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见面都城隍
    阴阳通道附近,黑白无常就看到前面站着一个人,背对着他们,那身形看上去极为熟悉。

    黑无常脾气躁一些,加上任务没完成,心中始终藏着一团火,于是上前一步对着那人大喝道:“什么人,竟然阻挡你黑爷爷的路!”

    白无常心思缜密一些,能够这么大喇喇地堵在阴阳通道上,说不定身份就不一般,不过可惜他动作慢了一点,没能拉住黑无常。

    “哦,这阴阳通道是你们开的吗!怎么旁人不能站在这里?”说话间,那人缓缓地转过身子。

    “爷爷今儿个正火大呢,你就送上门来!吃爷爷一拳!”

    听声音极为耳熟,不过受这阴阳通道的影响,这里的声音都被扭曲了,直到那人转过身来,白无常才察觉到竟然是陆判大人。

    顿时,白无常大叫道:“黑无常,还不赶紧住手,这是陆判大人!”

    其实在那个人转过身来的时候,黑无常已经发现了他的身份,无奈拳头都打出去了,猛地一收势,顿时一个狗吃屎趴在了地上。

    这黑无常也机灵,这个时候干脆也不起来了,顺势就跪在地上不断地给罗盘磕头。

    “大人,属下不知是大人降临,属下该死,属下该死!”

    看着黑无常不断地磕头求饶,白无常也是深深地叹一口气,这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这下好了,原本任务就没完成,还不知道该怎么交代呢,现在又来着这一出,估计不想死都难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一线生机都要争取一下,白无常也是快步走到陆判面前,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把头一低,一言不发。

    “行啦,行啦,我知道你们今天受委屈了,那方绍远手持本判的印信,不趁机收拾一下你们就怪了!”

    “起来吧!”陆判显然心情不错,并没有对他们太多计较。

    而黑白无常对于这一幕也是极为差异,陆判平日里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向来就强调上司的话,对是对的,错也是对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他们明知道方绍远是无辜的,但依然将他给带回了地府。

    大佬发话了,他们自然不能违背,于是乎,慢慢地站了起来,不过依旧把头坑着。

    “好了,事情办砸的事情可以不计较,不过你们怠慢本判的事情可不会这么算了的,这样吧,就罚俸一年以儆效尤!”

    说着陆判便大步朝着阴阳通道走去。

    “咦,你们两个还不跟上,难道还要本判邀请你们吗!”

    黑白无常顿时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解之色,难道今天陆判吃错药了,居然就罚俸一年,就这么轻松放过他们了,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过他们也从陆判的话中听出了对于方绍远的维护之意,心中原本升起的一丝报复的念头也随之消散了。

    “走吧!”白无常一挥手,两人快速地跟上了陆判的脚步。

    此时,方绍远已经来到了天命城中最大的城隍庙,也就是都城隍的官邸。

    来这里不是别的,正是从玉印中收到了都城隍的邀请,否则方绍远也不会急匆匆地从莫熙芸哪里离开。

    这城隍庙方绍远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不过之前都是以官员的身份来此,甚至还曾经代表皇帝作诗一首。

    整座城隍庙坐北朝南,内有三进,分为三堂,第一堂亦称前座,为重檐歇山顶双层砖木结构,左右有东西辕门,中为弧形照墙,墙中有彩色巨型麒麟图像,入内有东西马厩,塑有披鞍大马及马夫神像,栩栩如生,显得庄严威武,经中天井上台阶为长廊,廊上卷棚顶,悬柱梁边挂满宫灯,装饰极美观。

    而二堂又称中座,为单层悬山顶砖木结构,登上台阶,东西两边各有厢房六,祀有科房官员及这天命城中所属的两县城隍神像。

    三堂左右为钟鼓楼,厅中大殿为城隍爷座位,座位背后有一暗室,内塑有一尊特别高大的城隍师爷神像,俗称土城隍,室内阴森森,非有紧要事故,人们不敢进内点香。

    那个时候的方绍远是何等的意气风发,虽然感觉这城隍庙不错,挺气派挺大的,虽说阴气较重,却也毫无惧意,觉得这城隍庙也仅仅如此。

    不过现在身为阴神的他,当站到了城隍面的大门外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无上的威严扑面而来,若非他如今修为也不是太低,恐怕连这大门都迈步过去。

    一步一步地走进了城隍庙中,居然没有任何人前来阻拦,看来是都城隍已经吩咐过了。

    虽说已经是深夜了,不过这城隍庙中依然有不少地方点这长明灯,有专门的道士在其中打点。

    快速迈过了一堂二堂,直接来到了三堂的正殿,那都城隍的神像赫然三丈高,两边还各有一尊威武的金甲神将,应该就是都城隍的近身护卫了。

    面对一个和可能是渡劫境的城隍,方绍远显示出了足够的敬畏,他上前对着神像深深地一礼,口中称道:“小神破风山土地,见过度城隍大人。”

    还没等方绍远反应过来,突然感觉整个大殿在旋转,整个人有一种站不住的感觉。

    不过几个呼吸之间,方绍远就发现依然稳稳地站着。

    “你来啦!”一道醇厚而低沉的声音在方绍远背后响起,顿时令他微微一惊。

    猛地一转身,方绍远就发现一个中年文士模样的人正端坐在自己的面前不远处,而他的身前则摆放着一张小案头,上面放着一套茶具,其中茶壶的水似乎已经开了,正嘟嘟地冒着热气。

    “怎么了,有什么惊奇的吗,快来入座吧,本座可是听说方土地精通茶道,在破风上可把那天僧地道给说得一愣一愣的。”

    听着中年文士轻描淡写的话,方绍远的心中顿时嫌弃轩然大波。

    这中年文士应该就是都城隍,可是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当初请和尚还有道士喝茶并且谈论茶道的事情,难道说这破风山上还有自己不清楚的隐藏人物在暗中注视着自己一举一动吗,这样的话,也太可怕了。

    都城隍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方绍远的异常,他拿起茶壶给方绍远倒上茶水,又给自己倒上,然后继续低声招呼道:“方土地,本座按照你说的方式喝茶,感觉确实不错!来,尝尝本座的茶艺如何!”

    都这时候,还怕什么啊,直接上吧,方绍远暗中给自己鼓劲,随后脸上顿显平淡无疑,很从容的坐了下来,然后端起面前的额茶杯,喝上一口茶。

    顿时一股清香从口舌之间缓缓升起,直沁灵魂深处,令方绍远感觉到自己放佛置身仙境一般。

    良久之后,方绍远这才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不由赞叹一声:“好茶!”

    仿佛是遇到知音一般,那都城隍听到方绍远的赞叹,顿时眉开眼笑,口中称道:“哎呀,到底是状元之才啊,本座手下那么多人,就没有一个真正懂得茶道的,方土地,来,再来一杯,本座这个可是地府特有的阴神茶,乃是用黄泉水浇灌的,对于咱们阴神而言可是就有极强的凝神功效啊!”

    说着,都城隍不由分说变为方绍远将杯中茶水续满。

    “切,什么阴神茶,说得那么高大上,还不是本剑灵当年从灵山偷来的那株佛心茶,我干打赌,这老小子手中的这阴神茶绝对不是正品,不过是从我那株佛心茶中移植出来的不知道几代的劣质品。”

    小幽的话语差点没让方绍远把到口茶水给喷出来,不过他脸上的异样倒是被都城隍看出来了。

    “怎么,方土地,本座这茶如何,比之你的那壶银针又如何!”

    面对都城隍的发问,方绍远突然脑子一动,故作淡定地拿起杯子嗅了嗅,有看了看,随后再喝了一口之后,双目闭上,似乎沉浸在这茶水的香气之中。

    良久之后,方绍远突然一下子睁开眼睛,他一脸若有所思的地说道:“大人,请恕小神之言,您这茶似乎不纯!”

    这话一出,顿时让都城隍原本淡然的脸色一变,方绍远可以感觉到周遭的空气都似乎凝固了,整个人像是被一被一块巨布包裹起来,越勒越紧。

    不过,方绍远并没有挣扎,而是竭力继续说道:“这茶应该还有母树,您这茶至少也是三代以外了。”

    忽的一下,浑身的压力一下子就被释放了,方绍远顿时感觉浑身一轻,刚才那种临近死亡的感觉真是终身难忘啊。

    “哈哈哈,方土地,本座原本还是只欣赏你,现在却是有些真正的佩服你了,想不到你的茶道如此精深,居然连本座这茶不是最纯正的都能品尝的出来,真是佩服啊!”

    看着都城隍的欣喜的模样,方绍远也是狠狠地舒了一口气,而小幽在悄声说道:“卑鄙无耻,居然那人家的东西说,还要不要脸啊!”

    对于小幽的话,方绍远就假装没有听见,脸上依旧显得很淡然。

    “方土地,你说的没错,本座这茶其实来自一株佛心茶,乃是当年地府以为至高无上的大能从灵山抢夺而来移植在我们地府的。”

    说到这里,那都城隍的脸色一片黯然:“可惜,如今这株佛心茶虽然还在地府之中,却已经不属于地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