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十九章 大吃货
    方绍远面无表情地收拢了所有的厚土之气之后,这才不紧不慢地离开了。

    他之所以表现得如此从容不迫,无非是担心虎无风重新杀个回马枪,毕竟这家伙是有前科的,已经不止一次人没了之后又跑了回来。

    而从虎无风出现时的表情看,应该是没有抓到周子英,或者说,有阴阳令护身的周子英根本就没有被虎无风碰见。

    虽说如此,不过方绍远内心还是忐忑不安,毕竟没见到人呢,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回到了集中的土地庙中,方绍远便开始焦急地等待着。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周子英还是没有回来,方绍远有些坐不住了。

    突然,他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咬牙一跺脚,就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就听见耳边响起那熟悉的声音。

    “喂,老方,我这刚回来,你跑什么啊!”

    方绍远收回迈出去的脚步,而是转而没好气地说道:“我要是不这么做,还不知道你要在这里藏多久呢!”

    “咦,难道你发现我了?不可能吧!”正说着呢,周子英突然神色一变,怒气冲冲地就把这阴阳令往地上一摔,口中还念叨着:“仿制的东西,还骗我说这是真的!真是气死我了!”

    看着名传三界的重宝阴阳令就这么被人随后扔在地上,方绍远的心真是一阵疼啊,可惜这玩意已经有主人了,否则他真想把它捡起来据为己有。

    “喂,小方子,我发现这小道士怎么这么容易就生气啊,跟小女孩儿似的。我看你得去哄哄他,否则啊,这阴阳令他还真可能不要了!到时候我看你怎么跟他上面的人交代!”小幽这个时候也冒了出来幸灾乐祸地提醒道。

    这周子英真的很灵方绍远头疼,他既想和他搞好关系,毕竟这小道士上头有人,可以通过他间接的从上面那位处收益。

    但是这小道士本人却又喜怒无常,就好似一个被宠坏的孩子一般。

    就好比那次和豹妖一战之后,方绍远将昏迷的他送入客栈,一般人醒来之后不说感恩戴德,起码也会说一句谢谢。

    这周子英倒好,非但连句谢谢都没有,还恶语相向,将方绍远给赶走了!

    这也就罢了,谁知道他又发什么神经,居然又一路上偷偷跟了过来,还搞得跟没事儿人一般,真的很难令人捉摸。

    方绍远总结出来,和他相处稍不留神,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会令他不高兴了。

    “行啦,别纠结了,起码先把他哄一哄吧,天知道天上那位会不会出现。”小幽看方绍远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便劝解道。

    于是乎,方绍远先慢慢的捡起那阴阳令,然后递给周子英,柔声说道:“小周啊,其实刚才是我是蒙的,咱们有过命的交情,若是你在的话,看见我冒着危险去找你们,你自然会现身了。”

    一听这话,周子英顿时阴转多云,他看着方绍远问道:“是真的嘛,假如我要是没出现呢,你会不会真的去找我啊?”

    我要真去找你我就是傻子了,你上头有人,而且还有小幽暗中跟着,安全的很。

    方绍远虽然这么想,不过看着周子英那充满希冀的眼光,自然毫不犹豫地就猛的一点头:“会,自然回去救你了!你想想,当初咱们一起对抗那豹妖的时候,我还不是救了你!”

    周子英想了想,点点头,不过依然有些犹豫道:“真的吗,你没骗我吧!”

    方绍远这是继续煽情地数道:“小周啊,这阳间啊有这么一句俗语,用来形容人与人之间关系最铁的四种情况,别分是一起同过窗,一起打过仗,一起分过赃,还有一起上青楼!”

    看到周子英不解的眼神,方绍远接着解释道:“你看啊,咱们一起并肩作战对付过豹妖吧,是不是算是打过仗,有过命的交情吧!豹妖身为元神大妖,一身是宝,咱们将他解决掉之后是不是将他有用的都分掉了,也算是分过脏吧!”

    看着周子英似懂非懂的样子,方绍远赶紧一锤定音道:“人生四大铁,咱们哥俩就占了两个,你说我们关系怎么样,哥哥冒险去救你不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来吧,拿着吧,这和阴阳令是真是假没关系啊!”方绍远说着就把阴阳令递了过去,而周子英则糊里糊涂地接了过来。

    方绍远见大功告成,便顺手拍了拍周子英的肩膀,而周子英则还沉浸在所谓的四大铁中,故而也没有任何闪避的动作。

    “小方子,好口才,是不是每个当过官儿的都这么能说啊!”

    对于小幽经常性的埋汰他,方绍远已经习以为常,若是那天小幽开腔了,反到令人奇怪了。

    “走吧,小周啊,我可是答应带你去吃好吃的,今天我带你去平湖县城吃顿大餐。”

    周子英一听有的吃,什么不顾来了,高兴得一蹦三丈,一把拉住方绍远的手急道:“走啊,快走啊!”

    这去平湖县可就不是方绍远的地盘了,吃喝用度全是要钱的,幸亏当初那平松子遗物中还有银两还不少,应该够用了。

    这一路上,方绍远还没问几句关于地下的情况,就被周子英给顶回去了:“老方,现在是你带我吃饭的时候,这些话等吃完了再说!”

    看着再问下去这小道士又要甩脸子了,方绍远一想得了,我还是问小幽吧。

    “哎呀小方子啊,在那小道士面前迟了闭门羹就想到本剑灵啦,本剑灵心情不好,等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在告诉你吧!”这方绍远刚一开口,就被小幽一下子给堵了回去。

    搞得方绍远也是一肚子胀气,可惜没地方发泄啊,只能自我消化了。

    到了平湖县,方绍远带着周子英直接去了平湖县最大的酒楼泰和楼。

    两人坐定,方绍远很客气地说道:“小周啊,今天请你吃饭,就交由你点了!”

    周子英倒也不客气,他直接大手一挥:“小儿,把你们这菜都来一份吧!先尝尝好不好吃!”

    小儿顿时目瞪口呆,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位小道长,你确定所有的才都上一份吗?”

    “对啊!”周子英瞥了一眼小儿,随后恍然大悟到道:“哦,我明白了,怕我们钱不够是吧!”

    随后,周子英边看向了方绍远,而方绍远则无奈的笑着对小儿说道:“听这位道长的话,全来一份,钱不用担心!”说着,故作豪气地将一锭金子放在了桌子上。

    小二一看,顿时眉开眼笑,一把拿起金子点头哈腰道:“够了,绝对够了!二位放心,才很快就来!”

    看着小二的笑容中透露出的诡异之色,方绍远知道,这绝对是在说他和周子英纯粹是冤大头,哪有人这么点菜的,两个人吃得完吗。

    等小二下去之后,周子英赶紧走上去小心地问道:“老方,我这么点没问题吧!”

    方绍远能说什么,嘿嘿一笑:“没问题,只要你能吃得下就行!”

    顿时,周子英舒了一口气:“放心,这点东西我肯定吃得下!”

    周子英还真没食言,三十份凉菜,二十五份热炒,十五份烧菜还有点心以及羹汤,整整九九八十一道菜,竟然全部被周子英一人给吃下了。

    看的方绍远下巴都掉了下来,半天都合不拢嘴。

    待小二将所有的空盘子撤下之后,方绍远磕巴地问道:“你,还需要吃些什么?”

    周子英眼珠子一转:“这里的都吃过了,我们出去到外面的摊点上吃点吧!之前我在来的路上就看见好几家的东西很不错哎!”

    “哈哈,笑死我了,小方子,我看今天你是要大出血了,而且我也明白为什么小道士为什么下山了,根本就时他的宗门养不起这么一个大吃货啊!”

    头一次对小幽的话感到深切的认同,可惜这并没用,他还得接着陪周子英徜徉在街头小吃的海洋中。

    再回去的路上,方绍远犹豫了再三,还是不由问道:“小周啊,你都已经辟谷了,怎么还这么贪口舌之欲啊?”

    “我其实是被遗弃的孤儿,虽然小时候的事情不记得了,但是师父曾经跟我说过,在捡到我的时候,我可是在和恶狗抢饭吃。也许是从小吃不饱的缘故,我哪怕到了现在也一直不愿意放弃吃饭的习惯。”

    “可能是修为高了原因,我的饭量一天比一天大,就好似从来都吃不饱一般。”周子英在沉默了一会之后,幽幽地说道。

    方绍远一听,顿时心中咯噔一下,他也没想到这周子英的身世居然这么可怜,只是他上头不是有人吗,怎么会幼年如此凄惨呢。

    “哎,看来这又是一个上位者的悲哀啊,家庭伦理的惨剧,不用说,小子肯定是天上某个大仙的私生子!”

    一听小幽如此说道,方绍远不由“我靠”一声:“不会吧,怎么这么狗血事情居然还能发生在仙人身上!”

    “哎,有什么不会发生的,仙人也是人啊,只是能力强大而已,他们也有七情六欲的!哪怕佛门那些光头们,一个个都说什么四大皆空,我看他们对于权力就很有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