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都城隍的告诫
    “谁,到底是谁敢把本剑灵的东西占为己有,小方子,问他,倒地势,胆子这肥,看本剑灵不把打得满地找牙!”

    小幽在老金旁边气愤的手舞足蹈,于是不得不分心暗中告知:“小幽,不用问都城隍,我想我知道是哪一个,就是如今佛门坐镇在地府的地藏王菩萨。”

    这话刚落下,突然小幽眉头一皱,刷的一下就朝着虚空一劈,随后傲娇地说道:“小样,还挺灵敏的,居然这就感应了,不过遇到本剑灵算你倒霉,先弄掉你这缕神识收点利息再说!”

    方绍远一听这话,顿时脸上冒出了冷汗,乖乖隆地咚,这地藏王菩萨也太明锐了吧,亏得小幽出手及时,要不就要被他发现了,恐怕隔空一掌,自己就完蛋了。

    都城隍此时也眉头微皱,他稍稍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方绍远,最后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远在十八层地狱入口处,一尊头戴毗卢冠,身披袈裟,一手持锡杖,一手持宝珠的出家人口中发出一丝闷哼之音。

    他抬起头来,一脸悲天悯人的模样,双眼发出淡淡地金光,口中喃喃自语:“当世之中什么时候又出了一尊了不得的人物!算了,不过一缕神识而已,切罢,切罢!”

    自从惹来了地藏王菩萨的探视,方绍远便不再随说话,而是慎言慎行,仅仅只有都城隍问,他才简单作答,顿时场面显得极为沉闷。

    一壶茶很快就喝完了,都城隍一挥手,案头的茶具统统消失了。

    他看着正襟危坐的方绍远,突然微微一笑:“方土地,你知道吗,其实在你来之前,陆之道刚刚走了没多久!”

    陆之道三个字方绍远自然是听说过的,他身上还揣着刻有陆之道三个字的玉印。

    都城隍和陆判两人在这里见面,而且还把这事告诉他又是为了什么呢。

    随即,方绍远便明白了,这都城隍是在告诉他,你方绍远枉顾地府法纪,惹来了陆判,是我凌焕然为你挡下了他,你的承我的情。

    一句很简单的话,对于方绍远而说却是显得极为沉重。

    这都城隍若是提之前送玉印给他,而且这玉印对他帮助极大,虽说曾经也有过默不作声的时候,但是在这之后,尤其是面对破风山三个家伙阻拦他前往天命城之时为他挡住了虎妖,这确实不争的实事。

    但是都城隍对于这些只字未提,却单单提了拦住陆判之事,他这是稳稳地抓住了方绍远的弱点。

    其他的事情都好说,唯有莫熙芸的事情,方绍远不可能漠不关心。

    相比较方绍远救活莫熙芸而言,这拦下陆判才是真正的彻底解决后顾之忧,毕竟若是陆判出现在当场,莫熙芸能不能还阳还是两说呢。

    所以说,方绍远这一次必须要承都城隍的这份人情,而人情手下简单,要还这份人情就难了。

    而对于都城隍而言,如此大费周章,不惜得罪陆判,不就是为了那破风山的胎石嘛。

    沉默了好一阵子,方绍远一下子站了起来,一脸坚定地说道:“大人之恩,属下没齿难忘。但凡大人有何差遣,属下必将全力以赴,在所不辞!”

    “好!好!好!”都城隍抬头看着方绍远,一连说了三个好。

    他现在是越发欣赏方绍远了,这么有能力,又识趣还断事果决的属下真的是太难得了。

    此时,都城隍暗自在想,若是三个月后那方绍远不死,必将大力栽培他。

    “来,坐下,坐下!接下来的时间里呢,你争取都提升一点修为,同时也要对破风山好好大力整顿,将情况摸摸清楚。”

    都城隍顿了顿,接着说道:“至于破风山上的那一僧一道一妖不必放在心上,但也没有必要招惹他们,毕竟他们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都城隍饶有深意地看了看方绍远,这才接着说道“像之前那次交手,大可不必了,就是本座也不敢说面对他们三个能轻松取胜!”

    方绍远心头一震,都城隍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那三个家伙比试元神境这么简单,这些只是他们的表象。

    换句话说,这三个家伙难道也有洞虚境的修为,只不过他们平日隐藏了修为而已。

    从都城隍那里出来之后,方绍远还一直沉浸在震惊之中,他现在突然发现自己的处境似乎更加的不妙了。

    莫熙芸就在天命城中,她的命运其实就在都城隍的掌握中,所以为了莫熙芸,方绍远不得不在胎石的事情完全倒向都城隍。

    而原本经过上次一战之后,觉得有资格可以和破风山上的三个家伙平等对话的方绍远这才发觉,其实人家都披着羊皮的狼。

    三个洞虚境和三个元神境相比,那可是高了不知一丁半点的,别说面对三个了,就是一个洞虚境就让他无言以对。

    这次回去,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上次已经算是撕破脸皮,则依次回去恐怕不能再虚与委蛇了。

    就在方绍远心绪低落的时候,小幽突然嚷了起来:“小子,就这点困难就把你吓倒了!这白面书生就是在吓唬你,就是要让你知道唯有彻底投靠他,依靠他你才能在破风上生存下来。”

    “想想吧,他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情况呢,不就是为了更好的掌控你嘛!”

    “但是,你也要明白,他是城隍,他收到的限制比你大多了,刚才我已经注意到了,这老小子绝对已经是渡劫境了,只不过一直封印了自身的修为,要不天劫早就降下来了!”

    “在那胎石没有露面之前,这老小子是不敢轻易出手的,要不依他的修为哪能忍到现在,恐怕早就前往破风山抢夺胎石了。”

    “还有那山上的那个和尚道士还有老虎,他们的情况和那都城隍一样,都是压制了自身的修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不是不会自解封印的。”

    “所以,本剑灵不明白你到底在怕什么!真到了所谓的胎石出世的时候,他们三方大战,到时候必然冲破封印以求全力抢夺胎石!”

    “到时候,不管他们有没有抢到胎石,天劫必然降临。不是本剑灵看不起他们,向他们这样居然指望依靠外物渡过天劫的家伙,面对天劫,必死无疑!”

    “所以,本剑灵不知道你彷徨什么,你怕什么!面对一帮必死无疑的人,你畏惧什么!”

    小幽的话好似醍醐灌顶一般,顿时让方绍远惊醒过来。

    是啊,自己到底在怕什么呢,洞虚又如何,渡劫又怎样,他们不过是一群修行失败者,连天劫都不敢面对的胆小鬼而已。

    不过随即,方绍远一转念,顿时哭丧着脸说道:“小幽,那都城隍似乎并不是真的怕死呀,多少万年以来,从没听说过那个阴神最后可以度过天劫的!”

    “那都城隍过不了天劫这一关,我似乎同样也过不了哎!”

    “靠,小方子,你还是不是幽冥剑的新任主人啊,一个小小的天劫怕什么呀,难道你以为本剑灵是吃素的!”

    “额,小幽,我只是觉得吧,以你现在刚刚解开第一重封印的能力,帮我抗下天劫似乎力有不逮吧!”

    看着方绍远小心翼翼地说出来,小幽居然没有反驳,而是陷入了一阵沉默。

    “喂喂喂,小幽,你没事儿吧,我只开玩笑的,我相信你能帮我的!”

    “小方子,你说得对,我现在的状态确实帮不了你!”小幽此时坑着头,似乎一阵颓废,再无那种意气风发的感觉了。

    “哎,小幽,你可别吓我啊,你可是天下第一至宝的剑灵啊!”方绍远努力安慰这小幽,可惜似乎效果不大。

    突然小幽一下蹦了起来,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吓到了吧,实话告诉你,本剑灵搞不定,但是本剑灵有办法帮你度过天劫!放心吧,不会让你的小芸儿守寡的!”

    方绍远原本还挺高兴的,可惜一听最后一句,顿时满头黑线。

    出了天命城,方绍远才想起手头上还有封信没收呢,于是赶紧又折返回城隍庙,一步一步地走程序,这才见到了那位县城隍。

    也不知道这信上到底写了什么,反正这位县城隍刊发于的眼神比较诡异,还好看完之后,他便回了一封信,嘱托方绍远带回去。

    这次去天命城,虽然有些波折,不过进展还算顺利,方绍远心满意足地往回赶去。

    回去的时候,不用那么着急,方绍远决定沿途好好地回访一下之前在路上对他下手的家伙。

    而这一决定,让小幽不断地鼓掌,用她的话说,那帮家伙早就看着不顺眼了,她的幽冥剑好久不见血了,得用他们来祭剑。

    说实话,当得知小幽居然还有这想法,方绍远真有点后悔做这个决定了,他只不过是要教训一下那些人,可没真的想要他们的命。

    于是乎,方绍远再回去的路上有意稍稍改变一下行程,尤其是之前碰到的那些家伙的地方,能避开的就避开。

    “哈哈,上次让你跑了。这一次,这一次贫道看你往哪里跑!”

    无奈有些时候啊,你想阻住有些人送死,可他偏偏还不知死活一头撞上来,听到耳边这一声叫唤,方绍远面露无奈之色,摇了摇头,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个不怕死的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