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铜山鬼王
    一个身穿红衣道袍,样貌清秀的青年道人,双眼之中黑色的瞳孔要比常人大很大,正一脸兴奋地舞动着一柄桃木剑。

    “你是哪一个,本神怎么不记得有你这个号人物啊?”方绍远一看,发现居然是一个很陌生的人,顿时有些诧异。

    “咦,你又是哪一个,难道我又认错人了?”那青年道人见方绍远转过身来,顿时也是一愣,脸上充满了疑惑之色。

    小幽却是唯恐天下不乱,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口中高叫着:“小方子,上啊,揍他,管他是不是认错人了!”

    对于小幽,方绍远实在是不想多说什么,他见对方认错人了,也就不再理会,而是转身便走了。

    “哈哈,一个元婴境界的小道士,一个金丹境界的阴神,本王真是有口福了!”

    突然,一个阴沉地声音传了出来,顿时一个黑影一下子冲到了方绍远的面前。

    方绍远眉头一皱,眼前这个脸色惨白,一身黑衣的家伙浑身上下充满了浓重的死气,就好似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样。

    还没等方绍远开口,就听那红衣小道哇呀呀地就冲了过来,一挽手中桃木剑,一脸严肃地喝道:“铜山鬼王,你一夜之间将万家庄数百人的魂魄皆吸尽,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这个恶鬼!”

    说着,小道士一舞桃木剑,顿时一连串的符咒就朝着那铜山鬼王打去。

    “小道士,你这点招数是不行的!”那铜山鬼王毫不在意,轻轻一挥袖口一挥,顿时那些符咒全部被收走了。

    不过那红衣小道不惊反喜,口中轻叱一声:“爆!”

    “砰砰砰!”接二连三地爆鸣声从那铜山鬼王的衣袖中传来出来,瞬间就把整个衣袖给炸没了,甚至缩在衣袖中的那只手五指皆被炸秃了。

    那铜山鬼王苍白的脸色微微一红,双眼眯了眯,竖起那只被炸秃的手,在眼前晃了晃,顿时刷的一下就重新长齐了。

    将新长出的手指放在嘴边微微一舔,铜山鬼王突然猛地朝着方绍远一看,身形一动,化作一道黑烟瞬间就朝着方绍远冲去。

    我靠,是不是看我好欺负啊,是那小道士动手炸了你的手,你居然不找他反而来找我,真当我是面团啊。

    方绍远脸色顿时一冷,运转法力,数指连弹,瞬间地面上就竖起了三道土墙。

    不过那年轻的道人去口中惊呼道:“小心,这鬼王化身的黑烟无形物质,土墙更不挡不住他的。”

    只是,而那黑烟之中更是传来了“嘎嘎嘎”的恐怖笑声。

    而方绍远不为所动,当黑烟已经穿过半截第二面土墙的时候,他嘴皮微动,顿时土墙一下子化作烟尘,随着方绍远手指的跳动,瞬间化作一大片土黄色的浓雾将那黑烟彻底的困在当中。

    随后这浓雾开始慢慢的缩紧,不断压缩黑烟的活动空间。

    “哈哈,区区土雾术岂能困住本王!”那股黑烟瞬间在其中到处撞击,可惜竟然一点都不能穿透那好似牢笼一般的浓雾。

    “不可能,这东西如何困得住本王!给本王燃烧吧!!”

    看着黑烟瞬间化作一团黑火,那黄色浓雾居然开始被烧化,方绍远的神色微变,这铜山鬼王到底杀死了多少人,居然练成了黑化魂火。

    而那小道士见了,也是神色大变,突然掏出了一个红葫芦,口中念动咒语,瞬间一道粗壮的水柱哧哧地喷向了鬼王。

    不过,方绍远却是暗道不好,这水虽然克火,但是问题是这铜山鬼王现在还在自己的土雾术中,用水非但起不到灭火的作用,相反却要和他发出的法术相冲。

    果然,那道水柱没一会就将方绍远的法术彻底给毁了,虽然最后还是浇到了黑化魂火,不过后劲不足,基本上没起到什么作用。

    那小道士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朝着方绍远一打手势。

    而那铜山鬼王显然也意识到眼前这两个人不好对付,于是边准备开溜。

    而方绍远原本就对着铜山鬼王居然把他当软柿子捏心中很是不满,现在就发觉这鬼王居然手底下至少有数万条人命,否则根本不可能将那黑化魂火炼成,自然不可能就这么将其放过。

    二话不说,方绍远朝着铜山鬼王逃离的方向一招手,顿时一道惨叫声传来。

    那化作黑烟的铜山鬼王居然重新化作人形,躺在地上不断地打滚,显得极为痛苦。

    而那小道士看见了,神色间也是极为差异,他一下子冲到鬼王面前,发现这铜山鬼王此时身体蜷缩,散发着阵阵黑烟,同时他的一道道冤魂从他体内飘了出来。

    方绍远从后面慢慢地走了上来,看到这种场景,心中也是一惊。

    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竟然冒出耀眼的金光,同时一道道洪亮的佛音禅唱从他体内传出来,化作一道道的金光将那些被鬼王杀死的冤魂上缠绕的黑气都超度掉了。

    见到这一幕,那小道士更是惊的下巴都掉下来了,三清在上,一个阴神,居然会使出佛门佛音禅唱,这世间还有比这更令人惊异,他就不怕把他自己给超度掉吗。

    其实方绍远心中也是纳闷的很,这佛音禅唱怎么这么熟悉,不就是当初颠性和尚阴他的那颗镇魂石里的吗。

    他记得当初已经被老金给吞掉了,怎么会这么时候又冒出来了,难道老金居然被佛门光头洗脑了。

    “别紧张,小方子,这个鬼王杀死了那么多凡人,身上集聚了大量的冤魂,老金这是净化他们,同时赚取功德呢!”

    听到小幽的解释,方绍远这才放心下来了,此时他不由好奇的问道:“小幽,老金吞了那镇魂石,就具备镇魂石的功效?”

    “嘿嘿,被多想了,那镇魂石本质上就是舍利子,和金丹是一样的,所以老金才能吞噬吸收,并且解析出其中蕴含的特殊功效,对于一般的法宝,老金现在还没那么好的胃口。”

    一听小幽这话,方绍远顿时无言以对,现在没这好的胃口,那岂不是说随着老金的成长,将来他就可以吞吃法宝了嘛,靠,老金到底是什么来头啊,方绍远此时是越来越好奇了。

    铜山鬼王被幽冥剑丸刺中,根本没有一点机会活下来,当所有黑气都消散之后,铜山鬼王也就在这个世上彻底的灰飞烟灭了。

    而那些被铜山鬼王杀死的冤魂在被超度完成之后,他们脸上充满了一种感激,朝着方绍远深深一礼,随后慢慢的在阳光下渐渐消散了。

    “阴神之中能够使出佛法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莫非你和地藏王菩萨有关?”红衣小道一脸好奇地问道。

    “我靠!”方绍远顿时感觉到冥冥之中一股绝强的意志向他这里看来。

    “小幽!”

    “安啦,有本剑灵在这里,那光头是找不到这里的!”

    遥远的十八层地狱入口,地藏王菩萨一脸苦闷地看着地府的天空,心道,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连续两次都被那陌生的强者斩落自己的神识。

    方绍远感觉到那绝强的意志一下子烟消云散,顿时脸色舒缓很多。

    “喂,你这是怎么了,脸色不是很好看啊!”

    “咦,看你脸色好很多了!对了你还问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和地藏王菩萨到底有没有关系啊!”

    “”

    “我斩!”

    “唔!”地藏王菩萨脸色再次一变,随即自从得到菩萨果位之后就再也没有动过怒的心再次跳动起来。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看来本座还没有完全彻悟,必须要关闭五识,好好进修闭关一番!”

    “地藏王菩萨竟然关闭五识修行了,难道说他又顿悟了!”

    “我靠,这下佛门那些老秃驴又要得意了!”

    “阿弥陀佛,地藏对佛法的领悟又深一层,可喜可贺!”灵山上一尊浑身撒发出柔和金光的最大的佛陀双掌一合,脸上充满了喜悦。

    “难道这十八层地狱真的是修行佛法的好去处,那地藏这才去了多久啊,居然修为又精进了,难道说本座当年的选择是错误的?”一尊高大的菩萨坐在莲台山,眉头紧锁地自语道。

    一个无心的的举动,导致地藏的闭关,一下子牵扯到这天地间诸多强者的瞩目,若是方绍远知道的话,恐怕要苦笑了。

    “喂,师父说了,不回答别人的问题是不礼貌的行为,你就告诉我吧,你是不是和那地藏唔,你干嘛捂住我的嘴!”

    青年道士一把扯开方绍远的手,整张脸涨的通红,不满地质问道。

    方绍远则一脸严肃地说道:“拜托,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难道你师父就没有教导过你吗!”

    “教你一个乖,这世间的强者,在你没有做修为可以和他们比肩的时候千万不要随意替他们的名字,小心祸从口出!”说着,方绍远便大踏步往前走去。

    看着方绍远离去的背影,那小道士眨巴眨巴眼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口中自语道:“这是哪里的阴神啊,竟然敢用这种口吻和我说话!”

    “而且不过区区金丹,居然可以依照就将元婴后期的铜山鬼王收拾了,这里太离奇了。”

    “恩,不行,我得跟上去瞅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