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天命城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大卫国之人,方绍远对于大卫的基本地理环境还是熟悉的。

    平湖县位于大卫国的东南部,距离大卫国都足足三千里路,横跨三个州,路途颇为遥远。

    而生死簿上自动显露出一个人的生平描述的时候,基本上那个人一个月内必死无疑。

    方绍远不知道莫熙芸这三个字是何时出现在生死簿上的,所以他必须尽快赶到天命城。

    不隐藏行迹地拼命赶路,虽然速度很快,不过对于一个单身而行的阴神而言,就有些很扎眼了。

    所以尽管只用了五天的时间就来到了大卫的国都,不过方绍远这五天里至少遇到十几波打着驱魔降妖旗号的和尚道士以及一些其他的修行者。

    有些人在方绍远亮出土地印和身份文牒之后呢,也就作罢,有些则好像是穷疯了,什么都管,就是要往死里下手。

    所以,等方绍远来到打过国都的时候,浑身上伤痕累累,整个人显得苍白无力,摇摇欲坠。

    所幸,这地府也有一套自身福利,比如说对于一些较大的城池之中,往往都会设有驿站,专门为那些出差在外的阴神们休息所用。

    方绍远强撑着精神一路找来,终于在城郊出找到了设立在大卫国都的地府专用驿站。

    亮出自己的身份,那驿站的阴差打量了一下浑身脏兮兮一身是伤的方绍远,这才勉强侧身让方绍远进去,领着他来到了一处小屋。

    此时,方绍远哪里还计较屋子的大小还有干净与否,一进屋就直接坐在了蒲团上,从储物戒中拿出平松子的丹药,服下之后便开始疗伤。

    还好当初方绍远并不恋战,不管打不打得过,找准机会就开溜,故而这一身伤倒也并不重,主要是连续赶路,太疲倦了。

    等方绍远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外面已经天亮了,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出房间。

    此时,方绍远才注意到,这驿站竟然就设在了距离义庄不远之处。

    难怪昨天方绍远感觉这里阴气十足,要不是知道这里是阳间,真差点以为自己跑到了阴间去了。

    这里阴气重,正好适合来往的阴神休养,看得出来,把一站设在这里还真是不错的选择。

    出了驿站,方绍远便朝着大卫都城进发了。

    这大卫都城叫做天命城,含天命所归之意,说来这大卫国也是厉害,立国已经五千载,一直到现在依旧处于一个国力强盛的状态。

    此前方绍远作为大卫的状元,官员,一直都以此为豪,以为这些都是大卫国君英明神武,手下大臣勠力同心才会做到的。

    不过自从他当了土地之后,有些事情也渐渐明白了,原来这大卫国的太祖竟然是天庭六御之一的中央紫微北极大帝的转世之身。

    尽管太祖日后回归天庭,并未流露出对这大卫国有特殊照顾之意,但是对于天庭众仙而言,自然不敢轻易怠慢这大卫国。

    故而这五千年来,大卫国基本上还算是风调雨顺,很少发生较大的灾祸。

    这也是为什么大卫国一直能够立国这么多年的主要原因。

    这天命城乃是一国之都,人口上百万,城池宏伟坚固,甚至传闻这座天命城乃是在一夜之间就建立的,堪称神迹。

    这天命城四面城墙,总共十二道城门,每日车水马龙,来往人群络绎不绝,即便是在整个东胜神洲也是极为出名的。

    方绍远刚准备进程,就看到眼前一花,显出两尊金甲守卫。

    “来着何人,可有通关文书?”其中一个用手一指方绍远喝道。

    对于这个,方绍远也不陌生,当初那平湖县的丁城隍也指点过他这天命城中的一些注意点。

    这现身的金甲守卫乃是都城隍麾下的拱卫营,个个都是元婴境界的修为,专门负责守卫天明城门,防止一些妖魔鬼怪之类的混入城中。

    拿出丁城隍所开设的通关文书递给了守卫,那守卫看了看之后,竟然在看向方绍远的时候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你在老丁手下做事?”另一个守卫和声问道。

    方绍远见状,顿时心中一动,看着两人的神色,莫非与丁城隍相识,而且还关系匪浅。

    于是,方绍远一拱手,恭敬地说道:“回禀两位大人,小神确为丁城隍大人麾下任职。我们家大人对于最喜好书圣的字帖,这不最近刚得到两幅,真欢喜的不得了呢!”

    这话一出,那两个守卫的神色更加的柔和。

    “呵,老丁还是这么喜欢字帖啊。”

    “哎对了,本神好像觉得你有些面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一听这话,方绍远顿时微微一愣,不过随即反应过来,他曾经作为状元绕城一圈,以示荣耀,这守卫见过自己也不足为奇。

    “好了,好了,咱们整日守在这里,人来人往的,见过几个相似之人有何奇怪的。”

    “行了,文书我们都检查过了,你可以进城了。对了,记住,到了天命城一定要时刻低调,这里可不是平湖县,千万不要惹是生非,否则即便你是老丁手下,我们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连连点头,方绍远目送两个守卫消失之后,这才再次抬头看了看城门,这才缓缓地走了进去。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方绍远一时间感慨万分。

    曾经他也是这些人中一份子,但是自从两个多月前的意外,他从此和这座城市阴阳两隔。

    人都言近乡情怯,方绍远此时感觉自己就是这样子,在靠近自己的府邸前,他都不敢迈步前进。

    作为方家的独子,方绍远自幼父母双亡,就剩下一个老管家照顾他。

    后来他参加科举,一路高中状元,做了官,这老管家也一直跟着他,照应他的起居。

    当初方绍远还曾说过,待老管家老去,他亲自给他披麻戴孝,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没想他他居然走在了老管家的前面。

    真不知道方府在他死了之后会成什么样子。

    犹豫了半天之后,方绍远还是一步想要迈进去,不过却还是被人阻止了。

    “来者何人,竟敢擅闯民宅,还不速速退去!”

    门神,又见门神,方绍远发现自己自从成了这土地之后,被门神拦过好几回了,如今都到了家门口了,居然又被拦住了。

    顿时,方绍远不知道为何心中一股怨气从心头一下子冒了出来,他二话不说冷冷地看着那两门神,就这么直愣愣地往里闯去。

    在那门神准备出手之际,直接亮出了那块玉印,在那两门神的脑门上啪啪戳了两下。

    可怜那两门神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感觉天旋地转,如同软脚虾一般倒在了地上,闭眼前,就看见对方脑门上三个大字——凌焕然。

    “小方子,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总算看见你霸气外露的一面了,不错,不错!”

    “不过,本剑灵觉得不够,应该在中幽冥剑丸补上两剑才是正理!”

    对于小幽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方绍远也是一阵无语,不过被小幽这么一打岔,心中反倒是畅快很多。

    此时的方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已经不在了的缘故,显得极为清冷,原本人数众多的家丁丫鬟也少了很多。

    这就是人走茶凉啊,想当初他方绍远还在世的时候,这方府何时这么冷清过。

    最后在厨房中看到了老管家方伯,才两个多月没见,方伯像是老了许多,不到五十岁,看上去却如同年过花甲一般,脸上也是没有任何笑意,要知道原本的方伯可是很开朗的,看来他的死对于方伯的打击还是很大的。

    有心显出身形和方伯见一见,不过想到了地府的纪律,不得轻易现身,最后方绍远仅仅将一道灵气打入方伯体内,便心思沉重的离去了。

    到了后院,方绍远直奔他的屋子而去,不过却发现屋内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熙芸去哪里了,方绍远不由升起了一个大大的疑问。

    找遍了整个放方府,方绍远发现竟然没有莫熙芸的身影,这不可能啊,难道说他来迟一步,莫熙芸已经不在人世了?

    不过一转念,应该也不会,莫熙芸要是不在了,作为方府的女主人去世,肯定会布置灵堂什么的,但是这里看不出一丝一毫地类似布置。

    重新回到屋子里,方绍远将整个屋子都检查了一遍,最后在莫熙芸的梳妆台上发现了一个带锁的小木盒。

    犹豫一番,方绍远还是解开了小锁,打开木盒,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

    拿起这叠纸,翻看起纸中张熟悉的小字,方绍远顿时双眼通红。

    这纸中全都是莫熙芸写得悔恨和寄托哀思,方绍远可以从纸张上的点点泪痕看得出来,莫熙芸在写这些内容的时候,心中的哀痛到底有多深。

    甚至都最后,方绍远发现字里行间之中那字迹都显得有些无力、缭乱,内容之中透露出那种厌世之意。

    这让方绍远的心瞬间就揪了起来,他真的担心莫熙芸因为当时的那一脚,而深深地产生自责愧疚,进而不愿苟活人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