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神秘身影
    面对八条土龙,豹妖的双眼中稍稍流露出一丝惊讶,再他看来,一个小小金丹阴神居然能够高处这么多花样,还真不简单。

    看着还在傻愣愣发痴红衣小道,方绍远真是一阵无语,这是那家门派教出来的温室花朵啊,这点临场机变都没有,要不是之前他那番话,还真就不想救他了。

    无奈之下,方绍远手指微动,三条最先出来的土龙“昂”的一声,悬浮在半空中忽的一下就冲向了豹妖。

    与此同时,紧接着出来的五条土龙也不甘示弱,居然就这么在地上好似巨蛇一般蜿蜒盘旋地向着豹妖发起了进攻。

    豹妖虽说觉得这土龙不堪一击,但是一次连续上来八条,也不得不引起他的重视,暂时调转了身体,放弃口边的猎物。

    豹妖朝着土龙嘶吼一声,随即身形一晃,便冲向了一条土龙。

    一击之下,土龙惨叫一声便化作碎片,不过就在这么短短的一瞬间,半空中的两条土龙已经完成了合围之势,一下子就用身体死死地缠住了豹妖。

    不过显然豹妖的肉身极为强大,稍稍一挣扎,那两条土龙身体上居然就出现了裂纹,显然支撑不了多久。

    “哗!”豹妖在挣扎了两下之后,两条土龙也步了前一条的后尘。

    所幸地面上的五条土龙毫无惧意,五声龙吟之后,居然齐齐上千,一条缠绕住了豹妖的脖子,两天条缠绕住身子,剩余的两条趁势将豹妖的四肢给困住了。

    场上形势一片大好,那红衣小道也清醒过来,一见这个状况,顿时也不跑了,居然一咬牙朝着豹妖扔出了一道明晃晃的符咒。

    方绍远见状,顿时无奈的叹一口气,猛地开口道:“我靠,你眼瞎啦,这个时候还扔什么符咒啊,还不赶紧跑路!真的在这等死啊!”

    那小道似乎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恶语相向过,竟然一愣之下,整个人脸色一变,双眼之间就这么泪汩汩的,看得方绍远也呆住了。

    尼玛,这到底是哪个门派教出来的奇葩啊,先是傻不拉几的直呼地藏的名号,三番两次引得地藏的关注,如今又分不清敌我事态,也不知道赶紧跑路,居然还傻乎乎的扔什么符咒,这不是明显的在资敌嘛。

    而且最关键的是居然还说不得,这才教训了几句话啊,就潸然泪下,真不知道他的师父是怎么教育弟子的。

    能够让那小道士在这个时候扔出的符咒,威力自然不小,轻轻落在豹妖身上的时候,瞬间就爆出了巨大的爆炸声,化作一团汹涌的烈火。

    火焰中所爆发出来的那股至刚至阳的烈炎,顿时让方绍远这个阴神不得不对后退数步,这才感觉身体舒服一点。

    那小道见自己的攻击奏效了,顿时朝着方绍远狠狠地一撇,口中称道:“切,你才傻呢,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敢下手,胆小鬼!”

    看着一脸得意的小道,方绍远都没话说了,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唯有让他吃些苦头才行。

    “吼”的一声,突然那巨大的火焰竟然一下子四散开来,将周围的花花草草的都点燃了,而那小道则吓得肆意尖叫,到处乱跑。

    这一幕,虽然看的方绍远心中爽歪歪,不过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敌人要对付呢。

    神色肃穆,双目凝神,轻轻用一招,顿时一道幽暗的光彩从他手中划出,好似那惊天的霹雳一般。

    而豹妖这个时候正人立而起,双目之中凶光四射,轻轻一抖,浑身上下的黑皮就全部弹开,露出了如同流光四射的水华一般的皮毛。

    就在豹妖刚要怒吼朝着小道攻取的时候,顿时心生警觉,猛地一转身,挥出自己的前爪,同时身形爆退。

    “嗷呜!”在豹妖的惨叫声和满脸的不可肆意的神情中,他的两只前爪齐齐分断,炙热的鲜血好似泉涌一般喷射而出。

    此时,小道才看见,方绍远的面前居然浮现着一颗剑丸,只不过此时这剑丸正吞吐着幽暗的剑光,显然这剑丸绝非凡品,否则也绝不可能一剑斩断肉身强悍至极的豹妖的两只前爪。

    甚至若非豹妖反应机敏,以前爪为代价挡住了剑丸的攻击,他的身体都要被一剑斩成两段。

    而豹妖也绝对凶悍之极,在身体还没有完全落地之时,居然用后爪在地面猛的一蹬,瞬间借着这股力量张开血盆大口朝着红衣小道直冲而去。

    这一变故不但令红衣小道没想到,就是方绍远也没有料到这豹妖在遭受重创之下竟然还想着抓住小道士,真不知道这红衣小道身上有什么东西这么吸引着他。

    待方绍远反应过来,准备上前救援的时候,一切都迟了,那豹妖已经张开大嘴朝着小道细嫩的脖子咬去。

    那小道此时已经彻底吓傻了,而方绍远则一边口中大叫着:“快闪开!”,一边以最快的速度释放出幽冥剑丸。

    剑丸速度再快,还是慢了一步,在距离豹妖不足一米的时候,豹妖已经一口咬了下去,方绍远已经有些忍心看到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异象顿生,一道白光在小道身上绽放开来,瞬间就将豹妖给摊开了。

    同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小道身后,他整个人包裹在耀眼的光芒之中,方绍远根本看不清他的样貌。

    “大胆孽畜,受死吧!”那高大人影一抬手朝着豹妖作势压下去,瞬间方绍远就感受到这手掌中蕴含的威压。

    “等一下!”方绍远突然大叫道,可惜那一掌瞬间就化作一只无比巨大的手掌,猛地就拍了下去,顿时那豹妖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就这么化作了一团血泥,场面惨极了。

    “留下元婴!”方绍远的话此时才完全冒了出来,可惜已经迟了。

    这个时候,那高大的身影似乎看到了方绍远,身形微微一转,正面朝向方绍远看去,顿时,方绍远就感觉到巨大的大危机从那身影身上传来。

    “不好!”方绍远暗叫一声,随手就召回幽冥剑丸,剑光吞吐之间含而未发。

    两者就这么对峙了好一会,就听见一声尖叫响起,红衣小道这个时候居然才后知后觉,发出一声尖叫,然后轰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方绍远瞬间心神受此影响,就好似绷紧的弓弦一下子断开,嗖的一下就一道剑光就朝着那高大身形劈了过去。

    那身影轻轻地朝着剑光伸出,然后就这么一握,剑光瞬间就泯灭了。

    “你!”方绍远顿时一声惊呼,因为他感觉不到自己和幽冥剑丸之间的联系了。

    “哼,东西不错,可惜材料太差,炼制手法粗糙!念在你刚才也算尽心尽力,本帝就破例出手帮你一次!”

    说着,那身影用手一招,小道身上就飘出了一个精致的储物袋,五彩斑斓的各种炼制材料纷纷飞入那身形手中。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顿时一团蓝色的火焰就这么凭空出现,幽冥剑丸被送入火焰之中,转瞬之间就只剩下米粒般大小。

    随后,那些五彩斑斓的炼器材料也全部被融入火焰之中,那身影连打数道法诀,没一会功夫,一颗全新的剑丸就此诞生。

    “接着!”低沉而浑厚的声音响起,瞬间一道幽光闪过,方绍远只觉手中一重,顿时发现幽冥剑丸又回到了自己手中。

    “好了时间不多了,本帝走了,只要你用心保护他,将来本帝自有重谢!”说着,那身影慢慢的就消失了。

    方绍远随便试了两下幽冥剑丸,发现威力竟然加强了数倍,顿时一脸惊喜,随后才微微一怔,说道:“咦,小幽,你怎么出来了!”

    “隔空炼器,自称本帝,此人在天庭之中到底四职何方大帝,看其一道化身便有如此修为,当不是那种有名无实的大帝!”小幽此时一脸凝重地说道。

    “啊,天庭大帝!”方绍远顿时一惊,随后用手一指还在昏迷的小道士,嘴角一阵抽搐,“能让天庭大帝出手相救,那这小到底是什么身份啊。不会是私生子吧!”

    “小方子,别胡说了,现在我真担心我的身份会暴露,不行,我得让老金抓紧时间为我解封,然后争取早日找到老主人。”

    说着,小幽倏地一下又重新回到了方绍远体内。

    小幽一直以来对于她真正来历一直闭口不言,方绍远也没有多问。

    但是从今天看来,她与她的老主人似乎和天庭的关系不是很好,而且从她平日的言辞之间,对于灵山也没有多大的好感。

    想到这里,方绍远不由神色一变,天哪,难不曾他收了容一个与天庭还有佛门都交恶的家伙,这也太扯了吧。

    不过,转念一想,不管是天庭还是灵山,距离他还是太遥远了,还是把当下活好吧。

    于是乎,他朝着还在昏迷的小道士走去,看着双目紧闭的小道士,方绍远一把将其抱起,掂了掂,还挺轻的砸吧砸吧嘴,自语道:“看来在山没好的吃啊,这么瘦!”

    此时若是有人看见的话,就会一个小道士像是睡着了,却整个人横着在树林里慢慢的飘着,场面极其十分的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