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断臂脱逃
    又坚持了好一会之后,赤玉道人勉强恢复了一些法力,这才忍住伤势,慢慢的走进了洞府。

    而此时,虎妖脸色神色之间有些难看,嘴角还残留一丝鲜血,他一路疾行,心中充满了一股怒气。

    当时他已经使出了权利,面对那残缺版的九剑归元胜算极大,不过就在那个时候,他心有所感,发现布置在地下的那处迷心幻阵居然有别人触动了,那里乃是他这么多年来的最大的心血,自然不容有失。

    不过这九剑归元也是厉害,气机已经将他完全锁定了,不得以之下,他只能施展出替身法,以牺牲自己的身体上的一小部分为代价,代替自己被剑元锁定,自身则施展燃血瞬间离开原地。

    此时,虎妖的整条左臂已经彻底消失了,显然他是牺牲的是自己的左臂,不过以他觉醒了部分上古霸天虎的血脉,用不了多久这断肢就可以重新长出来了。

    只是,这个时候虎无风心中对于方绍远的杀机已经达到了顶点。

    原本他计划好了,先去试探一下这和尚到底伤得如何,一旦发觉其伤得很重,虎无风就会痛下杀手,争取将两人一并除掉。

    而事情的发展也确实入虎无风所设想的那样,和尚重伤,甚至已经不行了,道士一人独木难支,即便最后出人意料地使出了加强版的残缺九剑归元,虎无风依然有信心最多付出重伤的代价就可以除掉赤玉道人。

    到时候,即便受伤,干掉已经没有战斗力的和尚也是轻而易举。

    可惜,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昨天刚把方绍远给打发走了,想不到他居然还敢出现,而且还光明正大的肆意在阵法之中用神识探视,难道他就真的这么笃定自己搞不定他吗。

    一边服下灵药缓解自身的伤情,毕竟断了一条手臂,又一燃血瞬间离开战场消耗不小。

    “姓方的,纳命来吧!”当虎无风一出现在阵法之中看到正东张西望的方绍远的时候,突然口中一声怒吼,单臂挥舞着巨棍就朝着方绍远砸去。

    而方绍远也已经注意到虎无风的到来,只是令他不接的是这虎无风似乎看上去有些狼狈啊,胳膊少了一条,身上气血消弱了很多,似乎伤得不轻呢。

    而在这这个破风上能做到这一点的,唯有这天僧地道,只是这天僧颠性和尚已经被他重创,应该没那么厉害了,而单凭赤玉道人一人,不可能对战虎无风打出这么辉煌的战绩。

    随即,他看到了虎无风对自己的那种无边的痛恨的杀意,方绍远似乎有些明白了。

    应该是虎无风看到了和尚重伤,便想到了捡漏子,想要乘此机会一举除掉天僧地道,哪怕干掉其中一个也是好的,这样就会大大减少了他争夺胎石的压力。

    不过应该是就在双方大展拳脚之际,他突然闯进了这迷心幻阵之中。

    而这里应该就是胎石隐藏的地方,也是虎无风的命根子所在,虎无风绝对不会容许这里有失。

    对于一个急于离开,而又无心恋战的虎无风而言,简直就是他最脆弱的时候,应该是道士他们抓住个打了虎无风一个小。

    当然,从虎无风目前的情况来看,还能如此中气十足的大吼,一上来就施展如此威力的棍法,想必所受的上也仅仅是皮肉之苦,其实际的战力应该还有八成左右。

    那边,和尚和道士的情况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和尚原本就伤得极重,这一次虎无风来袭,应该伤得更重,甚至生命垂危都有可能,所那道士才没有乘胜追击,放过虎无风,留下来照应和尚。

    若是虎无风知道方绍远的对他的财产还是比较靠谱的话,恐怕他也不会这么莽撞的就一头闯进来。

    面对单臂的一棍,方绍远面色十分淡定,他根本不予硬拼,一转身就朝着阵法深处逃去。

    虎无风见状,顿时狞笑一声,跟着方绍远就冲了下去。

    在他看来,这方绍远竟然在他布置下的阵法中跟他玩捉迷藏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活腻味了。

    因为和迷心幻阵其主要的作用就是预警以及压制神识并且还附带使深入其中的人慢慢的迷失心智的功效,方绍远这么不知轻重的深入其中,说不定不等他出手,就已经迷失了心神。

    殊不知,方绍远此时剑道虎无风毫不犹豫地怒气冲冲地跟着他冲了进来,顿时也是一阵欣喜。

    其实方绍远很早就到了这里,并且还和那不知道算是被封印还是隐藏在这里的胎石取得了联系。

    按照胎石的指引早已经将这迷心幻阵摸透了,并且在其中都留下了印记,而他有老金护身,根本不惧大阵的迷心之惑。

    随着方绍远极为灵活地,一点都没有兜圈子地朝着大阵的中心跑去,而且看起身形哪有被迷惑的而半点迹象,故而虎无风心中也升起了一丝丝的疑虑。

    不过此时,他也是骑虎难下,不管怎么样,这里是他的地盘,是他苦心经营的核心,根本不容有失,不管方绍远有阴谋诡计,他都有必须抓住方绍远的理由。

    眼看就要出了迷心幻阵的范围了,虎无风突然身形暴涨,竟然化作了一头斑斓巨虎,而起手中的巨棍也瞬间化做一条灵活无比的尾巴连接在了虎无风的尾部。

    其实,很早方绍远就奇怪这虎无风的棍形法宝怎么会如此厉害,现在才知道原来竟然是他以自身的尾巴为材料炼制而成。

    这种以自身身体某一部分炼制的法宝,因为其和自身血脉天然的百分百融合,故而心意相通之下,所发出的威力要比同级别的法宝高上数筹。

    当然,也正因为此,这种法宝基本上和自身没什么两样,一旦受损,本体也将跟着手上。

    变出原型的虎无风此时两丈高,三丈长,顿时一个猛扑一张血盆大口,一声绵长的虎啸,顿时化作一道巨浪冲向了方绍远。

    尽管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不过虎无风这一招也确实出人意料,方绍远一时不防,尽管快速反应竭力闪躲,可惜依然被那道虎啸集中半侧身子,顿时一个踉跄。整个人如大鸟一般飞了出去。

    同时,口中也是喷出一口精纯的本命阴气,脸色由此而苍白得很。

    不过也总算是接着这一击,方绍远乘势跨过了那迷心幻阵,不断地朝着一个放心飞速的移动,最后来到了一处被慢慢符咒所包裹的如同一个巨大圆球的地方。

    此时小幽的声音传来出:“这个应该就是封灵法阵了,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符咒都是用来封印天地灵物的。”

    “看到符咒下面隐流转的如同液体一般的黄色物质吗,那就是胎石自我保护的混天后土大阵。这大阵的外围那是液化的厚土之气,越往里越为浓厚,在最核心的地带,这厚土之气已经完全固化,将胎石牢牢地保护起来。”

    “我猜测,这浑天厚土之气唯有修炼厚土诀的你,方才能破解!”

    围绕着封灵大阵转了一圈,方绍远不禁问道:“厚土决乃是只要是土地都能修炼,为何他们一定要找本地土地呢!”

    “呵呵,这种事情你觉得一旦找外地土地,事情万一外传话,你觉得他们还有希望得到胎石吗?”小幽冷笑的回答道。

    “呃,不错!那么既然这样的话,他们自己修炼厚土决恐怕也是有难度啦!”方绍远不禁挠头问道。

    “小方子,修为越高,高修功法越难,向他们几个这样都应修炼到凡间巅峰之境,想要重行修炼修炼厚土决,除非他们下定决心自废修为重新。否则的话,呵呵”小幽的话没说完,但是方绍远明白她的意思,不同的功法硬要修炼的话,在体内会起冲突的,轻则修为自废,重则小命难保。

    “当然来,你这厚土决那可是阴神专修的,难道你觉得他们会好好的人不做去做鬼吗!”对于这种修行的事情,方绍远自问远不如小幽这种不知道存在这个世上多久的超级剑灵了。

    “小子,原本还想放你一马,不过你居然找到了这里,那就是自寻死路了,就修改本王不客气了!”此时虎无风竟然也赶到了,他看到方绍远正围着封灵法阵转悠,顿时狞笑着说道。

    “呵呵,虎无风,难道之前你对我就没有杀意了吗!不用在这里说狠话,本神的命就在这里,你有本事就来拿啊!”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虎无风突然原本充满杀机的眼神一下子收敛起来,他甚至已经重新化作人形,就连那尾巴炼制的巨棍都没有拿出来。

    “方土地,既然你已经找到了这里,而且想必你也知道这里到底有什么,那么本王提议,不如由我们合作怎么样!”

    “本王愿意以天道起誓,只要你愿意相助本王,本王愿意和你共享胎石,要知道,你们阴神修行可是极为艰难的,有事最后的天劫,基本上就是十死无生!”

    “若是有了胎石的帮助,不说百分之一百,起码可以提升到八成的希望,怎么样,好好考虑一下如何和!”

    面对,虎无风突然的态度转变,方绍远顿时有些措手不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