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温馨开解
    将翠蝶放置好之后,方绍远轻轻来到莫熙芸身边,轻轻打入一道灵力,顿时莫熙芸轻哼一声,慢慢转醒。

    “夫君,真是是你吗,我没有做梦吧!”莫熙芸睁开眼睛一下子就看到一脸微笑的方绍远。

    “熙芸,我不是活生生在你身边嘛!”方绍远此时已经显露出真身,慢慢地将莫熙芸扶起来。

    莫熙芸伸出自己的手触摸着方绍远的脸颊,顿时泪流满面。

    “好了,别哭啦,再哭小脸就哭花了!”方绍远亲昵地捏了一下莫熙芸的鼻子。

    “夫君,那天我真的不是有意踢你的,我”

    不待莫熙芸说下去,方绍远就捂住了她的嘴,柔声说道:“忘了吗,刚才我已经说了这件事和你无关,你就不用自责了!”

    “再说,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告诉你,我还做了破风山土地呢!”

    “土地?夫君,你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吗!”

    看到莫熙芸又要伤心欲哭的样子,方绍远感觉笑着说道:“什么不在人世,虽然我现在只是阴魂状态,不过你夫君现在不就是在阳间吗,以后我们可以经常见面的。”

    “真的吗?”莫熙芸明显有些高兴,随后一脸期待的问道:“那你可以天天陪着我吗?”

    “这个,熙芸,我现在也是地府的公职人员了,就好像做了地方官一般,没有上头的命令,是不能随意离开的。”

    “是这样啊!”

    看着莫熙芸十分失望的表情,方绍远不由一阵心疼,不过他还是努力笑着安慰道:“笑一笑嘛!熙芸,你夫君我的本事还不知道吗。”

    “当年我能短短的八年时间就做到四品佥都御史,在这地府之中照样可以啊,这才两个多月,我就已经有了金丹境界,相信没多久就可以升职了,到时候我努力调到都城来不就行了!”

    虽然明知道方绍远的话只是在安慰她,不过莫熙芸依然很开心,毕竟在没有方绍远的日子里,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些天是怎么过来了。

    起码现在还有盼头,而且方绍远不能到天命城来,她可以去破风山啊,恩改日一定要找爹问一问这破风山在哪里,莫熙芸甜甜地想到。

    看着桌子上的粥已经凉了,方绍远笑着对莫熙芸说道:“熙芸,来看为夫给你变个戏法!”

    说着,方绍远一招手,桌子上的一碗粥便直接飞到了他手心,随后法力微微一转,没一会,原本已经冰凉的粥居然散发出腾腾热气。

    “哇,夫君,你这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你也练过内功,而且已经是功力已经这么深厚了?”莫熙芸有些惊讶地问道。

    “内功?”方绍远微微一怔,随后笑着说道:“哦,难怪那晚会被你一脚踹出去了,原来你练过内功!”

    不过莫熙芸一听到那晚的事情,顿时神色有些黯淡,方绍远立刻暗自责怪自己,好好地怎么又提洞房那天的事干嘛。

    “熙芸,来来,粥已经热好了,稍稍吃点吧!吃饱了身体才有会慢慢恢复的。”

    “来,我喂你!小心烫啊!”

    见方绍远十分体贴的吹一吹再为她,莫熙芸的心中顿时欣喜一片,感觉这粥也格外的香甜。

    没一会,这一碗粥就吃完了,莫熙芸自己看了空空如也的碗,不由嘻嘻一笑。

    “熙芸,待会我就要走了,毕竟不能总是待在这里,我身上的阴气过重,对你身体的恢复不利!”

    看着方绍远柔和的面庞,莫熙芸心中微微一痛,不过她毕竟是大家闺秀,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何况这一次并不是说就再也见不到了,以后想要见面的机会多得是,没有必要这么儿女情长的纠缠。

    “恩,那夫君你要多多保重!”莫熙芸吃了一点粥明显恢复了一些气力,竟然扶着床边慢慢地下了床站起来。

    “哎,熙芸,你现在才刚刚好点,别站起来,小心着凉!”方绍远有些心疼地扶助莫熙芸。

    将身体靠在方绍远的胸膛,莫熙芸情深地说道:“夫君,记得一定要多回来看看熙芸!”

    “恩,放心吧,熙芸,我肯定会常回家看看的!不过,你一定多吃点哦,等我下次回来,我希望又看见那个好似灵气十足,好似天仙下凡地天命第一才女!”

    莫熙芸紧紧地把方绍远抱了抱,良久之后才松开,然后变转过身去,颤抖着声音说道:“夫君,保重!”

    方绍远知道莫熙芸是怕自己忍不住不让他离开,心中顿时一热,不过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和莫熙芸在一起的时候,起码破风山上危机一日不除,他都不能再见莫熙芸。

    山上的那三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鸟,万一知晓了莫熙芸的存在,天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方绍远看着莫熙芸微微耸动的肩膀,什么话都没有,忽的一下就飘出来了窗外。

    过了一会之后,莫熙芸慢慢的转过身子看着空无一人的眼前,顿时热泪盈眶。

    没哭一会,她就感觉自己身体的虚弱,顿时暗自发誓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好好的将身体调理好,这样才能有体力去寻找破风山。

    等第二天早上,翠蝶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顿时微微一惊,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不过当她看到莫熙芸正睡着香甜,脸上居然罕见的露出一丝笑容,顿时放心不少。

    待她准备为小姐将被子再盖盖好的时候,却发现床头竟然有一只空碗,显然里面的东西都被吃了。

    这一下,翠蝶真的是高兴坏了,她勉强压下心头的激动,悄悄地拿着空碗出去了,随后直冲莫大学士的住处,口中还在大叫着:“老爷,夫人,小姐昨夜肯吃东西了。”

    这一下子,这个莫府都沸腾了,莫熙芸平日里对于家中的下人,那都是极好的,这一消息传了出去,一个个都笑嘻嘻地跪下来朝着老天爷拜去。

    莫夫人更是吩咐厨房赶紧继续给小姐做早饭,同时一把拉着莫大学士就朝着莫熙芸房中跑去。

    或许是翠蝶的消息造成的轰动有些大,莫熙芸居然醒过来了,一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的爹娘正一脸激动地看着她。

    “爹,娘,你们怎么来了!出了什么事儿吗?”莫熙芸略感惊讶地问道。

    “儿啊,你告诉为娘,昨夜是不是把粥喝完了?”

    看着娘亲期盼的眼神,莫熙芸顿时明白了,她一下子想起了昨晚方绍远亲自喂她的场景,顿时小脸一红,轻轻地点了点头。

    得到女儿的亲自确认,莫夫人真是欣喜若狂,不住地双掌一合不断地对天祭拜:“感谢漫天仙佛,小女终于肯吃东西了!”

    相比较莫夫人,莫大学士到底城府深很多,而且观察力也敏锐,他一眼就注意到女儿娇羞的模样。

    要知道,自从女婿死了再会后,他女儿可就从来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情感,像这种娇羞的样子真的是第一次。

    难道说,昨夜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老爷,我要去把天命城里所有的庙宇都拜一拜,感谢他们保佑我女儿平安无事!”莫夫人一脸激动地说道。

    一见娘亲这么一说,莫熙芸突然想到自己的夫君如今成了土地,想来拜一拜他的人也不少吧。

    一想到这里,莫熙芸顿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幕看在莫大学士眼中,更加认定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否则女儿不可能一下子有这么大的转变。

    可惜,事后莫大学士特意暗中询问了翠蝶,可怜翠蝶被方绍远弄晕了,到哪里知道什么情况啊,最后别莫大学士逼得没办法,连毒誓都发了,这才令莫大学士打消了继续询问的念头。

    当翠蝶将这件偷偷告诉莫熙芸的时候,莫熙芸强忍住心中笑意,然后安慰道:“翠蝶,我爹老糊涂了,昨天哪有什么事情啊,你别在意啊!”

    翠蝶能做说,只能点头称是。

    出门之后,方绍远看着外面院子里还在发傻痴楞的黑白无常,顿时一脚踢过去:“喂,还在发什呆,时辰都过了,你们还不走吗!留在这里没人管饭的!”

    被方绍远一脚踢醒,白无常哭丧着脸说道:“你也知道时辰过了,我们没能完成任务,回去肯定要被陆判大人责罚!”

    “行啦,别哭哭啼啼的了,我就不信你们没看见这几个脑门上的字,装得跟真的一样!”方绍远一脸不屑地说道。

    见自己的企图被方绍远识破,白无常顿时咧开嘴讨好地问道:“方土地,敢问你陆判大人到底是和关系啊,怎么会有陆判大人的死人印章呢?”

    方绍远见状,故作神秘而又凶残地样子吓唬道:“你确定还要知道,我告诉你啊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好事!现在你还想知道吗!”

    身子一哆嗦,白无常顿时叫道:“被说了,我不想知道,不想知道!”

    不过随后,白无常继续恬着脸问道:“方土地,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一个锅里吃饭的兄弟不是,您看您和陆判大人这么熟,能不能给说说情,我们哥俩肩膀窄,扛不住陆判大人的怒火啊!”

    方绍远也明白黑白无常不过是奉命办事,没有必要和他们太过计较!

    于是,他俯身对他们说道:“这样吧,脑门上那三个字儿呢就别去掉了,只要给陆判看一下,他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且把心放宽啊!”

    说着,方绍远轻轻一招手,便将捆着黑白无常的阴阳链给解开了,然后用手轻轻那么一抹,随后便有仍还给白无常。

    看着离去的方绍远,黑白无常哭丧着脸提着手中的链子朝地府敢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