即便方绍远是阴神,那也得灵魂震荡。

    更何况他还在水龙之中加了一点料,一道雷法,那可是阴神的绝对克星。

    不过出乎平松子的意料,那方绍远居然毫发无损,而却还皆着这一撞之力加速的下潜。

    平松子此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可能,没有那个阴神在收到雷法正面一击还能如此生龙活虎。

    这眼前的年轻土地难道根本不是阴神,平松子不禁有些怀疑。

    不对,刚才水龙击中他的时候,似乎出现了一点金光,当时还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或许真是这点金光保住方绍远的小命。

    不行,的再试一次,他真的想要知道方绍远到底还有什么底牌没用。

    忽的一下,又是一道水龙,果然又是一道金光闪过,那水龙依然失效了。

    不过这一次平松子看的真真的,他瞬间就明白方绍远使用什么手段在水龙面前保住小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