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傻萌的小道
    “我听他们都叫你方土地,你姓方啊?”

    “不错,在下姓方名绍远,对了也认识有一阵子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周恩,周子英,叫我子英就行了!”

    方绍远稍稍有些惊奇地看了看红衣小道士,他不由问道:“你不是道士嘛,怎么没有道号?”

    周子英的神色居然不高兴,他朝着方绍远嚷道:“道士怎么了,道士就一定要取道号吗!谁规定的啊!”

    “好好好,我就叫你子英吧!”方绍远一看,好家伙这才没说几句话,就发起脾气来,等知道如何隐匿身形之后,赶紧把他送走。

    或许也察觉到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好,周子英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方绍远讪讪一笑,然后小声地解释道:“恩,这个,其实是我的道号太难听了,就不说给你们听了!”

    方绍远此时已经打定主意,事情结束之后,一动把他送走,对于他的道号叫什么,是不是很难听一点都不在意。

    “子英啊,你还是说说你怎么做到一路上不让我们发现的啊?”方绍远开始循循善诱起来。

    “这个啊,恩不急,你先给再仔细讲讲如何让人对你这么的敬仰爱戴,虔诚的供奉香火!行不行啊,老方?”周子英狡黠地一笑,对着方绍远说道。

    “老方!”方绍远一开始还不在意,谁知道听到最后,居然听到“老方”二字,顿时有些心中十分不爽。

    他明明才二十五好吧,无论是在阳间还是阴间,从来没有人说过他老,关系好的称呼一声方贤弟,关系不好的,背后叫他姓方的那个小子,可是老方这个字眼可从来没有人这么称呼过他。

    “怎么了,老方,不方便说吗!”周子英见方绍远神色有些难看,顿时急忙问道,“哎呀老方,大家都是同道中人,这些治理方针你可不能敝帚自珍啊,得拿出来相互分享交流才是!”

    听着周子英左一口老方有一句老方,方绍远的脸色真是青一块紫一块,最终实在受不了了,猛地站起来吼道:“够了!”

    这一下子,顿时把周子英个震住了,他傻了吧唧呆了半天,这才唯唯诺诺地说道:“老方,你要是不乐意的话,就直说嘛,有必要这么发脾气啊!”

    小幽此时则忍不住哈哈哈的笑起来,“小方子,哦不,老方啊,这论起气人的话,本剑灵是甘拜下风啊,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找着周子英切磋切磋,不对,应该是讨教才是!”

    不理会小幽在一旁的扇阴风点鬼火,方绍远想到周子英背后的人,忍了又忍,最终深吸一口气,显得极为心平气和地说道:“我看上有那么老嘛!你完全可以称呼我方兄,方大哥,再不行直呼我的名字也是可以的嘛!老方这个词儿,它不合适!知道吧!”

    看着方绍远耐心地给自己说道,周子英反倒觉得有些委屈了,他歪着头看着方绍远,嘴里咕哝着:“明明就比我大很多,叫一声老方有什么不可以的!”

    “你说什么!”方绍远顿时两眼一瞪,觉得这消失怎么就这么不识趣呢,都这么跟他说了,还是死不悔改。

    周子英不知道为什么,见方绍远瞪他,竟然也狠狠地反瞪过去,同时口中大叫道:“我说你本来就很老了,叫你一声老方很正常!”

    也不知道这周子英发哪门子的神经,居然还用了法力,这下好了,估计整个破风山集镇都听到了这句话,这叫他这土地公将来还怎么在这里教化世人啊!

    在喊完之后,周子英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做的不妥,整个人干脆看都不看方绍远一眼,把身子一转,蹲下来低着头数蚂蚁。

    看在有求于人的份上,方绍远决定暂时原谅这小道士了,他将心头的气顺了顺之后,便轻咳一声:“好了,别装了,起来吧,老方就老方吧!随你怎么称呼了!”

    不提防,这周子英居然一下子就蹦了起来,脸都笑开了花儿:“真的嘛!你说话算数啊,不能反悔!老方!”

    看着两眼笑成一弯明月的周子英,白皙的面庞,整个人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方绍远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我真的老了吗?

    在周子英的强烈要求下,方绍远不得不妥协,捡了一些简单的施政方针告诉周子英,这才令他意犹未尽地同意告知方绍远如何隐匿行踪不被人发现。

    其实办法很简单,但是一般人还真做不来,因为这周子英竟然用的三界限量款的,只有十枚的阴阳令。

    至于说沿路上貌似在监视方绍远的阴神,不过是周子英以阴阳令号令他们这么做的。

    按照周子英的话说,这阴阳令可以号令整个地府的阴神,当然以他现在修为凭借阴阳令也就只能压制比他高一级的阴神,再高的话,那些阴神虽然迫于阴阳令的压制不能对他出手,但是也不会听从他的指令。

    不过在提到这一点的时候,周子英的神色有些奇怪,他首先用阴阳令对准方绍远,随后念动法诀,可惜,无论他下达什么指令,方绍远就是完全没反应。

    “其实这一路上我都试了好几回来了,可是对你就是没作用!还真是奇怪呢!”周子英显然对此百思不得解,或许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暗中跟着方绍远的原因。

    其实方绍远此时已经明白了,这八成有和老金有关,自从有了老金,他发现自己几乎都成了免疫体了,甭管什么官威还是阴阳令什么的,对他通通无效。

    当然对于这个秘密,方绍远肯定不可能对任何说的,所以面对周子英的疑惑,他只能用一种极为平淡地语气说道:“小周啊,你这个阴阳令吧,应该不是正品,是仿冒的,所以呢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对于这个解释,周子英虽然很不满意,可是除开这个之外,似乎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解释了。

    “这样的话,那我可有没把握让你们可以毫无声息地瞒过那个虎妖了,毕竟我这块是仿冒的!”

    面对周子英似乎要打退堂鼓,明知这块是正牌阴阳令的方绍远自然不能就这么放走他,于是便用一种肯定的语气道:“没关系,即便是仿冒的,我们也可是试一试嘛,大不了被发现,跟他打一场了,上次我都等跑得掉,现在再加上你就更没问题了!”

    “啊,你还准备把我带上啊!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打算一个人去呢!”周子英一听,顿时喜出外望。

    而方绍远则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周子英,听他这话的意思,似乎是准备把阴阳令就这么交给自己单独使用,这到底是应该说周子英太单纯呢,还是太傻了呢。

    “哈哈,小方子,这小道士道士不傻,本剑灵之前就说了,者阴阳令不是他的,只不过是天上的那位交给他防身的。”

    “若是真有人打这块阴阳令的注意,嘿嘿,真不敢想象把那位真身惹出来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说着,小幽还故意颤抖着身子以示害怕。

    而方绍远也是自行脑补了一下若是他心有贪念的话,那个自称本帝的家伙冒出来,将他一顿暴打,那场面简直不寒而栗。

    “咦,老方,你怎么在抖啊,难道你很冷吗?”周子英关切地问道。

    “啊,没什么,没什么!”方绍远看着周子英疑惑的眼神,于是赶紧口是心非道,“主要是对你竟然放心把阴阳令这么重要的法宝交给我一个人使用,感动啊!”

    一听这话,周子英顿时释然道:“噢,这个啊,我不怕啊,反正也是假的,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啦!”

    我靠,这小子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这点心智怎么出来混啊,还不被认连骨头都吞得渣都不剩一点。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你这么盯着我看!”

    看着傻萌傻萌的周子英,方绍远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

    “这个,小周啊,既然已经商定好了,我们明天就出发,到时候就全看你的了!”方绍远走到周子英身边,伸出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而周子英似乎有些不习惯被人拍肩膀,还没等他方绍远拍两下就一侧身让开了。

    一下拍空了的方绍远顿时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脸上还不得不露出嘿嘿的傻笑掩盖自己的尴尬。

    “行了,你今天就去集镇上的客栈休息一下吧!明天行动的时候我会叫你的。”方绍远说着便示意周子英可以离开了。

    过了一会,方绍远发现周子英还打在原地,一脸踟蹰地似乎想要开口却又说不出来。

    一拍脑门儿,方绍远说道:“哦对了,你不认识路是吧,没事儿,我告诉你怎么走啊!出了土地庙,然后”

    “我没钱!给我钱!”

    “哦啊,没钱!”等方绍远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周子英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

    这是什么情况啊,没钱还这么理直气壮的,方绍远不由问道:“你没钱的话,这一路上是怎么过来了的?”

    “变啊,用法术变,以我的法力,将一个石子变成银子起码可以维持三天的时间,那些人看不出来的。”

    看着周子英一脸得意的表情,方绍远真的是无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