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平松子之死
    “想不到一个小小土地居然也能炼成金身,简直出乎本真人的意料,不过看你金身的样子应该也撑不了一两次了。”

    说着,平松子停住身形,口中念念有词,连掐数道指诀,顿时方绍远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从背后传来。

    毫不犹豫地祭出金身,不过这一次金身似乎也挡不住这一招。

    当背后金身暗淡无光地一下子重新回到体内之后,方绍远立刻感到不妙,不过却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感觉到一种神魂俱裂的痛楚。

    “居然是五雷正法!”要不是金身挡下了绝大多数的威力,单凭这一击,方绍远就已经在雷法之下灰飞烟灭了。

    不过,即便如此,方绍远感觉自己原本凝实无比的魂体出现了多出裂痕,魂力在慢慢的消散,若是在不得法发力的支撑,估计依然难逃一死。

    万幸的是,借着两次平松子攻击的力道。方绍远距离河底已经很近了,而且还拉开了与平松子之间的距离。

    只要是能及时潜入地下,然后借着土遁之术及时赶到破风山集镇,借助香火还能重新稳固住魂体。

    当双脚踏上河底的淤泥的时候,方绍远的心总算是稍踏实一些。

    只不过当他施法潜入地下的时候,却突然神色大变,因为原本松软的淤泥居然彻底结了冰。

    看着脚底已经铺满了一层冰面的河底,方绍远的心彻底地沉了下来。

    平松子此时还上面,而能够在这瑞河之中悄无声息地做到这一点的唯有一人尔。

    “河神,方某自担任土地以来虽然没有前来拜见阁下,却也从没与阁下交恶,为何河神要出手断绝方某逃生之路。”方绍远神色有些黯淡地开口道问道。

    “无他,五品仙官,本神得罪不起,也不想得罪!而你不过区区土地,孰轻孰重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河神的身影虽然没有出现,不过他的声音却传了出来。

    此时,平松子也终于赶到了,他狠狠地看了看方绍远,这才一抱拳客气地说道:“贫道多谢河神出手相助,答应阁下的东西三日内必定送到!”

    “东西就不必了。本神答应你出手一次已然做到,这就告辞了!”

    一阵轻微的波动,渐行渐远,无论是方绍远还是平松子都明白河神已经离去了。

    “想不到你居然能够请动河神出手,方某输得不冤!”方绍远此时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多出显露焦黑之色,神色之间略显无奈地说道。

    “哼,本真人说了,本观祖师那是天庭真仙,其实你这样的小小阴神可以比拟的。”

    平松子见方绍远似乎已经认命了,神色之间稍稍缓和一些,用手微微一指接着说道:“你呢乖乖的束手就擒,本真人可以决计不会杀死你!否则,就休怪本真人出手无情了!”

    说着,手中顿时雷光阵阵,显然只要方绍远有任何反抗的迹象,他的便会毫不客气地施展雷法。

    方绍远还真没有如此狼狈过,这平松子不愧是元神境的修士,尽管修为跌落到了元婴,但是战斗意识和手法以及经验都不是方绍远可以比拟的。

    “好吧,方某认输了,不打了,再打下去就要灰飞烟灭了,不知道道长有没有治疗神魂的丹药,你看这副模样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方绍远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平松子看了看方绍远的气色,却是不似做伪,而且他也对自己的雷法极为自信,毕竟雷法那可是阴神的克星,方绍远挨上这么一记,没死已经是奇迹了。

    一想到师尊的要求是活捉,万一这土地半道上死了可就不好了,于是乎,平松子点点头警告道:“行,丹药可以给你,但是记住别想着耍花样,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的!”

    说着,平松子作势要掏出丹药,谁知道这不过是假象,他趁方绍远不备,顿时身形一晃动,双手在方绍远身上连点数指,然后微笑着看着想要挣扎却怎么也动不了的方绍远缓缓开口道:“别紧张,本真人也是做个防范措施而已,丹药马上就会给你!”

    听到这话,方绍远原本愤怒而又恐惧的神色这才缓和一些,那平松子见状一把抓住方绍远便直接朝着河面飞去。

    等到了岸上,平松子松开方绍远,这才拿出一粒丹药塞入方绍远口中。

    随后他自己也服下一粒,就地打坐调息一番,看得出来,这平松子这一次也不轻松,毕竟他也算是带伤出战。

    静静地站在岸边,方绍远神色显得缓和很多,这丹药效果确实不错,不断地修补着他受伤的魂体。

    看着依旧双目微闭,脸上显露出一丝痛苦之色的平松子,方绍远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平松子不知何故,突然心神预警,猛地睁开双眼,正好看到方绍远的神色,顿时感到不妙,想要立刻使出雷法攻击。

    可惜,似乎迟了一点,他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什么刺中了,刚要所有动作,却感觉一股超出想象的剧痛从元神深处传来,令他最后朝天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上手抱头,平松子一边嚎叫一边在地上打滚,很快他的双眼、双耳、口鼻皆沁出血来,样子极为凄惨。

    “你,你到底,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平松子断断续续地问出心中的疑惑。

    其实方绍远此时也有些懵住了,他也没有想到这幽冥剑元居然如此厉害,尽管小幽已经再三强调过幽冥剑元专伤元神,威力无边。

    当然,这也不仅仅全是幽冥剑元效果,要知道平松子的元神就已经给二次伤害过了,只不过被平松子以自身的修为强行压制住了。

    刚刚与方绍远一场恶斗,依然使得压制出现松动,这些在制住方绍远之后,才坐下疗伤。

    去不曾想,方绍远还藏有幽冥剑元这一大杀器,暗中操控悄无声息地绕到了平松子的背后猛地刺了一下。

    原本就专伤元神,瞬间就将平松子的旧伤一起爆发出来,这一下还不一下子要了平松子的老命。

    看着平松子状若疯狂的凄惨模样,方绍远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幽冥剑元的专伤元神的功效也太大了,实在是有违天和。

    “怎么啦,小方子,这就于心不忍啦!这三界原本就是这样,弱肉强食,若是你这次真的被他抓去了那个什么青阳观,估计你的下场比他还要惨呢!”小幽一幅司空见惯的模样,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教育着方绍远。

    “小方子,你现在修为太低,努力提升吧,将来你就会发现幽冥剑元的真正厉害了!”

    慢慢地,平松子的哀嚎的声音越来越小了,在地上打滚的幅度也渐渐没那么大了。

    此时,他的脸色已经彻底变成了灰白色,方绍远知道这平松子已经不行了。

    这个时候,小幽却在一旁略有兴奋地喊道:“快,快,这牛鼻子不行了,赶紧将他的元婴挖出来。”

    “小方子你不是一直嫌弃修为提升得慢吗,要知道这老道可是元神境界,弄出他的元婴交给老金炼化掉,保管你修为暴增,起码拥有媲元婴境的法力。”

    或许是不如修行界的时日尚短,把人杀了还去元婴的做法令方绍远有些不适,他竟然就这么傻不愣登的站着。

    最后小幽急了,她忽的一下就飞出了方绍远的体外,操控着幽冥剑一下子就挖出了平松子的元婴。

    那平松子尽管元神重创已经不行了,却也不甘心这么死掉,自然要反抗,以元神催动元婴想要逃跑,不过却瞬间就被小幽一剑灭掉元神,连一声惨叫都没能发出来。

    以幽冥剑卷着平松子的元婴重新回到了方绍远体内,小幽兴奋地对着老金叫道:“快,老金,元神境的元婴可是大补啊,这回弄出来的灵液不少吧!”

    看着一代元神强者就这么窝窝囊囊的死去,方绍远想了想,最后使出一把阴火将其尸身点燃。

    待一切尘归尘土归土之后,方绍远心中感慨万分,修行界不好混啊,就连元神修士一不小心也得命丧黄泉,甚至就好似平松子这样,神魂俱灭,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准备离去的时候,方绍远却发现这平松子居然还留下一件东西没有被烧毁。

    一枚小小的戒指,一颗泛着金属光泽的小圆球,还有一个护心镜以及一只精致的小银丝袋。

    此时,小幽不知何时又冒出来了,她在半空中盘旋一圈之后,落在方绍远面前指着这三样东西说道:“小方子,这次你收获不错嘛,一个储物戒指,里面肯定有不少好东西,一个拥有较强防御能力的护心镜,还有一个更了不得,居然是一个刚刚炼成的剑丸。”

    “至于你那手下,应该就在这个养魂袋里。”

    “小方子,你不是一直觉得攻击防御手段不行吗,这不,法宝来了,尤其是那刚炼制好的剑丸,对你的实力那是绝对提升太多了,走,先回去养好伤,到时候本剑灵再告诉这些东西该怎么用。”

    宽阔瑞河面上突然破涛汹涌,一条蛟龙在水中那个若隐若现。

    “想不到这个小小土地居然还深藏不漏,专伤元神的剑元,一把拥有剑灵的灵宝,如今又得了平松子的东西,本神倒是很期待这青阳观该如何应对!”

    随着声音的消失,蛟龙的身躯也慢慢地隐入了水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