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胎石的踪迹
    “不好意思啊,说到你的伤心事了!”方绍远见周子英神情有些黯淡,不由开口道个歉。

    这周子英勉强笑了笑:“没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差不多忘记了!再说了,在山上诸位师兄弟还有师父、叔伯以及师叔对我都很好!”

    “对哦,他们嘴上说让我下山红尘历练,凝练道心,但是其实就是嫌弃我吃得太多了!恩,我怎么这么笨呢,这都没想到!”突然,周子英一拍脑门儿好似顿悟一般说道。

    方绍远则在一旁有些暗自为周子英的那些师兄弟们祈祷,可这不是我教他的,将来回去他找你们算账可别怪到我头上来。

    不过周子英接下来的话却让方绍远差点没站稳。

    “老方,山上道观里师父还有师兄他们都是清修之人,不食人间烟火,而且看他们每天为我准备那么多吃的,也确实很辛苦的!”

    “所以呢,我也就不怪他们了!谁叫我太能吃呢!”

    “不过呢,老方,我们关系这么铁是吧,还是那种世间最铁的四种中就占了两种,那我以后的衣食住行就全靠你啦!”

    说到这里,周子英的脚步突然停住,然后猛地一转身,以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盯着方绍远:“老方,你不会拒绝我这个小小的要求吧!”

    我靠,方绍远在听了开头的时候就有些感觉不妙,当听到什么四大铁的时候,更是有些想跑,可惜这两条腿就是迈不开。

    等到周子英最后转身恳求他的时候,方绍远已经发现“不可以”三个字就这么堵在三字眼儿里就是出不来。

    “啊,不说话就是默认了,老方,你真是太好了!不枉我们四大铁一场!”

    说着,周子英还学着方绍远的动作,伸出手在方绍远的肩膀上拍了拍!

    看着在前面一蹦一跳的周子英,方绍远突然从口中小声地蹦出一个词:“小狐狸!”

    “啊,老方,你刚才说什么?”冷不丁的,这周子英居然转身笑着问道。

    慌得方绍远赶紧连连摆手否认道:“呃,没什么,没什么!你走你的,我在后面跟着就行了!”

    “小方子啊,我说看来你这是要长期包养他的节奏啊!”时事评论员小幽再次神出鬼没的冒出话来。

    “去,就你话多!还包养呢!我可是有老婆的人,不好这一口啊!”

    方绍远一幅浑身直哆嗦的样子。

    “好了好了,知道你直!不过难道你不觉得这小道士的一举一动不似男的,却和女孩一般!”

    “小方子,你说就那周子英,会不会就是女的啊?”

    听到小幽突发奇想的话,方绍远顿时一愣,随后稍稍一想,便否决掉了。

    “小幽,别乱想了,这小周虽然行为举止有些娘,但是从表面上,有喉结,声音也算中性,应该不是女的啦!”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呢,以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小幽还是很可疑的!”

    方绍远沉默了一会直呼,突然开口道:“哎,对了小幽,你老是张口小方子,闭口小方子的,你到底多大了,一千年,一万年,还是更长?”

    这话一出,小幽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正当方绍远以打击到了小幽的时候,突然间他感觉到自己脖子上一凉,那种熟悉的刺骨的感觉顿时让他一惊。

    “小,小幽,开个开个玩笑嘛!不用玩玩这么大吧!”

    “刀剑无眼,这个,这个幽冥剑是不是可以收起来啊!”方绍远现在一动不敢动,单单把脖子歪了歪。用眼睛这么瞥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幽冥剑。

    小幽还没出声,这前面的周子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转过身来,他看到方绍远的这幅样子,顿时一边朝着方绍远走来一边好奇地问道:“老方,你这是怎么了?”

    此时,方绍远的内心犹如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别,别过来!小周啊,我真是颈椎病犯了,正在一些恢复性的动作,没什么的,你走你的!我随后就跟上!”方绍远灵机一动,顿时说道。

    “颈椎病,这是个什么病啊!”周子英一听方绍远的解释,反而更加好奇了。

    “咦,编啊,怎么不继续编下去!编的好听,我可能就撤剑了!”小幽不合时宜的冒出话来!

    这幽冥剑还真是诡异的很,这周子英也算是一身法宝,自身修为不低,却偏偏完全不不出来幽冥剑这么架在我的脖子上,与这么一个变脸比翻书还快的绝世至宝相处,还真是鸭梨山大啊,方绍远不由感叹道。

    “恩,小周啊,这个当年我年轻的时候不是读书吗,这长年累月的保持一个姿势,这个得了这么一个遗祸终身的毛病!”

    “真的吗,那严重吗!要不要我去给你找大夫!”周子英一脸关切的问道。

    “哎呀妈呀,这都什么时候,还找大夫,我都不是人了,这阳间的大夫有什么用啊!”

    方绍远虽然这么想着,可是这剑架在脖子上,还的继续把周子英哄走啊。

    “小周啊,这个你看啊,我现在这状况,你就是找来大夫他也治不了我啊!是吧!”

    “而且这毛病啊,我有经验,左右歪歪脖子,扭一扭,也就能缓过来了!”方绍远见这周子英越老越靠近自己,真担心他碰到自己,到时候一不留神让自己在碰到幽冥剑,那刻有的受了。

    还好,周子英在距离方绍远一米的地方站住了,他学着方绍远的样子歪着头:“老方,你不是说左右动吗,怎么就但朝一边歪着就不动了?”

    大哥,我叫你大哥,你真是山上下来的吗,我看你是天庭的大帝派人来玩死我的啊!

    方绍远内心一片苦涩,他用心神传话给小幽:“姑奶奶,我错了,我不该用你的年纪打击嘲笑你!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在这么下,我就要被这个小道士给活活玩儿死了!”

    或许是方绍远的态度还算是诚恳,幽冥剑唰的一下就回到了方绍远的体内。

    于是话,方绍远赶紧左右活动一下脖子,然后就强笑着说道:“好了,小周啊,我好了!没事儿了!咱们走吧!”

    “真的好了吗,可是我怎么觉得你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啊!老方,你可不能讳疾忌医啊!实在不行,下次我带你去山上找我师父看看吧,他老人家可厉害了,一粒丹药绝对保证你药到病除。”周子英用一种很敬仰的神色说起他的师父。

    被幽冥剑这样的至宝架在脖子上,谁的脸色会好啊,不过这话自然是不能对周子英说了。

    “好的,我会的,会的!”看到周子英似乎还有话要说,方绍远赶紧发问道:“小周啊,你看啊,现在咱们吃了吃了,玩也玩了,你可以把之前在地下看见的情况告诉我了吧!”

    这话题一岔开,周子英顿时把刚要张开的嘴巴闭上,然后一转脸,华丽地把自己的背影交给了方绍远,然后一个人蹦蹦跳跳地跑了。

    留下方绍远一个人独自站在原地,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哈哈哈,笑死了我了,小方子,这小道士做事能靠谱,母猪都能上树了!”小幽此时哪有半点生气的样子,整个人笑得逗得都乐弯了腰。

    “这个,幽啊,你不是也下去了,能不能告诉我一下,这下面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我感觉这周子英在回避我和这个问题啊!”方绍远十分不解地问道。

    “第一,老规矩,你要求我!第二,去问问这小道士到底多大了!怎么样,这两条你都做到了,我就告诉你地下的情况!”小幽强忍着笑容说道。

    “行,你们都是大爷!小幽,我求求你啦,告诉一下到底之前地下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恩,好,去吧,还有第二个条件呢!”小幽挥挥手示意方绍远赶紧去。

    无奈之下,方绍远只能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和周子英并排走起来。

    “咳咳,小周啊,那个我问你个问题啊,恩你修行有多久了,看上去这么年轻就已经元婴境了,真是天资过人啊!”

    周子英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方绍远,把方绍远看的心直突突的跳:“老方,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想要知道我多大了?”

    方绍远赶紧点着头嬉笑着说道:“是啊,就想看看天才修炼的速度到底有多快!”

    “哼!没门儿!”谁知道,周子英居然刷一下就跑了,继续留下方绍远在原地发傻痴楞。

    “不是,这小子什么意思啊,我供他吃供他住,他连多大都不肯告诉我,这还是四大铁吗!”方绍远有些不满的嘟囔着。

    “嘿嘿,小方子,你看,你还说那小子不是女的,只有女人才会对年龄如此在意的!教你个乖,以后千万别随便问女人年纪!”小幽得意的笑着说道。

    “好了,我管他是男是女呢,我现在最想知道的地下的情况。”方绍远感觉今天简直糟糕透了,两头不讨好!

    说着正事儿,小幽顿时收敛起笑容,她一脸严肃地说道:“就我观察的结果,那破风山上人人抢夺的胎石很可能就被封印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