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印证
    小幽的话顿时让方绍远精神为之一震,毕竟这也算是印证了他的猜想。

    不过方绍远并没有急着发表自己的看法,而是示意小幽继续说下去。

    “你恐怕是不知道,这下面被任布置了三重大阵。”

    “最外围的乃是一种可以叫做迷之幻阵的阵法,其厉害之处在于整座大阵被浓浓的雾气所笼罩,好似迷雾一般,伸手不见五指,除非拥有可以看破虚妄的法眼,不过这种瞳术一般人可修炼不了。”

    “而若是想要用神识去试探的话,那就会被阵法探测到并且将神识反弹回去。”

    “难怪我第一次的时候释放出去的神识会一下子回到我的体内,同时没一会那虎妖就跑来了!”

    方绍远若有所思地自语道,不过是随即他有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小幽,难道不曾你拥有可以看破虚妄的法眼吗,否则也怎么对这个情况这么了解。”

    “本剑灵可是后天至宝的器灵,法力无边,区区瞳术算什么!你是不知道,本剑灵那可是”小幽很是自傲地说道。

    直接过滤掉小幽的自夸之言,方绍远直接问道:“下面呢,不是还有两个大阵吗?”

    “急什么,本剑灵还没说完呢,你这人真是的,打断别人的说是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小幽对于方绍远打断自己的自我夸赞很不满意。

    “哎呦喂,小幽,算我求你了,咱先别缅怀自己风光的历史了,先把重点讲完好吧!”方绍远无奈的只能告饶。

    “行吧,既然你要听,那我就告诉你!中间的一层阵法叫做封灵阵,乃是专门用来封印天地灵物的阵法!”

    “至于最里面的一层阵法叫做浑天厚土阵,乃是一种防御性阵法啊,算是一种故步自封的阵法,除非施阵之人自己打开,否则就只有强攻一途,但是其阵法防御力之高,除非仙人下凡,否则就别想打开!”

    在听小幽说完之后,方绍远又等了好一会,发现小幽没有再说下去,顿时不满道:“小幽,下面呢,继续啊,还有什么情况继续说啊!”

    “没了,下面就没了!”小幽摇摇头回应道。

    “不是吧,就这么没了,那胎石呢,你不是这里就是胎石的藏身之处嘛,证据呢!你总不能空口白牙地随便乱猜吧!”方绍远极为不满地地吼道。

    小幽对于方绍远向来是一点不都畏惧,她冷笑一声说道:“小方子,平日里看你也挺聪明的,怎么这会就好似白痴一般,连那小道士都不如了!”

    对于小幽的评价,方绍远自然很不服气,他猛吸几口气之后,一脸质问的神色开口道:“喂,小幽,你不能因为自己的武力就这么说我啊,我哪里有这么不堪!”

    唰的一下,幽冥剑再次出鞘,小幽手握幽冥剑以剑尖指着方绍远的胸口,一脸挑衅地说道:“怎么着,我说的不对吗,你好像很不服气吗!”

    喉头上下滚动,方绍远感觉自己的浑身一下子紧绷起来,慢慢的深处两根手指头,轻轻地靠道幽冥剑身上,一点一点地将幽冥剑推开,然后陪笑道:“小幽,大家都自己人,有话慢慢说嘛,何必动刀动枪的呢!”

    “哼,跟你好好说,你听吗!”小幽重新将幽冥剑重新送入方绍远体内,没好气地说道。

    “到底是我是主人还是你是主人啊,我怎么感觉这幽冥剑一点都不听我指挥呢!”

    其实方绍远也曾暗中试着操控幽冥剑,可惜,他的指令一到达幽冥剑上就好似泥牛入海,杳无音信了。

    其实方绍远也知道,这八成应该就是和他炼化幽冥剑的程度太低有关,才炼化了区区三重禁制,和小幽这个剑灵相比,与幽冥剑的联系太浅了。

    将来等修为高了,将幽冥剑多炼化几重禁制,到时候将幽冥剑的控制权夺到手,一定要将小幽这不听话的小皮娘好好将她教训一顿,让她知道为什么花儿会这样红!

    “喂,你在想什么呢,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是好事儿吧,我才肯定想哪天把我暴揍一顿,是不是!”小幽猛地冲到方绍远面前一下子叫道。

    浑身一哆嗦,方绍远嘿嘿笑着:“怎么可能呢,我,我这是在想着你说的那些话,我到底哪里没理解出来!”

    小幽将信将疑,她瞥一眼方绍远,然后开口道:“噢是吗,那你倒是说说看,这个我说的话里还有那些隐藏的信息啊!”

    方绍远不过是随口一说,哪里真的去想了,顿时有些卡壳,一看小幽似乎又要招呼幽冥剑,方绍远脑子一紧,顿时张口说道:“胎石肯定是藏在第三道阵法之中,那个阵法的施阵之人就是胎石。”

    咦,听着自己着急火燎地说出的话,方绍远微微一愣,随后一想,似乎自己说的还挺有道理的嘛。

    而看到小幽的神色,方绍远顿时明白了,他摇摇头说道:“小幽,这三道阵法的信息是不是都是那胎石告诉你的!”

    “难怪那周子英我怎么问都不肯都说了,他躲在阴阳令开辟出来的空间里,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估计最后还是你把他给带出来的!是不是!”

    方绍远越说越精神,越说越自信,看的小幽直点头。

    “哎,总算是开窍了,不错,其实本剑灵再下去之后就收到了那胎石传来的信息。”

    “前面几次我们所听到的那神秘的声音真是胎石所传,他从你第一次来破风山就发现了你。”

    “而你之所以能够弄来那么多厚土之气也是胎石所为,就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

    “谁知道你懵懵懂懂的,居然把这一切当做是你自己的本事了。”

    说到这里,小幽顿了顿,看着方绍远继续开口道:“这胎石当年寂寞无比,故而点化了山中的一头老虎,教他修行,就是现在那个虎无风啦!”

    方绍远此时一下子接口道:“可谁知道,这胎石居然养虎为患,这虎无风在修行到凡间的顶端之时,感觉自己似乎不足以度过天劫,故而把主意打到了对他有点化之恩的胎石身上。”

    “可怜胎石一时不防,差点没虎无风抓住,最后虽然逃脱了,却被虎无风逼到了地下,无奈之下只能施展浑天厚土大阵将自己自我保护起来!”

    “那虎无风见根本就无法破开大阵,无奈之下只能施展封灵阵将胎石困死在地下!同时还布下了迷之幻阵用来预警!”

    “不错嘛,小方子。看来你聪明的智商又重新占领高地了!”小幽不由调侃道。

    没有理会小幽的话,方绍远继续说道:“后来嘛,眼看着渡劫的时候越来越近,虎无风无奈之下只能自封修为,以延缓这渡劫的时间”

    “不过,这中间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被那天僧地道给发现了,这两货应该和虎无风的处境差不多,都对于渡劫成仙没有太大的自信,于是乎两帮人就在这破风山对峙起来。”

    “现在我还没搞清楚的是,这破风山的土地到底和这胎石有何关联,为何这和尚道士还有虎无风都想要控制住土地呢!”

    方绍远一脸疑惑地表情对小幽接着说道:“对了,你不是和胎石聊过吗,有没有问他啊?”

    小幽肩膀一耸,两手摊开,摇摇头说道:“没办法,那头老虎不合时宜的传了进来,我们不得以中断了联系!不过他倒是提了一下想要你多提供些香火给他!”

    “香火?”方绍远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鼻子,陷入了沉思。

    “喂,老方,你怎么待在这里不走了,亏得我发现得早,折回来,否则你都要跑丢了知道吗!”

    被人猛地一拍肩膀,方绍远顿时微微一惊,同时脑子中的思绪也断了。

    定睛一看,原来是周子英,方绍远不由叹了一口气:“原来是你啊,你不是在前面的嘛,怎么又跑回来了!”

    “老方,你一个人落在后面,我不放心啊,就回来找你了!”

    看周子英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方绍远就知道他肯定是担心自己把他撇开一个人回去,所以又屁颠屁颠地折了回来。

    有童年阴影的孩子伤不起啊!方绍远不禁感慨道。

    冲着周子英点点头,方绍远便笑着说道:“多谢你啊,走吧,我们一起回去!”

    “恩!”周子英重重地把头一点,然后就这么刻意地保持速度与方绍远齐肩并走。

    这一路上有周子英的絮絮叨叨,方绍远无奈的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集中精神去思考问题。

    似乎也看出了方绍远有些心不在焉,周子英小心翼翼地问道:“老方,是不是我没有把地下的情况告诉你,你不高兴啦!”

    从小幽那里已经知道结果的方绍远自然不可能真的去责怪周子英,毕竟他也是帮自己忙的,不好过分苛责什么。

    更何况按照周子英的性格,恐怕就算是看到什么也没法弄清楚具体的情况。

    把头摇了摇,方绍远看着周子英,他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把眼前这个单纯而又快乐的小道士牵扯到这破风山的局面中。

    故而他突然轻声说道:“小周,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回山上了!想必你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你的师父、师伯、师父还有那些师兄弟们肯定会想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