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城隍见判官
    “大夫,小女现在情况如何啊?”莫大学士关切的问着刚刚被请回来的大夫。

    “老夫行医三十载,像令千金这样气息全无,而后有两次转醒的情况真的的第一次遇见!”

    那大夫说着,又重新为莫熙芸把把脉,再看了看脸色,最后站起身来,对着莫大学士说道:“莫大人,令千金啊从脉象上看除了身体有些虚弱之外,并无其他的异状,还是多劝劝她吃些东西吧!”

    “还有,这心病还需心药医,这些就需要莫大人您自己掌握了!”

    “老夫先给小姐开些凝神静气,温补性的方子吧!”

    “有劳李大夫了,湛文,替老夫送一送李大夫!”

    莫大学士的长子莫湛文站起身来,微微露出一丝笑容,向前一摆手道:“李大夫,请随我来!”

    “熙芸啊,你刚醒来,赶紧躺下来!”莫大学士一见莫熙芸竟然要挣扎着做起来,赶紧上前一把扶住女儿关切地说道。

    “爹,女儿真的见到夫君了,他就在这里,你让女儿起来去找他吧!”莫熙芸依旧挣扎着摇起来,一脸哀求地一边四周寻找着,一边对她爹说道。

    “哎!熙芸,那不过是刚刚的幻想,来乖,听爹的话,好好躺下睡一觉就没事儿了了!”

    莫熙芸虽然有心起身,不过由于刚刚还魂,整个人精神不济,没一会儿便昏睡过去了。

    看着女儿此时平静的面孔,莫大学士老泪纵横,随即他吩咐道:“翠蝶,小姐就交给你了,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及时汇报!”

    “是,老爷,翠蝶明白!”

    很快,屋子里就只剩下翠蝶一人,方绍远看着莫熙芸如安静的躺在床上,呼吸平稳,生机也还算不错,这才放下心来。

    “小方子,怎么,不和你的小芸儿道个别吗?”小幽这个时候冒出来,笑嘻嘻地问道。

    “没有必要了,如今她是人,我是鬼,还是从此不要再相见的好!”方绍远幽幽地说道。

    “切,小方子,你也不动动脑子,就目前木那小芸儿的状态,你觉得她在醒来之后见不到你,能坚持几天啊!”

    “你能救得了她一次,还能一而再地去救她吗!”

    方绍远的脸上露出一丝儿痛苦之色,他低沉着声音说道:“小幽,阴阳两隔,我们终究不可能真的在一起的!”

    “至于熙芸,我会求陆判,希望他能够改一改生死簿,无论什么代价我都会付出的!”看了看眉头有些微皱的莫熙芸,方绍远坚定地说道。

    “你这就是浑话,你以为地府是你家开的啊,生死簿是你掌管的啊,说改就改,也不怕遭天谴!就算是那十殿阎罗都不敢随意更改生死簿,更别说连天劫都没度过去的那个什么判官了!”小幽使劲的在方绍远头上一拍,没好气地说道。

    “而且,今天你阻止了黑白无常,你以为那判官他不知情,我估计啊,他到现在都没有现身,八成是被谁拦住了,说实话,本剑灵还真想见识一下到底谁这么大胆子,敢这么做这种逆天之事!”小幽此时神色有些佩服说道。

    方绍远一听,顿时心中一动,难道是会是他?

    “凌焕然,你我分别执掌这大卫过境内的阳间与阴间,试问我陆之道从来没有干涉过你的事情吧。”

    “先前你为那女子延寿,我看在咱们多年相识的份上,没有计较,毕竟区区三五天的寿元倒也无关紧要!”

    “不过,这一次,本判亲自过来,你居然再此出手拦住本判,如此干扰六道轮回,难道你就不怕遭到天谴吗!”

    此时,陆判在天命城外对着一个文士怒目相对。

    “呵呵,老陆啊,实话说了吧,那姓方绍远与我有大用,那女娃儿既然与他关系匪浅,居然能令他不顾一切的跑来,所以这个人情不能不卖!”文士打扮的大卫国都城隍凌焕然十分淡定地说道。

    “至于天谴,老陆,你我如今都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不管我们再怎么压制,那最终的天劫依然会降临,到时候天劫之下,你我皆会灰飞烟灭,你说我还需要担心什么天谴嘛!”

    看着凌城隍的平静的面孔下流露出的那一丝疯狂,陆判也不禁一阵苦涩,阴神修为到了他们这一步,天劫之下必死无疑,这是数万年来的铁律,谁也逃脱不了。

    “好吧,这件事我可以不计较了,毕竟那女娃原本的命运不是这样,其中也有我的过错。”

    说着,陆判猛地一抬头看着凌城隍,他双目如炬,突然开口道:“不过,虽然这件事本判不计较,但是你是不是也要说一说这方绍远到底有什么特异之处,居然会被你看中!千万不要说什么投缘之类的话,本判可不是那些凡夫俗子!”

    “哈哈哈,我说你今儿个怎么这么积极,而且态度如此缓和,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好吧,这件事原本瞒不了多久,我就告诉你,正好到时候可以出一把力,希望也更大!”

    “来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敢不敢到我城隍洞府一晤!”说着凌城隍嗖的一下就转身朝着自己城隍庙飞去。

    那陆判见状,哈哈大笑,二话不说便跟了上去。

    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外面,方绍远淡淡地说道:“小幽,既然你这么说,那你肯定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解决这事情啊!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老天爷拆散我和熙芸吧!”

    看着方绍远脸上露出的狡黠的神色,小幽顿时恍然大悟,用手指着方绍远毫不客气的说数道::“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悲观颓唐呢,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哪!”

    “不说,本剑灵坚决不说!”小幽呲溜一下就回到了方绍远体内。

    看着小幽似乎不高兴了,方绍远微微一笑,然后用一种悲情的语气说道:“哎,小幽,我和熙芸好不容易才见到的,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们阴阳相隔,永世不能见面吗!”

    “我不听,悲情牌对本剑灵无效!”

    “嗨,你就办法就早说嘛,真是瞎浪费我的感情!还说什么后天至宝!天下第一!我看啊,就是胡吹大牛!”

    一听方绍远这么说话,小幽顿时唰的一下又重现路面,然后在控制着幽冥剑在方绍远面前不断地舞动着,好几次都差点此到他,吓得方绍远脸色都青了。

    毕竟幽冥剑的威力方绍远可是亲眼见过的,相对于他们阴神来说,简直就是超级克星,刺中一下就,甭管什部位必须死翘翘。

    “知道怕了吧,知道怕就对了!记住啊,下次激将法什么千万别用,本剑灵万一没守住手可别怪我!”

    “哎,看来我和熙芸真的是有缘无分啊,熙芸,不是为夫我不愿意见你,实在是为夫没本事啊!我们还是永别吧!”说着,方绍远作势就要离去。

    而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莫熙芸居然闭着眼睛口中喃喃梦语道:“夫君别走,夫君你别走!”

    看了看方绍远落寞的背影,又看了看双眉微蹙的莫熙芸,小幽只好叹了一口气数道:“好啦,算我怕了你了,本剑灵决定出手帮你们这对苦命鸳鸯一把!”

    “真的吗,太好了!我就知道小幽你不会这么绝情的!”方绍远一激动,一把将小幽抱住了!

    “咦,赶紧松开!”小幽顿时脸颊通红的挣脱来方绍远的怀抱。

    方绍远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一时激动,一时激动!”

    “切,要不是知道这一点,早就一剑过去了!”小幽瞥了一眼方绍远。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说起来也不难,你现在是阴神,而小芸儿则是大活人一个人,只要她也成为阴神,你们不就可以在一起了!”

    “哎呀,小幽,你是知道的,若是有可能我也不想当什么阴神,这当阴神哪里有什么前途啊,不说别的,单说一旦到了渡劫境,天劫之下,十死无生!我可不想熙芸走这个没有希望的路!”

    “小幽,你可是天地第一至宝的剑灵,无所不知,只要你传授熙芸最顶级的修行功法,熙芸不就可以得道成仙了吗?”方绍远嬉笑着朝着小幽说道。

    “哦,搞了半天,原来你是打这个注意啊!不错,本剑灵脑子里的修行功法随便拿出来一样都会让天下人抢疯了,不过呢,不好意思啊,这些功法都是仙法,顾名思义,成仙之后才能修炼的,你的小芸儿现在可没资格修炼哦!”

    看着小幽摇头晃脑的说了半天,方绍远的心凉了半截,自己费尽心机哄骗小幽,谁知道居然不能修炼,白费心思啊。

    看着方绍远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小幽不禁笑着说道:“好了,小方子,你就别装了,赶紧先和你的小芸儿见一面,把事情说清楚了,让她每天该吃吃,该喝喝,把日子平平安安的过下去吧!”

    “可是,地府有地府的规矩,我不能随意破坏的!”方绍远无力地说道。

    “切,小方子,你说这话,你觉得本剑灵相信吗,你要真的守规矩,外面那哥俩会成这幅德行!”

    “行啦,赶紧把那小丫头弄昏了,和你小芸儿说说话,至于修炼功法事情,天下那么大,那么多修行门派,凭本剑灵的本事弄一本最好的还不简单!”

    “就等您老这句话了!”说着,方绍远一下蹦起来,轻指一弹,翠蝶就一下子昏睡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