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小涅槃诀
    周子英突然猛地一停,方绍远一个不留神一下子就走到了前面,等他发现身边没人的时候,再回身去找的时候,周子英还在数十米外的地方低着头站着呢。

    快步走回去,方绍远拍了拍周子英的肩膀:“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走了,走不动了吗?”

    其实方绍远这话的就是废话,一个堂堂元婴境的修士会走不动道,除非是他不愿意走。

    “老方,其实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地下的情况,其实我”

    没等周子英说完,方绍远就摆摆手道:“地下的阵法还很厉害,你又一直待在阴阳令中,没有什么发现也是正常的。”

    “原来你都知道啦!那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除了吃,别的什么忙都帮不上!所以你才要赶我走!”说着,周子英可怜巴巴得一抬头看着方绍远。

    实在没有想到这周子英居然如此敏感,就这么一点事情就会这样胡思乱想,得看样子暂时还弄不走他了。

    方绍远想了想,便如同一个大哥哥一般开口:“小周啊在,你想多啦。其实你对我的帮助很大的,若不是你,我怎么可能骗过那几个家伙呢!只不过是感觉这里太危险了才会劝你离开的。”

    “可是我们是四大铁哎,我怎么能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离开呢!我知道我脑子笨,可是我法宝多啊!不信我拿出来给你看看,你看什么有用的而尽管拿走!”

    说着在,周子英便当着方绍远的面呼啦啦的掏出了一大堆珠光宝气的玩意儿,五颜六色的宝光差点没亮瞎方绍远的眼睛。

    就连小幽看了都不得不惊叹一声:“乖乖,这么多法宝,而且都是有品级的,最差的都是后天下品灵宝!小方子啊,我看你也别客气,多选几个适合自己用用!”

    “别瞎说,我可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是哪个随便贪图别人宝物的人嘛!”不过虽然方绍远嘴上这么说,但是看向宝物的眼神之中却是充满了一种占有欲。

    “老方,不用客气,你尽管挑,只要你别赶我走就行了!”周子英一脸乞求地说道。

    方绍远努力将自己的目光移到别处,然后一脸大义凛然地说道:“小周啊,快把这些东西收起来,这像什么话,我看上去是那种贪图宝物之人吗!”

    “你也说了,我们开始四大铁,我们之间的这种友谊岂能是那些俗物可以比拟的吗!既然你不愿意走,那就留下好了!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看着方绍远的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周子英顿时双眼有些小红,他颤抖着说道:“恩,老方,你真好!这世上除了师傅他们,就是你对我最好!”

    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就成了仅次于师傅几人了,方绍远心说你这感动来的也太简单了吧!

    不过总算是吧周子英搞定了,两人便在方绍远刻意地引导下,有说有笑地回去了。

    不过,当看到周子英一个人在镇上的客栈中吃了慢慢一桌子菜,方绍远的嘴角不断地抽搐着,就连店家都有些吃不消了,毕竟这要是每天都这么吃,花销也不少啊!

    方绍远自然是注意到了店家的神情,虽说现在他的镇上的威望名声极高,拼了这张老脸吃几顿霸王餐还是没问题的,但是尝试以往下去,这就是在消耗自己的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名望了。

    于是乎,方绍远看了看储物戒指,发现里面还有些钱,于是干脆直接传音给全镇的百姓,跟他们说,以后只要是这周子英消费的东西,列出一个账单,每天到李二虎家中结一次账,童叟无欺。

    钱他交到了李二虎身上,这李二虎对于方绍远的认同感是最深的,毕竟他是第一个和方绍远打交道并获益的人。

    将最后的一千两银子交到了二虎身上之后,方绍远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想办法换点钱了,否则这小道士是要把他吃穷的节奏啊。

    劫富济贫这种事情肯定是不能干的,这地府有地府的规矩,再凶恶的人,那也得等他时候才能清算,只要他活着一天,那是不能动他的。

    而山中的虽然物产丰富,但是作为官员,方绍远也知道,除非是那种几百年的人参之类的药材,否则也弄不了几个钱。

    而这种珍贵的药材也不能多方入市场,否则就价格就上不去了,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嘛。

    思来想去,方绍远暂时每个好办法,只能先紧着这一千两花着,等不够的时候再说。

    安顿好周子英后,方绍远便回到了自己的地盘,小幽哗的一下就跑了出啦,她冲着方绍远嚷道:“小方子,这胎石也找到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听他的,搜集香火给他送去吗?”

    方绍远则摇摇头,他低头略微沉吟一番便开口道:“不妥,说实话,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从所谓的胎石口中得知的,但是谁知道那个到底是不是胎石,或者这个胎石到底有什么打算,我们一点都不清楚!”

    “那你的意思是?”

    方绍远嘿嘿一笑:“说句实话,我现在对于破风山上的那些人或者妖包括那胎石的话,都不敢轻信。所以,我们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继续下去,我想要亲眼见一见那三重大阵,以及听一听这胎石还有什么话要说。”

    小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后继续道:“恩,这也样也不错,不过要是想借助阴阳令的话,到了那个地方,出来之后就会被虎妖发现,不出来,就和那周子英一般什么都发现不了的。”

    “哈哈,没关系,我这一次就正大光明的下去,我倒也看看这头虎妖会怎么做!”

    小幽一听这话,顿时微微一愣,不过随后也会心的一笑。

    此时,和尚的脸色呈一种淡黑色,而道士则一脸焦急地站在他旁边,这元神之伤最为棘手,更何况其实上次和尚的上并没有完全好了,如今也算是伤上加伤,就更加难办了。

    若是此时还在和尚的宗门金刚门的话,或许还有会有更好的办法疗伤,比如金刚门就有一种功德池,乃是整个金刚门历代高僧行善积德赚取的功德都存放在这里。

    这功德就好比一种万能药一般,不管是炼器还是提升修为亦或者疗伤,似乎这世间就没有功德做不了的事情。

    只要和尚肯付出一定的代价,就可以进入这功德池中以功德洗涤元神,不出三天就可痊愈。

    可惜,和尚来自于西洲,距离和李太过遥远,根本不可能回得去,更何况和尚出来就是为了寻求飞升成仙的机缘,如今眼看机缘就在眼前,他怎么可能会回去。

    若是他解开封印的话,以他渡劫境的修为,元神境的这点伤也不算什么,只是他为了延缓渡劫的时间,这才封印自身,若是就这么解开了,天劫恐怕第一时间就会降临。

    故而,这一次和尚准备孤注一掷,他决定使用佛门秘法小涅槃诀,一旦成功自然身上的伤势痊愈而且修为还能更加精神。

    若是失败,那就没话说了,死定了,就都没法救回来,因为元神已经完全耗尽,可以说和尚就此在这天地间消失。

    按照和尚的意思,不成功便成仁,不能恢复到巅峰状态,抢夺到胎石,那么他必然死于天劫之下,所以干脆一搏。

    此时,和尚的心中早已把方绍远恨得直咬牙,若不是方绍远三番两次伤到他的元神,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按照小涅槃诀的记载,和尚必须要经过由生到死,再由死到生的阶段,而此时脸色淡黑色则表示已经进入了由生到死的阶段,这满脸的黑色其实就是一种死气,一旦死气密布全身,就表示声息全无。

    而又过了一会,和尚脸上的黑气极深,逐渐往全身扩散,而他身边则点着一盏元神灯,里面包含了和尚的一丝元神。

    灯灭,则表示和尚彻底死去,此时和尚那盏元神灯的灯火已经极为细小,而且还在不断地闪烁着,说不定一丝微风都可以将其熄灭。

    作为和尚的护法,赤玉道人已经不敢随意走动,只能好似木桩一般端坐在蒲团上,双目紧紧地盯住那摇摆不定的灯火,内心极为紧张。

    “得知大师又伤在了方绍远手中,本王深感不安,故而今次为大师送上本王特制的灵药一枚,还望二位出来一见。”

    在和尚这个关键时刻,这虎妖跑来这里,说是送上灵药,估计就是为了看一看和尚到底伤得如何,若是轻的话,自然二话不说,丢下药就跑了,若是伤得重的话,说不得和虎妖就要翻脸不认人了。

    不过此时,和尚正是关键时刻,根本不可能出来见他的,一旦被那虎妖知晓了,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道士犹豫之间,虎妖的声音陡然变大了:“二位,若是你们再不出声的话,本王只好自己进来了!”

    道士明白,虽然他们在洞府外面布置了两道阵法,一是佛门的金刚伏魔阵,一个是道门的剑吞山河大阵,这两种阵法皆威力不俗。

    可惜,限于他们身上材料的有限,仅仅能够抵挡住元神境的修士,而虎妖虽然将自身修为封印在元神境,但是他毕竟还是渡劫境的大妖,想要破这两道大阵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且一旦阵法收到攻击,这洞府之中肯定会有震动之类的,和尚此时已经到了由生至死的关键时候,一旦不能由死化生,那么他肯定必死无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