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还魂
    “我说了你们可以走了吗!”突然一道冷冷的声音从黑白无常身后传来。

    黑无常脾气最爆,他一时耐不住,口中喝道:“嘿,我这暴脾气,小子,你这是自己找死,本神这就成全你!”

    白无常自觉心性要搞黑无常一等,故而他没有转身,而是口中淡淡地说道:“老黑,悠着点,千万别真打死了,要不陆判那里不好交代。”

    “交代,有什么好交代的啊!”

    这声音一传来,白无常身子猛地一哆嗦,缓缓地转过身子,却发现黑无常正躺在地上呢一动不动。

    “你把他怎么了,你可知道随意杀死同僚,那是严重触犯了地府的律法,你必死无疑!”

    看着白无常用怒吼掩饰自己的紧张害怕,方绍远笑了,他指了指黑无常的脑门儿,然后笑着说道:“白无常,你仔细看看这家伙,会有惊喜的哦!”

    虽然担心方绍远会突然出手,不过白无常还是忍不住仔细地看了看黑无常,突然他发现黑无常的坳黑的脑门上似乎多了三个字。

    不过当他准备仔细在看清楚到底是那三个字的时候,突然感觉眼前一花,方绍远居然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脑门儿上猛地被一敲,顿时一阵眩晕感升起。

    看着方绍远似笑非笑的脸在他眼中不断地摇晃着,白无常试图伸出手指向方绍远,却有心无力,当他倒下去的那一瞬间,终于注意到方绍远手中拿着的一件物什,似乎极为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可惜,白无常在昏倒之前都没有想起来这东西到底在哪里见过。

    还有就是,这方绍远明明已经被阴阳链锁住了,他们他到底是怎么脱身的呢。

    看着倒在地上的黑白无常,方绍远稍稍想了想,便拿起白无常的阴阳链将这两家伙绑到了一起。

    此时,方绍远才有功夫问道:“小幽,你是怎么办到的,为何这阴阳链就自动松开我了?”

    此时,小幽的声音自他体内传出来:“嘿嘿,这阴阳链本身的材质和炼制手法都极为粗糙,不值一提!之所以能够困锁阴魂,无非是在黄泉之中以特殊手法浸泡过而已!”

    “这黄泉贯穿整个地府,你见过那个阴魂掉入黄泉中还能再出来的吗!奈何桥你也看过吧,它下面留着的就是黄泉,下面是不是很多悲催的叫声还有无数只时不时伸出的手啊,那就是想要逃跑,最后掉进黄泉中的阴魂,他们每一个跑得掉的!”

    方绍远一听,顿时恍然大悟,而小幽这个时候则继续解释道:“本剑灵啊只是简单地将这阴阳链中融入的黄泉给吸收掉了,没了黄泉,这阴阳链也就是一个很普通的链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本剑灵可算是好久没有尝过黄泉的滋味儿了,这一次不过瘾,小方啊,下次去地府的时候可一定要去奈何桥上走一遭,让本剑灵好好尝个鲜!”

    “这小幽到底是什么来历啊,这么诡异,居然还能吸收黄泉,莫非她在炼制的额过程中也用这而黄泉淬炼过?”方绍远不由想到。

    “喂,小方子,你不会以为逮住了黑白无常,你那小娇妻就没事儿吧!时辰一到,她的魂儿依然会飘离体外,到时候没有黑白无常的接引,天一亮她就得魂飞魄散的。”

    方绍远顿时一呆,随后赶紧问道:“那怎么办,小幽你这么说肯定知道办法吧!快告诉我,人命关天啊。”

    小幽从没见过方绍远如此紧张过,于是也不卖关子了,直接将还魂术告知了方绍远。

    “啊!小姐没气了!小姐没气了!”突然翠蝶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莫府。

    很快刚刚赶到的莫府的主人莫大学士还有莫夫人都感到了,一个个看着双目紧闭,没有了一丝气息的莫熙芸,老泪纵横,莫夫人更是一下子就伤心欲绝地昏了过去。

    此时,方绍远瞥了一眼黑白无常,一下子就冲进了阁楼的二楼,莫熙芸的闺房。

    当第一眼看到莫熙芸的时候,她已经就这么静静地躺在床上,清秀的脸庞显得那么的苍白。

    走到床边,方绍远想要伸手摸一摸她的脸颊,可惜一穿而过。

    “行啦,小方子,别在那里伤心了,你小娇妻的魂儿就要出来了!还不赶紧准备养魂术,先稳固一下她的魂儿,这里人太多了,阳气重,别将你小娇妻的魂儿给冲散了。”

    果然,一道白光慢慢的从莫熙芸的身上飘了出来,随后渐渐地在半空中凝聚出人形,正是莫熙芸的模样。

    可能是刚刚以魂魄的状态出来,莫熙芸的神色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地看着四周。

    突然,莫大学士朝着莫熙芸走来,他一脸哀伤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这种白发人送给黑人的痛苦实在是令人揪心的痛。

    “喂,小方子,还不动手,你老丈人是大官儿,有一国气运的笼罩,阳气极盛,你是无所谓,不过你那小娇妻太鲜嫩了,可承受不了,再不出手的话,嘿嘿!”

    一听小幽的话,方绍远定睛一看,果然随着老丈人的靠近,莫熙芸魂魄的神色表现出痛苦之色,身形也似乎变得有些淡薄。

    见到这一幕,方绍远吓得赶紧一掐指诀,连续三道养魂术弹入莫熙芸魂中。

    顿时,这莫熙芸的神色舒缓很多,她有些迷茫的眼神也出现了灵光。

    她微微地低下头,正好看见自己的爹娘哥哥弟弟以及好些丫鬟。

    “爹,娘!女儿在这里!”莫熙芸轻声叫道,试图靠近莫大学士,可惜还没等她近身,就被莫大学士身上的一道金光给摊开了。

    显然,这金光对于阴魂有不小的伤害,莫熙芸跌倒在地,一时也没能站得起来。

    “熙芸,你没事吧!”

    莫熙芸正哀伤自己练爹娘也不能靠近的时候,却听到一个令她无数个日月思念的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顿时身子一顿。

    当她慢慢的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那张充满关切的脸庞,莫熙芸不由伸出自己的手颤抖着朝着那张脸摸去。

    “夫君,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没有在做梦吧!”莫熙芸喃喃自语道。

    “熙芸,没有在做梦,我就在你身边!”方绍远的声音越发的温柔,他慢慢地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莫熙芸的手按在自己的脸上。

    “熙芸,你看,我们真的又见面了!”

    “夫君!”可能是那么多天的压抑一下子找到了爆发点,莫熙芸一把死死地抱住方绍远,整个人呜呜的痛哭起来。

    方绍远此时唯一能做到就是同样以一个死死的拥抱回应她,同时用手轻拍莫熙芸的后背以示安稳。

    过了好一会,莫熙芸突然一下子松开方绍远,她一脸悔恨地说道:“夫君,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我真的不是故意踢你的!”

    “不怪你,我一点都不怪你!还不是那个歌该死的,呃,好了熙芸,我这就施法送你还阳!别怕!一点都不痛的!”方绍远就好似哄小孩一般柔声对莫熙芸说道,一边说,一边还在她后背轻抚。

    “还阳,等一下,夫君,我记得你当时不是已经那你现在怎么会在这里?”莫熙芸好似想到了什么,一下直起身子问道。

    方绍远摆摆手,温和地说道:“熙芸,什么都别问,待我先施法助你还阳,要不然拖得时间久了,你的魂魄会消散的。”

    莫熙芸还要在说话,见方绍远神情肃穆地看着她:“熙芸,难道你不听为夫的话吗!有什么事情等你还阳之后再说!”

    见莫熙芸不在言语,方绍远朝着她微微一点头,随后十分谨慎地施展出还魂术。

    随着一道道法诀的打入莫熙芸的体内,莫熙芸的魂魄感觉她的肉身好像在召唤她一般,不由自主的朝着她自己的身体飘去。

    放佛明白这一去又将会是阴阳相隔,莫熙芸朝着方绍远嘴唇微动:“夫君,一定要来找我!”

    方绍远明白她的意思,点点头,看着莫熙芸的魂魄重新进入了体内。

    过了好一会,莫大学士沙哑着嗓子吩咐道:“都下去为小姐准备后事吧!”

    “老爷,老爷,小姐好像动了一下!”突然,翠蝶惊喜地叫道。

    “翠蝶,老爷知道你跟小姐的感情深,不过人死不不能复生,你还是看看一点吧!”莫大学士整个人有气无力地说道。

    不过。翠蝶依然不依不饶地指着莫熙芸的身体说道:“老爷,翠蝶说的是真的,您快来看,小姐的手真的在动!”

    此时,莫大学士也是一脸希冀,他快步走到莫熙芸身边,果然,他发现莫熙芸的手指确实在微微地动着,于是赶紧高呼道:“来人,快,快把大夫叫回来!”

    这话音刚落,莫大学士就发现莫熙芸居然已经睁开眼睛了。

    “夫君!夫君!你别走!”

    听到女儿一醒来就高喊方绍远,莫大学士也是神情一暗,女儿一脚将新婚丈夫踢死了,这件事虽然被他竭力掩盖了,但是女儿心中的痛苦他是明白的。

    自从自己的女婿死了之后,女儿整夜茶饭不思,身形日渐消瘦,前段时间也是差点就过去了,今日这死里逃生就高呼“夫君”,他真的担心女儿还是这种状态的话,依旧难逃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世间悲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