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神秘声音再现
    只是,随即方绍远又觉得不应该是山上的那几个人做的,毕竟以他们的修为即便是想要报复,也做不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来。

    此时,方绍远知道胡乱猜疑只会自乱阵脚,故而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依旧表现得如平常一样。

    在集镇中走了一圈,方绍远发现镇上的百姓都依旧很虔诚地向他拜祭,香火依旧源源不断地涌向神像之中。

    满意地点点头,他作为土地,回到了自己的领地内,这神像中的香火只需要他心念一动,便可以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体内。

    这样一来的话,他倒想看看谁还有本事从他这里偷走香火。

    回到土地庙中,方绍远便开始继续用香火祭炼金身,同时以自身法力温养新回炉锻造的幽冥剑丸。

    一夜过去,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生,神秘的香火窃贼也没有出现,对此,方绍远并没有放松警惕。

    一连三天过去了,方绍远心中也是颇为疑惑,香火没有少,也没有什么窃贼出现,看来很可能是窃贼知道他这个主人回来了,不敢再下手了。

    闷在土地庙好几天,小幽算是憋坏了,她不停地撺掇着方绍远去破风山上继续试着弄厚土之气去,毕竟那玩意是现在最适合老金的,也是最容易搞到手的。

    “哎呀,小方子,一点香火有什么好计较的,现在抓紧时间多吸纳一些厚土之气才是正理!”

    对于小幽的想法,方绍远明白,唯有老金成长,才能继续将她的封印给吸收掉。

    不过一转念,也是,这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自己这么守着也不是个事儿。

    现在出去,制造一个空巢的假象,或许那香火贼就会现身了,自己只需要实现在神像上附着一丝神识即可知道窃贼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做好准备,方绍远便再次上山。

    不过这一次,方绍远可谨慎多了,毕竟上一次也算是和那三个家伙撕破了脸皮,可别往他们在关键时候跑来破坏自己的修行。

    小幽则在一旁大包大揽道:“安啦,有本剑灵在,那三个家伙要敢来的话,一剑斩去,必叫他们天劫提前到来。”

    听着小幽霸气侧漏的言语,方绍远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他嘿嘿一笑:“小幽啊,不用那么狠,你只需要帮我留意他们会不会接近,可别等他们到了跟前,我们还不知道呢。”

    “即便自封修为,他们目前好歹也是元神境,可不是我真半吊子的元婴境可以发现的了的。”

    高一层次的修为就是一样,如今很轻松就吓到了一千五百米,甚至在小幽的催促下,方绍远最后直接到了两千米深的地界。

    这个时候,不用方绍远刻意的吸纳,都能够感受到浓浓的厚土之气。

    “小方子,上次果然还是你修为太低的缘故,你说你要是上次就能到这里,又怎么会空手而回呢!”

    方绍远此时已经不想对小幽的话有所回应,他拿出土地应,先试探着引动地下的厚土之气。

    效果不错,没一会功夫,浓厚的土黄色气雾就呼呼地朝着他这里涌来。

    不用小幽催促,方绍远便加大了引动的力度,很快他整个人就被浓郁的厚土之气所形成的浓雾包裹起来了。

    “老金加油!老金加油!”小幽开始充当拉拉队,不断地对着老金鼓劲。

    反倒是方绍远,神色凝重,似乎在观察和倾听什么。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方绍远神色一动,继续侧耳倾听,却发现又什么都听不到了,于是乎他只能耐心等待。

    又过了一会,那声音再次传来:“你终于来啦!”

    “你是谁,是在和我说话吗?”方绍远此时尝试着开口遇着声音的主人交流。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无论方绍远如何换着花样与之交流,对方始终都是反反复复这句话。

    最后,无奈之下,方绍远只能求助于小幽。

    而这一次,小幽却说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还反过来说方绍远是不是神经过敏了。

    见小幽不似在开玩笑,方绍远顿时有些不解了,为何前后两次,一次他能听到,一次就小幽能听到呢。

    接下来,没多久,这厚土之气渐渐稀薄了,再也引动不了更多的了。

    而那神秘的声音也再也有出现过,方绍远无奈之下,只能回去了。

    不过等他回去之后,却发神像之中积攒的香火竟然都不见了,声音的主人没找到,香火又没了,方绍远还真是心头冒起一阵无名火。

    于是,他直接找来了当值的日游神,问道:“本神离开的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发现什么特别的人或事?”

    日游神稍稍想了想,便回答道:“大人特别的人倒是没看到,特别的是吧,就是刚才在您离开的时间里,这破风山有开始晃动了,只是这一次晃动的动静不是很大。”

    又仔细地询问几句之后,方绍远便打发这日游神离开了。

    地下的神秘声音,香火的失窃,破风山的晃动,这三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方绍远不由这么想到。

    “小方子,记得明天继续啊,今天收获还不错,三滴灵液,这一滴奖励给你的!”

    小幽轻指一弹,一滴灵液瞬间就没入方绍远体内,开始慢慢的发挥其效用了。

    灵液的吸收让方绍远浑身一阵舒畅,顿时想起了先前那次老金也听到那神秘声音的。

    于是方绍远叫住小幽:“小幽,帮个忙,你问一下老金,之前他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对了,声音的内容就是‘你来啦,你终于来啦!’”,赶紧帮我问一下吧!”

    小幽瞪了方绍远一眼,毫不客气地说道:“小方子,我看你真的要疯了!”

    “好吧,好吧怕了你了!我这就去问老金去!”小幽看见方绍远好似吃人的眼神,顿时二话不说,便跑去找老金了。

    过了会,小幽一脸气愤地跑出来,她激动地说道:“好啊,想不到这个家伙这一次说话的声音居然没有让本剑灵听到,怎么着,是看不起本剑灵吗!”

    见小幽如此状态,方绍远便明白自己没有听错,确实有声音在和他联系。

    “老金说了,那个家伙应该就在这破风山下面最深的地方,而且应该还被阵法保护着,上一次他是直接喊出声音的,故而你没有听到,反倒是我听到了。”

    “但是这一次,他是应该使用了特殊的手段,这才让你听到,不过居然本剑灵就听不到了,天底下居然还有本剑灵不知道的手法,真是怪哉!”

    “不行,下次本剑灵一定要找到他,当面问清楚到底是什么手法,本剑灵应该是无所不知的!”

    “特殊的手法?香火?难道说”方绍远突然想到了什么,神情之间显得有些亢奋。

    “这个事情还有待验证,不急,等明天再说吧!”

    小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言自语的方绍远,心道,这小子不会真的傻了吧!

    “想不到你现在居然能够晃动整座破风山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也别想出去。”

    “还有,你也别指望那个臭小子可以救得了你,我若是你的话,就乖乖的将自身的元灵和躯体分离出来,这样还能以元灵融合破风山,做一方山神!”

    “否则,呵呵,难你就等着出世那一天遭到天劫,十死无生吧!哈哈,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

    “哼,不开口,没关系,我还有时间,咱们可以慢慢的耗着!”

    “哎”在那声音的主人走了之后,无尽的黑暗中突然闪烁着一丝光亮,同时传来了一声悠远的叹息。

    不知道是不是当初送子的事情已经传开了,方绍远发现如今土地庙中竟然多出了好些个女子前来求子的,其中还不包括好些个非集镇的女子。

    这是好事啊,业务的拓展,让方绍远的香火要更加的旺盛,不过方绍远并没有贸然就现身允诺,毕竟一来如今他身上香火不多,从陆判那里要一个名额就要五万人份的香火,他暂时给不了。

    而来,这送子的事情毕竟是和那送子观音抢客源了,频率不能太高,否则就有被发现的风险。

    自从见识过地藏还有那天庭的帝君的威能,方绍远对于送子观音的更多了几分忌惮。

    所以,方绍远决定再等等,起码等找打了香火失窃的原因再说,毕竟这窃贼一日不找到,即便挣到了香火,也是别人的盘中餐。

    第二天,方绍远有动身去了破风山地下,而这一次他并没有再留下神识在神像上面,事实证明,这样做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不过方绍远却在走之前将刚刚积攒的香火全部带走,毕竟放在这里也是是便宜那都窃贼。

    和昨天一样,厚土之气依然那么浓郁,只是那声音却始终没有传出来了。

    “小方子,小方子,我又听见那声音了!本剑灵又听见了!”小幽突然一脸激动地跑出来对方说叫道。

    这是什么情况啊,怎么老是改变传音的波段呢,方绍远有些无奈地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