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香火失窃
    越过了齐兴山,就算是真是踏入兴州的地界了,而靠近齐兴山最近的则是兴山县。

    终究接受了别人的天大好处,而且这小道背后之人还可能是天庭之中的某位大帝,故而方绍远决定显出身形,将小道送到兴山县中调养去。

    也亏得平松子这储物戒中有些银子,否则方绍远两人还真可能要露宿街头了。

    原本方绍远还以为自己进城会受到当地的阴神阻拦,谁知道一直到在客栈住下之后,竟然没有收到半点阻碍,这让方绍远颇为疑惑。

    这小道士还真能睡,一直到到第二天中午才起来。

    当他睡眼朦胧地伸个懒腰的时候,正好瞥见方绍远正坐在桌子边上喝茶,顿时身子一僵,随后用被子将自己裹得紧紧地,然后双眼一瞪:“你怎么这里!出去!”

    自从遇到这个小道之后,方绍远发现自己的脾气变坏了很多,全都要怪这个小道士,说话不但气人而且做事无脑。

    原本还有心和他套套近乎的方绍远顿时脸色一沉,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而此时,小幽也突然发话道:“走吧,赶紧走,这小子九十个祸害,你瞧瞧遇见他之后,都碰到些什么事儿啊。”

    “不是那秃头就是什么大帝,吓得本剑灵的心头噗通噗通的乱跳!”

    “咦,你怎么又出来了,不是担心天庭大帝会看穿你的儿身份嘛!”方绍远看见小幽,不由心情大好,忍不住调笑道。

    “切!”小幽白了方绍远一眼,然后一脸傲娇地说道:“本剑灵会怕那些人吗,什么秃头大帝,来了就一剑斩之!”

    “再说了,那家伙当时没有说什么,肯定是没有发现本剑灵的存在!有什么可担心的。”

    看着小幽鸭子嘴死硬的样子,方绍远只能摇着头说道:“行啦,不就是好玩,耐不住性子吗,有必要在这里胡吹海吹的。”

    见被方绍远说中了,小幽也不生气,笑嘻嘻地在方绍远身边到处晃着,东张西望,一副对什么都感兴趣的模样。

    出了兴山县城,方绍远隐了身形,开始急速往回赶,毕竟从出来到现在已经过去近半个月了,也不知道破风山那里到底如何了。

    不顾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出了这兴山县之后,方绍远总感觉自己背后由于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但是就是发现不了。

    而且他还特意嘱咐小幽帮忙,可惜,小幽说了这一路上出了有些阴神暗中观察过他之后,没有别的什么人跟着。

    小幽的话,方绍远是信得过的,那就奇怪了,难道说是他神经过敏了?

    不过去既然确认没有人跟着,方绍远便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想起了那一袭红色道袍的小道士。

    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方绍远一掐指诀,忽的一下就钻入了地下,使出遁地之术嗖嗖的就往前赶去。

    三天的时间,方绍远就回到了平湖县,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去丁城隍哪里交差去,将天命城兴安县的城隍交给他的那一封信递给了丁城隍。

    在丁城隍看完信之后,他同样是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方绍远,令方绍远浑身不自在。

    “方土地,这一趟天命城之行看得出来,你目的达到了嘛!也不枉本城隍的一番心血啊!”

    这丁城隍莫名其妙地话语,让方绍远有些感到诧异,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是在向他邀功嘛,不应该啊,哪有上级向下级邀功的啊!

    看到方绍远神色之间有些警惕,丁城隍变随意鼓励两句,然后便说奥:“方土地啊,这破风山集镇搞得不错啊,本城隍决定要将你的职务升一升。”

    “你现在是九品土地,本城隍就升你一级,做本县阴阳司的功曹,那可是八品神职。”

    看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升职了,方绍远刚想要说什么,却听丁城隍一摆手接着说道:“这个虽然升职了,但是你主要的精力还是要放在破风山上!”

    “本城隍看好你哟!”最后,丁城隍挑眉看了一下方绍远说道。

    出了城隍庙,方绍远还在努力思考这丁城隍升他职到底是何用意,难道真是因为破风山集镇搞得好。

    要知道这破风山集镇成型都一个月了,之前也没见他升自己的职务,如今跑了一趟天命城,帮忙送了一份信,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升职了,尤其是看完信之后那眼神显得极为诡异,想来应该和那封信有关,就是不知道那信中到底谢了什么。

    不过一转念,神职也好啊,毕竟破风山集镇那里还有一帮子九品阴神,方绍远虽然用武力压服了他们,但是毕竟大家品级相当,也不好过分要求什么。

    现在好了,他升职了,虽然仅仅是个八品阴阳司的功曹,不过品级提升一级,自然面对那些阴神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发号施令了。

    在会破风山路上,方绍远就顺手将代表阴阳司功曹的官印给炼化了。

    而在他炼化完这官印之后,就发现自己身上似乎多了些什么,但是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

    终于到又回到了破风山,方绍远远远地就可以看到破风山集镇中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等他踏入土地庙中的时候,发现那帮阴神看他的神态有些异样,似乎有些拘束。

    要知道,以前他们看到方绍远虽然也会畏惧,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就好似被什么气场给死死地压制住了。

    这些阴神相互对视之后,最后由施力小心翼翼地上前,恭恭敬敬地问道:“方土地,您这是升职了?”

    方绍远一听,顿时有些奇怪,这些家伙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他们在县城隍那里还有耳目,不过要是真有的话,他们也不会混得这么惨了。

    “对,不错,本神今日被封为阴阳司功曹,八品!”

    这些阴神一听,二话不说,在施力的带领下齐刷刷地跪下口中称道:“属下参加功曹大人!”

    这也太他妈现实了,以前虽然他们也朝着自己行礼,但也没见过这么恭敬,而且眼神种的这种敬畏是发自内心的,并不是迫于自己的武力。

    方绍远一边想着,一边先示意他们起来,然后便开口问道:“最近破风山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啊?”

    施力一听,立刻回答道:“回禀大人,要是集镇上倒没什么事情发生,但是这山上最近似乎有些不太平,山体经常化身晃动,搞得最近村民都不敢上山了。”

    这话一听,方绍远顿时有些纳闷了,他不在,这破风山居然会晃动,难不曾山上那三个家伙耐不住寂寞,相互打起来了?

    再稍稍思索了一下之后,方绍远便挥手示意他们离去。

    “哎对了,你们怎么知道本神升职了?该不会是蒙的吧!”在施力就要离开的时候,方绍远突然叫住他问道。

    微微一怔,施力随后反应过来,他笑着说道:“大人,你可能还不清楚,咱们地府,高品级的神职都会对低品级产生一种来自灵魂程度的威压。”

    “官威?”方绍远顿时吐口而出。

    施力连连点头:“对对对,大人英明,就是官威!”

    果然这升值之后就是不一样,这些阴神居然还懂得拍马屁了,原来和他说话那可是生硬极了。

    “行了下去吧!”见方绍远朝他挥手,施力便公恭恭敬敬地离去了。

    方绍远看着施力离去的背影,口中喃喃自语道:“官威?那为什么当初我就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官威的存在呢,哪怕是面对陆判和凌城隍,那也是他们修为上带来的压迫感,可没有感到什么来自灵魂深处的上位者对下位者地官威。”

    这个时候,自带解说功能小幽又蹦出来了,她要摇着头说道:“恩,很简单,因为老金将这所谓的官位给屏蔽掉了!所以,你自然感觉不到了!”

    一说到老金,方绍远顿时想起来了,这老金就好像凭空出现似的,以前他从不知自己身上还有老金的存在。

    将心中这个疑问说出来之后,小幽呵呵一笑:“小方子,所以本剑灵才说你和老金有缘啊,老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你身上,要不是当初你搞出来那么多厚土之气,他也不会从沉睡中惊醒。”

    看着方绍远眉头微皱,一副苦思的模样,小幽不由劝说道:“好了,这有什么好想的,现在老金的记忆不多,等他多成长一些之后,或许会有更多的记忆呢,现在你就省省吧,别想那么多了。”

    一想也是,想那多干嘛,反正现在他和老金相处的不错,而且老金给他的好处真不少,管他是怎么出现在自己体内的了。

    半个月的时候,应该积攒了不少香火,方绍远跑去点点,却惊奇的发现自己神像之中竟然一丝香火都没有。

    这就让方绍远极为诧异了,在他看来,不管怎么说,这村民们也不可能一点香火都没有供奉给他。

    而留守的阴神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将所有的香火都给贪掉了,难不曾和尚他们来过这里,弄走香火作为报复?

    毕竟方绍远在走之前和他们狠狠地打过一场,尤其是和尚伤的最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