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又见黑白无常
    既然不可打扰凡人,那只能再找那两门神问个明白了,毕竟他们整日看大门,对于方府的情况情肯定了解不少。

    或许是凌焕然三个字对于阴神的威慑力太大,那两门神到现在还没缓过来,依旧呆呆地躺在地上。

    “两位,不好意思,刚才方某一时情急出手误伤了两位,还望两位切勿见怪!”说着方绍远便伸手扶起两人。

    这两门云里雾里地顺着方绍远的手劲儿就起来了,不过对于方绍远的话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

    “二位,你们没事吧!”方绍远不由用手在他们面前晃了晃,这才让这两人缓过来。

    “啊,小神拜见使者大人,还望是这大人原谅小神无礼之举!”两尊门神哗啦啦就朝着方绍远深深一礼。

    这是什么情况,方绍远顿时有些懵逼了,他什么时候又成了什么使者大人了。

    “来来,二位先起来,有话好好说!”方绍远不管怎么说,先把人扶起来再说,要不万一待会他们发现自己认错人了,那可就不妙了。

    “两位,本,哦不,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一下,还望能够如实相告!”

    见方绍远似乎看上去还挺和蔼的,不像是要找他们麻烦的样子,这俩门神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们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使者但有所为,我们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敢问两位,此屋的女主人上哪里去了?为何不见踪迹!是不是除了什么意外?”方绍远按耐住内心的激动,一连问了好几问题。

    这俩门神一听,顿时有些诧异为何使者回关心这屋子的女主人的情况,不过他们还是照实说道:“回禀使者,这屋子的原本乃是一姓方的官员之处,不过新婚之夜却被新娘一脚踹死,这新娘,也就是这屋的女主人每日以泪洗面,郁郁寡欢,前段时间已经被接回娘家去了。”

    听完门神的解释,方绍远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心中更加地担忧莫熙芸,毕竟他的死现在已经证明和莫熙芸无关,不过是判官在翻看生死簿的时候弄错对象,错把冯京当马凉。

    于是,他二话不说,像那两个门神道声谢,便呲溜一下朝着老丈人家跑去。

    “老大,这使者大人我怎么觉得有些眼熟啊?”

    “哎,你也有这样感觉啊!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不过咱们到底在哪里见过他呢,要知道我们兄弟俩这么多年可就没离开过这个宅子。”

    “哎呀,老大,我想起来了,这宅子刚死没两月的那个姓方的官员不就和使者大人一模一样嘛!”

    “哦,老二,我明白了,难怪使者大人会急匆匆地跑来问宅子的女主人的事情,原来两个是同一人吗!老二,记住啊,使者大人来过的事情可别说漏了嘴,否则那玉印可就”

    方绍远此时还不知道那两门神已经看穿了他的身份,他现在正全力冲向他老丈人家中。

    作为一个状元出身的前途无量的官员,方绍远的妻子莫熙芸身份也不简单,她的老爹乃是当朝大学士,在朝中地位及高。

    当初方绍远乃是前往莫府赴宴的时候,无意间遇到了莫熙芸,一时之间惊为天人,故而三头两天地找借口朝莫府跑去。

    那莫熙芸那是典型的大家闺秀,不过却家学渊源,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被誉为天命城第一才女。

    亏得方绍远也不差,每次接着跑到莫府的机会,不是吟诗就是作画,反正变了花样的展示自己的才华。

    那莫大学士火眼金睛,哪里看不穿方绍远的这点小心思,私下也问过莫熙芸,见她对于方绍远印象也不差,加上他本人对于年少有为的方绍远也颇为欣赏,故而干脆和方绍远挑明了。

    这下可令方绍远大喜过望,不顾可惜啊,洞房花烛夜之夜居然一命呜呼,实在是造化弄人啊。

    大学士的府邸靠近皇城,守卫要森严很多,但路上就遇到好几拨暗中守卫的阴神,若是不是方绍远身怀玉印,哪怕他是正牌土地估计也早被拿下了。

    这大学士府上的门神实力绝对有元婴境界,单单往那里一站,就给方绍远极大的压力。

    对于此处,方绍远可不敢再拿什么玉印砸人家脑门,于是恭恭敬敬地掏出玉印。

    那门神看了看方绍远,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最后却不知道为何,什么话都没说,就放方绍远进去了。

    “花兄,这不过是小小的土地,怎么会能够持有大人的玉印,而且还得大人亲自吩咐,见到手持玉印的年轻人直接放进去,能得大人如此关照,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秦老弟,有些事情咱们知道也要装作不知道,尤其是事关都城隍大人的事情!”

    “你没瞧见咱们都城隍大人可是亲自出手为这莫大学士府上的千金延寿,否则以她的情况还不早就命断黄泉啦!”

    “而这小子,难道你不觉得他有些眼熟吗,不就是这莫府的女婿吗,那个洞房花烛之夜就命丧黄泉的人。”

    “明白了,不说了,咱们继续守门吧!”

    方绍远当年为了追求莫熙芸,常来莫府,对于这莫府熟得很。

    当来到莫府内宅一处小阁楼的时候,方绍远站在二楼的门外,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不敢进去,他生怕看到的是一个奄奄一息的莫熙芸。

    “小姐,您还是多少吃一点吧,这身子骨刚好一点,不吃可不成啊!”一听这声音,方绍远就知道是莫熙芸身边的贴身丫鬟翠蝶。

    听翠蝶的意思,莫熙芸曾经差点就不行了,不过后来被救了回来,现在好了不少,但是依旧不怎么肯吃东西。

    “小姐,就算翠蝶求你了,你就吃一点吧,我想姑爷在九泉之下也不想小姐你这样的。”

    方绍远一听这话,顿时连连点头,不错,他根本不愿意莫熙芸如此消沉下去。

    “翠蝶,东西都放下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好吧,小姐!”

    一会儿之后,就听见有人起身朝着门这边走来。

    方绍远一惊之下,顿时想要闪身躲起来,不过随后想起自己目前已经是阴神,只要不故意显露真身,凡人是看不到的。

    门打开了,翠蝶一个人一脸无奈地走了出来,关门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看里面,这才轻轻地把门带上,这才下楼去了。

    方绍远就在刚才惊鸿一瞥之下,只看到一个身形消瘦地身影落幕地端坐在窗口的椅子上。

    顿时,方绍远的心就一阵疼痛,他多么希望此时看到的还是那个露着甜美笑容的莫熙芸,那个幸福快乐的莫熙芸。

    若是当初他要是没有娶她的话,或许她现在过得不知道多么幸福快乐呢。

    在思虑了半天,方绍远最终还是没有进去,而是就这么静静地待在门外通过门缝傻傻地看着那令他魂牵梦绕的身影。

    一连三天,方绍远就这么待在莫府哪里没都没去,每天就这么守在阁楼外面,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要这么守在莫熙芸身边。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了,就在天色已晚的时候,突然莫熙芸房中传来了一声惊呼:“快来人啊,小姐晕过去了!快来人啊,小姐晕过去了!”

    方绍远顿时一惊,就在他想要冲进房中的时候,突然像是感应到什么,把身子猛地向后一转,就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慢慢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黑白无常!”方绍远咬牙切齿地一字一顿地说道。

    “什么人敢直呼本神的名号!”

    “黑白无常,你们还记得本神吗!”方绍远倏地一下就出现在了黑白无常的面前,顿时把这两人微微吓一跳。

    “你是何人,竟敢再次阻止本神公干,耽误了时辰,你可担待不起!还不赶紧速速让开!”黑无常原本就僵直的脸色更加的阴沉。

    “哼,看来二位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居然记不起本神来了!”方绍远冷哼一声。

    就在那黑无常按耐不住就要动手的时候,白无常突然一把拉住黑无常,然后冷冷地对着方绍远说道:“呦呵,还真是巧啊,你不是前往破风山当土地去了吗,怎么到了这里!”

    “难道你不知道擅离职守那是要刑台的。”

    面对白无常的话,方绍远根本不予理睬,而黑无常顿时睁大眼睛看了看,这才硬声道:“原来是你,胆子倒不小,竟然敢阻止本神勾魂。”

    说着黑无常一抖手中的阴阳链叫嚣道:“上次情况特殊,没能亲自锁拿你,莫不是真的以为本神手中的阴阳链是吃素的吗!”

    说着,黑无常轻轻一抛阴阳链,顿时那链子如同长蛇一般灵活地套在了方绍远的身上。然后瞬间将方绍远整个人裹粽子般缠绕起来。

    “啊哈哈哈哈!小子,你就暂且在这里呆着吧,待本神做完事情回头再来收拾你!”

    说和,黑无常便大踏步向前走,白无常则有些不太放心地看了看方绍远,他觉得这一次看见这方绍远,总觉得他有些不太一样。

    不过见黑无常已经走到前头,而且方绍远还被专锁阴魂的阴阳链锁住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的,白无常这才从方绍远身边经过,向黑无常追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