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又见红衣小道
    看着从虚空中显出的身影,方绍远顿时眉头微皱:“是你?你怎么可能到得了这里!”

    一袭红色道袍的年轻小道士一脸坏笑地朝着方绍远走来:“为什么我就不能到这里了!难道这里很特殊吗?”

    “哼,这里乃是阳间供奉我之土地庙在阴间的投影,没有我的允许,没人可以进来!更何况你还是阳间之人,更不可能了。”

    小道士到处转悠着,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毫不在意地说道:“这有什么难的,我就这么走进来的啊,没有丝毫的阻碍!”

    “听我一句劝,这里乃是阴间,你这阳身之人在这里待久了会被阴气侵蚀的!”

    对于这个小道士,方绍远算是看出来了,明显就是一个别人宠坏了的仙二代,甚至是三代四代。

    不过说到底,小道士背后的人不简单,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一下,可别最后出了岔子牵连到他。

    只是,对于方绍远的话,那小道士仿佛一点都没有听进去,他继续转悠着,一副对什么都好奇的模样。

    对于这种仙二代,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真是难搞的很。

    方绍远最终想想还是说道:“你刚才不是说有办法让我悄无声息地到我想去的地方吗,走吧,我们出去详谈!”

    哪知道这位小道士竟然对于方绍远的话置若罔闻,相反一下子跑到方绍远面前,用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然后问道:“我之前一路跟着你们的时候,明明总是看你好像在别人说话,但是却一直看不到那个人。”

    “哪,你把他叫出来,让我见一见,我就告诉你怎么去做,而且还跟你出去,否则我就不走了!”

    知道这小道士难缠,可没想到居然这么难搞,小幽可是他最大的依仗,可不能随便见人。

    不过这小道士居然有能耐一路上跟着他们,却不被他们发现,对于隐匿行踪却是有一套,方绍远又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于是他眼珠子一转,顿时开口道:“其实我这位朋友你也见过的。”

    “真的吗,那你让她出来见见我啊!”小道士很是新奇地开口说道。

    好吧,方绍远二话不说,噌的一下,就把幽冥剑丸给亮了出来。

    “不会吧,一直和你说不听的就是她?”小道士满脸的不可置信。

    方绍远一脸无辜的表情说道:“对啊,就是她!你可别小瞧她啊,那可是经过高人炼制过的,已经有了剑灵的存在了!”

    “真的假的,这东西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啊!还有你别欺负我么见识,那些有器灵产生的法宝那个不是金光灿灿,卖相十足的。”小道士显然不相信方绍远的话。

    “你不相信,这样吧,我让你操控一下她,你只要用心和她沟通,她会给你相应的回应的。”

    说着,方绍远边将放开了对于幽冥剑丸的控制。

    看着闪烁着幽暗光芒的幽冥剑丸,小道士先用手指试着点了点,发现剑丸居然还抖一抖,于是乎再用力点点,幽冥剑丸继续抖一抖。

    “没关系,用手直接握住他,然后用心和她沟通!不过你要注意啊,她现在灵智初开,只能表带一些简单的意思,可别太过复杂了。”方绍远朝着小道士点头致意道。

    轻轻地将幽冥剑托在掌心,小道士好奇地看着它,慢慢的在心中念叨起来。

    不知道小道士传递什么信息,而伪装成幽冥剑丸剑灵的小幽给了他什么回应,惹得这小道士哈哈直笑。

    轻轻用手一招收回了剑丸,方绍远对着小道士说道:“好了吧,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出去然后慢慢聊一聊你说的办法呢!”

    那小道士点点头:“好吧,那就走吧!”

    这一次,方绍远有意让小道士走在前面,他到要看一看这小道士到底是如何无声无息地进入了他的上了锁的地盘。

    看见方绍远居然落在他身后,小道士顿时笑了,从他手中浮现出一块前黑后白的令牌出来,随后令牌就这么浮在他的头顶,然后小道士一下子就传出了土地庙。

    虽说这不过眨眼间的功夫,不过方绍远还是看见了这令牌上的字眼。

    白面刻着一个阳字,黑面刻着一个阴字,合起来就是阴阳二字。

    这个时候小幽的声音冒了出来:“阴阳令,可以自由穿梭于阴阳两界的令牌!想不到这小道士身上居然有一个,看来那天出现的家伙在天庭的地位很了不得啊,还能弄到一块阴阳令。”

    “这玩意很厉害吗?”方绍远有些好奇的问道。

    “小方子,本剑灵早就劝你多读书,多了解一下整个三界的情况,你就是不听!回去好好查查资料啊,麻烦消磁不要问这么低级的问题好吗!”

    又一次被小幽鄙视了,方绍远厚着脸皮笑着问道:“哎呀,小幽啊,你就是无所不知的万能资料库,有什么不知道直接问你不就得了!来,告诉我吧,否则将来万一在类似的情况,别人会指着我说‘瞧,这就是幽冥剑的主人哎,太白痴了!’”

    “你看,小幽,我丢脸无所谓,关键是不能丢你的脸是吧!”

    小幽一听,顿时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不错,小方啊,看在你这么真心为我考虑的份上,本剑灵就为你简单的介绍一下这阴阳令吧!”

    “这阴阳令乃是很久之前地府的主人酆都大帝所炼制,一共十枚,乃是代表酆都大帝的身份信物。”

    “拥有这阴阳令,便可自由通行于阴阳两界,而且这阴阳令的具有极强的防御性,只有能够灌注足够的法力,即便是大罗金仙也攻不破。”

    “最为厉害的是,这阴阳令中封印了酆都大帝的全力一击,要知道,在这个三界中,除了三清道祖和佛祖之外,无人可挡酆都大帝的全力一击!”

    “可惜,想要释放出这三界最强一击需要一段解开封印的法诀,而这一法诀除了酆都大帝之外,无人知晓!而酆都大帝早在数万年前就已经消失在三界之中了。”

    听到这里,方绍远的脸上都不由一阵向往之色,想不到这玩意居然这么厉害,即便不能释放最强一击,那也有绝佳的防御啊。

    要是顶着这玩意儿的话,什么天劫之类的岂不是不在话下了。

    “小方子,这阴阳令的主意你就不要打了,这阴阳令明显不是这小道士之物,只是他背后那人借给他防身用的。”小幽哗啦啦的迎头就是一盆冷水,顿时浇灭了方绍远心头的火热。

    回到了阳间,这小道士立刻嚷着要集镇上逛一逛,而且点名要方绍远显出真身陪他一起逛。

    有心拒绝的方绍远,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小道士叫道:“哪,你要是拒绝的话,别怪我不帮你了!”

    没辙,方绍远只能苦笑着说道:“恩,我也说一句啊,我显出真身没问题,但是我恐怕你想要安心逛个街就难了。”

    不过,显然小道士根本不相信方绍远的话,在他执意要求下,方绍远只能暴露真身。

    这不,还没出土地庙呢,那些信男善女地一看见破风山集镇的土地公出现了,顿时扑通扑通全跪下了,不断地磕头跪拜。

    这一幕的出现,把那小道士瞬间就看傻眼了。

    而方绍远则带着他出了土地庙一路走来,凡是看见方绍远的人,一个个全都一脸虔诚地就地跪拜。

    一股股浓郁的不断地涌入方绍远体内,他一边享受着香火,一边微微瞥了一眼小道士,发现那小道士早就傻了眼,顿时内心不禁有些小得意。

    嘿嘿,你背后有人,本神背后又何尝不是有人呢,只不过是大量的凡人而已。

    或许是没见过这种万人膜拜的场景,那小道士最后只能丢下方绍远落荒而逃。

    “好了,大家都起来吧!本神这次不过是陪仙友出来看一看咱们破风山集镇的人文气象,打扰大家之处,还请诸位见谅啊!”

    说着,方绍远一脸歉意地朝着诸位村民微微一礼。

    直到方绍远隐去身形,那些村民又拜了三拜之后这才站起来各自干各自的,不过脸上一脸洋溢着见到了土地真容的那种兴奋。

    在破风山集镇外面数里地,方绍远找到了正对这一课大树发呆的小道士。

    他抬头看着方绍远,用一种敬佩的神情说道:“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受当地百姓的爱戴啊!”

    “能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吗?”

    方绍远想不到这小道士居然会这么问,微微一怔之下,便笑着说道:“行啊,你要想听呢,我就简单地和你说一下!”

    “想不到你居然在短短的两个月里就将这里发展成这样了,真是了不得哎,难怪这里的村民这么敬仰你了!”小道士在听了方绍远的话之后,若有所思的说道。

    “呵呵,这可是我身为土地的职责,那可都是写在天庭和地府发给我的文牒中的!”

    “若是我不这么做的话,怎么对得起天庭和地府对我的信任呢!”方绍远此时大吹法螺,将自己的形象弄得极为高大上。

    小道士听了一脸的钦佩,倒是小幽在一旁暗中嘀咕道:“切,不过是为了赚取香火罢了,还真把自己当做阴神中的楷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