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绝世凶妖
    “咦,不对啊,小方子,这声音的内容怎么和你昨天说的不一样啊?”没一会儿工夫,小幽突然有些诧异地说道。

    方绍远一听,吆喝,不但改变波段,还把内容也变了,这是要闹哪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的?”

    “反反复复就两个字,香火!”

    “香火?”方绍远顿时精神一振,他最问道,“小幽,你确定他说的是香火?”

    小幽很肯定地说道:“是啊,就是香火,我还问了老金来着,他也这么说的。”

    点点头,方绍远想象了,对小幽说道:“待会我会释放一些香火出来,还要麻烦你和老金一起帮我盯着点,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

    对于盯梢,打架之类的事情小幽向来是不嫌多,她高兴地拍拍胸脯昂着头说道:“瞧好了,一有风吹草动,绝对给你找出来。”

    一点一点的香火传了出来,方绍远的双眼时刻的注视着香火,同时他的神识也散布在三张以内的范围。

    慢慢的原本渐渐扩散开的香火竟然逐渐收拢起来,就好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聚拢他们。

    “小幽,注意了!看好了啊!”方绍远偷偷给小幽下了指令。

    而此时,香火已经被聚撵成一条细长的直线,然后突然就好似收到一股拉力一般,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方绍远眼睁睁地看着香火消失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他弥补在三丈之内的神识什么作用都没有起到。

    “别问了,本剑灵就不信了,居然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偷东西还不被发现,小方子继续放香火,这一次多一点。”

    一听小幽这么说,方绍远就知道她也没有发现,想不到这神秘声音的主人居然如此厉害,竟然可以避开小幽的耳目。

    两倍的分量,一团香火开始四散看来。

    突然,那股神秘的力量再次出现,香火重新慢慢变成一个细线,不过这一回,方绍远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眼前,而是将神识快速地附着在香火上,急速的顺着香火探视下去。

    不过显然这一招也不管用,方绍远的神识一直紧跟着香火下潜了将近五百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撞到了什么极富弹性的皮囊一般,腾地一下就被反弹归来了。

    方绍远皱着眉头挥了挥拳头,心头一阵郁闷,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居然还能反弹神识。

    就在方绍远准备咬咬牙准备再释放一些香火的时候,突然心生警惕,身子猛地一闪,同时幽冥剑丸噌的一下就朝着之前的地方狠狠地一刺。

    叮的一声,幽冥剑丸带着一股极强的反震之力回到方绍远的手中,令方绍远的右手忍不住一阵颤抖。

    而此时,方绍远才注意到暗中偷袭他的人竟然是那破风大王虎无风。

    “虎无风,你什么意思,莫非还对上一次的交手耿耿于怀?”方绍远神色凝重地盯着虎无风,口中淡淡地问道。

    “哼,你太高看自己了,若非仗着都城隍的玉印,你觉得你一个区区金丹会被本大王放在眼中吗!”

    虎无风虽然嘴上说的好似一点都不把方绍远看在眼中,但是其双眼之中却已经露出了一丝震撼和警惕之色。

    方绍远刚才那一剑虽然力道不小,却也不被他放在眼中,但是那一剑中蕴含的一丝剑意,竟然直接透过了他手中的斑斓巨棍作用在了他的元神上。

    虽然很快就被他化解了,但这也足以引起他的慎重,难怪那天和尚被他正面刺中一剑之后,会伤得那么重。

    什么话也么有说,虎无风在出手,招招致命,势大力沉,一时之间方绍远只有招架之力。

    “小方子,这头小老虎力气不小,你不能不和他硬拼,否则长时间下去,你的魂体会吃不消的。”小幽这个时候出言提醒道。

    方绍远也明白小幽的意思,但是面对虎无风一棍快似一棍的攻击,他除了硬挡之外,别无他法。

    若不是这一次幽冥剑丸被那神秘的存在重新锻造过,恐怕都撑不住这虎妖如此的狂轰滥炸。

    身体已经有一种发晕的感觉了,方绍远明白这是魂体震荡造成的,现在不能在这么下去了,必须要拼一把了。

    面对虎无风这一棍,方绍远竟然不在闪避,而是将全身的法力都集中到幽冥剑丸上,然后毫不在意虎无风的攻击,然后孤注一掷般地将幽冥剑丸猛地刺向了虎无风。

    原本大占上风的虎无风见方绍远竟然如此不顾一切的将那可以伤人元神的剑光刺向自己,顿时心中一凛。

    他这一棍下去却是可以要了方绍远的小命,但是被那剑光刺中,他不死也的脱层皮。

    而他现在最不能承受的事情就是受伤,更何况还是极为严重的元神之伤。

    千钧一发之际,虎无风顿时巨棍一收,随即变招横棍在胸前,准备挡住方绍远的那一击。

    虽知道,那剑光竟然一闪,一下子分成了上中下三道,虎无风眉头一挑:“御剑之法!”

    也亏得虎妖身经百战,战斗意识极强,瞬间变招一下子挡住了方绍远的攻击。

    那幽冥剑丸在被方绍远召回之后,依旧在半空中上下浮动,上面是不是闪烁着幽暗的剑光。

    “想不到你竟然也懂得御剑之法,莫非是那都城隍传授与你的?”虎无风一脸凝重地看着方绍远,口中喝道。

    方绍远脸色不变,微微地喘着气,双目死死地盯着虎妖:“虎无风,今天你突然对本神下手,到底有何用意,若是今日你不说个所以然的话,就休怪本神凭着性命不要,也必定要迫使你揭开封印招来天劫!”

    听到方绍远的话,虎妖顿时神色一凝,浑身上杀气暴涨,阵阵的棍鸣之音不断地传来。

    “想不到你知道的还挺多,不过就凭你现在修为恐怕还奈何不了本王吧!”虎无风双目一眯,透露出骇人的神光。

    “看看这是什么?”突然一块白色玉印浮现在方绍远的左肩上,另一块青色玉印则出现在他的右肩上。

    “凌焕然!陆之道!”虎无风一见这两方玉印,顿时浑身气势猛地一滞。

    “虎无风,你现在还觉得本神有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呢!”方绍远顿时一脸轻松地问道。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虎无风神色顿时缓和很多,他一下子收起兵刃,忽的一下什么话都没有留下便跑了。

    此时,方绍远也是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没有直面虎无风,就真不知道此妖的可怕之处,那种一招接一招,毫无间歇的连续进攻绝对可以让任何一个对手陷入绝望。

    这一次要不是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加上小幽所传授的御剑之法,以及从都城隍那里得知虎无风自我封印的事情,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逼退这个绝代大妖。

    不过此处还不是休息的好地方,方绍远匆匆收起两方玉印,随后不忘将周围四散的厚土之气统统吸纳之后,便回到了土地庙中。

    今天这一场遭遇战,也让方绍远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和那些真正强者之间的差距。

    “小方子,不要沮丧吗,你才修行几天啊,那头老虎起码修行了三千年之久才会由此而境界,你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不用太给自己压力!”

    很难得,小幽这一次没有出言打击方绍远。

    “好了,本剑灵决定了,下面开始,老金的灵液和你平分了!”小幽看着依旧有些消沉的方绍远,咬着牙说道,那表情好似从她身上割了一块肉似的。

    “那,小方子,做人不能太贪心啊,一半已经是极限了,大不了我在传授一些御剑之法吧!”

    此时,方绍远突然抬起头来,他低沉着声音说道:“小幽,想不到你这么好。其实刚才我只是在想那头老虎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罢了!”

    看着方绍远那欠揍的脸,小幽不小抓狂地大叫道,猛地上前对着方绍远就是一顿乱拳。

    浑身上下被打的不像样子的方绍远,微微运转法力,将恢复了正常,随后一脸正色道:“小幽,说真的,我感觉这虎无风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的,说不定和我神识当时触碰到的东西有关。”

    “我感觉,弹开我的神识的应该是某种阵法,说不定就是某种带有预警性质的阵法。”方绍远如是猜测道。

    “在这里猜来猜去也没用,咱们还是得去那里看一看才行。”小幽嘟着嘴没好气地说道。

    “问题是,咱们怎么样才能不惊动虎无风悄然接近那里,否则那头老虎又跑来的话,我可就不一定还能吓退他!”

    方绍远一脸无奈地说道。

    “嘻嘻,我有办法让你们悄无声息地到达你们说的那个地方而不被那头虎妖发现!”

    突然,一个声音响从一端响起,把方绍远猛地吓了一跳!

    “谁,谁在那里是说话!”方绍远顿时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口中暴喝道。

    “是我啊!是不是很惊喜啊!”这个时候,一道身影慢慢在虚空中浮现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